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五十六章痛欧‘色狼’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晚饭的时候,大家都聚到了一间屋子,于子言说他给锦阳打了个电话,才知道王国生已经下台了,新市长来了后大肆整顿,并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西郊的古墓。

    警察局长知情不报,再加上西郊死了近一百人,还有锦阳a校的九个大学生,这些都是大案子,一直没有结果,市长对局长的能力严重怀疑,已经有了找人代替他的想法。

    最糟的是王诩墓已经被国家接管,墓里的那块玉石也被发现了,考古学家正在研究,玄家的人赶在那之前撤了,所以没有被牵连。

    “没想到只是离开几天,锦阳就出了这么多事。”馆长叹了口气,现在要进王诩墓可不容易了。

    纪荀听后苦笑,事情可不是一般的多,她这里还压着小艾的事呢,想起小艾,她就有些怀疑锦阳出的这些大事会不会也跟那个姓耿的有关系,不然那老妖精把他们拐这么远干嘛?

    这时,于子彤插了句话“现在事情多,又挤到了一起,我建议你们挑出最重要的,有计划的来。”

    “那当然”尚青顿了顿,看向她“我们?你要走?”

    于子彤点了点头“嗯,于家出了点事,我得回去看看,于子言,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嗯,我记得。”于子言点了烟,幽幽道“锦阳频频出事,再不解决会引起市民恐慌,没有了市长和局长的支持我们只能自己来。当务之急就是先解决龙翻身的事,不然西郊那块墓随时可能出事。”

    洛婉说“我一直在算龙翻身的阵眼在哪,只是看样子要等年后才能有结果,等不到那会儿了,范围暂时缩小到丰茂广场和南郊之间,只能找找看了。”

    “那我先让玄家的人去玉珠峰和玉虚峰看着,以防姓耿的先我们一步。”说罢,尚青就出去了。

    没多久,纪荀也借口上厕所离开了,她在里面根本没心思听他们东拉西扯的,对现在的她来说,拿到于子彤的血才是最重要的,她满脑子都是于子彤要离开的消息,也就是说她今晚必须拿到血,不然就没机会了。

    纪荀在厕所的隔间里懊恼的抓着头发,她是真羡慕蚊子啊,那拿点血就是小菜一碟,不过就算是蚊子吸于子彤的血也得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那娘们肯定不允许自己身上有包,就她那身手,一巴掌就能把蚊子拍个稀巴烂。

    难不成真让她去偷姨妈血?

    突然,关着的厕所门被敲响,纪荀心中一紧,她记得进来前其他几个隔间都是空的啊。

    “咚咚咚……”

    不急不缓的声音继续响起,纪荀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煞气,不动声色的掏出随身携带的符纸,她的另一只手虽然还不是很灵活,但经过尚青的治疗已经可以动了。

    她一只手捏住门锁,另一只手将的符纸放于身前,开门的一刹那,她二话不说就甩出去一张符,正准备催动,可刚喊了个“急”字,后面的声音就卡到了嗓子眼。

    门外居然站着一个奶油小生,而且还…还挺眼熟!

    纪荀赶忙把符塞进马桶里冲下去,探头看了看外面,没有小便池啊,这里确实是女厕所。

    那奶油小生见纪荀这反应,轻蔑的笑了笑“你不认识我了?”

    “你…”纪荀扫了眼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不禁心里有些打鼓,她知道这人不可能是色狼,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而且听他的口气,他们似乎真的见过。

    “你是谁?”纪荀眉头紧皱的问。

    奶油小生嘴角勾起了个坏坏的笑,说了两个字。

    “王毅。”

    “你…靠!”

    纪荀对这名字再熟悉不过了,伸手就要抓,却被王毅推进了厕所的隔间,纪荀怎么可能让他得逞,趁他侧身关门的功夫抬腿就要踢他的下盘。

    在这有限的空间里,王毅很难躲闪,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他只能紧紧的合住了腿,用双手去护,连门都都没来得及关。

    纪荀见状坏坏一笑,一把抓住了他的肩用力一扳,让他背对自己,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他的屁股上,叮呤咣啷的声音过后,王毅无助的趴在了洗手池的台子上。

    从之前发生的一切不难看出这个王毅脾气很不好,就是小孩子的那种脾气,他吃了亏自然不能就此作罢,连这次来的目的都忘了,和纪荀在女厕所打了起来。

    他虽然道法很有一套,但为了不惊动于子言他们,他并不敢用,只能赤手空拳的和纪荀自由搏击。

    这两人的身手都是半斤八两,纪荀刚才得手也是占了地势与出其不意的便宜,现在两人则是势均力敌,谁也占不着便宜。

    不知过了多久,厕所进来了人,一见里面有个男的,不管三七二十一轮起墩布把就打王毅,纪荀一见喜了,和那女人痛欧了一顿王毅。

    要说王毅傻,其实也不傻,他最起码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抱着头落荒而逃了。

    “呼”那女人扔掉墩布拍了拍手“色狼,再让我看见打断你的狗腿!敢在老娘的地盘耍流氓!哼!”

