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五十一章神仙湾二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于子言并不是一个轻易就会屈服的人,因为他有头脑,有能力,但是这次他却屈服了,纪荀从来没见过这么老实的他,那简直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哪像对她的时候啊,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

    在听了于子言的讲解后,孟琰沉思了一会儿,要说全信,那是不可能的,他毕竟是个普通人,而且还是个三观很正的军人,可要说完全不信,那如果真出了什么事他后悔也来不及。

    于是他问于子言“你确定龙脉会出问题?于…于子言是吧,你要对你说出的话负责的。”

    其实于子言的脾气并不是很好,而且他是个很孤傲的人,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对于他来说,就算是你虚与蛇委的陪着笑脸,也好过冷言冷语。

    于是,他终于耐不住性子了,冷冷的看着孟琰“实话跟你讲,我并不是十分确定,你也可以不理会,甚至可以否定我之前全部的话,说我造谣也好封建迷信也好,反正龙脉出了问题倒霉的又不是我一个人,拯救天下苍生也不是我的事。”

    孟琰点着一支烟,歪着头打量了老半天于子言,然后笑着说“谁给你的勇气?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于子言笑了,反问“你知道谁在跟你说话吗?”

    孟琰一愣,显然有些不理解于子言话里的意思,但看着他的气场,又完全不像是唬人。

    要说这两人其实也挺像的,心气都高,而且都在各自的领域里是佼佼者,他们都有傲的资本,只是这么僵持下去不是办法。

    整个房间里的火药味比烟味还要大,于子言的反应在纪荀意料之内,这位爷跟他的顶头上次都拽得二五八万的,跟个平时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更是如此。

    她看了一圈,见只有馆长跟她一样战战兢兢的,终于有了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撑起笑脸对孟琰道

    “这位兵哥哥,是这样的,我这个朋友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已经提前进入了更年期,话虽然说的难听了点,但理儿是对的。”

    于子言的脸色又黑了一个色度,但孟琰脸色却缓和了许多,甚至还差点被纪荀逗笑。

    见气氛终于缓和了一点,馆长作为一个年长的长辈终于出声了。

    “要我说,这事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该关注一下,万一是真的就坏大事了,而且关于那个旱魃,要是姓耿的找到旱魃后是想复活它,那天下就得大乱,这位长官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其实道理孟琰都懂,但他就是看不惯于子言那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谁怕谁!

    馆长和纪荀的话就让他很受用,他抽了口烟,修长的手指在膝盖上有节奏的点了几下,问

    “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那个德国人我们是不能放的,最起码现在不能,这个你们要清楚。”

    “是,是是,这我们知道”纪荀忙小鸡啄米的点头。

    这时尚青接过了话头,他说“既然已经到了这里,那旱魃的事就不能不理会,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应该尽快找到,然后做好防范,龙脉的事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这个急不来。”

    于子彤点点头“昆仑山这么大,要是单凭我们找不知道要找到何年何月,还是要请山灵,但这很难,先不说别的,昆仑山存在了上万年,山灵缺少了人的信奉还存不存在还另一说。”

    孟琰听后突然来了兴趣,掐灭烟头问“我听这里的老人说昆仑山由陆吾神主管,他还管理着天上九域,人面虎身,虎爪,九条尾巴,是不是真的?”

    于子彤冷笑“没有了人的信奉,就算是神也会不复存在,不然你以为佛为什么需要人们供奉?”

    短暂的沉默后,洛婉开口道“毕竟是神,就算实体不在了也会留下神识,如果山灵不在了就只能试着凝聚陆吾神识了,子彤,我知道方法,但力量不足,你呢?”

    “即便陆吾真有神识留在世间,这么多年也很微弱了,我的力量不纯,做不到。”

    “我来吧”于子言突然出声“但要等几天,你们先试着请山灵,我做做准备。”

    “好,那就等于子言力量恢复了我们在上山。”说着尚青看向孟琰“你要一起去监视我们吗?”

    孟琰笑了笑“监视?怎么会,不过是开开眼界罢了。”

    从孟琰那里离开后,大家就开始各干各的,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士兵们也很友好,一些年纪小的会因为好奇让他们讲几个鬼故事。

    虽说免不了被监视,但纪荀等人都能理解,毕竟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好,大家都目的不谋而合。

    驻地兵的生活真的是很艰苦,这是纪荀一行人的真听真看真感受。

    神仙湾名字很好听,但生存环境却并不是那么适于人类。

    这里位于喀喇昆仑山脉中段、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皮山县境内,海拔高度为5380米,年平均气温低于零度,昼夜最大温差30多度,冬季长达6个多月,一年里17米秒以上大风天占了一半,空气中的氧含量不到平地的45,而紫外线强度却高出50。

    是不折不扣的“高原上的高原”。

    纪荀听一些小士兵说建哨初期,我们的士兵靠着一顶棉帐篷、一口架在石头上的铁锅,每天吃压缩干粮、喝70多度就沸腾的雪水,硬是在被医学专家称为“生命禁区”的地方站住了脚,牢牢地守住了祖国的西大门。

    其实说的再多都是枉然,这里的苦不是三言两语可以用文字说清的,可就是再苦,再难熬,他们依旧在这个小小的哨所里凭着自己的信仰与一腔热血坚守着。

    试想短短两天下来他们都有些受不了高原反应,这些士兵又是怎么熬过了那么多春夏秋冬的呢?

    纪荀就这么远远的看着那些雪山中唯一的绿色,湿了眼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

    当时她就在想,不只是神仙湾的这些士兵,其实所有军人都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人,他们奉献着自己,保卫着自己的祖国与人民。

    同时,她也很庆幸,庆幸自己能为别人做些什么,从前她很怕死,但渐渐的她忽略了对死亡的恐惧,从一个自私自利,只为了自己能活下去的胆小鬼,变成了一个可以保护别人的存在。

    就在纪荀心中慷慨激昂的时候,孟琰的声音突然传来了。

    “你要不要考虑从军?”

    “嗯,嗯?”纪荀侧头看着他,奇怪这人明明穿着军靴,怎么走路就是没声呢?

    “如果想从军随时来找我,比做道姑好,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说着孟琰把一张纸条塞进了纪荀的兜里,手插着裤兜走了。

    过了好一会儿纪荀才回过神来,脑中一直重复着孟琰的那句‘道姑’,她终于找到继于子言和于子彤兄妹后,最‘恶毒’的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