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七十四章变故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见纪荀半天不说话,那女人头冷冷一笑,幽幽道“看来你的诚意不够啊,原本耿老板还说只要交易一成功,就让我马上解除降头术的,啧啧啧,没想到你并不是很想救那些孩子嘛!”

    “你不用激我”纪荀收敛了心神,想着还是应该尽量拖延拖延时间,虽然她并不知道于子言是打算采取什么样的办法,但他那边根本不可能这么快找到这个降头师的藏身之处。

    她整理了下情绪,话锋一转,挑了一个比较刁钻的话题,问

    “既然耿老板早就有交代,那你之前派人头附肚童神来害我是什么意思?诚意?哼,是你一开始坏了规律,现在还有脸来跟我提诚意!哦对了,或者说你可能跟耿老板根本就不是一条心,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想起交易的事情。”

    那女人头一听,有些惶恐的下意识四下看了看,这个动作引起了纪荀的注意,她也跟着四下扫了扫,根本就没有发现还有人。

    很快,那降头师就镇定了下来,脸上换上了一副恐怖却‘友善’的笑,它说

    “纪小姐,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了,我刚才只是想和你切磋切磋,并没有要害你的意思啊,你可别错怪了我,你看,你现在不是好好站着没有事嘛。”

    纪荀听后心里不禁冷笑,索性脸上的表情也跟随了心,看着那女人头冷冷一笑,抬起了自己受伤的右臂

    “你这切磋可真认真实在啊,我身上的血差点就被你养的人头附肚童神吸干了!”

    “这…这,这…”

    那降头师神色闪躲,眼睛依旧下意识的在四周扫着,从它刚才到现在的反应,纪荀可以判断出那老东西对下属的刻薄,眼前的这个降头师显然是被用来做弃子了,这并不是好消息。

    因为那老东西居然敢把一个已经练成飞头降的降头师舍弃,而且他前段时间刚刚失去了王毅这个助力,要知道这小子虽然脑子不行,但毕竟已经收了九个护身鬼,又看过《九州玄空录》,是很难得助手。

    如果在这个节骨眼那老东西都能舍弃这么个厉害角色,那就说明他身边还有更厉害的角色!

    想到这,纪荀不禁一哆嗦,有些不放心的摸了摸口袋里的血瓶,幸好还在。

    “纪小姐?”

    听到这幽幽的声音,纪荀回过了神,说“姓耿的呢?让他出来和我说!”

    “好,请跟我来。”

    得到这么干脆爽快的回答,纪荀一愣,有些意料之外,她原本以为那老东西已经离开锦阳了,没想到居然还在!

    可是如果他在,为什么不自己出来呢?

    难道是不放心她先派这个降头师来探探路?也有可能,她就说嘛,那老东西怎么可能舍弃这个厉害的角色。

    看着那降头师的头向西郊外飘去,纪荀也管不了那么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快步跑到了车旁,正准备上车,看了眼那头,考虑再三还是叫住了它,说

    “你这么飘着…看着有点瘆人,别再把人吓着,上车吧。”

    待女人头上车后,纪荀发动了车,或许是因为起步有点猛吧,那头咕噜噜的滚到了后面,纪荀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幕太滑稽了,刚才还飘在半空中放狠话呢,看着挺邪恶,这会儿就成了个球,到处滚。

    车子缓缓启动,那头就贴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从它不由自主东张西望的动作,纪荀想到她可能没怎么坐过车。

    不过也是,就以她这一半脸呈腐烂状态的尊容,也不能总出来晃悠,不然早被玄家的人发现了。

    经过刚才的闹剧后,纪荀的心情放松了下来,没话找话道“你怎么来的?就这么飘过来?”

    这位降头师显然不是个爱说话的主,所以没吱声,也没有任何点头或者摇头的动作,大概是觉得纪荀不该在这时候,而且还是跟自己的敌人闲聊。

    但纪荀是什么人啊,轻度话唠患者,趁着等红绿灯的功夫,她见降头师没有回答的意思,继续道

    “练飞头降很辛苦吧,我听说你们一开始就跟人头附肚童神一样,肠子肚子满天飞,出来夜游的时候没被什么东西挂住?其实练成了也没什么用,你就一颗头到处飞能干嘛?也就一张嘴能当武器,除了咬人还得负责说话,要我说,还不如就……”

    “纪小姐”那头打断了纪荀的喋喋不休,斜着那半已经腐烂了的脸看着她,说“我并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你就这么跟我走,不怕我…”

    那降头师还没说完,纪荀就从后座上找到一根绳子,绑在了它的头发上,另一端则缠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然后很认真的说“你要是不提醒我,我差点忘了。”

    “你…”那头气的有点哆嗦,飞起来就打算去咬纪荀,却被一张符重新拍回了座位上,没办法动弹了。

    纪荀扫了眼它,继续开车,想着虽然不是用于子言血画的符,但多少能让它老实点。

    在只能眼睛和嘴动的情况下,那头还是识时务的,恪尽职守的指路。

    没一会儿,车子就来到了市中心,现在是夜半一点,就算是繁华如市中心,看起来也荒凉了许多,纪荀开着眼,能看到那些在街道和马路上飘荡的幽魂,相比于白天的热闹,现在则是另一种奇特的画面。

    除此之外,一排排路灯标枪搬得处在马路两旁,像是在对她致敬,又像是…在看着她!

    纪荀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当然不会感到害怕,但如果你车里有个头呢?而且那头还斜着一半已经开始的腐烂的脸,斜眼看着你,你瘆不瘆的慌?

    反正纪荀再胆大,背后和胳膊上的汗毛也不自觉的站了起来,她搓了搓手臂,才发现右胳膊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虽然不是很猛,但保险起见她还是把车停到了路边,找出于子言备在车里的医药箱准备消毒包扎。

    她不赶时间,但那个降头师似乎很赶,瞪着她的目光更凶狠了,纪荀也没在意,果断无视。

    可等她包扎好伤口准备开车时,车顶突然响起了“砰砰,砰砰”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敲车顶,而且十分规律,她试着发动了一下车,倒是能走,但却好像被什么东西拽着似得,只能一点一点的往前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