    纪荀笑了笑,上前道谢“谢谢你啊,大姐。”

    “没事,小意思,妹子你没事吧,那色狼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没有没有,还好你来得及时”纪荀再三道谢后,就离开了卫生间,想着赶紧回去告诉于子言,这次可必须得抓住王毅这个小混蛋。

    可走到一半,纪荀就发现了不对劲,那王毅这次找她似乎…好像…大概…看起来也没有恶意。

    ‘该不会是姓耿那老妖精派来的吧,为了于子彤的血?’

    纪荀想到这,抓狂的拍着自己的脑门暗骂自己应该等搞清楚状况在动手的!

    回到之前的那个房间后,人们已经都走了,房间里只有于子言一个人。

    纪荀晃悠的跟着于子言进了屋,纳闷道“这是…你的房间?”

    “嗯,不然呢?”

    “那…”纪荀看了眼桌子上的两份饭,问“洛婉给你带的?”

    “嗯,她来找我,尚青来找她,于子彤来找尚青,然后你和馆长路过,就都进来了”于子言看了眼东瞅西瞧的纪荀,问“吃了吗?”

    “还没啊。”

    于子言指了指桌子上的另一份饭,意思是让她吃。

    纪荀傲娇的甩了甩头“自从生活品质上去后,我就不吃剩饭了。”

    “你有钱?”

    “额…”纪荀尴尬的眨了眨眼。

    她和馆长两人刚才路过就是要去吃饭,结果被拽进来商量‘国家大事’,她这一路吃饭和住旅店的钱还是馆长掏的,她的现金和银行卡都丢在雪山里了,说起这个她就更气了,为什么别人就没丢呢?

    于子言看她这样就猜到了怎么回事,翘起二郎腿来说“馆长他们已经去吃饭了,你是要等到他们回来,还是…”

    纪荀看着于子言这幅贱样鼻孔就不自觉的想放大,但她还是忍了下来,谄媚的坐在了于子言身边,把他面前的饭推开,捏着嗓子说

    “于大少爷,您看咱前几天都苦逼成什么样了,怎么说都得吃多好的吧,我听说附近有家火锅店,不如…嘿嘿嘿。”

    “请你也不是不可以”于子言笑了笑“可我付出金钱,你能给我什么?”

    “我陪你吃饭啊,一个人吃饭多心酸”纪荀狗腿子似得给于子言一边捏腿,一边说“你看你都瘦了,得吃点好的啊!”

    于子言笑着推开她,也不再逗她了,拿起衣服向外走去。

    晚饭的时候,大家都聚到了一间屋子,于子言说他给锦阳打了个电话,才知道王国生已经下台了,新市长来了后大肆整顿,并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西郊的古墓。

    警察局长知情不报,再加上西郊死了近一百人,还有锦阳a校的九个大学生,这些都是大案子,一直没有结果,市长对局长的能力严重怀疑,已经有了找人代替他的想法。

    最糟的是王诩墓已经被国家接管,墓里的那块玉石也被发现了,考古学家正在研究,玄家的人赶在那之前撤了,所以没有被牵连。

    “没想到只是离开几天,锦阳就出了这么多事。”馆长叹了口气,现在要进王诩墓可不容易了。

    纪荀听后苦笑,事情可不是一般的多,她这里还压着小艾的事呢,想起小艾,她就有些怀疑锦阳出的这些大事会不会也跟那个姓耿的有关系,不然那老妖精把他们拐这么远干嘛?

    这时,于子彤插了句话“现在事情多,又挤到了一起,我建议你们挑出最重要的,有计划的来。”

    “那当然”尚青顿了顿,看向她“我们?你要走?”

    于子彤点了点头“嗯,于家出了点事,我得回去看看,于子言,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嗯,我记得。”于子言点了烟,幽幽道“锦阳频频出事,再不解决会引起市民恐慌,没有了市长和局长的支持我们只能自己来。当务之急就是先解决龙翻身的事,不然西郊那块墓随时可能出事。”

    洛婉说“我一直在算龙翻身的阵眼在哪,只是看样子要等年后才能有结果,等不到那会儿了,范围暂时缩小到丰茂广场和南郊之间,只能找找看了。”

    “那我先让玄家的人去玉珠峰和玉虚峰看着,以防姓耿的先我们一步。”说罢,尚青就出去了。

    没多久,纪荀也借口上厕所离开了,她在里面根本没心思听他们东拉西扯的,对现在的她来说,拿到于子彤的血才是最重要的,她满脑子都是于子彤要离开的消息,也就是说她今晚必须拿到血,不然就没机会了。

    纪荀在厕所的隔间里懊恼的抓着头发,她是真羡慕蚊子啊,那拿点血就是小菜一碟,不过就算是蚊子吸于子彤的血也得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那娘们肯定不允许自己身上有包,就她那身手,一巴掌就能把蚊子拍个稀巴烂。

    难不成真让她去偷姨妈血?

