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六十七章返回锦阳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直到凌晨两点,馆长才沉沉睡去,纪荀轻手轻脚的从病房里退出,就看到了坐在走廊椅子上的于子言,她走过去挨着他坐下,学着他的样子靠在墙上。

    “洛秋水是什么样的人?”纪荀微微侧头看着于子言“你能给我说说吗?”

    “她…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纪荀失笑“这算什么形容?”

    “你没见过她,不会明白的,等你见了,就会觉得我形容的很到位。”

    于子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向外面走去,纪荀赶忙追上他,问“你要去哪?”

    “找个旅店睡觉啊,你要是愿意坐着将就一晚我也不反对,但绝不会陪着你受罪。”

    纪荀撇撇嘴,揪着他的袖子追问“你给我说说洛秋水嘛,我真的很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把馆长和周老板都迷的神魂颠倒的,听你们的意思是整个玄家的人都很拥戴她,应该算是一个女强人吧?”

    “算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女强人,其实也挺可怜的”说完,于子言甩掉了纪荀的手,看着她纳闷的说“你一个女人,怎么对女人这么感兴趣,而且还是个已经死了的女人,你无不无聊?要是实在想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就百度上搜搜那些夸人的词和话。”

    “人家不是对你挺好的嘛,把你当亲儿子一样,你怎么……”

    于子言笑了笑“那你觉得我该怎么样?”

    被这么一问,纪荀倒没话说了,是啊,能怎么样?就像馆长那样痛哭流涕的缅怀?于子言可不是那样的人,有时候纪荀感觉他太理性,从不会在感情上面‘浪费时间’,说白了就是没点人情味儿。

    但要是真说于子言半点人情味儿也没有,也不对,因为他可以多次舍命救人,危机来临时总把自己摆在最危险的位置,还能摒弃前嫌帮玄家。

    纪荀看着于子言挺拔的背,发现这么久了,她就一点儿都摸不清楚这个人的脾性,说是刀子嘴豆腐心吧,他又好像压根就不是因为想帮你而帮你。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纪荀提着早餐来看馆长时,他已经恢复如常,老不正经的和小护士有说有笑,好像昨晚眼泪鼻涕横流的不是他老人家似得。

    下午的时候,于子言就离开了泽普县,听说好像是锦阳出了事。

    纪荀就纳闷了,这于子言到底有什么特别的,不就是脑子好使了一点点,能力高了一点点嘛,怎么哪里有点风吹草动都需要他,好像没他就没办法解决事情似得。

    自于子言走后,纪荀就整天在医院看护着馆长,觉得无聊的都快发霉了。

    一个星期之后,馆长终于被允许了出院,两人没有再泽普县停留,直接就去了机场。

    赶回锦阳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纪荀怕馆长发现了小艾的不对劲,就把她接了回来,自己照顾。

    回到家时,于子言并不在,家里只有他那两只黑白双煞在屋里瞎晃悠,纪荀把小艾拉到沙发前坐下,忙问“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小艾不怕,跟小荀姐说。”

    一提起这个,小艾的眼睛就红了,她抽了抽鼻子,说

    “那天回家的路上,我老感觉有人跟着我,我害怕,就跑,可…可怎么也到不了家,呜呜呜……”

    纪荀心疼的抱住小艾“不怕,不怕啊,小荀姐回来了,有我保护你,不怕。”

    小艾哭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抽抽搭搭的继续说

    “那个怪叔叔把我抓起来后,就…就……”

    见小艾‘就’了半天也没有‘就’出个长短,纪荀急了,她怕于子言随时会回来,抓住小艾的手让她赶紧说。

    小艾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

    “他让我…大便。”

    “大变?”纪荀嘴角抽了抽“变什么?”

    “啊呀”小艾指着卫生间的位置,小脸涨红,支支吾吾的说“大便啊!就是…上厕所!”

    纪荀嘴角抽的幅度更明显了,但随后她想起了什么,急忙问“是拉在厕所吗?”

