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四十五章空间转移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休整了近一个小时后,众人终于整装待发,继续踏上了冒险之旅。

    不过这冒险之‘旅’确实是有点冷的过分了,按理说锦阳的冬天是不该有这样的温度的,而且这还是地下,温度应该会比地上稍微暖和一点才对。

    终于,在走了十几分钟后,人们再也受不了了,把能穿的都穿了起来,也幸亏这次装备带的齐全,知道山里夜间的温度低的吓人,连登山服都带上了。

    相比之下,那个德国佬就可怜了,他这次来中国什么都带了,就是没带足够的衣服,不过冻一冻又死不了,而且他看起来那么壮实,少说还能再抗三四个小时。

    就这样,人们又走了三十分钟左右,就开始发现不对劲了,这里…看起来并不像是墓,倒像是一条很长很长的山洞!

    “我们不会找错地方了吧?”

    听纪荀这么问,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其实他们都有这个疑惑。

    尚青皱起了眉,但言语之间还是很肯定的说

    “我确定康山一定有大型墓群,这种墓除了正常的通道外,唯一有可能的入口就是水路,不可能错的。”

    “可我们走了这么长时间,一路上都没有发现任何古墓的痕迹”说着于子言摸向冰冷的墙壁“刚才的湖水冷,是因为煞气,而这里并没有煞气,那只能说是温度的问题,能有这种温度的地方…怕是只有常年冰封的雪山了。”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他们都觉得于子言说的有道理,但…整个锦阳,包括其周边地区都没有常年冰封的雪山啊!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洛婉说话了。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我有个大胆的猜想,我们可能被传送到了另一个地方,通俗的说就是空间转移,其实也不能说不可思议,因为这种事不仅我们国家,就连外国都有发生过,而且新闻也有所报道。”

    “可这转移的也太随意了吧?我们都没有任何感觉。”

    纪荀摇摇头,否定了以上路人甲的观点“不是没有感觉,我上岸后感到了强烈的眩晕,你们也有吧,当时看起来像是在冷水里带的时间太长,可现在想想确实可疑。”

    “嗨,说不定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回事!”馆长点了半天烟没点着,索性干嘬着烟头,说“我们继续往前走,是龙是虎看了才知道,你们在这猜想半天有什么用?年轻人就爱瞎想!”

    一语惊醒梦中人,人们这才回过味来,继续往前走。

    可越往前走,温度就越低,最后竟有风刮了起来,众人心顿时凉到了谷底,确定了自己所在之处不是墓中。

    在这样的温度下,那个安静了一路的德国佬终于发出了俘虏的第一声怒吼,死活都不往前走了。

    他这一嗓子也让于子言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只见于子言从腰后抽出了那把乌木短刀,走到了德国佬面前,用刀逼着他的脖子,冷冷的问“你还能和你的人联系上吗?”

    “早他妈联系不上了,要是能联系上,我肯定让我的人下来活剥了你们这些中国人的皮!”

    身为俘虏的他说话能这么呛,说明那德国佬的忍耐显然已经抵达了崩溃点,而他的话,也让在场的人崩溃了。

    德国佬带来的东西显然是最先进的,通讯设备的信号自然不用多说,如果联系不上…那洛婉的猜想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于子言也急眼了,他蹲下身,目光森寒的看着德国佬,说

    “说出你知道的一切情报,我们是不会放你回去的,你只能跟着往前走,你说出一件有用的情报,我就给你一件衣服,不然你只能活活被冻死,如果你想寻死我就把你嘴里所有的牙都撬掉,不要质疑我,你绝对不会有自杀的机会!自作聪明只能让你更痛苦!”

    纪荀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于子言,她洛婉对视了一眼,显然她也被于子言现在的样子吓到了。

    “我…我”德国佬抖得很厉害,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被于子言吓得。

    见他这样,于子言笑了笑,脱下一件衣服扔在了德国佬身上“我已经抛出了我的诚意,想继续得到衣服,你就得说出我想要的东西,而且你背后的人应该不是很好相处的,就算我放你回去,你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应该也不会有好下场吧。”

    在于子言糖果与炮弹的循循善诱下,那个德国人终于吐出了些有用的东西。

    据他所知,之前有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找过他的老板,说是可以帮忙找到旱魃,而且还拿出了极有利的证据,那男人说可以帮助他的老板得到旱魃的血肉,条件则是大量的金钱和人力、物力。

    至于康山有旱魃的消息,也是他们在中年人的授意下放出去的,这并不难,村里的都是老人,给点钱就行。

    除此之外,这个德国佬知道的也不多,他的任务就是把纪荀等人一路引到湖边,本来到了这里任务就完成了,但当于子言和尚青骗他下来时,他的老板居然让他跟着,他没办法,只能听从。

    听到这里,一切都很明朗了,那个中年人就是搞得整个锦阳市阴阳颠倒,在西郊布下百鬼阵,并截断龙脉的人,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只是为了什么呢?谁都不明白,这没头没尾的,就连于子言的脑中也是一团乱麻,感觉线索要连起来了,但却又好像缺点什么。

    就在大家都一筹莫展的时候,沉默了整整一路的周铭烨终于说话了“如果是这样,那么继续走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们折回去吧。”

    “好,就听周老板的!”说着于子言带头往回走,尚青见状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回去的路上,纪荀故意走到最后,压低声音对馆长说“您有没有发现周老板有什么不对劲?”

    馆长嘬着掩嘴扫了她一眼,笑道“我知道,这个是假的。”

    “那…”纪荀本来想问‘于子言是不是也知道的’,但转念一想这不废话嘛,看尚青刚才那样明白着就是他也知道了,于子言能不知道?

    然后就换了个问题。

    “你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真正的周老板呢?我在山顶的时候看道过他,可却又一下就不见了!”

    “山顶?你看见他了?”馆长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纪荀的眼睛,半天没说话。

    后来任纪荀再怎么问,他都不再言语,只是面色阴沉的往前走。

    不多时,众人就回到了岸边,可那里已经漆黑一片,唯一的光源不见了,借着手电筒的光,人们发现头顶空无一物,那里原本是有一块厚厚的冰的,现在不翼而飞了,与它一同不见的,还有那片湖。

    几乎是第一时间,馆长和尚青,还有于子言同时抓住了周铭烨,纪荀知道关键时刻到了,靠在一边认真看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