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六十五章兵哥哥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纪荀醒来后就恢复了正常,她是记得自己所做的那些霸气凛然的事,可于子言却告诉她压根没那回事。

    纪荀不服气,挺着她的小平胸说“那你说昨晚馆长是怎么得救的!”

    “当然是我及时赶到”说着于子言把那只受伤的胳膊抬了起来,示意这就是证据。

    “不可能”纪荀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记得…明明是我喝了于子彤的血,所以才……”

    于子言笑了笑“你做梦了吧。”

    “那于子彤的血呢?去哪了?”

    “我哪知道,说不定是你弄丢了”于子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可纪荀偏偏就是被他唬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位爷能这么睁着眼说实话。

    而且当时她逃走时,身上的疼痛确实是让她有些迷迷糊糊,有些不清醒。

    见纪荀真信了,孟琰不禁打了个寒颤,眼睛有意无意的撇向昨晚的那个水杯,他总觉得纪荀是被喝傻的,于子言的说辞明明就漏洞百出。

    下午的时候,馆长的麻药劲才过去,纪荀趴在他的床边痛哭流涕,发誓一定要给他养老,馆长受不了这种气氛,笑骂着要撵纪荀出去,可这小妮子就是死赖着就是不走,还说什么要留下来照顾他。

    “去你的!”馆长一把打掉纪荀抓着被子的手“有漂亮小护士照顾我,用不着你!”

    纪荀一听,呆在原地,半晌后站起来擦了擦眼泪,跟馆长做了个鬼脸,然后头也不回的出去了,心里很是郁闷。

    病房里,馆长贼眉鼠眼的抽着烟,问于子言“为什么不告诉她昨晚的事?怕她心里有负担?”

    “懒得讲”于子言转头问孟琰“你什么时候走?”

    “下午就得走了,王毅和尼克我得带走,锦阳那边我会交代。”

    馆长吐了口烟,担心道“你私自来帮我们…额,那个什么,没事吗?”

    “也不算是私自,大不了回去写个检查,你们的事比较特殊,我和我爷爷说了,他会上报,这样的话必要的时候可以给你们行方便,不过我得提醒你们一句,从现在开始,你们所有人,包括锦阳市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中,一旦…你们懂得。”

    “理解,懂得”馆长笑呵呵的应着。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了,小护士推着治疗车走了进来,小鼻子皱了皱,瞪着馆长说“大爷,您又抽烟了?”

    馆长严肃的摇了摇头,指了指于子言手里的半截烟头。

    “先生,这里不能抽烟,您不知道吗?”护士走过来,看见于子言手臂上缠的纱布,无奈的插着腰,说

    “为您包扎手臂的医生没嘱咐过你吗?”

    于子言笑着说了声抱歉,临走前从馆长的身手翻出了烟盒,全部带走了,馆长看着他的背影就肉疼,那可是他最后的存货了,但小护士在,他也不能说什么。

    纪荀离开了馆长的病房后,就背着手瞎转悠,没一会儿就碰到了孟琰,她挑了挑眉,问“要走了?”

    “嗯,还有很多事。”孟琰笑了笑“怎么?舍不得我?”

    “我要说‘嗯’,你就不走了?还是给我两钱花啊?问的问题真幼稚!”

    孟琰不怒反笑,把胳膊支在了纪荀肩头,说“你这女人真有意思,什么都能让你怼回来。”

    “明明是你想调戏我在先!”纪荀没好气的撇撇嘴,话锋一转,问“我一直很好奇你的职位是什么,怎么就能这么跑下来,还跟没事人似得。”

    孟琰的动作顿了顿,半开玩笑的绕开了问题“一切为了国家嘛,我回去还得写一大堆检查,怎么是没事呢?还得跟我家里的老头子交代,事儿可多了。”

    纪荀不轻不重在孟琰后背拍了一下,说“话说回来,王毅的事还没谢谢你呢,哥们儿,真够意思。”

    “不接受口头道谢!”说着孟琰看了看表“我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要谢可以请我吃饭。”

    纪荀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当即满口答应,并没有提自己囊中羞涩的事,那就太没意思了,孟琰那么够义气,能是那种计较一顿饭的人吗?

    当然…不能是!

    两人出了医院后,就去了上次吃火锅的那里,巧的是孟琰也喜欢在包间吃,还是于子言上次挑的那个包间。

    跟孟琰吃饭,是和于子言完全不同的感觉,别看孟琰平时嬉皮笑脸,于子言却不苟言笑,一个浮躁一个稳重,但孟琰却比于子言会照顾人,也更绅士。

    只是没有了酒精的刺激,饭局难免有些枯燥,好在孟琰言语幽默,并没有让纪荀感到无聊。

    吃过饭后,两人在街上随便转悠,孟琰突然问纪荀。

    “你有没有想过安定下来?就打算这么跟着于子言他们瞎转悠?”

