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五十八章敲门声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纪荀一路飞奔回旅店,就看到洛婉站在于子言门前,似乎是在纠结要不要进去,纪荀走过去把她拖到自己房里,苦口婆心道

    “洛婉,你就别作践自己了,尚青对你那么好,为了你连命都豁的出去,你怎么就盯准了一个于子言呢?他到底哪好了!”

    “我…我知道,我就是有些话想对他说,回到锦阳后就要忙了。”

    “你…”纪荀抓狂了,她本来也不愿意管别人感情上的事,但洛婉这样她实在看不下去。

    “洛婉,抓着不放,只会让自己痛苦,我知道感情的事很难自己控制,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已经不是风花雪月的懵懂时期了,对自己好一点吧,不爱就是不爱,即便你再怎么样都不会改变,就算他有一天感动了,但感动不是爱啊。”

    洛婉垂下了头“我只是…不想让他一个人。”

    “唉”纪荀无力的叹了口气,其实感情的事她也不懂,劝也没有说服力,要不是借着酒劲,她也不会说这些。

    毕竟爱如愁水,冷暖自知。

    没一会儿,于子言的房间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洛婉看了纪荀一眼,就离开了。

    纪荀也懒得再费力不讨好的去管,洗漱过后倒在床上,想着怎么才能拿到于子彤的血,可想着想着,她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大概跟喝了点酒有关系。

    关于血的事,纪荀之前就做好了打算,实在不行先把于子言的血给那老妖精,反正他也不能真拿小艾怎么样,毕竟之前自己出现他事先是不知道的,他抓小艾肯定是另有所图,这费劲吧啦的抓住总不会就是为了杀死吧?

    旅店里的房间接二连三的黑了下来,大家都渐渐进入了梦乡,旅店里住的大多都是外地人,他们经历了一天的劳累都睡得很沉。

    这是一间很小很简陋的旅店,老板娘就住在前厅的一间屋子里,有一张床,一台电视,她的儿子已经睡了,她则坐在外面的电脑前玩纸牌。

    当电脑右下角的时间跳到0000时,灯突然闪了几下,她并没有在意,因为这里电路年久失修,不是很稳定。

    她打了个哈欠,准备关门睡觉,就在她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打算起身去关店门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裹得很严实的人,看不出男女,也看不出年龄。

    老板娘被吓了一大跳,手下意识的放在手边的墩布把上。

    “有房吗?”

    阴沉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是个男的,听声音年纪不是很大,但说话的声音却很机械,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出蹦的。

    老板娘被这声音弄得出了一声冷汗,但还是点了点头,说“有…有,还有一件双人的。”

    那人点点头,把几张一百和身份证推到老板娘面前,幽幽的说“给我开房。”

    老板娘点点头,在电脑上点了几下,然后把钥匙给了那人。

    目送那人离开后,老板娘拍了拍胸脯,想着真是自己吓自己,这些年她开旅店也见过不少人,更奇葩的都有。

    但是被这么一吓,老板娘也不困了,拿出钱想最后对一遍帐,可当她拉开抽屉时,却有一张比其他钱大了许多的钱出现在了眼前。

    是…是冥币!

    老板娘之前就对过一次帐,并没有看到冥币,那肯定是刚才那人给的,老板娘那个气啊,想现在的人真缺德,拿冥币骗人,还装神弄鬼的。

    可还能怎么办呢?谁让她当时没看清楚,现在就算上去找人家,人家都不会承认了,老板娘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自认倒霉。

    就在这时,屋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老板娘把冥币扔进了垃圾桶,转身进了屋,而在她哄孩子的时候,一个人从门外溜了进来,上了楼。

    二楼走廊空无一人,那人蹑手蹑脚的来到一间屋子前,贼眉鼠眼的又看了眼周围,这才敲响了门。

    敲门的声音不断回荡在二楼,三楼,四楼,熟睡中的人被这声音吵醒,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起身去开门。

