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五十五章分别时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于子彤看起来已经困得不行了,但洛婉愣是把人拽了起来,用力的摇醒,最后于子彤火了,一脚把洛婉从床的这头踹到了另一头,怒道

    “你大半夜发什么神经!”

    洛婉一个翻身坐起了来“你走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陆吾说子言的魂魄不全?”

    “你问他去啊,问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他妈,有义务什么都知道吗?”说着于子彤又要倒头去睡,这次不管洛婉再怎么推都了不醒了。

    纪荀的瞌睡虫早就被赶跑了,她觉得就这么睡了太扫兴,就把洛婉叫了过来,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两人相视一笑,开门走了出去。

    门被关上后,于子彤从床上坐了起来,纳闷这俩人这么晚了,出去干什么。

    没一会儿这俩人就手挽着手回来了,而她们手中的白色雪团也给了于子彤答案。

    “你们……”于子彤故作镇定的拢了拢衣服“你们觉得这种雕虫小技能难得住我吗?”

    纪荀笑了笑“我们不打你,我们打你的床,有本事你板着床躲。”

    于子彤嘴角抽了抽,看向洛婉“你好歹也是玄家的大小姐,就跟着这个疯丫头胡闹?”

    洛婉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于子彤看了看其他几张空空如也的床,无奈扶额“你们想知道什么,说吧。”

    两人闻言赶忙把雪球扔了,手都快冻麻了。

    “陆吾神的话是什么意思?”洛婉一边搓手一边问。

    可于子彤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啊。”

    洛婉皱起了眉“那你临走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觉得你们不配啊,还能是什么,我虽然不待见于子言,但他好歹是我们于家的人,洛大小姐,你也知道你爷爷起初是因为什么不待见我们于家,要是你真能和于子言成了我倒也高兴,可问题他不愿意接受你,家主只会迁怒我们。”

    “可…”洛婉垂下了头“我会说服爷爷的,姑姑不是也嫁到…于家了吗?”

    “你有我妈的半分本事,早就和于子言成了,洛婉,对于于子言你还是别太固执了,根本不会有结果的。”

    洛婉的头垂得更深了,纪荀见状用胳膊肘捅了捅她,悄声说“你不觉得跑题了吗?”

    “啊?”洛婉这才反应过来于子彤把自己带到沟里了,怒视着她说“你别……”

    “哼”于子彤轻蔑的看着洛婉“我刚才说的你好好想想,于子言既然不想你知道,自然有他的道理,说明你知道与不知道根本没区别,为了爱情而活的女人啊,真是可悲得很。”

    说罢,于子彤盖上被子就要躺下,临睡前冷冷的扫了纪荀一眼,让她立刻闭上了嘴,纪荀心里那个颤抖啊,暗骂这女人气场也太强了。

    一夜无话,纪荀第二天直到吃午饭才起来,她是起的最晚的一个,就连于子言都起来了。

    纪荀端着餐盘凑过去,用手指戳了戳他,问“没事了?”

    “嗯。”

    于子言低头吃着饭,完全无视了洛婉投来的关切目光,纪荀的大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转,低声对他说

    “于子言,你不至于吧?洛婉好歹是女孩子,人家那么关心你,你最起码给人一个放心的眼神吧。”

    于子言放下筷子看着纪荀“你就是这么对待追你的小男生的?哦不,抱歉,我忘了没人追你。”

    “你…”纪荀语塞,用鼻孔瞪着于子言,一字一顿道“祝你早日口不能言!”

    “谢谢。”

    “嘶”纪荀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发出怒吼,然后端着餐盘换了个位子。

    “你吃的真多啊!”

    纪荀顺着声音瞧去,才发现孟琰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过来,她正郁闷着,懒得搭理这人,只是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可谁知这人尽跟个话唠似得没完了。

    “我听霍老先生说你们是从锦阳来的,是吗?”

    纪荀在心里丢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觉得这问题比问她是男的女的还废话,但还是耐着性子点了点头。

    孟琰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然后就端着餐盘走了,给纪荀整了个大糊涂。

    第二天一早,纪荀一行人就离开了神仙湾,与士兵们道别的时候纪荀和洛婉两个女孩子都哭了,就连于子彤那臭婆娘都红了眼眶。

    虽然这里的生活环境并不好,吃的也不怎么滴,但士兵们总会把好的给他们,这种温情是特别的,今生再难拥有的。

    纪荀有些不舍,其实除了她,其他人也多少有些不舍,就连向来性子淡泊的于子言都站在那里看了许久‘神仙湾’几个大字,那几个大字红的似血,就像五星红旗一样红,他的目光深邃,纪荀问他怎么了,他只是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很久之后,纪荀才听他提起,原来从玄家出来后,他差点被冻死,是个老人救了他一命,那老人…曾是一名军人,他当时心灰意冷,本事是有了,可他恨这个世界,觉得太冰冷了。

    在玄家时,他为玄家做了很多,有几次险些没命,可他什么都没换来,甚至连个笑脸哥关心都没能换来,那时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那个老人知道他心中有疙瘩,但并没有问什么,连他的名字都没有问。

    天渐渐回暖,于子言决定离开,老人给了他一些钱,并送给他一句话。

    ‘不管做什么,只要问心无愧就行!’

    其实在神仙湾的几日,对于纪荀的意义也不同,看着那些如松柏一般屹立着的士兵,她有很多感触,对自己往后的修行之路也有了新的规划,不再得过且过。

    因为她知道在某些地方,某些角落,总有那么一些人为自己这些人能安稳的生活默默的付出着,她想,既然自己有能力为他人做些什么,为什么不竭尽全力呢?

    不求回报,只求问心无愧。

    至于可怜的尼克,他并没能一起离开,孟琰说他还得带回去调查一下,尤其是他背后的老板,毕竟他们已经潜进了中国,不能放任不管。

    原本纪荀和尚青都想着通过尼克见见他老板的,事情变成这样他们也是始料未及,虽心里郁闷,但也是没办法的事。

    昆仑山下就是和田地区,这里又名和阗、玉都,隶属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南隅,南抵昆仑山与西藏自治区交界,北临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与阿克苏相连,东部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相接,西部与喀什地区毗邻,西南以喀喇昆仑山为界,同克什米尔接壤,是个多民族地区。

    纪荀一行人所在的是昆仑山下的黄金之河——泽普县,因为天色也不早了,众人决定在这里暂住一晚,明天再去机场,回锦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