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七十一章逗逼老头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十一点的时候,纪荀准时出发,她开着于子言那辆骚包的车子,心中感慨万千。

    话说于子言让她选护身鬼,她本来以为只要是被于子言封在坛子里的,那就肯定是大有来头的厉害角色,可谁能给她解释解释在副驾驶上飘着的老头是怎么回事?

    似乎是能感应到纪荀心中所想,那老头捋了捋小胡子,幽幽道

    “丫头,你别看老夫年纪一大把了,但依旧老当益壮,护你周全不是问题,那想当年,老夫可是挽回清微风,笔有万钧力啊!”

    纪荀用鼻子哼哼两声,阴阳怪气道“你是欺负我没文化不懂你那句诗的意思?还挽清风呢!”

    “哦?”老头惊讶的看着纪荀“小友也曾饱读诗书?”

    纪荀加大了踩油门的力度,她永远忘不了于子言在看到这老头晃晃悠悠的从坛子里飘出来时的表情,由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变成了一脸理所当然,合着她能力不济,就活该选个护身鬼也是老头啊。

    反正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纪荀闲的发慌,问老头“你叫什么名字啊?”

    “曾野。”

    老头字正腔圆,把‘野’这个字念得极重,没把三声混成二声读。

    毕竟临走的时候于子言告诉过它,纪荀的脾气不是很好,欺软怕硬,尤其是她认为你想占她便宜的时候。

    纪荀听后点点头,看了眼曾野身上的衣服,又问“什么年代的人啊?”

    “嗯…我死的那年,清兵刚入关,我们那时候叫明朝,你们…”

    “我们也叫明朝。”纪荀叹了口气,看在曾野年纪‘大’的份上,勉强欣然接受了,毕竟岁数在那摆着。

    “对了,你犯了多大的罪过呀,被于子言逮住。”

    曾野不好意思的捋了捋胡子“我就是去了几趟博物馆。”

    “博物馆?”纪荀笑了,还真挺符合这老头的气质,不过就去了几趟博物馆,于子言就把人家关进了坛子里,也太不厚道了。

    所以这事八成另有隐情,纪荀想着还是完事问问于子言好了。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西郊就到了,纪荀停好车,心里倒也不紧张,可能是跟曾野聊了几句的缘故。

    再说了,身边好歹还有个会说话的,就算不会喘气,但有个什么事情也能帮着出谋划策。

    原先被发现尸体的地方现在还拉着警戒线,纪荀看了眼周围,确定没有警察看着后才走过去,站在那个大坑前看着四周,却是半个鬼影也没有。

    但是纪荀发现了一点不对劲,那就是这个原本要建百鬼阵的地方竟然一点煞气都没有了,后来仔细一想,八成是被玄家的人处理了,就没放在心上。

    曾野飘着去周围勘察,没一会儿就回来了。

    “没有什么不对劲啊,也没发现人气儿。”

    纪荀看了看表,还差五分钟十二点,有些郁闷的挠着头“难道是我来早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纪荀并不认为有这么简单,她四下看了看,来到高坡,俯视着下面,漆黑一片,只有山上有几点亮光,大概是古墓的方向。

    纪荀索性开了观苍眼,瞬间视野就变清晰了,她席地而坐,闭目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变化。

    此时她的眼前浮现出了整个西郊的全貌,一草一木都看的清清楚楚,甚至还能看到在古墓附近的考古人员,但就是没有看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嘿,这不会是打算爽约吧!”纪荀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一沉。

    她记得那老东西特意交代过,说不能让于子言发现,但现在于子言不仅发现了,还和她制定了计划,那姓耿的会不会察觉到了什么,所以不来了。

    可转念一想,又不对,和她联系的是个女人,又不是那老东西本人,这个降头师十有八九只是他的一个同伙,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个用来试探她的弃子。

    想到这,纪荀不自觉的摸了摸口袋里的两瓶血,暗自决定不能让那姓耿的声东击西的抢走。

    突然,纪荀感到脸上凉凉的,伸手一模,竟是血!

    她心中大惊,赶忙离开了原地,抽出铜钱剑向刚才的地方看去,就看到一个圆圆的东西下面,挂着一串东西,仔细一看她才明白过来那是什么。

    那圆圆的东西分明就是一颗头,而且还是小男孩的头,至于下面的一串…

    竟是肠子!

    任纪荀见过世面,也忍不住想吐了,但她并没有时间吐,因为那颗头已经长着血盆大口飞来了!

    如果是比速度,那纪荀不一定会输,但那头占着优势,就算纪荀躲过了飞来的头,但也不好躲过下面的肠子,被结结实实的甩了一脸。

    那柔软的触感,让纪荀喉头一阵发痒,再加上浓郁的血腥味,纪荀发誓这辈子都不吃肥肠了!

    这边,纪荀正躲闪着,并找准时机用铜钱剑划拉着那颗头和它的肠子,那边,曾野开始尽心尽责的提醒纪荀,说

    “这应该就是人头附肚童神,小友,老夫不懂,你可知道怎么对付?”

    纪荀白了眼在一边说风凉话的曾野,其实对付眼前这东西简单,但她要找的是这东西背后的降头师,如果就这么解决了它,那降头师可就不会出现了。

    心里这样盘算着,纪荀挥着铜钱剑的手就放慢了不少,那头也没思想,只是想喝血,找准时机就往纪荀身上咬。

    当然,纪荀不能这么快就让对方得逞,要不就太侮辱那个降头师的智商了。

    所以她故作狼狈的躲了过去,脚下一蹬,跳了起来,把那颗头一巴掌拍到了地上,但落下来时,她的脚绊倒了人家的肠子,和那个头一起掉到了地上。

    看着缓过劲来后,向自己咬来的头,纪荀发誓她这次可不是故意的。

    那头的目标是脖子,纪荀当然不能让它得逞,抬手去挡,结果被结结实实的咬中了手臂,疼的她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

    就在这时,夜空中突然又飘来了几个头,纪荀心中大骇,她本以为自己要放水引那个降头师出来,结果人家好像根本就不打算给她发挥演技的机会。

    眼看着那些头越来越近了,纪荀拼命的想把手臂上的头弄开,因为它在大口大口的吸着她的血!

    可那只被咬的手臂偏偏是右边的,也就是说纪荀现在能用的只有那只还没怎么恢复利索的左臂,最无奈的是她的腿还跟对方的肠子缠在一起。

    纪荀那个哭笑不得啊,想她做了这么多准备,难道就要因为个小小的乌龙,被这些人头附肚童神吸干血了吗?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纪荀看着离自己只有不足半米的小孩头,抓起手边的石头使足了力气砸去,只是几下就砸碎了它的头,脑浆和血混着溅了她一身。

    她也没有时间为那个小孩头默哀,因为它再次之前就已经死了,如果纪荀在这个时候优柔寡断,那就错过了抓住降头师的机会。

    只要她今天死在这里,那她口袋里的血瓶就会被姓耿的老东西拿走,到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遭殃呢,听于子言说了这血的作用后,纪荀就清楚了那老东西要干什么,他这是打算复活旱魃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