    “哪有瞎转悠,我们是在拯救世界好不好!”纪荀翻了个白眼,然后叹了口气,说

    “我之前…都是瞎转悠,现在倒是有了种归属感,也有了一帮好朋友。”

    孟琰没有追问纪荀口中的‘之前’,而是顾左右而言他道“如果有一天,一个男人突然跑出来说愿意娶你,你愿不愿意嫁?”

    “突然?”纪荀的眼珠滴溜溜乱转,问“有多突然?”

    “啧,就是…”

    孟琰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着来电显示懊恼的撇撇嘴,和纪荀打了声招呼,就消失在了街角。

    “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纪荀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打算回医院,却突然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她正想抬头指着那人鼻子破口大骂,毕竟她要转身可是打了‘转向灯’的!

    结果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便自觉的咽下了到嘴边的话,讪笑着说“于大少爷,好巧啊,真是天涯无处不相逢。”

    于子言冷哼一声,没来由的问“你是不是还恨不能相逢啊?”

    纪荀一愣,嘴角抽了抽“你说啥?”

    “没事,我饿了。”

    纪荀的鼻孔不自觉的收缩然后方法,压着她的小暴脾气说“抱歉啊,我年龄不到,没奶。”

    “就算有,也容量不够吧。”

    说罢,于子言就走进了一家快餐店,纪荀看了眼自己的小身板,觉得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应该多吃点,就跟了进去。

    待坐定后,于子言冷冷一笑,说“和你的兵哥哥吃饭没吃饱?”

    “确实有点…额,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和孟琰吃饭的!”

    “看来你并不否认‘你的兵哥哥’这个称呼。”于子言不明所以的瞪着纪荀,把她看的背后毛毛的,不太能想的通自己又怎么触了这位大爷的眉头。

    为了远离于子言不定时爆炸的毒舌,纪荀起身离开了快餐店,想着偶尔减减肥也没什么不好。

    回到医院,馆长正在吃午餐,纪荀凑过去蹭了两口,问“为什么那些小护士这么照顾你。”

    馆长抬起头嘿嘿一笑“我给她们看手相来着”

    “你就作死吧,这可是要折寿的!你抽烟又那么凶,能不能活到明年都不一定。”

    说到‘死’,纪荀想起了周铭烨,她看着逐渐萎顿下去的馆长,小心翼翼的开口问“周馆长…是怎么回事?”

    纪荀醒来后就恢复了正常,她是记得自己所做的那些霸气凛然的事,可于子言却告诉她压根没那回事。

    纪荀不服气,挺着她的小平胸说“那你说昨晚馆长是怎么得救的!”

    “当然是我及时赶到”说着于子言把那只受伤的胳膊抬了起来,示意这就是证据。

    “不可能”纪荀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记得…明明是我喝了于子彤的血,所以才……”

    于子言笑了笑“你做梦了吧。”

    “那于子彤的血呢?去哪了?”

    “我哪知道,说不定是你弄丢了”于子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可纪荀偏偏就是被他唬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位爷能这么睁着眼说实话。

    而且当时她逃走时,身上的疼痛确实是让她有些迷迷糊糊,有些不清醒。

    见纪荀真信了,孟琰不禁打了个寒颤,眼睛有意无意的撇向昨晚的那个水杯,他总觉得纪荀是被喝傻的,于子言的说辞明明就漏洞百出。

    下午的时候,馆长的麻药劲才过去,纪荀趴在他的床边痛哭流涕,发誓一定要给他养老,馆长受不了这种气氛,笑骂着要撵纪荀出去,可这小妮子就是死赖着就是不走,还说什么要留下来照顾他。

    “去你的!”馆长一把打掉纪荀抓着被子的手“有漂亮小护士照顾我,用不着你!”

    纪荀一听,呆在原地,半晌后站起来擦了擦眼泪,跟馆长做了个鬼脸,然后头也不回的出去了,心里很是郁闷。

    病房里,馆长贼眉鼠眼的抽着烟,问于子言“为什么不告诉她昨晚的事?怕她心里有负担?”

    “懒得讲”于子言转头问孟琰“你什么时候走?”

    “下午就得走了,王毅和尼克我得带走,锦阳那边我会交代。”

    馆长吐了口烟,担心道“你私自来帮我们…额,那个什么,没事吗?”

    “也不算是私自,大不了回去写个检查,你们的事比较特殊,我和我爷爷说了,他会上报,这样的话必要的时候可以给你们行方便,不过我得提醒你们一句,从现在开始,你们所有人,包括锦阳市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中,一旦…你们懂得。”

    “理解,懂得”馆长笑呵呵的应着。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了,小护士推着治疗车走了进来,小鼻子皱了皱,瞪着馆长说“大爷,您又抽烟了?”

