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五十七章曾喜欢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来到火锅店后,两人要了一个包间,纪荀发现于子言好像不太习惯在那种嘈杂的环境下吃饭,而且这货长的那么人模狗样,有不少春心萌动的女性都有意无意的看着他。

    点餐的时候,纪荀本打算询问于子言的口味,可他却出去打电话去了,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的纪荀可等不到他回来了,自个儿点了餐,还要了些酒。

    说起喝酒啊,纪荀觉得跟于子言喝酒是最安全的了,酒后乱性?不安全?根本不存在的。

    纪荀曾在警局里见一位身材火爆的尤物跟他表白,他连怜香惜玉都不会,直接推开人家就进了验尸房,就好像那个惨不忍睹,血肉模糊的尸体比这女人还吸引人似得。

    好吧,就算于子言把工作看得比较重要,可洛婉那么漂亮,那么优秀,那么贤惠的女人他都不接受,纪荀严重怀疑于子言喜欢男人!

    没多久,吃的就上来了,纪荀爱吃辣,这里的火锅辣的她那个爽啊,再加上酒,她终于感觉自己回归了正常的生活。

    于子言回来的时候,纪荀已经吃的差不多,她一边剔牙,一边示意于子言快点吃,于子言看了眼热气腾腾的火锅,并没有没有吃的意思。

    “你不爱吃火锅?”纪荀嘴角抽了抽“是不是中国人啊。”

    “这…怎么吃?”

    于子言的话让纪荀差点没把嘴里的牙签咬断,原来这货没吃过火锅,不过想想也正常,你说他上哪吃火锅去,他又不喜欢跟人接触,难道一个人跑火锅店去吃?他连平时吃饭都是凑合,怎么可能跑去那地方享受生活。

    想到这,纪荀就觉得心酸,她还真没想到这世上还有没吃过火锅的人,就算是她乞讨的那段日子…额,算了,她乞讨的那段日子也没吃过。

    纪荀猛灌了一口酒,一拍桌子,站起来伺候于子言吃火锅。

    那顿饭,吃到很晚,两人也喝了不少酒,出来后,他们去了附近的一个广场,看着已经空荡荡的广场,纪荀不由的感叹。

    “好想念你家楼下跳广场舞的大妈,那才是生活啊!”

    于子言点着一支烟,吸了一口,没有说话。

    纪荀喝了口从火锅店带出来的酒,吐出肺里的浊气,带着浓重的酒气幽幽道

    “于子言,我就真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接受人家洛婉,你说那么好的姑娘,还那么爱你,反正你又没有喜欢的人,有个人照顾你不也挺好嘛,我倒希望有人那么掏心掏肺的对我,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你不懂。”

    “狗屁!”纪荀已经醉了,她大手一挥,拍着于子言的肩膀说“兄弟,我跟你讲哦,没有啥是不能解决的,知道不?”

    于子言笑了笑,继续抽烟,没有说话,喝醉的人遇上他就是遇到了克星,这货他就不跟你聊!

    纪荀得寸进尺的搂住于子言的脖子,抢过他嘴里的烟扔掉,问“你就说你喜欢洛婉吗?”

    此话一出,于子言陷入了完全的沉默,他的眼睛平视着前方,似乎是在看不远处零星的几位行人。

    没有得到回答,纪荀继续东拉西扯的说着什么,终于恢复了话唠的本性。

    不知过了多久,于子言再次点燃了一支烟,猛吸了一口,喃喃道“我也…喜欢过她。”

    于子言的声音很小,像是在自言自语,可纪荀还是听到了,她的动作僵住,嘴依旧保持着张开的状态,好像是被谁点了定身穴,她感觉自己的酒起码醒了一多半。

    半晌后,于子言笑了,他说“呵,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都过去了。”

    纪荀收回手,坐正,垂着头问“可以…给我说说吗?”

    于子言沉默了许久,就在纪荀以为他不会说什么的时候,他却开了口。

    “在玄家的那些年,是她陪我走过来的,怎么可能没有动过心呢,可是当时的我怎么和她在一起,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能给她什么?和我在一起她会失去很多,很多…很多。”

    纪荀从洛婉那里听过于子言的过去,确实,如果当时洛婉和他在一起了,那玄家的所有人都不会同意,以洛婉的性格,她肯定会跟于子言离开玄家。

    “其实她不求什么的,只求能和你在一起。”

    于子言苦笑这摇了摇头“可我不能那么自私。”

    “那后来呢?后来洛婉不是查清楚了吗?”

    “她还是太天真了”于子言顿了顿,猛吸一口烟,没头没脑的问纪荀。

    “你知道洛家为什么能稳坐玄家家主之位吗?”

    纪荀摇摇头。

    “玄家三个大家族,相互牵制,按理来说大家都有机会做家主,可洛家一直以来都善于拉拢人心,就像是于子彤的母亲一样,家主用联姻的方式拉拢于家,迫使尚家的地位降低,现在于家人丁稀薄,家主自然就把目标转移到了尚家,再加上尚青本来就对洛婉有意思。”

    “可只要你回去不就行了吗?为什么玄家家主又要乱点鸳鸯谱呢?”纪荀记得洛婉说过玄家很想让于子言回去,他回去应该也不会像之前一样了吧,于子言为什么不能为了心爱的人回去呢?

    “玄家是想让我回去,但家主却不会愿意的。”

    纪荀皱起了眉,忙问“为什么?”

    “因为…”于子言笑了笑,扔掉烟头站起来“算了,我们回去吧。”

    纪荀一听就来火,跑过去堵住于子言的路“哪有你这样的,故事讲一半是最恶毒的行为!”

    “跟你说了有用吗?”于子言冷冷的看着她“就因为你的好奇心,我就必须要告诉你?”

    说完,于子言就绕开纪荀走了,他的话让纪荀愣住了,她本意是觉得于子言心里藏了太多事,说出来会好受点,但他却……

    纪荀真的怒了,她跑过去一把抓住了于子言的肩,用手狠狠的戳着他的心口,说

    “于子言,我把你当成朋友,看来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朋友,你觉得我大晚上跟你坐在这就是为了听你的故事?知不知道你的事对我有什么影响吗?你以为你是谁啊?洛婉喜欢你真是瞎了眼!”

    说完,纪荀也不给于子言说话的机会,转身就离开了,于子言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久久未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