    小艾摇了摇头“不是。”

    “后来呢?还发生了什么?”

    “大便之后,他就把我放了,然后我就回了家,这几天什么都没发生,就是…就是总是倒霉。”小艾害怕的抓着纪荀的手,问

    “小荀姐,我是不是被不干净的东西跟上了?最近总是做噩梦,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看我。”

    “没事,怎么会呢?八成就是个老变态,小艾乖,有小荀姐在呢,你怕什么?”纪荀撑起笑摸了摸小艾的头“我给你去热杯牛奶,你去洗澡,今天早点休息。”

    小艾点了点头“哦,对了,那个人让我把这个字条给你。”

    说着,小艾把字条塞进了纪荀手里,然后就进了卫生间。

    听着里面传来水声后,纪荀才打开了字条,上面是一串数字,是手机号。

    纪荀把手机号记在手机里,然后烧了字条,就开始手忙脚乱的找出于子言给她的书,之前王毅说过小艾被下了降头,原本纪荀还不怎么信,但经小艾这么一说,八成就是了。

    书上所说,降头术是从印度教传来,当唐朝三藏法师到印度天竺国拜佛取经回国时,路过安南境内的通天河,即流入暹逻的湄江河上游,为乌龟精化渡船至半边潜入河底,想害死唐僧。

    后唐僧虽不死,但所求的经书都沉入河底,幸得徒弟入水捞起,但仅取回一部份大乘的‘经’,另部份小乘的‘谶’,被水流冲走。

    另一说法,这部‘谶’的正本,流入云南道教的道士手中,遂创立一派‘茅山道’,茅山的法术和降头术因此而来,而手段比较高强。

    所以会有人说,暹逻的降头术,是从中国的云南传来的。

    说起‘茅山道’,就不得不稍作细说了。

    其实关于‘茅山道’,中国的古书也早有记载。

    ‘茅山’是中国江苏省,句容县东南的一个山名,原名是‘曲山’,汉朝的茅盈和他的两个弟弟茅里,茅固来此山居住,

    世人称他为‘三茅君’,并称这山为‘茅山’,茅山术就是三茅君所创的,又名‘玉女喜神术’。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茅山术乃张天师‘五雷正法’以外的道家另一支派,亦即是‘南法’的一种。那个‘圆光术’‘祝由科’等术,都是这茅山的术法。

    到了宋朝,宋人笔记中,颇多关于茅山邪术的记载,可知当时茅山术是相当流行民间。此后华侨南渡日多,就利用它来抵御‘降头术’的侵害。

    根据中国历史记载,茅山法术是发明在汉朝,依传说:降头术是唐三藏西天取经,取回沉遗的‘谶’。不管它是否属实,可见降头术的发现,较之茅山术为后,由此,我们可断定茅山术必较降头术为高明,是理所当然的。

    在这种降头师中,有一类被称为‘丝罗瓶’,是暹语译音。

    据说当降头师修炼降头术到成功时,他会将自己的头连肠带肚,一齐脱离腹腔,腾空而出,其飞如疾矢,咻咻风声过处,便是降头师的夜游魂。

    他的灵魂出游,必在晚上午夜睡时。

    凡是这种自己的头能够脱离躯壳的,乃是术法炼不成功的结果,就叫做‘丝罗瓶’,如果降头炼成功的,那就不会受自身身首异分的痛苦。

    制练‘丝罗瓶’的方法,须害死一童男,施以‘降头术’,驱使这童男的魂魄,连肠肚飞出空际,完成他的使命。这方法又叫做‘人头附肚童神’,就是‘丝罗瓶’的一种代用品。

    看到这,纪荀不禁失笑“丝罗瓶?不知道的人还真没办法跟降头术联系在一起。”

    就在这时,小艾洗完澡出来了,纪荀忙把书藏起,把热牛奶端给她。

    等看着小艾睡着后,纪荀才重新坐在沙发上,看起了书。

    直到凌晨两点,馆长才沉沉睡去,纪荀轻手轻脚的从病房里退出,就看到了坐在走廊椅子上的于子言,她走过去挨着他坐下,学着他的样子靠在墙上。

    “洛秋水是什么样的人?”纪荀微微侧头看着于子言“你能给我说说吗?”