    “吱呀”“吱呀”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几间房间的门同时被打开,可外面却一个人都没有,人们纳闷的对视了一眼,关上了门。

    可没一会儿,敲门的声音又响起了,又有几扇门被打开,依旧是没人,这次人们失去了耐心,关门的声音很重。

    就在那几间屋子的住客好不容易睡着时,敲门的声音再次响起,门不开,声音就一直响,最后有几个人忍无可忍了,面色不善的开了门。

    其中一个人对着那几个跟他一样开着门的人破口大骂。

    “他妈的谁啊,大半夜不睡敲别人的门!神经病啊!”然后,他把视线定格在自己斜对面的那间住客身上,瞪着眼说“是不是你?就你离我最近!”

    住这人斜对面的人一听,怒了,指着那人的鼻子说“我还说是你敲我的门呢!孙子,别恶人先告状!”

    “我他娘的又不是女人,敲你的门干嘛!”

    大家都带着起床气,郁闷的很,这么一闹都吵了起来,惊醒了不少住客,就这样,二楼三楼四楼一片混乱,老板娘听见了上楼一看,就有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跟她说话,三楼还打了起来。

    这么大的动静,洛婉等人都起来了,但都不知道什么情况。

    至于纪荀,她并没有离开自己的房间,其实她早就醒了,因为她的房门也被敲响了,她跟之前的几人一样也开了门,不同的是她的门外并非空无一物,而是站着一个人,是王毅。

    这次王毅长了记性,并没有动手动脚的,而是第一时间说明了来意。

    没错,确实是姓耿的让他来的,只是纪荀有些不解,这老妖精也太好心了吧,而且她怎么感觉自己现在这行为是背叛呢?居然沦为跟王毅合作!

    可为了小艾的安全,她只能暂时抛弃前嫌,跟狼狈为奸。

    进了屋后,纪荀直入了正题,问王毅打算怎么做。

    王毅冷哼一声“我是来配合你的,你就没点计划?”

    “首先,必须留住于子彤,她明天不回锦阳。”

    王毅胸有成竹的一笑“这好办,只要我再搞出点大动静,她就必须得留下。”

    纪荀一听,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王毅,她在王毅的眼中看到了熟悉的东西,就在昆仑山山洞,王毅诡计得逞时,他就是这个表情。

    这么说来,王毅早就知道纪荀的当务之急就是留下于子彤,换句话说就是,他来的目的,本身就是留下于子彤!

    而于子彤不回锦阳的原因就是于家出了事,如果说王毅的任务就是留下于子彤,那么于家出事就是跟那个姓耿的有关!

    想到这,纪荀惊出了一身冷汗,她差点就因为自己的事耽误了大事啊!还好王毅火候不够,不然就坏事了。

    她平复了下心情,开口道

    “还是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吧,你告诉那个姓耿的,让他放心,我肯定给他弄到血。”

    王毅的笑僵在脸上,结结巴巴的说“可你不是说于子彤要走了嘛,我可告诉你,耿叔能等,但那个王小艾等不了,耿叔在她身上下了降头术,时间一长可就解不了了!”

    “总之我会想办法的,你如果敢对这里的人做什么,那我就把你在这里的事告诉于子言他们!”

    “你不要王小艾了?”王毅诧异。

    “人我会自己救,救不回来也是她的命!”纪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无所谓。

    其实她怎么可能放的下小艾呢,她从这个小女孩的身上看到了儿时的自己,没有亲人,没有依靠,就算抛开这些,她也不会让小艾出事。

    就在这僵持的气氛中,敲门的声音响起了,是洛婉他们,纪荀的心顿时紧绷了起来,不知道该往哪藏王毅。

    最后,她拉着王毅来到窗前,二话不说就把人推了出去,纪荀连惨叫都没听就关上了窗户,反正这是二楼,又摔不死,顶多摔残废,也省的这个祸害憋着坏害人。

    纪荀一路飞奔回旅店,就看到洛婉站在于子言门前,似乎是在纠结要不要进去,纪荀走过去把她拖到自己房里,苦口婆心道

    “洛婉,你就别作践自己了,尚青对你那么好,为了你连命都豁的出去,你怎么就盯准了一个于子言呢?他到底哪好了!”

