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五十九章选择留下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第二天大家都起得很早,准备吃过早饭后就去机场。

    早饭是大家一起在外面吃的,纪荀见于子言的脸色很难看,从洛婉的字里行间才听出是胃疼,她想着会不会跟昨晚的火锅和酒有关,于子言饮食长期不规律,保不齐闹个胃病。

    本来火锅是鸳鸯的,有不辣的,但纪荀想让他尝尝那个辣味,见他吃下去也没什么不对劲,就多给他吃了些。

    纪荀虽然心里打鼓,但于子言当时看起来确实也没什么不对劲,再加上昨晚的事,她现在心里现在还憋着气呢,就没理会,甚至连看都没看于子言一眼,埋头吃饭。

    吃过早饭后,大家回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纪荀路过前厅看到了昨天在厕所帮她揍王毅的女人,就多聊了两句,才知道她居然是这家店的老板娘。

    就在纪荀打算上楼的时候,她看到了老板娘的儿子,顿时一惊。

    那小孩应堂发黑,双颊血色全无,没走两步就累的不行了,不仅如此,小小年纪尽然背有些佝偻,而且还是高低肩。

    老板娘见纪荀看着自己的儿子,叹了口气,带着哭腔说“不知道怎么的,昨晚突然变成这样的,唉,他爹刚才带着去老中医那看了看,说是中风了,扎了几针,可没什么效果,你说他还这么小,怎么办啊!”

    “如果是中风,那扎针也没好的这么快的,大姐你别急,会好的”纪荀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不这么想,她觉得这孩子怕是撞邪了。

    可昨晚她有警告过王毅啊,按理说他应该不可能再害人,就算是他做的,那这点小事根本用不着于子彤出马,她分分钟就能解决。

    想到这,纪荀干脆开了眼,当即就看到一个穿着黄袍子,裹着小脚的干瘦女人,它坐在孩子肩上,正一下一下,轻抚着孩子的头。

    那女人看起来有个四五十岁,面容姣好,没有鬼魂的惨白,甚至还有些红晕,眉眼带笑,根本不像是鬼,更像是个人。

    可纪荀很清楚这根本不是人,她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并没有放任不管,抬脚向那孩子走去。

    就在这时,那黄衣女子也好像看到了她,向她这边瞧来,纪荀的手放在口袋里,准备随时掏符。

    突然,她感觉肩上多了一只手,侧头去看是馆长。

    馆长拉着她上了楼,来到自己的房间。

    待关上门后,纪荀问“馆长,您也看到了?”

    馆长点点头“我下楼准备去买烟,见你不对劲,一直盯着那个娃娃看,我就开了眼。”

    “那您为什么不让我帮那孩子驱邪?”

    馆长叹了口气“小荀啊,那哪是邪啊,那是仙儿!”

    “仙儿?”纪荀皱起了眉,她知道仙儿,就像是东北野仙还有散仙那样“可是这个仙儿在害人啊!”

    “这不是害人,那个仙儿是散仙,渡劫没成功失去了肉身,这是看上那孩子了,想收了徒弟作伴,这事你就别管了,世间这事多了去了,是常理。”

    “可那孩子还有父母,凭什么她说收就收!”纪荀不满,她觉得那就是害人,只要是害人她就得管!

    “就算你想管也没那本事,别说是你了,我都管不着,肯定是那孩子答应了人家,人家才这样的,这就是你情我愿。”

    “孩子这么小,他知道什么?就算答应也是被骗得,馆长,您不是一直都把降妖除魔挂嘴上嘛,降妖除魔不就是为了救人嘛,为什么这次就……”

    “那你说怎么办?根本就不是咱们管的事!再说了,就算咱们管,有那本事嘛!”

    说罢,馆长在烟灰缸里找了根比较长的烟屁股点着,猛吸了一口,他看起来心里也不舒服,纪荀被他说的垂下了头,知道馆长说的是实话。

    过了一会儿,馆长叹了口气,掐灭烟,说

    “你可以去找于大小姐,她是阳间阴司,份儿在那摆着,多少说得上话,能跟那仙儿谈谈,不过这不是她分内的事,她的性子不一定管闲事,而且于家那边也出了事,你千万别去找子言,他的身体没恢复,万一谈不拢闹起来他出了什么事,谁也付不起这个责任,于家肯定也不会放过你,这事别声张。”

    纪荀点点头,就准备去,馆长叫住她,再三叮嘱道“记住别声张,你那暴脾气,于大小姐不帮忙你别跟人家吵,回我这来,不行就我跟你留下,说…就说想留下玩几天,让他们先走。”

    馆长心肠软,纪荀觉得刚才那么狠他说话有些不对,想说点什么,可馆长摆了摆手,把她赶走了。

    来到于子彤房间时,她正在收拾收拾东西,见是纪荀,她笑了笑“怎么?决定拜我为师了?”

    纪荀一听就喜了,笑着说“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做你徒弟。”

    于子彤停止了收拾的动作,坐在床上看着她,说“说来听听。”

    ‘有戏!’

    纪荀暗道一声好,把那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可谁知于子彤一听二话不说就拒绝了。

    “纪荀,你胆子还真大,什么都敢管,仙儿就是仙儿,人就是人,根本就不是能相提并论的存在,我可没功夫陪你玩‘我是英雄’的游戏。”

    “胆小就直说呗,这么多废话!”说着纪荀就离开了,发誓绝对不做这臭娘们的徒弟。

    回去的时候,纪荀碰到了于子言,他的脸色很差,但比吃早餐的时候好了一点,两人擦肩而过,没有半点停留,纪荀本想叫住他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开口。

    出发的时候,大家一听馆长和纪荀要留下,也没说什么,于子彤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一眼,把纪荀叫到一边,塞给她一个东西,纪荀一看就笑了。

    那是个瓶子,很小的瓶子,上面贴着一张符纸,里面装着猩红的液体,是血!于子彤的血?

    “别说我无情,也别感谢我,剩下的看你们的命”于子彤指了指血瓶,说

    “这是我的血,虽然力量没有于子言那么纯,但或许也可以跟那个仙儿作为交换,让她放过那个孩子,别说我抠门,就能给你这么点儿了。”

    纪荀心中百感交集,激动之下一把抱住了于子彤,一语双关的说了声“谢谢。”

    目送众人走后,纪荀和馆长回了各自的房间,她从之前的那个血瓶里匀出了一点点,准备救小艾用,反正那老妖精也没说要多少,给点意思意思就行了,再说了,她要是折在这,那血谁带回去?

    做好这些,纪荀就准备去找馆长,反正要等到晚上才动手,他们不如出去走走,好好玩玩。

    可当她来到馆长的房前时,却发现里面没人,敲了半天都没人开门,正打算离开,馆长回来了,他把纪荀拉进了屋里,说“子言没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