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四十四章于子彤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骨头虽然比不上钢铁坚硬,但打在人身上还是疼的要命,纪荀等人倒是没什么,忍住就好,可于子言没有水具,而且显然已经到达了极限。

    纪荀要看着一颗骷髅头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后腰处,不自觉的倒吸了口冷气,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后腰。

    她的腰上系着绳子,只能殿后,没办法游过去看于子言的情况,不过好在他身边有人,那人见他的嘴角已经开始不停的冒着气泡了,就一把扯掉了头套,二话不说就把输送氧气的管子插进了于子言的嘴中。

    纪荀原本以为会是洛婉,却不料尽是那个皮衣女孩!

    离开了危险地后,纪荀就开始好奇起这皮衣女孩的身份,要说她和洛婉性质一样,可根本就看不出来。

    这小丫头片子看起来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但平时看起来却是和于子言的德行一样拽的二五八万的,话特别少,脸上总是那种漠视一切的表情,好像天塌下来都不管她的事,简直就是一个女版于子言!

    想起这个,纪荀倒真有点觉得他俩长得也像了,尤其是眼睛!

    没一会儿,大家就上了岸,这次一上岸,纪荀就感到一阵眩晕,缓了好一会才过去那股劲,她也没在意,想着应该是在冷水里呆的时间太长了。

    刚才着急没注意这里,现在放松了下来,她才发现这里的光是来自于顶部的一块厚厚的冰,这次她确定,的确是冰。

    看着那块冰,纪荀想,要是能把这冰凿烂,从这里进来就好了,这样就不会碰到什么狗屁水精灵了。

    趁着休整的功夫,大家都开始处理身上之前的伤,纪荀左肩的那大口子裂的更开了,她自己没什么知觉,也一直没发现,直到脱下了水具大半个身子都被血水浸湿了。

    纪荀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晕血,但这么多,而且还是自己身上的血就另当别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她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洛婉本来是给于子言看后腰的伤的,听到这边的动静就赶了过来,帮纪荀包扎起了伤口。

    “左手还是没什么知觉吗?”

    洛婉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可以看出她的担心,纪荀心中一暖,虽然她自己也有些担心,可还是装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着低声说

    “废就废了呗,要是现在有知觉不得疼死我,反正是左手,无所谓,有右手画符就好了!而且我又不是男人,用不着左右开…哎呦,你别打头啊!”

    “你就不能正经一点?”洛婉没好气的又在纪荀脑门拍了一下,虽然知道她感觉不到疼,但包扎的时候还是很小心。

    “对了,那个穿皮衣的女孩是谁啊?”

    “她?”洛婉无奈的笑了笑“霍老板应该给你说过于子彤了吧?”

    “啥?这小丫头就是于子言的妹妹?”纪荀的嘴开开合合老半天,最终只是赞美了一下基因的强大。

    待纪荀的伤口包扎好后,洛婉就去帮尚青了,趁着这闲工夫,纪荀来到了于子言面前,见他的脸还是有些发红,伸出右手摸向他的额头,毕竟在满是煞气的凉水里泡了那么长时间,就算他们阳间阴司体质特殊,也难免会不适。

    见温度不是很高后,纪荀放下了心,笑着打趣

    “怎么?不就间接接吻了嘛,还羞着呢?”

    于子言白了她一眼,问“手怎么了?”

    “没事没事,小伤而已”说着纪荀邪恶的笑了笑“比起我,于大少爷您怎么样?这腰可是……”

    “纪丫头你能不能像点女孩子!”馆长没好气的走过来,把干粮和水壶扔到纪荀怀里“一边带着去!”

    纪荀撇撇嘴,并没有挪位“不,你们要说什么?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

    馆长一屁股挤开她,笑骂“男人的事,你个女人凑什么热闹!找洛小姐她们玩去!”

