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六十章闲谈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啊?”纪荀一愣“那……可,额…您怎么知道的?”

    “废话不是?我刚从他那回来,对了,于大小姐把你叫一边干嘛?”

    纪荀笑了笑,把血瓶拿出来给了馆长,把于子彤的话叙述了一边,然后问

    “于子言怎么突然留下了?就他一个人?”

    “嗯”馆长点了点头“说是胃不舒服,应该是不知道那仙儿的事,我们晚上动作轻点就是了,别惊动他。”

    纪荀点点头,不自觉的问“为什么他出了事,不放过我的是于家。”

    “我也是听圈里的人说的,这洛家现在本来就拉拢尚家,排斥于家,但还不敢拿于家怎么样,原因就是这两位阳间阴司,你说因为你的原因弄死一个,那于家可不得找你嘛!”

    “贵圈真乱”纪荀话一出口,转念一想,自己好像也在这灵异圈里,尴尬的笑了笑。

    “你和子言闹矛盾了吧?”馆长笑了笑“别放在心上,子言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跟他瞎生什么气?再说,人家救你那么多次,你就看在这份上不能先服个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回了锦阳还得住他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闹个什么劲!”

    经馆长这么一说,纪荀才反应过来,讪讪的笑了笑,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陆吾之前说的话,问“对了,我之前也在书上看到过灵魂不全的事例,可…于子言看起来不像是智力有问题的人啊,那货看起来像是多了几魂。”

    馆长被纪荀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点了一支烟吸了口,说

    “人有三魂七魄,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确实的魂与魄不同,所表现出的症状也不同,不全是表现在智力方面的。”

    “哦,那于子言表现在哪呢?也看不出来啊。”

    馆长吐了口烟,叹气“我也只是猜测,你就没发现子言的身体比寻常人差很多吗?”

    纪荀嘴角抽了抽“那是他自己不注意吧,干嘛把锅甩给人家三魂七魄?而且您之前说力量透支后强行使用会出事,我也没见他怎么滴啊。”

    “都说了猜测了,你这丫头怎么我一句你三句的!”馆长白了纪荀一眼,继续说

    “关于子言那次之后没出大事的原因,我想就好像普通人捅一刀就死了,可有的人你捅他三刀都能继续奋勇杀敌似得,唉,其实都是猜测,你要有本事就自己问他,剩的我在这费脑子。”

    说罢,馆长就把纪荀赶了出去,她本来是想回自己房间的,可路过于子言门前时停了下来,想着胃不舒服肯定是有原因的,那八成就能跟火锅有关系。

    纪荀想了想,觉得人家不舒服多少是因为自己,而且馆长刚才的话也确实在理,就回屋倒了杯热水,敲响了他的门。

    不一会儿,门就打开了,于子言没说什么,开了门后就躺回了床上,纪荀的脸一阵扭曲,等平复好心情后,她走了进去。

    “好点了吗?喝点水。”说着她把水递了过去,于子言接过,但并没有喝,只是端在手里。

    沉默,还是沉默。

    纪荀话唠的毛病虽然好久没犯了,但也受不了这种气氛,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于子言终于开口了“昨晚的事…对不起。”

    纪荀被吓了一跳,要知道于子言跟他连个‘谢谢’都…现在居然直接用上了‘对不起’,她觉得于子言可能是病糊涂了,走过去准备摸摸他的额头,结果意料之内的被打开了,纪荀这才觉得于子言还是于子言。

    她揉着手背笑了笑“我也有错,没事没事,说开就好了,哈哈哈。”

    “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吗?”

    如此绅士的邀请,再配上那张惹人怜爱的苍白俊脸,纪荀哪能拒绝,当然满口答应。

    两人来到昨天的那个广场,看着来往的人群,于子言默默的点燃了一支烟。

    纪荀皱了皱眉,问“你怎么跟馆长一样,烟瘾这么大,照你这么抽下去,能活到五十就不错了。”

    “那确实…也挺不错”于子言笑了笑,这时走过来一只猫咪,他弯下腰用修长的手指逗猫。

    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纪荀觉得现在的他与平时判若两人,不由的看入了神,轻声问“你该不会想你家黑白双煞了吧。”

    “嗯”于子言把猫抱在怀里“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它们陪我过得。”

    “你为什么不愿意跟人多接触呢?你好像并没有几个朋友?”

    “一生那么短,何必再费力的挤进别人的生活里呢?”

    纪荀嘴角抽了抽“你什么时候走忧郁的文艺路线了?”

    “实话。”于子言低头用手在猫咪的身上轻抚着,猫咪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一会儿,于子言再次开口,他说“有时间劝劝洛婉吧,回头是岸。”

    纪荀哼哼了两声,嘟囔道“你这片海确实挺苦的。”

    “我一直想问你要个东西。”

    纪荀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看了看自己身上,问“你想要啥?节操不能借给你。”

    于子言轻抚猫咪的手顿了顿“你自己也不够用吧。”

    “那你要什么?钱也不能借,而且貌似你比我有钱。”

    “我只是想要孟琰的手机号,锦阳的事我想看他能不能帮上忙。”

    于子言这么一说,纪荀想起了那天他伸手的画面,自己居然还和他‘givemefire’,简直就是白痴,实在是太尴尬了。

    纪荀低着头把那种字条翻出来给了于子言,再没好意思抬起头。

    于子言把字条装好,问纪荀“你喜欢孟琰那样的男人?”

    “啊?”纪荀茫然的抬起头,仔细的想了想,说“还行吧,我一直都挺喜欢兵哥哥的。”

    “喜欢?”于子言眯起了眼睛“可以结婚生子的那种?”

    “或许吧,不过人家对我也没那意思,我还是找个…算了就我现在这职业,估计也没哪个男人敢娶我。”

    “嫁不出去不要怪职业,没事可以对着镜子反省一下。”

    说着于子言起身向人群走去,纪荀则在原地气的跺脚,她觉得这男人就是那啥改不了吃屎,两句话必须加个刺激人的修饰词,不然就不能正常交流!

    下午的时候,纪荀没有再乱跑,在房间里乖乖的画符,准备晚上的存粮,那仙儿就算再厉害,但也是灵体,符对她肯定是有用的,但一般的破煞符肯定是不行的。

    为了保险起见,她用了点于子彤的血,人家毕竟是阳间阴司,血液里蕴含的力量自然也是异于常人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