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六十八章丝罗瓶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降头术分很多种几种,大致是五毒降头、阴阳降头草、血咒、灵降、蛊降、声降、药降和符降,还有最为神秘的飞头降。

    可看了这么多类型的降头,纪荀都没找出姓耿的臭不要脸会给小艾下什么样降头,如果连这个都找不出来,那她就只能把于子彤和于子言的血给他了,但即便是这么做了,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那个臭不要脸的会救人。

    于是,纪荀没有放弃,继续锲而不舍的翻着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门口突然有钥匙的声音传来,纪荀看书看的入神,没听到,直到门被‘咔吧’一声打开,纪荀才被惊动,可于子言已经进来了,她也没机会再把书藏起来,只能安抚了一下狂跳的心脏,和于子言打招呼。

    于子言看起来很是疲惫,他扫了眼纪荀手里的书,挑了挑眉“呦,学习着呢?这都几点了,你什么时候学会废寝忘食了?”

    说着,于子言来到纪荀的身边坐下,随意的在书上扫了眼,然后愣住了,问“谁告诉你的?”

    纪荀一听,不知道于子言指的是什么事,可不敢乱说,生怕小艾的事被拆穿,所以她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低头看书。

    “别找了,等你找到天都亮了”于子言冲了杯速溶咖啡,幽幽道“是丝罗瓶。”

    再次从于子言嘴中听到这个名字,纪荀微微一愣,忙问“丝罗瓶怎么了?”

    于子言在书上翻了翻,找到其中一页,然后递给纪荀看。

    书上说,因为这‘丝罗瓶’每晚出游,便变成无主游魂,带肠肚出游;肚子时常饥饿,到处寻找小孩遗粪充饥。

    凡粪被吃的小孩,命运会衰败,不死也病,或遭劫难。

    所以南洋人当小孩在屋外大便时,家长们便教小孩子在大便后,拾取小树枝或草枝,打十字形,放置粪上;这样‘丝罗瓶’便不敢吃它。

    ‘丝罗瓶’出游,须要在鸡啼,曙光未露前回来,过时便死。

    看到这,纪荀总算明白了来龙去脉,那么新的问题就来了,于子言怎么会突然提起丝罗瓶,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小艾的事?

    纪荀看了眼闭目养神的于子言,又觉得不像,所以没有说话,继续等着他开口。

    接下来,于子言替他解了惑。

    “不只是这种方法,自我回到锦阳后,已经有两个孩子被丝罗瓶用‘叫魂’的方式害死了”说着于子言捏了捏眉心。

    纪荀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可这事也不该警局里的法医忙成这样吧,于是,她就问“叫你回来的是尚青他们?”

    于子言摇了摇头,说

    “是局长,他也是看出了些不对劲,原本这也不该法医管,但这种情况医院什么也检查不出来,孩子死了警局只能插手,现在新市长上任,出了这事又催的很紧,如果这事一个星期内解决不了,局长怕是就要挪位置了,这样一来,我们的处境会更艰难。”

    纪荀一听,也急了“那你不会解降头术吗?先救孩子啊!只要不再出事,说不定期限可以宽限几天。”

    “‘叫魂’还好说,只要不应声就不应验,但被丝罗瓶吃了粪便的小孩不好处理,现在这世道,到处都是危险,今天就有一个因为脚滑摔死的。”

    “那到底怎么办啊!”纪荀把书摔到沙发上,气愤的站起了身,她不只是因为小艾,更是因为那些早夭的孩子!

    于子言叹了口气“丝罗瓶与常人不同,瞳孔中,没有对方的倒转人像,玄家已经派人在找了,首要是阻止再有孩子受害。”

    纪荀烦躁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然后一把抓住了于子言的手,问“你真的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吗?之前…之前的事你都能解决,怎么这次就不行了呢?”

    “我…”于子言正打算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接通后静静的听着,挂断电话后就仰头喝尽了咖啡,拿着外套出去了。

    屋子里再次剩下纪荀一人,她颓废的坐在沙发上,知道这次的事不是那么轻易解决的,那个姓耿的老东西真是丧心病狂,为了自己的目的连孩子也不放过。

    先是西郊的一百多人,然后是a校的学生,现在又……

    “邪不胜正,姓耿的,王法管不了你,总有人能管你,这么多条人命,你必须还!”

    语毕,纪荀有些不安的看了眼卧室,站起了身,她想看看小艾。

    一进卧室门,她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只见小艾双眼禁闭,显然人还在睡着,可她的双手却用力的掐着自己的脖子,脚在被子里乱蹬,大半个身子都露出了被子。

    纪荀赶忙过去想拽开小艾的手,把她叫醒。

    “小荀姐!”

    小艾看到纪荀,直接扑进了她的怀里,瑟瑟发抖的看着周围,惊魂未定的说“有人…有人想杀我,想掐死我,小荀姐,救我,救我!”

    “没事了,没事了”纪荀的手颤抖着拍着小艾的后背,一个劲的说着‘没事了,有我在。’

    后半夜,小艾是在半梦半醒中度过的,她告诉纪荀,这几天她一直做着噩梦,总梦到有人要害她。

    纪荀心疼的紧紧抱着小艾,恨自己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当自己在泽普县和人有说有笑的时候,小艾正在被恐惧折磨,这孩子还这么小,就一个人扛了这么久,被噩梦惊醒后,没有人抱着她安慰,更没有人能够陪着她,有的只是漆黑的夜,和无边的恐惧。

    直到太阳升起的时候,小艾才沉沉的睡去,纪荀从卧室出来,打算给她去买早餐,毕竟一会儿还得上学,纪荀本来是打算给她请假的,但小艾是个爱学习的孩子,坚持要去学校,说是要考试了。

    这让纪荀哭笑不得,她还是第一次见这么爱学习的孩子,不过也能理解,毕竟这孩子的经历与其他孩子不同。

    来到客厅,纪荀走到茶几旁去拿钥匙,却无意中看到了烟灰缸里的灰烬,那是昨晚她烧掉的字条。

    纪荀看了半晌,咬着指甲盖若有所思的站了好一会儿,才出门。

    送小艾去了学校后,纪荀就来到了市局,却没办法进去,因为门口堵了一大堆人,她从门卫那里一打听,才知道这些都是被丝罗瓶祸害了的孩子父母。

    没多久,纪荀就看到于子言走了出来,这些孩子的父母似乎认识于子言,一见他就簇拥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