    纪荀无奈,她有时候还是挺听馆长话的,见他是真不想让自己听,就识趣的离开了。

    她靠在那无聊的啃着干粮,也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众人。

    那个德国佬或许是知道了自己逃走无望,整个人都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你说一个一米八多的魁梧大汉,愣是缩成了一团,竟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玄家的人这次下来只剩二十多个了,他们围坐在一起,看起来并没有她所预料的沮丧,这很好,至于尚青,他当然是趁着洛婉给他包扎伤口的功夫装可怜,纪荀是真的没办法把现在的他和面临危险时的他联系起来,这丫的,反差也太大了!

    还有那个皮衣女孩,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于子彤了,她看起来有些可怜,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那,这也不能怪大伙孤立她,实在是这人太难相处,纪荀不是没见人跟她闲聊,可她就是回话不超过五个字,简直就是尬聊中的史诗级boss!

    纪荀本想过去挑战一下这个大boss,却突然想起了周铭烨,她四下去找,最后在馆长和于子言的身边找到了他。

    于子言和馆长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按理说如果周铭烨是假的,那于子言和馆长不可能看不出来,尤其是馆长,周铭烨可是他的表弟啊。

    ‘难道说这个是真的?’

    可纪荀转念一想又不对,她知道于子言这个男人的可怕,另一个周铭烨当时就在他身边,说明是一直跟着他的,如果是假的他绝对不可能没有发现!

    ‘看来还是得找个机会跟馆长和于子言通下气!’

    心中做好打算,纪荀便没有再纠结,抬脚向于子彤走去。

    “我的水没有了,可以喝你的吗?”说着纪荀一屁股坐在了于子彤身边。

    “我不太喜欢和女人间接接吻。”

    于子彤说话时声音冷淡,声调是平的,纪荀知道她可能是听到了自己和于子言的对话。

    可纪荀是谁啊?她的脸皮比中国做的玻璃还抗击打,这种程度的‘调侃’她当然不会在意,而且首次交锋对方就突破了五个字的回复,算是首战告捷。

    她心中更来了兴趣,往于子彤身边凑了凑,问“我的手被困住的时候,准备给我做截肢的是不是你啊。”

    “嗯。”

    “唉,我左手已经废了,你这再给我右手做了截肢,那我以后可就连生活都难自理了,那你可得对我负责啊,啧,要是那样连男朋友都找不到了。”

    “……”于子彤嘴角抽了抽,开始主动转移话题“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观苍眼?”

    “嗯,不过我还不知道怎么开发它的力量。”

    闻言于子彤微微一愣“于子言和霍老板没有教你吗?”

    “没有,他们只教过我画符和驱邪,一提起观苍眼他们就说之前也没见过观苍眼,所以并不了解。”

    于子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半晌后,她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纪荀,道“我可以教你,但你得拜我为师,并且加入玄家。”

    “拜师?”纪荀嘴角抽了抽,说真的,她有些怀疑于子彤的能力,而且…这小丫头片子看起来似乎还没她大,叫‘师父’纪荀多少有些别扭。

    于子彤似乎是知道了她在想什么,郑重道“我乃玄家于姓家主,门中之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就连尚青都得给我三分面子,作为除于子言外的阳间阴司,我的能力你不用质疑,另外关于你左臂的问题,我可以拜托尚青帮忙,他是很优秀的医生,跟我关系还不错,还有…我今年已经23岁了。”

    纪荀听了最后一句话嘴角抽了抽,合着‘小丫头片子’叫了半天,结果人家真比她大,虽然只大了一岁。

    只是她早先就听馆长说过,这于子彤和于子言不对付,这次拜师说不定并没有那么简单,而且她要是拜了于子彤为师,那于子言知道了会不会…会不会……

    纪荀想了半天都没找到合适的词,她只是不想站在于子言的对立面。

    “你不需要急着回答我,我可以等!”

    纪荀一听,心里就乐了,这拜个师怎么搞得她觉得自己成了香饽饽,堂堂于家家主兼阳间阴司都说可以等,要说半点猫腻都没有谁信呢?

