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六十九章闹事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还我们的孩子!人都死了,为什么不能入土为安!”

    人们七嘴八舌的指着于子言,有的家长还算好,只是动动嘴,有的则是动起了手,路过的警员忙上架拉开,纪荀也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于子言身边,下意识的把他护在身后。

    可奈何家长实在太多了,还有几个老人,警员都不敢下重手。

    “先进去。”说着纪荀就拉着于子言的手往警局走

    于子言站着没动“不行,洛婉他们叫我过去,应该是有了发现。”

    就在这你一言我一语之间,其中一个家长突出了重围,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根棍子,用力的向于子言的头上砸去。

    这一幕纪荀看的最清楚,她惊出了一身冷汗,用尽全身力气把于子言向自己的方向拽,于子言这才躲过了一劫,但两人都因此站立不稳,双双倒地。

    有了之前那位家长作为‘榜样’,其他家长也挣扎了出来,对着于子言的后背就是拳打脚踢,纪荀看见他之前受伤的手臂渗出了血,也急了。

    就在这时,一道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是局长。

    “各位家长先静一静,静一静!”

    在场的有不少人都认识局长,他们见来了大官,都安静了下来,看他能给出个什么样的说法。

    纪荀见他们停了下来,扶着于子言来到局长身后。

    “各位家长,我能理解你们此刻的心情,但为了案情着想,尸体还不能给你们。”

    “一具尸体能给你们什么线索!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还我们孩子!”

    “是啊!还我们孩子!”

    局长见群情激昂,看了于子言一眼。

    “那些孩子大多都是横死,又早夭,怨气极重,现在整个锦阳龙翻身阴阳颠倒,只有警局才是阳气最重的地方,不能给。”

    局长闻言,叹了口气,知道今天的事不能用寻常手段解决,所以决定另辟蹊径。

    只见他弯下了腰,郑重的对那些家长道“我们一定会在三天之内找出凶手,并将孩子还给你们,请大家配合,毕竟不能让孩子们就这么白白死了。”

    “我们才不信你们这些警察的敷衍呢!今天我们就要带走孩子!”

    此话一出,立马得到了附和。

    “我向大家保证!如果三天之内没办法破案,就引咎辞职!”说着局长直起了身子,犹豫再三下,还是把藏在心里的事说出了口。

    “同为家长,我的…我的女儿也…难道你们就不想找到凶手吗?要回去孩子的尸体有什么用?凶手抓不住,什么都是没用的,你们就甘愿让自己的孩子就这么白死了吗?”

    说到这,局长的泪已经落了下来,纪荀这才知道他的女儿也遇害了。

    局长的这几句话说到了家长的心坎里,他们都低下了头,黯然抽泣,然后三五成群的离开了。

    见人都走了,于子言就打算离开,却被局长拽进了警局,没多久,那个上次跟于子言表白的尤物就出现了,殷情的帮他包扎伤口。

    等那尤物走后,局长看了眼于子言,说“三天…能不能解决?”

    “不一定。”

    局长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你尽力就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

    离开警局后,纪荀就跟着于子言找到了洛婉等人,他们翻遍了整个锦阳,找到了三个丝罗瓶。

    “要不要直接交给警局?”洛婉问。

    于子言摇了摇头“只要还有落网之鱼,就不能公之于众,不然要是再出事,更会引起恐慌,这件事我们必须一次性解决。”

    “怎么才算一次性解决?”纪荀不解。

    “当然是找出真正的降头师。”尚青颓废的靠在椅子里“可是一点头绪也没有,丝罗瓶能根据眼睛找到,可降头师却不行,他们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这三个丝罗瓶也没有见过那个降头师吗?”纪荀问。

    “见过”尚青不禁失笑“是隔着一个黑色斗篷见到的。”

    ‘果然是那个老东西!’纪荀的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胸口剧烈起伏,然后转身出去了。

    坐在于子言的车上,纪荀掏出了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

    听筒里传出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纪荀一愣。

    “那个姓耿的呢?”

    那女人笑了笑,说“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

    纪荀皱起了眉,低头沉思了片刻,随后问“你就是那个降头师?”

    “不错”那女人得意的笑了笑“都说你们的茅山道术强于我们的降头术,可我看不是啊。”

    “是不是,见了才能知道”纪荀看了眼正往这里走来的于子言,忙问那女人“你在哪里?我们明晚就做交易,不过在那之前,你要停止一切行动,不能再害人。”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纪荀看了眼在外面抽烟的于子言,笑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证明降头术比茅山道术厉害,如果你再这么下去,警察总有一天会盯上你,还有玄家,你就确定自己能不被发现?做什么都得有个度吧?而且你不得保存实力对付我吗?我可是有观苍眼的。”

    对面的女人沉思了片刻,冷冷一笑“也好,明日子时,你来西郊找我,就是曾经埋了…”

    “我知道了。”

    语毕,纪荀挂断了电话,与此同时,于子言也坐了进来。

    车子缓缓驶动,纪荀看了眼于子言受伤的胳膊,问“怎么几天了还不见愈合?”

    于子言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明晚有点事,拜托你在家陪着小艾,她…我怕她也出事。”

    “好,早点回来。”

    纪荀点点头,然后问“他们都说你的血液里蕴含着力量,是什么样的力量?”

    “与其说是力量,不如说是一种特殊的灵气,这种灵气如果给予充足的话,可以重新赋予死物生命,其实并不是没有办法接触降头术,只要用我的血就行,但必须要在降头师已经重伤或死亡的情况下才行。”

    “你确定?”纪荀有些不放心。

    “当然”于子言扫了眼纪荀,笑问“我的话你也怀疑?”

    纪荀一想,也是,于子言什么时候骗过她?更何况还是这种大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