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六十六章秋水浮心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周铭烨的尸体,其实是当时和馆长在一起的于子彤发现的,关于他的死,馆长也不是很清楚,因为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无法判断死因。

    “周馆长有隐疾吗?”纪荀试探的问。

    “我…不清楚”馆长叹了口气,似乎是想抽烟,他在身上翻了翻,这才想起最后的存粮已经被于子言拿走了。

    他懊恼的抓着头发,半晌没说话,也不知道是因为于子言拿走了烟,还是因为想起了往事。

    纪荀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馆长从过往中回过神来。

    天,渐渐暗了下来,小护士来给馆长换药和打针,看她那样子本来是打算跟馆长闲聊几句的,可也看得出馆长兴致不高,就离开了。

    纪荀帮馆长窝好被角,给他倒了杯水,他拿在手里也不喝,只是盯着那清澈的水,缓缓的讲述出了那些陈年旧事。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的馆长和周铭烨都还只是两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自授道的恩师魂归黄泉后,他们二人就相依为命,虽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

    他二人云游四方,时刻铭记着恩师的教诲,竭尽自己的全力降妖除魔,积德行善,也做过不少好事。

    虽然肯定是逃不过五弊三缺之苦,但若日后能在下面谋个好差事,也算不错,所以两人一直恪尽职守,默默的为这天下的太平尽着自己的绵薄之力。

    后来,他们就知道了玄家的存在,想着要是能加入进去,或许就能为那些被邪祟缠身的人做更多的事了,也不枉恩师教导一场。

    于是,师兄弟二人就找到了玄家,他们的能力虽然不算是个顶个的好,但也是小有作为,而且玄家并不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存在,当即就给二人安排好了衣食住行。

    他们都是被师父收留的孤儿,从没有体会过什么家的归属感,但在玄家,他们却感受到了,并认识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她叫洛秋水,大家都叫她大小姐。

    初来乍到的师兄弟并不知道这声‘大小姐’背后所代表的东西,他们只觉得这女孩漂亮的很,性格又好,而且年龄相近,就时常来往。

    那时的洛秋水已经被洛家冠上了接班人的头衔,她无法拒绝,但也想拥有能把她当成寻常人对待的朋友,所以一直向二人隐瞒着自己的身份,和他们共同论道,听他们讲着这些年来的所见所闻。

    从洛秋水的眼中,兄弟俩看到了她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她总是那样静静的听,嘴角勾着小小的弧度,睫毛低低的垂着,跟她在一起时,两兄弟原本浮躁的心总能平静下来。

    起初两兄弟只是很喜欢和洛秋水待在一起,但时间一长,他们就对洛秋水暗生了情愫,并且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深。

    等到二人对这感情幡然醒悟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早已无法自拔。

    自古以来,有很多为了女人兄弟反目的事,这对师兄弟并不想让这样的悲剧在身上发生,所以都默契的把这份情藏在了心底,没有对洛秋水说,更没有向彼此挑明,努力维持着岁月静好的美丽假象。

    直到洛秋水被许配给于家的二少爷,这两人才知道洛秋水真正的身份,他们原本只以为她是哪家的小姐,却从没有想过是家主的女儿。

    自那之后,两人就没有再见过洛秋水,他们都懊恼没有对她表明心意,或许她真的也对他们其中一人有情呢?

    在懊悔与痛苦中度日的二人互相也没有再说过话,他们都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即便洛秋水真的喜欢他们其中一人,那个人也给不了她什么。

    在得知婚讯后,两人都有打听过洛家的事,知道洛秋水肩上的重任。

    馆长和周铭烨本想继续深藏心底的情,默默的祝福洛秋水,可结婚的前一晚,洛秋水找到了馆长。

    他是被洛家的人带到洛秋水住处的,那晚的洛秋水穿着凤冠霞帔,朱唇如血,比平时漂亮了千万倍,让馆长看痴了。

    “你来了,霍立。”洛秋水站了起来,一步步的向馆长走去,她的红唇微微勾起,笑的美极了。

    “秋水…我”馆长一直都记得和师弟未曾出口的君子协定,但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在眼前,只要说出真心或许就可以挽留住她,馆长再也忍不住了,头脑一热说出来心底的小秘密。

    “秋水,我喜…”

    “霍立,周铭烨有没有和你说过他喜欢我?”

    馆长与洛秋水同时出口,前者声音很小,似情人之间的耳语,后者的声音平稳,虽然也不算大,却还是盖过了前者的声音。

    “我只是一个女人,也只想做普普通通哦女人,从没有想过要继承什么家主的位子,霍立,我想离开玄家,只要周铭烨也喜欢我,我就跟你们走!”

