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六十二章一波三折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旭延的手如爪一般向纪荀抓来,她匆忙躲开,但衣服还是被刮开了大口子,凉丝丝的风一股脑灌了进去,冷的她一激灵,只想赶快结束这苦逼的战斗。

    ‘看来不下点猛料是不行了!’

    想到这,纪荀咬破了手指,抹在了铜钱剑上,然后把三张符贴在上面,一边踏着罡步,一边嘴里叨叨念念着。

    旭延不识这种道家的招数,只当这是个好时机,飞身向馆长而去,就在它的手马上就要到了馆长近前时,一道明黄色的光从它眼前闪过,那光刺眼的很,让它不自觉的闭上了眼。

    下一秒,它只感觉腰侧被一股大力撞上,直接飞了出去,它本以为会是纪荀,可纪荀却依旧站在原地踏着罡步,只是她的四周开始泛起了点点金光,她的脚所踩过的地方也是出现了几道金光。

    旭延不懂,但馆长却知道,纪荀所踏的罡步所形成了阵法是用自己的气控制周围的气,人不动,却能给一定范围内的敌人狠击,是一种几乎失传的招数,极费精力,以她现在身体里练就的气,最多只能坚持十五分钟,再长就会有危险。

    馆长加快了布阵的动作,那边旭延始终看不出门道,它生前的修为和阅历本就不算高,起初还觉得纪荀两人不会是它的对手,却不料失算了,现在是想走也难了。

    这边,纪荀正打的嗨皮,抓紧时间的虐旭延,这招她还是从于子言给他的书里看到的,算是她会的招数里做厉害的了。

    “万事讲究因果,我们无冤无仇,你二人为什么非得坏我的好事!”

    旭延拼命的躲闪,分散着纪荀的注意力,可人根本就不鸟它。

    就在它以为今天难逃此劫的时候,纪荀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痛呼,她周围的金光也骤然消失了,旭延大喜,准备跑,却见纪荀竟倒在地上,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都说人心不足蛇吞象,旭延虽已不是人,但也不例外。

    它想,只要纪荀不能动弹了,那眼前的这两人就已是待宰的羔羊了,它不仅可以出出刚才的窝囊气,还能得到灵血和眼睛,要是吸取了这两个人的修为,就赚大了。

    在极大利益的趋势下,旭延小心翼翼的向纪荀飘去。

    馆长本来在专心的布阵,听这边没有动静了,便看了过来,见此情景也顾不上其他了,起身就向纪荀奔去,接连甩了几张符把旭延逼退。

    待跑到纪荀近前时,他俯身去看,见纪荀的嘴角一个劲的往出冒血,像是受了内伤,纳闷的问“怎么了?小荀?”

    “有人…咳,有人暗算我!”说着纪荀艰难的掀起了后腰的衣服,那里有一大块皮肤青的发黑,她扫了眼周围,见平地上出现了一块手掌般大小的石头。

    馆长显然也看见了,诧异的看着旭延“你…还有同伴?”

    “同伴?”旭延小眼睛环顾了下四周,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拍着腿,朗声大笑“真是天助我也,看来是哪位好心的高人路过,见你们在这蛮不讲理的以多欺少,才出手相助的吧。”

    馆长没说话,不动声色的瞟了眼纪荀后腰的伤,知道这个躲在暗处的人也是道家传人,明摆着是看出了纪荀的命脉所在。

    纪荀四下看去,却没看见什么人,不禁皱起了眉。

    眼下纪荀的情况肯定是不能再出手了,馆长捡起她掉在地上的铜钱剑,对纪荀低声说“你先走,我今天就算拼了老命也得让这老妖精魂飞魄散!”

    纪荀一愣,眉头紧皱的看着馆长,她知道馆长是打算牺牲自己保全她,可她怎么能丢下馆长不管!

    “你我两人都死在这有意义吗?”馆长叹了口气“小荀,我年纪已经大了,活够了,可你还年轻,有大好的时光等着你,快走吧。”

    “不,我不走!馆长,您是因为我才留下来的,我不能…”

    “小荀!”馆长打断了她“小荀啊,我师弟已经走了,我也…其实对于我们这些阴阳先生来说,死并没有什么的。”

    “师弟?”纪荀似乎想起了什么“周老板…死了?”

    “嗯,在康山的时候就死了,我亲眼看到了他的尸体。”说着馆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撮头发递给纪荀,说

    “我没能带回他的尸体,唉,小荀,你一定要给他办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毕竟…我欠他许多。”

    纪荀接过那撮头发,紧紧的握在手里“可我…”

    “还没商量好吗?”旭延不屑的看着二人“我看不如这样,你们老老实实的把我要的两样东西交出来,我可以考虑让你们走的痛快点。”

    “做梦!”馆长握紧手中的铜钱剑,侧头对纪荀吼“还不快走!要是让这老妖精得到于大小姐的血还有你的眼睛,不知道今后会有多少人遭殃!”

    “馆长!我还可以……”

    纪荀的话还没说完,馆长就率先发动了攻击,她想去帮馆长,可就算站起来她都很费力,后腰的疼痛不停的传到她每一处神经,就连动一动手指都疼,她这是被打乱了身体的气。

    没办法站起来,纪荀就捡起地上的石头向旭延丢,想分散它的注意力,可这根本就是徒劳。

    “快走!”

    馆长怒吼,纪荀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打倒在地,口吐鲜血,然后佝偻着身子站起来,旭延的目标就是纪荀,它一找准时机就向她靠近,但都被馆长拦住了。

    纪荀恨自己,她死不足惜,但馆长如果因为她出了事,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她不争气的哭了,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她做不到抛下馆长自己逃走,即便是死,她也愿意,绝不苟活!

    馆长见纪荀一直不走,真是动了怒,一边对抗旭延一边冲她怒吼“你我死了都没什么,但要是让这老妖精得到那两样东西就是作孽,你要让我晚节不保吗?啊?小荀快走!走啊!”

    馆长的话,字字打在纪荀的心上,是啊,她难道要助纣为虐吗?救不了人就算了,她难不成还要害人吗?

    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来,纪荀忍着浑身的剧痛向昏暗的角落外跑,她最后回头看了眼馆长,他拼命的拦着旭延,不让它挣脱,旭延则见到嘴的肥鸭要跑,不顾一切的往纪荀这边凑。

    馆长的嘴里不停的淌着血,显然是伤到了内脏,纪荀双眼早就模糊了,她忍痛扭回了头,跑到了大道上。

    因为身体的关系,她跑的并不快,所以依旧能听到角落里打斗的声音,那声音让她的身体有些麻木,她不停的骂着自己蠢,没用,什么都做不了还连累了馆长,以为自己控制住一只摄青鬼就有了真本事。

    原先她并不信馆长的话,固执的以为周珊珊就是她凭自己力量抓住的,以为自己可以独当一面了,其实她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独当一面过,不是躲在馆长的背后,就是躲在于子言的背后。

    于子言!

    纪荀突然想到了于子言还在旅店里,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果于子言出了事,那于家不放过她,她就拿命偿还,总之她绝不允许馆长出事!

    而且,纪荀潜意识的把于子言当成了无所不能的存在,因为一直以来,无论什么事他都可以有惊无险的解决。

    可让她绝望的是,于子言的房间门开着,里面空无一人!

    纪荀走进去,似乎是不相信于子言不在房里,她满屋子的找于子言,结果只找到他的手机。

    手机上有三十多个未接来电,都是洛婉的,其中还有一条短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