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六十三章观苍眼的力量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事情解决了吗?你们没事吧?’

    这是洛婉发来的信息,时间在零点半。

    拿着于子言的手机,纪荀才反应过来他留下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他并不像是因为点胃痛就‘小题大做’的人,只是当时馆长没说什么,她也就没在意。

    就在这时,洛婉的电话再次打了进来,她一边下楼,一边接起了电话。

    洛婉听是纪荀,赶忙问于子言怎么样,她只能如实回答,与此同时,她也在到处找于子言,一是为了馆长,二是现在只有看到于子言她才安心。

    洛婉告诉她,其实他们早就发现王毅在旅店活动了,而且也知道纪荀和王毅接触过。

    事情是这样的,那晚敲门事件发生后,老板娘查了监控记录,当时洛婉几人觉得不对劲,就凑过去一起看,结果就看到了王毅,并看到他进了纪荀的房间。

    后来老板娘认出了王毅就是女厕所的色狼,见洛婉几人和纪荀是一起的,就跟他们说了一嘴,让他们赶紧去看看是不是那色狼又来找麻烦,几人这才知道王毅和纪荀不是第一次接触了。

    待开门后,众人没有看到王毅,那其中的原委自然显而易见,只是大家都相信纪荀,知道其中一定另有隐情,才没有贸然问什么,怕打草惊蛇会坏事。

    结果第二天,就又出现了个仙儿,人们想这可不可能跟王毅有关系,但锦阳又必须有人回去,而且留下的人太多容易被察觉,所以于子言才留了下来。

    听完这一切,纪荀停下了脚步,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感受叫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很蠢,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很蠢!

    洛婉听这边半天没动静,急声道“那么王毅出现了吗?现在是什么情况?小荀,你镇定一点,我们现在赶不过去,你一定要镇定!”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完事之后我再联系你!”说罢,纪荀挂断了电话。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冷静分析,她突然想起了于子言白天要孟琰手机号的事情,想着王毅的事他一定是找孟琰帮忙了,所以那边不用担心。

    那就只剩馆长和旭延那边了,她知道自己如果就这么回去肯定不仅救不了馆长,还会送死。

    纪荀着急的在原地转圈圈,突然,她想起了于子彤的血,想着旭延喝了有用,那如果她喝了呢?

    想到这,她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二话不说仰头就干了,血的腥味顿时充斥了整个味蕾,她捂嘴强忍着没吐出来,静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特殊的反应。

    她怒了,气急败坏的摔掉了瓶子,就在瓶子破碎的一瞬间,她感觉腹部传来一股燥热,那是丹田的位置。

    纪荀想也没想席地而坐,闭眼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她感到丹田的热气在身体中游走,冲击着她的每一个穴位。

    就像是禁闭的门被冲开一样,纪荀甚至可以听到‘碰,碰’的声音。

    最后,那热气到达了她眼睛的部位,纪荀瞬间感觉眼睛周围的穴位刺痛无比,然后是大脑。

    与此同时,她的脑中涌入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像是…文字,不,更像是小人,那些小人一个个闪过,组成了连续的动作,深刻的印在了她的脑中,就像是武侠中的武林秘籍一样。

    此时的纪荀仿佛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甚至忘了还在生死边缘挣扎的馆长,她的所有神经都被这些小人所牵引,身体也不自觉的动了起来。

    幽蓝色的光从她双眼出蔓延而出,环绕在她周身,随着她双手的浮动而动,现在的纪荀大脑无比清明。

    渐渐的,那些小人的背景由纯黑色变成了蓝色,最后竟成了高山流水,就像是雪崩时,她灵魂出窍看到的景象那样。

    小人的动作越快,那些景色的闪动就越快,最后竟成了虚影,但纪荀依旧可以清楚的看清。

    “荀啊,希望这双眼睛能改变你颠沛流离的苦境吧。”

    随着这缥缈的声音,纪荀看到了奶奶和蔼的脸,她猛的睁开眼睛,剧烈的喘息,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

    她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依旧是昏暗的街道,她拿起于子言的手机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刚才经历了那么多,现实中居然只是不到一分钟!

    “馆长…馆长!”

    纪荀惊觉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爬起来向馆长和旭延所以的角落跑去,她已经感觉不到身上的疼了,倒是前所未有的舒服。

    没错,就是舒服,力量充沛的快感!

    不多时,她就来到了之前那个昏暗的角落,看到旭延骑在馆长身上,正掐着馆长的脖子嘶吼着,目光凶狠。

    纪荀见馆长的脸憋的通红,眼睛已经上翻了,再不敢耽搁,几步跑过去抬脚就把旭延踢飞了。

    旭延诧异的看着纪荀,嘴角有几缕虚烟冒出。

    纪荀没有去看旭延,她扶起馆长,急声问“感觉怎么样?馆长,能听到我说话吗?”

    “咳咳,咳咳咳”馆长剧烈的咳嗽着,看着纪荀的眼睛,断断续续的说“你…你咳,你的眼睛…谁教你的?”

    “眼睛?”纪荀摸了摸自己的眼角,笑的很是开心,她见馆长没事了,站起来看着旭延,冷冷的说“真不知道你是幸运还是倒霉,能在观苍眼下灰飞烟灭,你也不枉作孽一场了。”

    “观…是,观…观苍眼?”旭延的声音颤抖,看着纪荀的眼神中满是恐惧。

    “我…我错了,放过我吧,放过我!”旭延趴在地上不停的求饶“放了我吧姑奶奶,我不会再作乱了,我…我回昆仑山继续修行,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错了!我不会再打扰那个孩子了!”

    纪荀笑了笑,笑的很灿烂,可她说的却是。

    “很可惜,你没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了。”

    话音刚落,纪荀快速的向旭延跑去,一把抓住它的脖子,把破煞符狠狠的贴在它的脑门。

    “别…”

    “啊!”

    于子言的声音和旭延的凄厉惨叫同时响起,可是一切都太迟了,旭延已经在那惨叫中化为了飞灰,纪荀扭头看着姗姗来迟的于子言,冷冷的笑了,问

    “你说什么?”

    此时此刻的纪荀仿佛变了个人,她的眼珠是幽蓝的,比洛婉在康山时看到的更璀璨,真的就像把整个银河收入了眼中,她的笑在这双眼睛的衬托下极其诡异。

    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刚才的行事作风太过于狠厉了。

    于子言,馆长和孟琰,还有王毅,他们看着这样的纪荀都震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