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六十一章胡搅蛮缠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直到晚饭的时候,纪荀和馆长已经备好了足够的粮,她还特意给于子言送了杯掺有安眠药的牛奶,以防万一。

    十二点的时候,纪荀以睡不着为由,下楼去找老板娘聊天,她直接开了观苍眼,有意无意的看着孩子身边的那个仙儿。

    渐渐的,它被纪荀的目光所吸引,在看到纪荀那双眼睛的时候微微一愣,随后从屋里飘了出来,往旅店外而去。

    见状,纪荀给馆长响了个电话,让他下来,两人借口说想出去走走,就离开了旅店,在一处偏僻的角落找到了那个仙儿。

    “嗯~这眼睛,真特别,什么来头啊?”

    那仙儿长得女相,可声音却是男子的粗狂,完全不搭,看着很是邪气,那语气一听就不是个好说话的主,纪荀的心沉了沉,也没敢露底,和馆长对视了,笑着的和它说

    “没什么特别的,您就别取笑晚辈了,对了,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

    “好说好说,我乃昆仑山下修炼了几年的小仙儿,你们叫我旭延尊者就好。”

    纪荀见不得人得寸进尺,笑了笑没说话,把谈判的任务交给了馆长。

    馆长按规矩拜了拜,说“不知尊者和那孩童有什么渊源?稚子尚不懂事,晚辈斗胆在这里请尊者高抬贵手。”

    “那可不行!”旭延盘腿虚坐在半空,捏着强调说

    “我渡劫不过,与这孩子的父母可脱不了关系,要不是他二人早年贸然闯入我的住地,打扰了我修行,原本我的功力还能更上一层楼,如今我渡劫不成,必须由他们负责!”

    简直就是胡搅蛮缠,没理找理,纪荀懒得跟它说话,闭口不语,馆长自然知道她的脾气,耐着性子对旭延说

    “可即便收了那孩子,对您的修为也没有帮助,不如让他的父母供奉您,这样吃了香火您也能早日飞升,何乐而不为。”

    “这么说…也不无道理”旭延的找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然后话锋一转“可那孩子已然跟我做了交易,如今我已如了他的愿,可不能就此作罢,我的事,我自己有打算,二位请回吧。”

    说罢,旭延作势就要走,那样子分明就是等着纪荀二人挽留,它这是在等着好处,别看它修为有限,可心机倒是不浅。

    “尊者留步”馆长出言阻止,问“不知尊者怎么才能放过那孩子。”

    旭延一笑,转过了身,看向纪荀“是你要救那孩子吧,我看得出你与他的母亲有些渊源,如果你替他们还债,我倒是可以放过那孩子。”

    纪荀心中冷笑,想着先听听这老妖精有多大的胃口,于是问“你想要什么?”

    “说起来,我在昆仑山也修炼了数载,却从没见过…”说着,旭延飘身到了纪荀身边,仔细的看着她的身子,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她的眼睛上,痴迷的说

    “真是一双特别的眼睛啊,与昆仑山的仙气有些相似,非俗物也,如果…”

    “你想要我的眼睛?”纪荀冷冷的看着旭延,暗道胃口还真不小。

    “呦,生气了?”旭延嘿嘿一笑,不以为意“我只要一只,你放心,我会给你重塑一只眼,不会影响你漂亮的小脸蛋儿的,如果你两只都愿意给我,那我就彻底放过那孩子一家,怎样?”

    纪荀与馆长对视一眼,不禁苦笑,这观苍眼之前陆吾神说过,要保护好,自然不能给旭延,这老妖精虽然是仙儿,但却不是好东西,胃口大不说,还要挟人。

    他们完全不怀疑这和旭延会拿了东西再反悔,渡劫没成功它的心里本来就有怨气,看来是想换个修炼的路子。

    不过仙儿毕竟是仙儿,虽然观苍眼不能给,但他们也不好直接撕破脸皮,馆长抱着最后侥幸,拿出了于子彤的血,撕掉了上面的符纸。

    “这…”旭延一看,凑过去闻了闻,顿时眼睛都放出了贪婪的光,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拿过来细瞧,却也反应过来不妥,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手,神色缓和了些,说“二位的来头看来也不小,身上竟有这么美味…哦不,这么有灵气的血,如果以此作为交换…哈哈,倒也不是不行。”

    一听它转移了目标,馆长一笑,可也不能就这么交出去,缓声道“尊者,阳间有合同,阴间有阴契,不是我们事情儿多,只是阴司大人怕我们把这血给了不轨之徒,特别交代要从您这里弄个阴契。”

    “阴司?阳间阴司!”旭延不由得一哆嗦,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片刻后放声大笑,看似通情达理的说“好,好好,带我饮用了这灵血,就给你们签阴契。”

    听到这,纪荀和馆长再不抱希望了,这老不死的东西就是摆明了要胡搅蛮缠,在跟他们俩玩文字游戏。

    旭延见两人不说话了,脸一冷,在他们周身环绕着,问“你们这是怕我赖账?哼,小人之心!”

    纪荀还是第一次见这种恶人先告状的,眼看说不下去了,就打算动手,可旭延的话却提醒了她。

    “你们一个只是小小的阴阳先生,一个才初出茅庐,我虽是阴魂,但尔等也不是我的对手,就算你们能打的过我,那孩子一家欠我的债在那摆着,冤有头债有主,这都是因果,而且我们之间的交易已定,别怪我说话难听,别说是你们了,就连阳间阴司都管不着我,识相的就交出神血,不然…哼哼,保不齐我一会儿反悔,你们也休想就这么离开!”

    旭延所说的正是馆长担心的,但纪荀不管这些,她还年轻气盛,见那老妖精这么盛气凌人,也懒得再废话,抽出了铜钱剑,恶狠狠道

    “你伤天害理,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没个管你的,老妖精,今天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要收拾了你!”

    说罢,纪荀提剑而上,馆长只能紧随其后。

    或许有些人会说纪荀太固执,不识时务,但如果一看不敌就袖手旁观,那这天下会有多少人遭罪,这个旭延一看就是要用歪门邪道修炼,要是不管,日后会有更多人遭殃。

    纪荀从一开始的惜命,到后来的不怕死,再到现在死得其所,她真正了解到了自己的道。

    这,也是她从于子言身上学到的。

    那个旭延无疑是厉害的,但毕竟已是阴体,用于子彤血画成的符威力非凡,打在它的身上就能让它痛苦一阵子,不过也是仅此而已,想要除掉它还是远远不够的。

    随着时间的延长,纪荀和馆长渐渐觉得体力不支,可旭延除了身上有些焦黑外没有一点疲惫的样子,是啊,它怎么可能感到疲惫。

    两人心知硬来不是办法,便另辟蹊径,还是决定采取白天商量好的对策,如果不敌,就先想办法困住它。

    纪荀和馆长交换了个眼神,两人分头行动,纪荀负责吸引旭延的注意力,馆长则负责布阵,缚灵阵。

    本来馆长为了纪荀的安全考虑,是打算让她布阵的,但纪荀不同意,说是这次留下了本就是她的决定,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让馆长冒险。

    少了一个人后,纪荀对付旭延就更吃力了,而且她还必须阻止这老妖精靠近馆长,这无疑给她加重了负担。

    纪荀的精力万分集中,用符也极为谨慎,但即便是开了观苍眼,她的身手和速度依然赶不上旭延,毕竟那可是存在了许久的东西,纪荀依稀还记得它那双小脚,现代可没有裹脚的习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