    她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着,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说

    “嗯,我会好好考虑的。”

    骨头虽然比不上钢铁坚硬,但打在人身上还是疼的要命,纪荀等人倒是没什么,忍住就好,可于子言没有水具,而且显然已经到达了极限。

    纪荀要看着一颗骷髅头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后腰处,不自觉的倒吸了口冷气,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后腰。

    她的腰上系着绳子,只能殿后,没办法游过去看于子言的情况,不过好在他身边有人,那人见他的嘴角已经开始不停的冒着气泡了,就一把扯掉了头套,二话不说就把输送氧气的管子插进了于子言的嘴中。

    纪荀原本以为会是洛婉,却不料尽是那个皮衣女孩!

    离开了危险地后,纪荀就开始好奇起这皮衣女孩的身份,要说她和洛婉性质一样,可根本就看不出来。

    这小丫头片子看起来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但平时看起来却是和于子言的德行一样拽的二五八万的,话特别少,脸上总是那种漠视一切的表情,好像天塌下来都不管她的事,简直就是一个女版于子言!

    想起这个,纪荀倒真有点觉得他俩长得也像了,尤其是眼睛!

    没一会儿,大家就上了岸,这次一上岸,纪荀就感到一阵眩晕,缓了好一会才过去那股劲,她也没在意,想着应该是在冷水里呆的时间太长了。

    刚才着急没注意这里,现在放松了下来,她才发现这里的光是来自于顶部的一块厚厚的冰,这次她确定,的确是冰。

    看着那块冰,纪荀想,要是能把这冰凿烂,从这里进来就好了,这样就不会碰到什么狗屁水精灵了。

    趁着休整的功夫,大家都开始处理身上之前的伤,纪荀左肩的那大口子裂的更开了,她自己没什么知觉,也一直没发现,直到脱下了水具大半个身子都被血水浸湿了。

    纪荀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晕血,但这么多,而且还是自己身上的血就另当别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她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洛婉本来是给于子言看后腰的伤的,听到这边的动静就赶了过来,帮纪荀包扎起了伤口。

    “左手还是没什么知觉吗?”

    洛婉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可以看出她的担心,纪荀心中一暖,虽然她自己也有些担心,可还是装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着低声说

    “废就废了呗,要是现在有知觉不得疼死我,反正是左手,无所谓,有右手画符就好了!而且我又不是男人,用不着左右开…哎呦,你别打头啊!”

    “你就不能正经一点?”洛婉没好气的又在纪荀脑门拍了一下,虽然知道她感觉不到疼,但包扎的时候还是很小心。

    “对了,那个穿皮衣的女孩是谁啊?”

    “她?”洛婉无奈的笑了笑“霍老板应该给你说过于子彤了吧?”

    “啥?这小丫头就是于子言的妹妹?”纪荀的嘴开开合合老半天,最终只是赞美了一下基因的强大。

    待纪荀的伤口包扎好后,洛婉就去帮尚青了,趁着这闲工夫,纪荀来到了于子言面前,见他的脸还是有些发红,伸出右手摸向他的额头,毕竟在满是煞气的凉水里泡了那么长时间,就算他们阳间阴司体质特殊,也难免会不适。

    见温度不是很高后,纪荀放下了心,笑着打趣

    “怎么?不就间接接吻了嘛,还羞着呢?”

    于子言白了她一眼,问“手怎么了?”

    “没事没事,小伤而已”说着纪荀邪恶的笑了笑“比起我,于大少爷您怎么样?这腰可是……”

    “纪丫头你能不能像点女孩子!”馆长没好气的走过来,把干粮和水壶扔到纪荀怀里“一边带着去!”

    纪荀撇撇嘴,并没有挪位“不,你们要说什么?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

    馆长一屁股挤开她,笑骂“男人的事,你个女人凑什么热闹!找洛小姐她们玩去!”