    “我…我知道,我就是有些话想对他说,回到锦阳后就要忙了。”

    “你…”纪荀抓狂了,她本来也不愿意管别人感情上的事,但洛婉这样她实在看不下去。

    “洛婉,抓着不放,只会让自己痛苦,我知道感情的事很难自己控制,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已经不是风花雪月的懵懂时期了,对自己好一点吧,不爱就是不爱,即便你再怎么样都不会改变,就算他有一天感动了,但感动不是爱啊。”

    洛婉垂下了头“我只是…不想让他一个人。”

    “唉”纪荀无力的叹了口气,其实感情的事她也不懂,劝也没有说服力,要不是借着酒劲,她也不会说这些。

    毕竟爱如愁水,冷暖自知。

    没一会儿,于子言的房间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洛婉看了纪荀一眼,就离开了。

    纪荀也懒得再费力不讨好的去管,洗漱过后倒在床上,想着怎么才能拿到于子彤的血,可想着想着,她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大概跟喝了点酒有关系。

    关于血的事,纪荀之前就做好了打算,实在不行先把于子言的血给那老妖精,反正他也不能真拿小艾怎么样,毕竟之前自己出现他事先是不知道的,他抓小艾肯定是另有所图,这费劲吧啦的抓住总不会就是为了杀死吧?

    旅店里的房间接二连三的黑了下来,大家都渐渐进入了梦乡,旅店里住的大多都是外地人,他们经历了一天的劳累都睡得很沉。

    这是一间很小很简陋的旅店,老板娘就住在前厅的一间屋子里,有一张床,一台电视,她的儿子已经睡了,她则坐在外面的电脑前玩纸牌。

    当电脑右下角的时间跳到0000时,灯突然闪了几下,她并没有在意,因为这里电路年久失修,不是很稳定。

    她打了个哈欠,准备关门睡觉,就在她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打算起身去关店门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裹得很严实的人,看不出男女,也看不出年龄。

    老板娘被吓了一大跳,手下意识的放在手边的墩布把上。

    “有房吗?”

    阴沉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是个男的,听声音年纪不是很大,但说话的声音却很机械,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出蹦的。

    老板娘被这声音弄得出了一声冷汗,但还是点了点头,说“有…有,还有一件双人的。”

    那人点点头,把几张一百和身份证推到老板娘面前,幽幽的说“给我开房。”

    老板娘点点头,在电脑上点了几下,然后把钥匙给了那人。

    目送那人离开后,老板娘拍了拍胸脯,想着真是自己吓自己,这些年她开旅店也见过不少人,更奇葩的都有。

    但是被这么一吓,老板娘也不困了,拿出钱想最后对一遍帐,可当她拉开抽屉时,却有一张比其他钱大了许多的钱出现在了眼前。

    是…是冥币!

    老板娘之前就对过一次帐,并没有看到冥币,那肯定是刚才那人给的,老板娘那个气啊,想现在的人真缺德,拿冥币骗人,还装神弄鬼的。

    可还能怎么办呢?谁让她当时没看清楚,现在就算上去找人家,人家都不会承认了,老板娘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自认倒霉。

    就在这时,屋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老板娘把冥币扔进了垃圾桶,转身进了屋,而在她哄孩子的时候,一个人从门外溜了进来,上了楼。

    二楼走廊空无一人,那人蹑手蹑脚的来到一间屋子前,贼眉鼠眼的又看了眼周围,这才敲响了门。

    敲门的声音不断回荡在二楼,三楼,四楼,熟睡中的人被这声音吵醒,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起身去开门。