    馆长严肃的摇了摇头,指了指于子言手里的半截烟头。

    “先生,这里不能抽烟,您不知道吗?”护士走过来,看见于子言手臂上缠的纱布,无奈的插着腰,说

    “为您包扎手臂的医生没嘱咐过你吗?”

    于子言笑着说了声抱歉,临走前从馆长的身手翻出了烟盒,全部带走了,馆长看着他的背影就肉疼,那可是他最后的存货了,但小护士在,他也不能说什么。

    纪荀离开了馆长的病房后,就背着手瞎转悠,没一会儿就碰到了孟琰,她挑了挑眉,问“要走了?”

    “嗯,还有很多事。”孟琰笑了笑“怎么?舍不得我?”

    “我要说‘嗯’,你就不走了?还是给我两钱花啊?问的问题真幼稚!”

    孟琰不怒反笑,把胳膊支在了纪荀肩头,说“你这女人真有意思,什么都能让你怼回来。”

    “明明是你想调戏我在先!”纪荀没好气的撇撇嘴,话锋一转,问“我一直很好奇你的职位是什么,怎么就能这么跑下来,还跟没事人似得。”

    孟琰的动作顿了顿,半开玩笑的绕开了问题“一切为了国家嘛,我回去还得写一大堆检查,怎么是没事呢?还得跟我家里的老头子交代,事儿可多了。”

    纪荀不轻不重在孟琰后背拍了一下,说“话说回来,王毅的事还没谢谢你呢,哥们儿,真够意思。”

    “不接受口头道谢!”说着孟琰看了看表“我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要谢可以请我吃饭。”

    纪荀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当即满口答应,并没有提自己囊中羞涩的事,那就太没意思了,孟琰那么够义气,能是那种计较一顿饭的人吗?

    当然…不能是!

    两人出了医院后,就去了上次吃火锅的那里,巧的是孟琰也喜欢在包间吃,还是于子言上次挑的那个包间。

    跟孟琰吃饭,是和于子言完全不同的感觉,别看孟琰平时嬉皮笑脸,于子言却不苟言笑,一个浮躁一个稳重,但孟琰却比于子言会照顾人,也更绅士。

    只是没有了酒精的刺激,饭局难免有些枯燥,好在孟琰言语幽默,并没有让纪荀感到无聊。

    吃过饭后,两人在街上随便转悠,孟琰突然问纪荀。

    “你有没有想过安定下来?就打算这么跟着于子言他们瞎转悠?”

    “哪有瞎转悠,我们是在拯救世界好不好!”纪荀翻了个白眼,然后叹了口气,说

    “我之前…都是瞎转悠,现在倒是有了种归属感,也有了一帮好朋友。”

    孟琰没有追问纪荀口中的‘之前’,而是顾左右而言他道“如果有一天,一个男人突然跑出来说愿意娶你,你愿不愿意嫁?”

    “突然?”纪荀的眼珠滴溜溜乱转,问“有多突然?”

    “啧,就是…”

    孟琰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着来电显示懊恼的撇撇嘴,和纪荀打了声招呼,就消失在了街角。

    “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纪荀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打算回医院,却突然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她正想抬头指着那人鼻子破口大骂,毕竟她要转身可是打了‘转向灯’的!

    结果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便自觉的咽下了到嘴边的话,讪笑着说“于大少爷,好巧啊,真是天涯无处不相逢。”

    于子言冷哼一声,没来由的问“你是不是还恨不能相逢啊?”

    纪荀一愣,嘴角抽了抽“你说啥?”

    “没事,我饿了。”

    纪荀的鼻孔不自觉的收缩然后方法,压着她的小暴脾气说“抱歉啊,我年龄不到,没奶。”

    “就算有,也容量不够吧。”

    说罢,于子言就走进了一家快餐店,纪荀看了眼自己的小身板,觉得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应该多吃点,就跟了进去。

    待坐定后,于子言冷冷一笑,说“和你的兵哥哥吃饭没吃饱?”

    “确实有点…额,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和孟琰吃饭的!”

    “看来你并不否认‘你的兵哥哥’这个称呼。”于子言不明所以的瞪着纪荀,把她看的背后毛毛的,不太能想的通自己又怎么触了这位大爷的眉头。

    为了远离于子言不定时爆炸的毒舌,纪荀起身离开了快餐店,想着偶尔减减肥也没什么不好。

    回到医院,馆长正在吃午餐,纪荀凑过去蹭了两口,问“为什么那些小护士这么照顾你。”

    馆长抬起头嘿嘿一笑“我给她们看手相来着”

    “你就作死吧,这可是要折寿的!你抽烟又那么凶,能不能活到明年都不一定。”

    说到‘死’,纪荀想起了周铭烨,她看着逐渐萎顿下去的馆长,小心翼翼的开口问“周馆长…是怎么回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