    “她…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纪荀失笑“这算什么形容?”

    “你没见过她,不会明白的,等你见了,就会觉得我形容的很到位。”

    于子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向外面走去,纪荀赶忙追上他,问“你要去哪?”

    “找个旅店睡觉啊,你要是愿意坐着将就一晚我也不反对,但绝不会陪着你受罪。”

    纪荀撇撇嘴,揪着他的袖子追问“你给我说说洛秋水嘛,我真的很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把馆长和周老板都迷的神魂颠倒的,听你们的意思是整个玄家的人都很拥戴她,应该算是一个女强人吧?”

    “算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女强人,其实也挺可怜的”说完,于子言甩掉了纪荀的手,看着她纳闷的说“你一个女人,怎么对女人这么感兴趣,而且还是个已经死了的女人,你无不无聊?要是实在想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就百度上搜搜那些夸人的词和话。”

    “人家不是对你挺好的嘛,把你当亲儿子一样,你怎么……”

    于子言笑了笑“那你觉得我该怎么样?”

    被这么一问,纪荀倒没话说了,是啊,能怎么样?就像馆长那样痛哭流涕的缅怀?于子言可不是那样的人,有时候纪荀感觉他太理性,从不会在感情上面‘浪费时间’,说白了就是没点人情味儿。

    但要是真说于子言半点人情味儿也没有,也不对,因为他可以多次舍命救人,危机来临时总把自己摆在最危险的位置,还能摒弃前嫌帮玄家。

    纪荀看着于子言挺拔的背,发现这么久了,她就一点儿都摸不清楚这个人的脾性,说是刀子嘴豆腐心吧,他又好像压根就不是因为想帮你而帮你。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纪荀提着早餐来看馆长时,他已经恢复如常,老不正经的和小护士有说有笑,好像昨晚眼泪鼻涕横流的不是他老人家似得。

    下午的时候,于子言就离开了泽普县,听说好像是锦阳出了事。

    纪荀就纳闷了,这于子言到底有什么特别的,不就是脑子好使了一点点,能力高了一点点嘛,怎么哪里有点风吹草动都需要他,好像没他就没办法解决事情似得。

    自于子言走后,纪荀就整天在医院看护着馆长,觉得无聊的都快发霉了。

    一个星期之后,馆长终于被允许了出院,两人没有再泽普县停留,直接就去了机场。

    赶回锦阳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纪荀怕馆长发现了小艾的不对劲,就把她接了回来,自己照顾。

    回到家时,于子言并不在,家里只有他那两只黑白双煞在屋里瞎晃悠,纪荀把小艾拉到沙发前坐下,忙问“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小艾不怕,跟小荀姐说。”

    一提起这个,小艾的眼睛就红了,她抽了抽鼻子,说

    “那天回家的路上,我老感觉有人跟着我,我害怕,就跑,可…可怎么也到不了家,呜呜呜……”

    纪荀心疼的抱住小艾“不怕,不怕啊,小荀姐回来了,有我保护你,不怕。”

    小艾哭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抽抽搭搭的继续说

    “那个怪叔叔把我抓起来后,就…就……”

    见小艾‘就’了半天也没有‘就’出个长短,纪荀急了,她怕于子言随时会回来,抓住小艾的手让她赶紧说。

    小艾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

    “他让我…大便。”

    “大变?”纪荀嘴角抽了抽“变什么?”

    “啊呀”小艾指着卫生间的位置,小脸涨红,支支吾吾的说“大便啊!就是…上厕所!”

    纪荀嘴角抽的幅度更明显了,但随后她想起了什么,急忙问“是拉在厕所吗?”