    “吱呀”“吱呀”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几间房间的门同时被打开,可外面却一个人都没有,人们纳闷的对视了一眼,关上了门。

    可没一会儿,敲门的声音又响起了,又有几扇门被打开,依旧是没人,这次人们失去了耐心,关门的声音很重。

    就在那几间屋子的住客好不容易睡着时,敲门的声音再次响起,门不开,声音就一直响,最后有几个人忍无可忍了,面色不善的开了门。

    其中一个人对着那几个跟他一样开着门的人破口大骂。

    “他妈的谁啊,大半夜不睡敲别人的门!神经病啊!”然后,他把视线定格在自己斜对面的那间住客身上,瞪着眼说“是不是你?就你离我最近!”

    住这人斜对面的人一听,怒了,指着那人的鼻子说“我还说是你敲我的门呢!孙子,别恶人先告状!”

    “我他娘的又不是女人,敲你的门干嘛!”

    大家都带着起床气,郁闷的很,这么一闹都吵了起来,惊醒了不少住客,就这样,二楼三楼四楼一片混乱,老板娘听见了上楼一看,就有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跟她说话,三楼还打了起来。

    这么大的动静,洛婉等人都起来了,但都不知道什么情况。

    至于纪荀,她并没有离开自己的房间,其实她早就醒了,因为她的房门也被敲响了,她跟之前的几人一样也开了门,不同的是她的门外并非空无一物,而是站着一个人,是王毅。

    这次王毅长了记性,并没有动手动脚的,而是第一时间说明了来意。

    没错,确实是姓耿的让他来的,只是纪荀有些不解,这老妖精也太好心了吧,而且她怎么感觉自己现在这行为是背叛呢?居然沦为跟王毅合作!

    可为了小艾的安全,她只能暂时抛弃前嫌,跟狼狈为奸。

    进了屋后,纪荀直入了正题,问王毅打算怎么做。

    王毅冷哼一声“我是来配合你的,你就没点计划?”

    “首先,必须留住于子彤,她明天不回锦阳。”

    王毅胸有成竹的一笑“这好办,只要我再搞出点大动静,她就必须得留下。”

    纪荀一听,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王毅,她在王毅的眼中看到了熟悉的东西,就在昆仑山山洞,王毅诡计得逞时,他就是这个表情。

    这么说来,王毅早就知道纪荀的当务之急就是留下于子彤,换句话说就是,他来的目的,本身就是留下于子彤!

    而于子彤不回锦阳的原因就是于家出了事,如果说王毅的任务就是留下于子彤,那么于家出事就是跟那个姓耿的有关!

    想到这,纪荀惊出了一身冷汗,她差点就因为自己的事耽误了大事啊!还好王毅火候不够,不然就坏事了。

    她平复了下心情,开口道

    “还是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吧,你告诉那个姓耿的,让他放心,我肯定给他弄到血。”

    王毅的笑僵在脸上,结结巴巴的说“可你不是说于子彤要走了嘛,我可告诉你,耿叔能等,但那个王小艾等不了,耿叔在她身上下了降头术,时间一长可就解不了了!”

    “总之我会想办法的,你如果敢对这里的人做什么,那我就把你在这里的事告诉于子言他们!”

    “你不要王小艾了?”王毅诧异。

    “人我会自己救,救不回来也是她的命!”纪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无所谓。

    其实她怎么可能放的下小艾呢,她从这个小女孩的身上看到了儿时的自己,没有亲人,没有依靠,就算抛开这些,她也不会让小艾出事。

    就在这僵持的气氛中,敲门的声音响起了,是洛婉他们,纪荀的心顿时紧绷了起来,不知道该往哪藏王毅。

    最后,她拉着王毅来到窗前,二话不说就把人推了出去,纪荀连惨叫都没听就关上了窗户,反正这是二楼,又摔不死,顶多摔残废,也省的这个祸害憋着坏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