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四十九章爱情与亲情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雪崩的冲击让大家都走散了,与纪荀在一起的只有于子言和于子彤,她很担心馆长和洛婉他们,但此刻她更担心于子言。

    招魂阵不是随便就可以完成的,更何况是在这么仓促的情况下,于子言用他的血为引,强行招回了纪荀的魂魄,消耗了很多精力,再加上原先的伤,当时就晕了过去。

    眼看着天也快黑了,于子彤和纪荀只能先找了一处较暖和的地方安定了下来,等明天于子言醒来再一起下山。

    在天灾面前,所有人都只能尽可能的先保全自己,自求多福。

    于子彤翻了翻三人仅剩的行李,把一带压缩饼干丢给纪荀,说

    “这已经是我们最后的食物,如果明天天黑之前没办法下山就很危险了。”

    纪荀吃了口饼干,撇了她一眼,思虑再三后还是说出了口“你和于子言之间的仇真的很大吗?额,我是说……那个…”

    见纪荀支支吾吾的半天不说话,于子彤冷哼一声,接过了话“你是说为什么不是我来替你招魂?”

    “嗯,我是说…如果是你的话,我们可能会在天黑之前离山下更近一点的。”

    于子彤淡淡的笑了笑“你们这些俗人说话都这么拐弯抹角的吗?明明就是埋怨我把于子言害成这样,偏偏又找了个正儿八经的理由。”

    “……”纪荀终于在于子彤身上找到了一点和于子言像的地方了。

    “好了不逗你了,毕竟你以后还是要成为我徒弟的”于子彤说的很笃定,仿佛并不担心纪荀会不拜师似得。

    只见她扫了眼纪荀手腕间的烧伤似得伤口,说“你的灵魂出窍后应该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与你之间还没有羁绊,所以无法招回你的魂魄,而且我的父亲是庶出,血液中的力量有瑕疵,不像于子言的纯,当然,除了这些我也不否认其中还有自己心里的原因。”

    “你为什么那么恨他,你明明已经知道你父母的死不是他做的。”

    “可也是因为他,不是吗?”于子彤冷冷的笑了笑“纪荀,你所知道的真相都是洛婉告诉你的,那只是一部分,并不是全部,她其实也并不是什么都知道,而且…呵,我需要有恨,需要一个追逐的目标,这样才能逼着自己不停的变强。”

    说真的,纪荀不是很理解和赞同于子彤的这种思想模式,所以她没再说什么,转身面对于子言躺下,闭上了眼睛。

    但她并没有睡,她在想自己灵魂出窍时所发生的一切。

    按照那个姓耿的意思,她的灵魂出窍是因为观苍眼的原因,根据‘观苍’这两个字的字面意思,她可以理解之前所看到的一切,她想不明白的是姓耿的抓小艾做什么?而且为什么要得到于子言和于子彤的血?用来干什么呢?他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呢?自己难道真得按照他说的去做?

    或许是因为太累的缘故,她糊里糊涂的就睡着了,这次她睡的很沉,什么都没有梦到。

    馆长看着有些焦虑不安的洛婉,柔声说“不用担心,会没事的,他们吉人自有天相,来,喝点水吧。”

    “比起子言他们,我更担心这次随行的玄家弟子,他们…”洛婉重重的叹了口气。

    “如果我没跟你在一起,你会为我担心吗?”尚青的表情淡淡的,透着不易察觉的哀伤。

    “没有如果!”洛婉有些激动,她的声音带着颤抖,尚青可以从她眼中看到害怕。

    看着尚青投来的目光,洛婉顿了顿,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正想开口,却被尚青抢了先。

    “别说了,我懂,你我从小一起长大,当然会担心了,呵,我们是朋友嘛。”

    “尚青,我…”洛婉不想看到眼前这个人露出那么可悲的表情,她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也没什么好说的。

    最终,她什么也没说,安静的帮尚青检查起了伤口,那是在康山时,他为了保护她受得。

    这一路走来,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伤,可唯独洛婉毫发未损,是尚青保护着她,她心里很清楚尚青对自己的感情,可心里有了一个人后,她就再也腾不出地方给别人了。

    男女情爱的事,本就是身不由己,那不是说忘就忘,说不爱就能不爱的,她也想能给尚青回应,给自己一个美好的结局,可这一切不是她说了算的,是心说了算的。

    于子言这么多年了都没有接受她,其实答案早已经很明显了,如今他的身边又出现了纪荀,洛婉对她这坚持了快二十年的感情感到绝望。

    她从小就喜欢于子言,这个人贯穿了她现有的全部生命,不是说看开就真能放弃的。

    你爱的人不爱你,甚至已经心有所属,正因她懂得这种爱而不得的痛苦,所以尚青眉宇间的凄凉她才可以感同身受,她不想把痛苦带给这个亲人一般的男人,可却又对眼下的情况无能为力。

    “别哭。”

    尚青轻柔的拂去她脸颊的泪,心中最柔软的一个地方被轻轻的触动了。

    馆长把这个空间留给两人,或许他也想起了年轻时的某个人,苍老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伤感。

    “对不起。”洛婉的视线已经模糊,她看不清尚青的伤,更看不清他的脸。

    尚青无奈的笑了笑,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说

    “我有个朋友,她是心理医生,我问过她一个问题,爱情和友情是很好区分的,可爱情与亲情却不是,青梅竹马之间为什么有的成了恋人,有的却只能是亲人,这两种关系间的变化很微妙,究竟该怎么去区分,她说了一个最简单直接的方法,那就是如果你无法想象与这个青梅竹马的对象牵手,接吻,包括上床,那么就只能是亲人,婉婉,我这次来就是想问你,你确定自己对于子言的感情是爱情吗?”

    听完这段话,洛婉陷入了沉思,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经尚青这么一说,她才幡然醒悟。

    是啊,她这一辈的孩子几乎都是一起长大的,为什么有的可以生出男女之情,而有的却不能呢?

    她一直以来都追逐着于子言,因为他背负了很多,承受了很多,她从最初单纯的想帮他,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这究竟是不是爱呢?

    而对于尚青,她早已经习惯了他的陪伴与保护,却从来没有未他做过什么,如果说在夜深人静时她对于子言的想念是爱的话,那她也有想起过尚青。

    是不是一直以来的习惯模糊了感情,让她自以为是的以为那就是爱呢?她不知道,脑子里很乱,因为从小被爷爷和于子言、尚青保护的那么好的她,并没有经历过太多事情。

    她需要仔细的想一下尚青的话,仔细的想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