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七十五章虚惊一场,风波再起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砰砰,砰砰”的声音依旧继续着,纪荀现在可不能一直在这停着,如果三点她还没办法找到姓耿的,那降头师嗝屁了她该怎么办?

    但敢碰于子言座驾的东西不多,毕竟他的车被下了保护的屏障,一般妖魔鬼怪见了都得绕道走。

    也就是说这外面的并不是一般的东西,纪荀就算再胆大也经不住这么吓呀,她看了眼还在瞪着她的头,想起来自己的存粮也不多了,还准备一会儿见了姓耿的老东西以备不日之需呢,现在又多了这么一出,真是人倒霉干啥都点背!

    但是也没办法,纪荀只能下车,要不然这么耗下去今天就白忙活了。

    这么想着,纪荀把系在自己手腕上的绳子解开,帮到了靠背上,然后抓起铜钱剑小心翼翼的下了车。

    相比车上的温暖,外面就冷了很多,激得纪荀不自觉的往回缩了缩,她知道,这不仅仅是因为天气,还因为周围的煞气。

    脚站在地上后,纪荀很快就关上了车门,以防那颗头滚出来捣乱,她半蹲着身子,装模作样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四周的游魂,它们都自觉的避开了,没有任何异样。

    纪荀直起身子,突然猛的一个回身,抬起铜钱剑就像车顶扫去,让她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车顶竟然……什么都没有……

    那刚才是什么东西在敲?这季节也没鸟啊!

    就在纪荀百思不得其解,绕着车看时,突然感觉肩上一沉,她暗道一声不好,看来是被阴了,抬起铜钱剑回手刺去,她肩上的手顿时就缩了回去,纪荀也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摸出一张符转身贴去,却是扑了个空。

    她很是郁闷,想着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连贴个符都这么不顺,看来回去必须得拿曾野那老头练练了!

    正想到这,她的余光就瞄见身边的车顶上出现了一双脚,那脚没有踩实,后脚跟垫着,鞋子并不是现代的样式。

    但是…却很眼熟!

    “小友,你这身手也太快了,要不是老夫躲得及时,就算不魂飞魄散都得将养些时日啊。”

    纪荀的鼻孔不自觉的放大,然后收缩,她终于还是没忍住,指着曾野怒吼“没事你瞎敲什么车顶?装神弄鬼敲得挺有节奏,还拽着车,你什么意思!”

    “我…我这不是怕你一溜烟跑了,把我落下嘛,而且…敲玻璃万一再把你吓着”老头无辜的撇了撇嘴,然后扛着树枝飘下车,指着上面纠缠在一起的俩头,问

    “这怎么解决?”

    纪荀看了眼,微微叹气“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先放后备箱吧,等找到了身体再让它们入土为安,警局那边也需要证据,对了,还有西郊的那两个,唉。”

    “这都不是事,好说”曾野看了眼车里的女人头,把纪荀拉到了一边,低声问“什么情况?”

    纪荀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曾野,曾野听后捋着胡子沉思了一会儿,说“嗯,你做的很对,不过此去危险重重,前途未知,需得谨慎行事!”

    闻言,纪荀白了曾野一眼,净说点废话!

    重新回到车上后,纪荀看了眼方向盘旁边亮着的红色小点儿,暗自祈祷于子言他们能在适当的时机出现,别太早打草惊蛇,也别太迟,赶来收尸。

    车子继续前行,按照那个降头师的指示,他们一路往南,竟来到了安乡殡仪馆!

    “怎么是这里?”纪荀眉头紧皱,看了眼灯火通明的殡仪馆,问“姓耿的在里面?”

    “我不知道,耿老板只是说让我带你来这里。”

    一听这么模棱两可的回答,纪荀就暗道一声不好,想着可能中计了,那老东西十有八九真不在锦阳。

    但来都来了,纪荀也得进去看看,看看这到底演的是哪一出。

    牵着她的人头气球,纪荀到了门房,她本来想跟门卫师傅打个招呼,但却看见他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纪荀赶忙进去看,才发现他只是睡着了,呼吸依旧平稳,只是怎么叫都叫不醒。

    “应该是迷药。”说着曾野放下了老式的茶缸,看了眼殡仪馆的前厅“老夫先进去看看,丫头,你自己小心,殡仪馆本来就是阴气极重之地!”

    纪荀点点头,看曾野穿进了玻璃门打了个‘ok’的手势后,才抬脚向前行走去。

    与此同时,于子言和洛婉等人看着电脑屏幕上再次静止的小红点儿对视了一眼,不禁皱起了眉。

    “怎么是这里?”洛婉下意识的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于子言则没说话,拿起手机拨出了馆长的号,里面马上穿出了女人礼貌且甜美的声音,他抬头看向同样刚放下手机的洛婉,沉声道“无法接通。”

    “周启生的也是!”

    这时,尚青拿着手机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于子言说“刚才守在你家的玄家弟子传来消息,说那个叫王小艾的小姑娘不见了!”

    “你说什么?我不是说要…”

    于子言的声音赫然停住,他回头看了眼屏幕上已经停止前行的红点,似乎是反应过来了什么,惊叫一声。

    “不好!”

    然后快速的跑了出去,洛婉和尚青先是莫名其妙的对视了一眼,随后像是也反应了过来,快步向于子言离开的方向追去。

    夜色中,于子言发疯了一样的打着方向盘,猛踩油门,他本以为这次只要找到那个降头师,顺藤摸瓜的问出姓耿的下落,却不料事情远比他想的要复杂许多。

    刚才,于子言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到馆长在舒和斋吃饭时说的话。

    小艾天生聪慧,耳目清明,虽是女子却阳气旺盛,三魂七魄生来就带了灵气,是修习玄术道法的最好苗子,普天之下再难找第二个。”

    “小荀啊,不是我说,如果你这眼睛要是长在小艾身上,啧啧啧,那可就不得了喽!”

    虽然这眼睛是没办法轻易换的,但灵魂却可以,尤其是像小艾那样灵气充沛的灵魂。

    就连纪荀都都没办法很好的控制观苍眼的力量,更何况是才只有十几岁的小艾,一旦观苍眼彻底觉醒,那后果将不堪设想,于子言想起泽普县时纪荀的样子,心里就更急了!

    是的,从舒和斋那次后,于子言就知道了姓耿那老东西的这个目的,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竟会来的这么快,这么仓促。

    毕竟不是原装的,灵魂和肉身的契合度有限,一旦那时观苍眼的力量被激发,那姓耿的要怎么收场?于子言想不明白他还藏着什么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