    洛秋水的每一句话都戳在霍立的心上,他本以为今晚洛秋水叫自己来是想让自己带她走,就算不是,也是他们之间的告别之夜,他从没有想过洛秋水叫自己来……竟是把他当了传话筒。

    “你…为什么不直接叫…叫我的师弟来?”馆长双目无神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心如死灰。

    “我父亲知道我的心事,根本不让我见他,还让人寸步不离的看着他,我只能叫你来”说着洛秋水握住馆长的手“霍立,周铭烨对我到底…”

    “我喜欢你!”馆长一把甩开洛秋水的手,他那时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他做不到拱手相让,更无法接受她做自己的弟媳。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情愿洛秋水嫁给于家的二少爷,那样的话他最起码还能和师弟留住过往的感情。

    洛秋水看着馆长,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她呆呆的看着馆长,说了句“对不起。”

    时至今日,馆长依旧无法确切的描绘出当时洛秋水眼中所藏着的东西。

    自那句“对不起”后,洛秋水就没有再说话,馆长实在无法压抑心中的那把火,他问“你为什么喜欢我师弟,而不喜欢我?”

    “感情的事,怎么可能说的清楚呢?”洛秋水笑了笑“如果我知道你对我…那今天就不会叫你来了。”

    馆长闻言,心痛不已,再也无法面对洛秋水。

    他走在偌大的玄家,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小雨,然后渐渐变大。

    当时的他只是在替自己默哀,并没有意识到因为自己的自私,师弟和洛秋水都错过了一段良缘。

    或许洛秋水已经从他的言语之中猜到了周铭烨的心意,但她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做,这是馆长后来才幡然醒悟的。

    洛家大小姐出嫁的当天,整个玄家都热闹极了,但馆长和周铭烨却默默的离开了玄家,他们都无法看着心爱的女人与别人如胶似漆,结婚生子。

    后来洛秋水被害,他们再次回到玄家。

    葬礼过后,馆长愧疚的跪在洛秋水的墓前,当着师弟的面说出了那晚的事,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当时他真的做了传话筒,那洛秋水就不一定会死,说不定已经和师弟过上了相夫教子的生活。

    周铭烨离开后,馆长跪在洛秋水墓前久久没有离开,看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想起了她穿着凤冠霞帔,俏颜轻笑的样子。

    馆长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他的自私,那洛秋水就可以继续过着岁月静好的生活,在过去的几年里,他每每面对自己的师弟,就会想起洛秋水的笑,想起曾经他们三个人坐在树下嬉笑打闹的光景。

    “馆长…”纪荀把他手里已经凉了的水拿走,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都怪我,都怪我糊涂啊!”馆长把脸埋在双手之间,肩膀剧烈颤抖“是我害了我们三个人,都是我啊。”

    周铭烨的尸体,其实是当时和馆长在一起的于子彤发现的,关于他的死,馆长也不是很清楚,因为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无法判断死因。

    “周馆长有隐疾吗?”纪荀试探的问。

    “我…不清楚”馆长叹了口气,似乎是想抽烟,他在身上翻了翻,这才想起最后的存粮已经被于子言拿走了。

    他懊恼的抓着头发,半晌没说话,也不知道是因为于子言拿走了烟,还是因为想起了往事。

    纪荀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馆长从过往中回过神来。

    天,渐渐暗了下来,小护士来给馆长换药和打针,看她那样子本来是打算跟馆长闲聊几句的,可也看得出馆长兴致不高,就离开了。

    纪荀帮馆长窝好被角,给他倒了杯水,他拿在手里也不喝,只是盯着那清澈的水,缓缓的讲述出了那些陈年旧事。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的馆长和周铭烨都还只是两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自授道的恩师魂归黄泉后,他们二人就相依为命,虽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

    他二人云游四方,时刻铭记着恩师的教诲,竭尽自己的全力降妖除魔,积德行善,也做过不少好事。

    虽然肯定是逃不过五弊三缺之苦,但若日后能在下面谋个好差事,也算不错,所以两人一直恪尽职守,默默的为这天下的太平尽着自己的绵薄之力。

    后来,他们就知道了玄家的存在,想着要是能加入进去,或许就能为那些被邪祟缠身的人做更多的事了,也不枉恩师教导一场。

    于是,师兄弟二人就找到了玄家,他们的能力虽然不算是个顶个的好,但也是小有作为,而且玄家并不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存在,当即就给二人安排好了衣食住行。

    他们都是被师父收留的孤儿,从没有体会过什么家的归属感,但在玄家,他们却感受到了,并认识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她叫洛秋水,大家都叫她大小姐。

    初来乍到的师兄弟并不知道这声‘大小姐’背后所代表的东西,他们只觉得这女孩漂亮的很,性格又好,而且年龄相近,就时常来往。

    那时的洛秋水已经被洛家冠上了接班人的头衔,她无法拒绝,但也想拥有能把她当成寻常人对待的朋友,所以一直向二人隐瞒着自己的身份,和他们共同论道,听他们讲着这些年来的所见所闻。

    从洛秋水的眼中,兄弟俩看到了她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她总是那样静静的听,嘴角勾着小小的弧度,睫毛低低的垂着,跟她在一起时,两兄弟原本浮躁的心总能平静下来。

