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七十三章坚挺的女人头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飞头降又称飞降,是所有降头术里,最为神秘莫测,也最为恐怖诡异的首席降头。

    换句话说,降头师练飞头降,就像张无忌练乾坤大挪移,每练成一层,他的功力就会为之大增。

    当然,练飞头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很危险!

    在之前的七个阶段里,降头师并不是只有头颅飞出去吸血而已,而是连着自己的消化器官——肠胃一起飞出去,遇猫吸猫血,遇狗吸狗血,遇人呢?自然也把血吸得干干净净。

    直到肠胃装满鲜血,或在天将亮时,才会返回降头师的身上。

    等过了这七个阶段,降头师便算练成了飞头降。之后,当他施展飞头降,那些零零落落的胃肠,就不会随头飞行,变得轻巧俐落,不易被发现,也就比较容易达到自己的目的。

    飞头降练成之后,降头师便不用再吸食鲜血,但每隔七七四十九天,他却必须吸食孕妇腹中的胎儿。

    这个阶段的飞头降,简直已成为孕妇最恐怖的梦魇。

    飞头降本身是个极具危险性的降头术,除非降头师对自己有无比的信心,或身怀血海深仇,想藉此报仇,否则一般降头师绝不轻易练飞头降!

    纪荀看着对方脸上已经腐烂了的那部分,若有所思。

    那女人头见纪荀半天没有动作,冷冷的一笑,说“原来观苍眼也不过如此,连那些人头附肚童神都解决不了,不过嘛…你的血闻起来倒是很美味,哈哈哈…”

    随着那女人猖狂的笑声,团团血雾向纪荀飞来,她赶紧飞身躲开,等再去看自己周身的那些树木时,已经跟被泼了硫酸似得,一地狼藉了。

    纪荀见后,再不敢大意,现在也没工夫想其他的了,先解决掉眼前这个人头再说,如果没办法配合于子言活捉,就只能弄死了。

    而那女人头看到纪荀躲闪的灵活动作后,冷冷一笑,说“原来是隐藏了些实力啊,哼,接下来就要玩真的了,你可别那么快死了呀。”

    随着那降头师声音的结束,它周遭的血雾越来越浓郁,浓重的血腥味让纪荀作呕,强忍着胃里的不适看了眼右臂上的伤,还是不停的往外冒着血,她心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算没被这个降头师玩死,她最后也会失血过多有生命危险。

    眼看着血雾越来越弄,纪荀索性脱下外套,牢牢的勒住受伤的地方,决定不管结果如何,必须速战速决。

    就这会儿功夫,血雾到达一定浓度时,纪荀已经看不到降头师的头了,她警惕的抓着铜钱剑,凝聚身体里的气,集于剑上,然后重重一挥,使出一股劲风逼退了那血雾。

    然而这一挥让她的手也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伤。

    但纪荀并不敢再做耽搁,因为她想起了临走前,于子言对她说的话。

    于子言说这些降头师们向来都很‘胆小’,他们通常都是躲在暗处隔岸观火的使坏,伺机而动,从不敢轻易现身,因为只要敌人靠近发生近战,他们就会很吃亏。

    这一点即便是修炼成飞头降的降头师也是如此!

    所以纪荀再不敢继续拖下去,怕对方再次发动血雾干扰她的视线,隐身于暗处嚯嚯她。

    说时迟那时更快,只见纪荀身子微蹲,双脚使劲一蹬,窜出去五六米,随后提着铜钱剑,快速的就向浮在半空中的女人头砍去。

    自从观苍眼开后,她的身体就与普通人不同了,这点距离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那降头师见纪荀如此夸张的身手,一时间有些发愣,呆呆的说了一个“你”字,就被铜钱剑砍了个结实,掉在了地上。

    纪荀知道这样的攻击对它来说还不算什么,所以抽出用于子言血画的符甩了过去。

    原本她以为这女人头不被打晕也得缓一会儿,只要它乖乖的别动,自己就有把握贴上符。

    可谁知这头坚强的很,一见明黄色的符飞了过来,一咕噜就转到了一边,让纪荀的符甩了个空。

    纪荀来不及抓耳挠腮,继续摸向符纸,却突然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符…没有了,被她嚯嚯完了。

    好在那女人头不知道这些,只以为纪荀还要出招,赶忙喊了停,纪荀也借坡下驴,看看它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

    那女人头晃晃悠悠的重新浮回半空中,额头上全是血,也不知道是被铜钱剑打的,还是掉到地上磕的,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跋扈。

    它这次是真的有些轻敌了,因为它根本就不知道观苍眼有什么用,这些年来她祸害了不少茅山乃至玄家的人,总觉得他们都是空有名号,实则没多大本事。

    它狰狞着脸,有些怨毒的看着纪荀,说

    “你可别忘了,锦阳现在还有很多孩子被我下了降头,有很多还在潜伏期,你们根本找不出来,就算你再厉害也没办法今天就杀了我,最多把我打成重伤,到时候只要我卷土重来,哼!”

    纪荀仔细一想,也对,眼前这个降头师毕竟已经练成了飞头降,刚才她得逞确实是占着出其不意的便宜,现在对方已经有了防备,不好得手,一个闹不好被她跑了,那最后伤害的还是那些孩子,还有小艾。

    就算于子言可以解降头,但正如降头师所说,锦阳这么多孩子,他们就算肯一家家的找,也不一定能发现,一旦有了落网之鱼,那就会多一个家庭破碎,而且于子言并不是降头术的行家,就算懂也是皮毛。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她没有符了。

    纪荀做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把摸向符纸的手收回,抬头问“那你想怎么样?说来听听,只要姑奶奶我满意,就可以和你做交易,但一切的前提都是你能解除降头。”

    “那当然”那头的嘴脸不易察觉的勾起了一丝笑,然后继续道“今天你我在这里约见,就是为了交易,耿老板有交代,只要你能交出那两位的血,那一切都好商量。”

    终于提到血了,纪荀心中一颤,她实在是不想给,因为就算于子言猜到了她今晚出来是见谁,但并不知道他们之间交易,纪荀是打心底里不想背叛他。

    而且,一旦把血交出去,那她就成了罪人,他日如果那姓耿的老东西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那她就成了帮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