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五十二章陆吾神(一)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纪荀搓着手进了屋,连忙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对正在打坐的于子言抱怨道“本来以为锦阳的冬天就够冷的了,这里真是货真价实的冻死人!”

    于子言没有睁开眼睛,淡淡的问“你有参军的打算?”

    “啊?没有啊。”纪荀正纳闷他怎么突然这么问呢,随后反应了过来,看了看窗外自己刚才站的地方,不禁失笑,走到于子言身边坐下,把一只胳膊搭在他肩上,调侃道

    “我说于大少爷,您这打过坐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可真是不容易啊。”

    “我是怕你毛毛躁躁的闯了祸”语毕于子言睁开眼,侧头看着纪荀无力垂在身侧的手,问“尚青不是给你看过了嘛,怎么说?”

    “说是那玩意的牙有麻痹神经的毒素,不过好在神经还没有坏死,可以用针灸把毒素逼出来,还真别说,这尚青确实有点本事,我被他扎了几天还真有点感觉了。”

    “那就好。”于子言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伸到了纪荀面前。

    这一动作可把她弄糊涂了,等了半天也没见于子言说个所以然,纪荀尴尬的笑了笑,一巴掌拍在他的手上,抄着别扭的口音来了句“giveme…fire?”

    于子言收回手,白了她一眼“you'rereallyanidiot!”

    “what?”纪荀觉得她已经把毕生所学用的差不多了,在于子言再次发言之前,她果断抢的了先机,以防他控制不住自己毒舌。

    “对了,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明天就可以了。”

    “是嘛,你可别逞强,咱们时间多得……”

    纪荀本来想说他们时间多得是的,可突然想起了远在锦阳的小艾,她不知道那个姓耿的会怎么对小艾,还是尽快回去的好,但她还没有想好怎么搞到于子言和于子彤的血,要是于子彤不跟他们回锦阳就坏了。

    见纪荀神情有些古怪,于子言皱起了眉,问“怎么了吗?”

    “没什么”纪荀故作随意的给自己倒了杯水,避开了于子言询问的目光。

    晚上的时候,大家都聚在了一起,孟琰自然也在。

    于子言扫了眼桌上的东西,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就是这些东西,洛婉,你那边算到时辰了吗?”

    “嗯,丑时就可以。”

    “那就是今晚?”纪荀顿了顿,有些担心的看着于子言仍旧有些苍白的脸,虽然他一直都是这种营养不良的样子,但她也明白凝聚魂识对自身的伤害,更何况范围还是整个昆仑山。

    但再拖下去也没有什么用,早完事早撤乎,这几天虽然人们都没直说,但显然已经不想待在这里了,毕竟这里环境很不好,人们敬佩士兵,却没打算留下来一直陪着,而且人家也不让呀。

    凌晨一点的时候,纪荀就怎么都睡不着了,她在屋子里坐了半个小时,洛婉也终于沉不住气坐了起来,倒是于子彤,她好像还睡的挺熟的。

    纪荀叹了口气,裹着被子凑到了洛婉身边“你说陆吾的神识真的还在吗?这可不是昨天到今天的关系啊,要是…啧,咱们难道要整个昆仑山的找旱魃吗?这工程比愚公移山也差不了多少。”

    “这我倒是不担心,毕竟玄家人很多,又不是只有咱们几个再找”洛婉抓住纪荀的手,叹了口气“我担心的是子言的身体,睡觉之前我想给他把把脉的,可他却说什么都不肯让我看。”

    “应该没事…吧?”纪荀也有点不确定。

    “要是平时也没什么,但那次抓二夫人他就强行使用了力量,我担心…啧,算了,我还是去看看吧。”

    就在洛婉穿上衣服准备出去时,于子彤坐了起来,她笑了笑,说“我劝你别去,如果真为他好,你最好还是不要总粘着他了。”

    洛婉皱起了眉“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和尚青就挺配的,何必往于子言身边凑呢?就算你再怎么倒贴都不会有结果的。”

    这下纪荀也听的糊涂了,她怎么觉得于子彤跟他们说的就不是一回事呢?完全听不懂她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

    遇到于子言的事,洛婉自然不肯就此打住,于是追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答应过他保密的,你不是很喜欢查东西吗?那就自己去查呗”说完于子彤就开门出去了。

    在洛婉和纪荀看来,她的话没头没尾,让人感觉像是无中生有,故弄玄虚,而且她向来和于子言不对付,这次怎么又好像是在为他好。

    两人脑细胞加一块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个所以然,眼看着时候就要到了,她们也只能先把这事放一下,等以后再从长计议。

    待两人到达选好的地点时,其他人已经都到了,纪荀看着于子言就那么席地而坐在雪地上,不禁想…会不会冻屁股?

    纪荀这边正没边的胡思乱想呢,丑时已经悄悄到了。

    此时的月光,异常明亮,就像是一盏高瓦数的巨灯挂在空中。

    夜空万里无云,清澈的就像被清洗了无数遍,皎洁神圣的月光倾泻而下,洒落在漫山的白雪之上,雪山仿佛被升华了一般,甚至用肉眼就可以看到有袅袅的银光浮动着,简直就是仙境之中才会有的盛景。

    这幅景象无疑是美的,但更是震撼的,这种震撼让人从心底升起了一丝虔诚,有种想五体投地膜拜的冲动。

    “这…这灵气真是…真是旺盛啊!”馆长已经激动的话都说不清了,他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但如此神圣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难免控制不住心里的激动。

    “这还不算是灵力做充沛的时候”洛婉深深吸了口气,声音有些颤抖“真不知道那时的昆仑会是怎样的盛景。”

    与昆仑雪山一样,月光照在于子言的身上时他的周身也散发着光芒,那是金色与银色的交织,让他看起来就好像是快要羽化成仙,腾云而去一样。

    完全外行的孟琰看了这一切更是心生敬畏,如果说之前他还对纪荀等人说的话抱有怀疑的话,那现在就一点儿都没有了,还有什么是比亲眼看到更真实的呢?

    没有人能给你的眼睛做特效,即便可以,那自身的感受是不会有错的,面对如此充沛的灵气,就算他是普通人,也是可以感受到不同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