    起初两兄弟只是很喜欢和洛秋水待在一起,但时间一长,他们就对洛秋水暗生了情愫,并且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深。

    等到二人对这感情幡然醒悟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早已无法自拔。

    自古以来,有很多为了女人兄弟反目的事,这对师兄弟并不想让这样的悲剧在身上发生,所以都默契的把这份情藏在了心底,没有对洛秋水说,更没有向彼此挑明,努力维持着岁月静好的美丽假象。

    直到洛秋水被许配给于家的二少爷,这两人才知道洛秋水真正的身份,他们原本只以为她是哪家的小姐,却从没有想过是家主的女儿。

    自那之后,两人就没有再见过洛秋水,他们都懊恼没有对她表明心意,或许她真的也对他们其中一人有情呢?

    在懊悔与痛苦中度日的二人互相也没有再说过话,他们都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即便洛秋水真的喜欢他们其中一人,那个人也给不了她什么。

    在得知婚讯后,两人都有打听过洛家的事,知道洛秋水肩上的重任。

    馆长和周铭烨本想继续深藏心底的情,默默的祝福洛秋水,可结婚的前一晚,洛秋水找到了馆长。

    他是被洛家的人带到洛秋水住处的,那晚的洛秋水穿着凤冠霞帔,朱唇如血,比平时漂亮了千万倍,让馆长看痴了。

    “你来了,霍立。”洛秋水站了起来,一步步的向馆长走去,她的红唇微微勾起,笑的美极了。

    “秋水…我”馆长一直都记得和师弟未曾出口的君子协定,但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在眼前,只要说出真心或许就可以挽留住她,馆长再也忍不住了,头脑一热说出来心底的小秘密。

    “秋水,我喜…”

    “霍立,周铭烨有没有和你说过他喜欢我?”

    馆长与洛秋水同时出口,前者声音很小,似情人之间的耳语,后者的声音平稳,虽然也不算大,却还是盖过了前者的声音。

    “我只是一个女人,也只想做普普通通哦女人,从没有想过要继承什么家主的位子,霍立,我想离开玄家,只要周铭烨也喜欢我,我就跟你们走!”

    洛秋水的每一句话都戳在霍立的心上,他本以为今晚洛秋水叫自己来是想让自己带她走,就算不是,也是他们之间的告别之夜,他从没有想过洛秋水叫自己来……竟是把他当了传话筒。

    “你…为什么不直接叫…叫我的师弟来?”馆长双目无神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心如死灰。

    “我父亲知道我的心事,根本不让我见他,还让人寸步不离的看着他,我只能叫你来”说着洛秋水握住馆长的手“霍立,周铭烨对我到底…”

    “我喜欢你!”馆长一把甩开洛秋水的手,他那时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他做不到拱手相让,更无法接受她做自己的弟媳。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情愿洛秋水嫁给于家的二少爷,那样的话他最起码还能和师弟留住过往的感情。

    洛秋水看着馆长,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她呆呆的看着馆长,说了句“对不起。”

    时至今日,馆长依旧无法确切的描绘出当时洛秋水眼中所藏着的东西。

    自那句“对不起”后,洛秋水就没有再说话,馆长实在无法压抑心中的那把火,他问“你为什么喜欢我师弟,而不喜欢我?”

    “感情的事,怎么可能说的清楚呢?”洛秋水笑了笑“如果我知道你对我…那今天就不会叫你来了。”

    馆长闻言,心痛不已,再也无法面对洛秋水。

    他走在偌大的玄家,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小雨,然后渐渐变大。

    当时的他只是在替自己默哀,并没有意识到因为自己的自私,师弟和洛秋水都错过了一段良缘。

    或许洛秋水已经从他的言语之中猜到了周铭烨的心意,但她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做,这是馆长后来才幡然醒悟的。

    洛家大小姐出嫁的当天,整个玄家都热闹极了,但馆长和周铭烨却默默的离开了玄家,他们都无法看着心爱的女人与别人如胶似漆,结婚生子。

    后来洛秋水被害,他们再次回到玄家。

    葬礼过后,馆长愧疚的跪在洛秋水的墓前,当着师弟的面说出了那晚的事,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当时他真的做了传话筒,那洛秋水就不一定会死,说不定已经和师弟过上了相夫教子的生活。

    周铭烨离开后,馆长跪在洛秋水墓前久久没有离开,看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想起了她穿着凤冠霞帔,俏颜轻笑的样子。

    馆长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他的自私,那洛秋水就可以继续过着岁月静好的生活,在过去的几年里,他每每面对自己的师弟,就会想起洛秋水的笑,想起曾经他们三个人坐在树下嬉笑打闹的光景。

    “馆长…”纪荀把他手里已经凉了的水拿走,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都怪我,都怪我糊涂啊!”馆长把脸埋在双手之间,肩膀剧烈颤抖“是我害了我们三个人,都是我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