    小艾摇了摇头“不是。”

    “后来呢?还发生了什么?”

    “大便之后,他就把我放了,然后我就回了家,这几天什么都没发生,就是…就是总是倒霉。”小艾害怕的抓着纪荀的手,问

    “小荀姐,我是不是被不干净的东西跟上了?最近总是做噩梦,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看我。”

    “没事,怎么会呢?八成就是个老变态,小艾乖,有小荀姐在呢,你怕什么?”纪荀撑起笑摸了摸小艾的头“我给你去热杯牛奶,你去洗澡,今天早点休息。”

    小艾点了点头“哦,对了,那个人让我把这个字条给你。”

    说着,小艾把字条塞进了纪荀手里,然后就进了卫生间。

    听着里面传来水声后,纪荀才打开了字条,上面是一串数字,是手机号。

    纪荀把手机号记在手机里,然后烧了字条,就开始手忙脚乱的找出于子言给她的书,之前王毅说过小艾被下了降头,原本纪荀还不怎么信,但经小艾这么一说,八成就是了。

    书上所说,降头术是从印度教传来,当唐朝三藏法师到印度天竺国拜佛取经回国时,路过安南境内的通天河,即流入暹逻的湄江河上游,为乌龟精化渡船至半边潜入河底,想害死唐僧。

    后唐僧虽不死,但所求的经书都沉入河底,幸得徒弟入水捞起,但仅取回一部份大乘的‘经’,另部份小乘的‘谶’,被水流冲走。

    另一说法,这部‘谶’的正本,流入云南道教的道士手中,遂创立一派‘茅山道’,茅山的法术和降头术因此而来,而手段比较高强。

    所以会有人说,暹逻的降头术,是从中国的云南传来的。

    说起‘茅山道’,就不得不稍作细说了。

    其实关于‘茅山道’,中国的古书也早有记载。

    ‘茅山’是中国江苏省,句容县东南的一个山名,原名是‘曲山’,汉朝的茅盈和他的两个弟弟茅里,茅固来此山居住,

    世人称他为‘三茅君’,并称这山为‘茅山’,茅山术就是三茅君所创的,又名‘玉女喜神术’。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茅山术乃张天师‘五雷正法’以外的道家另一支派,亦即是‘南法’的一种。那个‘圆光术’‘祝由科’等术,都是这茅山的术法。

    到了宋朝,宋人笔记中,颇多关于茅山邪术的记载,可知当时茅山术是相当流行民间。此后华侨南渡日多,就利用它来抵御‘降头术’的侵害。

    根据中国历史记载,茅山法术是发明在汉朝,依传说:降头术是唐三藏西天取经,取回沉遗的‘谶’。不管它是否属实,可见降头术的发现,较之茅山术为后,由此,我们可断定茅山术必较降头术为高明,是理所当然的。

    在这种降头师中,有一类被称为‘丝罗瓶’,是暹语译音。

    据说当降头师修炼降头术到成功时,他会将自己的头连肠带肚,一齐脱离腹腔,腾空而出,其飞如疾矢,咻咻风声过处,便是降头师的夜游魂。

    他的灵魂出游,必在晚上午夜睡时。

    凡是这种自己的头能够脱离躯壳的,乃是术法炼不成功的结果,就叫做‘丝罗瓶’,如果降头炼成功的,那就不会受自身身首异分的痛苦。

    制练‘丝罗瓶’的方法,须害死一童男,施以‘降头术’,驱使这童男的魂魄,连肠肚飞出空际,完成他的使命。这方法又叫做‘人头附肚童神’,就是‘丝罗瓶’的一种代用品。

    看到这,纪荀不禁失笑“丝罗瓶?不知道的人还真没办法跟降头术联系在一起。”

    就在这时,小艾洗完澡出来了,纪荀忙把书藏起,把热牛奶端给她。

    等看着小艾睡着后,纪荀才重新坐在沙发上,看起了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