    纪荀无奈,她有时候还是挺听馆长话的,见他是真不想让自己听,就识趣的离开了。

    她靠在那无聊的啃着干粮,也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众人。

    那个德国佬或许是知道了自己逃走无望,整个人都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你说一个一米八多的魁梧大汉,愣是缩成了一团,竟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玄家的人这次下来只剩二十多个了,他们围坐在一起,看起来并没有她所预料的沮丧,这很好,至于尚青,他当然是趁着洛婉给他包扎伤口的功夫装可怜,纪荀是真的没办法把现在的他和面临危险时的他联系起来,这丫的,反差也太大了!

    还有那个皮衣女孩,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于子彤了,她看起来有些可怜,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那,这也不能怪大伙孤立她,实在是这人太难相处,纪荀不是没见人跟她闲聊,可她就是回话不超过五个字,简直就是尬聊中的史诗级boss!

    纪荀本想过去挑战一下这个大boss,却突然想起了周铭烨,她四下去找,最后在馆长和于子言的身边找到了他。

    于子言和馆长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按理说如果周铭烨是假的,那于子言和馆长不可能看不出来,尤其是馆长,周铭烨可是他的表弟啊。

    ‘难道说这个是真的?’

    可纪荀转念一想又不对,她知道于子言这个男人的可怕,另一个周铭烨当时就在他身边,说明是一直跟着他的,如果是假的他绝对不可能没有发现!

    ‘看来还是得找个机会跟馆长和于子言通下气!’

    心中做好打算,纪荀便没有再纠结,抬脚向于子彤走去。

    “我的水没有了,可以喝你的吗?”说着纪荀一屁股坐在了于子彤身边。

    “我不太喜欢和女人间接接吻。”

    于子彤说话时声音冷淡,声调是平的,纪荀知道她可能是听到了自己和于子言的对话。

    可纪荀是谁啊?她的脸皮比中国做的玻璃还抗击打,这种程度的‘调侃’她当然不会在意,而且首次交锋对方就突破了五个字的回复,算是首战告捷。

    她心中更来了兴趣,往于子彤身边凑了凑,问“我的手被困住的时候,准备给我做截肢的是不是你啊。”

    “嗯。”

    “唉,我左手已经废了,你这再给我右手做了截肢,那我以后可就连生活都难自理了,那你可得对我负责啊,啧,要是那样连男朋友都找不到了。”

    “……”于子彤嘴角抽了抽,开始主动转移话题“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观苍眼?”

    “嗯,不过我还不知道怎么开发它的力量。”

    闻言于子彤微微一愣“于子言和霍老板没有教你吗?”

    “没有,他们只教过我画符和驱邪,一提起观苍眼他们就说之前也没见过观苍眼,所以并不了解。”

    于子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半晌后,她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纪荀,道“我可以教你,但你得拜我为师,并且加入玄家。”

    “拜师?”纪荀嘴角抽了抽,说真的,她有些怀疑于子彤的能力,而且…这小丫头片子看起来似乎还没她大,叫‘师父’纪荀多少有些别扭。

    于子彤似乎是知道了她在想什么,郑重道“我乃玄家于姓家主,门中之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就连尚青都得给我三分面子,作为除于子言外的阳间阴司,我的能力你不用质疑,另外关于你左臂的问题,我可以拜托尚青帮忙,他是很优秀的医生,跟我关系还不错,还有…我今年已经23岁了。”

    纪荀听了最后一句话嘴角抽了抽,合着‘小丫头片子’叫了半天,结果人家真比她大,虽然只大了一岁。

    只是她早先就听馆长说过,这于子彤和于子言不对付,这次拜师说不定并没有那么简单,而且她要是拜了于子彤为师,那于子言知道了会不会…会不会……

    纪荀想了半天都没找到合适的词,她只是不想站在于子言的对立面。

    “你不需要急着回答我,我可以等!”

    纪荀一听,心里就乐了,这拜个师怎么搞得她觉得自己成了香饽饽,堂堂于家家主兼阳间阴司都说可以等,要说半点猫腻都没有谁信呢?

    她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着,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说

    “嗯,我会好好考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