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六十四章天道有轮回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于子言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纪荀,他走到馆长身边,问“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馆长咳咳两声,吐出口血,问“小荀这是…怎么了?”

    “洛婉说观苍眼亦正亦邪,她的年纪还小,心性不足,如果只是开眼倒没什么,但要是被激发了力量容易被心魔控制,走上歧途。”

    馆长急了“那怎么办?”

    “我打不过现在的她,因为观苍眼的关系,她的神经和身体都得到了提升,啧”于子言紧皱着眉头,看得出来他也有些慌了。

    这时,孟琰也走了过来,说“我和你一起。”

    于子言摇了摇头“不能轻易跟她动手,她现在很易怒。”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是说个招啊。”

    于子言低头撇了眼孟琰腰间的枪,然后看了看正向他们走来的纪荀,把声音压到最小,说“你的枪法好吗?”

    孟琰浑身一震,苦笑“好,但我不能开枪啊,本来私自跑来帮你就不对,要是开枪我就得上军事法庭了,性质不同,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啧,算了,你看好王毅。”于子言从背后抽出乌木短刀,摆出了攻击的架势。

    纪荀见状,停下了脚步,幽蓝的微光从她的眼角溢出“你要跟我动手?于子言,你什么意思?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现在居然要跟我动手?”

    “我只是想要你清醒一点。”

    “清醒?”纪荀笑了“我很清醒,蠢了这么久,我现在才是最清醒的!”

    “那你是怎么激活观苍眼力量的?”

    “我喝了于子彤的血,呵,你们阳间阴司的血就是与众不同,竟然能给我带来这么强大的力量。”

    于子言皱起了眉,却收回了攻击的架势,他抬起手臂,用乌木短刀刮了一道口子,看着纪荀问“还想要吗?”

    纪荀深吸了一口气,贪婪的看着于子言不停的滑落的血,就像是旭延看到于子彤的血那样。

    太诡异,真的是太诡异了!

    纪荀一步一步的向于子言走来,她的眼中只有血,那血与她而言就等于力量。

    终于,她到了于子言近前,伸手捧住于子言的胳膊就要下嘴。

    就在她的嘴凑上来的时候,于子言另一只手悄无声息的绕到了她的身后,一个手刀干净利落的落在了她后颈。

    于子言稳稳的接住了纪荀的身体,问馆长“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不大清楚,我对观苍眼不是很了解,可以问问洛小姐,不过…咳”馆长痛苦的捂着胸口,有气无力的说“我觉得在那之前,你们还是先把我送到医院的好。”

    来到医院后,馆长就被推进了急救室,纪荀也被送进了病房,在于子言的教唆下,孟琰用了身份的便利,暂时占用了一件病房。

    孟琰拿着一卷卫生纸和一杯水走了进来,然后关上门,纳闷的看着于子言“你要做什么?容易让人想歪的。”

    于子言没有说话,他接过卫生纸,咬破手指在卫生纸上画了个净天地神咒,用双指夹着举到面前,嘴里嘟嘟囔囔的念着什么。

    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当然,那只是在孟琰看来,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张卫生纸平白无故着了起来,接着,于子言把燃着的卫生纸放进水杯里。

    卫生纸不仅没有因此熄灭,还一直烧着,直到整张燃尽。

    于子言端起杯子看了看,然后又撇了眼床上的纪荀,似乎是有点不放心,滴了一滴自己的血进去。

    “一滴不剩的喂给她喝。”说着于子言把水杯交给纪荀,然后头也会的离开了病房。

    孟琰目送他离开,凑到水杯前闻了闻,一股怪味,他比较担心纪荀喝了会拉肚子。

    病房外,于子言掏出手机,拨通了洛婉的号码。

    电话一接通,于子言就把纪荀的事完完整整的讲给她听,洛婉听后沉默了一会儿,说

    “你和于子彤的血自带灵气,其实不是只有阳间阴司的血可以激活观苍眼的力量,而是有足够灵气的东西都能激活观苍眼,只是方法不同而已,这次小荀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不可能那么简单吧”于子言顿了顿,问“你不觉得太巧了吗?”

    “你的意思是姓耿的?”洛婉沉思了片刻“不大可能,他就算懂三清卜算之术也绝不会算这么准,而且王毅那么好的一个帮手,他不可能舍弃,我觉得可能是你想太多了,闹这么一出对他也没什么好处。”

    “但愿吧。”

    说完,于子言就打算挂断,这时一个护士走了过来,看见了他血淋淋的胳膊,说

    “先生,您的胳膊必须要包扎一下,麻烦跟我来。”

    “你受伤了?”听筒里传来洛婉的声音。

    “嗯”于子言一边跟护士走,一边低声说“霍老板伤的毕竟严重,一时半会儿我们怕是回不去,锦阳你多注意点。”

    “好,我知道了,你…在那边也小心一点。”

    挂断电话后,于子言重重的叹了口气,他不太相信这一切都是巧合,但如果不是巧合,似乎也没有更好的解释,姓耿的就算料事如神,也不可能连这些都能算到。

    后来经过一番调查,证明这确实就是一个巧合,也是一段因果报应。

    王毅是个报复心很强的人,那天他在女厕所被老板娘坏了事,还挨了打,于是就怀恨在心,想报复,他在旅店周围转了很久,想着坏点子。

    后来他看到了旭延,这俩货遇到,可谓是臭味相投,目标相同。

    本来旭延只想报复老板娘,但机缘巧合之下,也把纪荀拉下了水,王毅索性也打算讨回那晚纪荀把他从二楼推下去的帐。

    他就是没料到自己已经被发现,于子言也留了下来了,也是,王毅那个脑子要是能想到这些,也真是有些难为他。

    其实要是他不跟过去看热闹,并且暗算纪荀也不会被发现,怪就怪他太心急,暴露了自己。

    真是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