    突然,关着的厕所门被敲响,纪荀心中一紧,她记得进来前其他几个隔间都是空的啊。

    “咚咚咚……”

    不急不缓的声音继续响起,纪荀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煞气,不动声色的掏出随身携带的符纸,她的另一只手虽然还不是很灵活,但经过尚青的治疗已经可以动了。

    她一只手捏住门锁,另一只手将的符纸放于身前,开门的一刹那,她二话不说就甩出去一张符,正准备催动,可刚喊了个“急”字,后面的声音就卡到了嗓子眼。

    门外居然站着一个奶油小生,而且还…还挺眼熟!

    纪荀赶忙把符塞进马桶里冲下去,探头看了看外面,没有小便池啊,这里确实是女厕所。

    那奶油小生见纪荀这反应,轻蔑的笑了笑“你不认识我了?”

    “你…”纪荀扫了眼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不禁心里有些打鼓,她知道这人不可能是色狼,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而且听他的口气,他们似乎真的见过。

    “你是谁?”纪荀眉头紧皱的问。

    奶油小生嘴角勾起了个坏坏的笑,说了两个字。

    “王毅。”

    “你…靠!”

    纪荀对这名字再熟悉不过了,伸手就要抓,却被王毅推进了厕所的隔间,纪荀怎么可能让他得逞,趁他侧身关门的功夫抬腿就要踢他的下盘。

    在这有限的空间里,王毅很难躲闪,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他只能紧紧的合住了腿,用双手去护,连门都都没来得及关。

    纪荀见状坏坏一笑,一把抓住了他的肩用力一扳,让他背对自己,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他的屁股上,叮呤咣啷的声音过后,王毅无助的趴在了洗手池的台子上。

    从之前发生的一切不难看出这个王毅脾气很不好,就是小孩子的那种脾气,他吃了亏自然不能就此作罢,连这次来的目的都忘了,和纪荀在女厕所打了起来。

    他虽然道法很有一套,但为了不惊动于子言他们,他并不敢用,只能赤手空拳的和纪荀自由搏击。

    这两人的身手都是半斤八两,纪荀刚才得手也是占了地势与出其不意的便宜,现在两人则是势均力敌,谁也占不着便宜。

    不知过了多久,厕所进来了人,一见里面有个男的,不管三七二十一轮起墩布把就打王毅,纪荀一见喜了,和那女人痛欧了一顿王毅。

    要说王毅傻,其实也不傻,他最起码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抱着头落荒而逃了。

    “呼”那女人扔掉墩布拍了拍手“色狼,再让我看见打断你的狗腿!敢在老娘的地盘耍流氓!哼!”

    纪荀笑了笑,上前道谢“谢谢你啊,大姐。”

    “没事,小意思,妹子你没事吧,那色狼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没有没有,还好你来得及时”纪荀再三道谢后,就离开了卫生间,想着赶紧回去告诉于子言,这次可必须得抓住王毅这个小混蛋。

    可走到一半,纪荀就发现了不对劲,那王毅这次找她似乎…好像…大概…看起来也没有恶意。

    ‘该不会是姓耿那老妖精派来的吧,为了于子彤的血?’

    纪荀想到这,抓狂的拍着自己的脑门暗骂自己应该等搞清楚状况在动手的!

    回到之前的那个房间后,人们已经都走了,房间里只有于子言一个人。

    纪荀晃悠的跟着于子言进了屋,纳闷道“这是…你的房间?”

    “嗯,不然呢?”

    “那…”纪荀看了眼桌子上的两份饭,问“洛婉给你带的?”

    “嗯,她来找我,尚青来找她,于子彤来找尚青,然后你和馆长路过,就都进来了”于子言看了眼东瞅西瞧的纪荀,问“吃了吗?”

    “还没啊。”

    于子言指了指桌子上的另一份饭,意思是让她吃。

    纪荀傲娇的甩了甩头“自从生活品质上去后,我就不吃剩饭了。”

    “你有钱?”

    “额…”纪荀尴尬的眨了眨眼。

    她和馆长两人刚才路过就是要去吃饭,结果被拽进来商量‘国家大事’,她这一路吃饭和住旅店的钱还是馆长掏的,她的现金和银行卡都丢在雪山里了,说起这个她就更气了,为什么别人就没丢呢?

    于子言看她这样就猜到了怎么回事,翘起二郎腿来说“馆长他们已经去吃饭了,你是要等到他们回来,还是…”

    纪荀看着于子言这幅贱样鼻孔就不自觉的想放大,但她还是忍了下来,谄媚的坐在了于子言身边,把他面前的饭推开,捏着嗓子说

    “于大少爷,您看咱前几天都苦逼成什么样了,怎么说都得吃多好的吧,我听说附近有家火锅店,不如…嘿嘿嘿。”

    “请你也不是不可以”于子言笑了笑“可我付出金钱,你能给我什么?”

    “我陪你吃饭啊,一个人吃饭多心酸”纪荀狗腿子似得给于子言一边捏腿,一边说“你看你都瘦了,得吃点好的啊!”

    于子言笑着推开她,也不再逗她了,拿起衣服向外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