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四十二章湖底的镜子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早在德国人下山前,纪荀等人就离开了,他们打算赶在这些人之前找到可以进入古墓的水路。

    说起古墓,纪荀想起了南郊那块,再加上尚盟说截断龙脉的引流是从康山村出去的,她就想这里的墓会不会跟王诩墓有关,更甚者可能原本就是一体的。

    这一猜想显然其他人也有,所以纪荀并没有过多在意,而是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周铭烨身上,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两个周铭烨,而且体型、样貌和个性完全一样。

    一路上,纪荀都无时不刻的关注着周铭烨,她不敢告诉别人,更不敢捅破那层窗户纸,记得于子言告诉过她,无论是人还是鬼,只要把一切挑明,就会让情势更加危险。

    很快,洛婉就通过植被的生长找到了这山中最大的水源,是一片不足一百平米的湖,湖里的水凉的彻骨,湖面奇亮,波光粼粼,显然不寻常,如果开了眼便能看到冲天的煞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关系,湖周围的植被都枯萎了,光秃秃的一片,让日月的光辉可以畅通无阻的直直射入湖中。

    馆长撸着他那两缕小胡子,皱眉道“你们找到截断龙脉那条引流的源头了吗?”

    “还没有”洛婉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霍老板,我知道您在想什么,要说地下引流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现在我们没有充足的时间,更没有能进行深层挖掘的工具,没办法证实,啧,要是那条引流是从这里出去的可就真麻烦了!”

    馆长点点头“嗯,对了,这湖下面绝对不简单,洛小姐,你见多识广,可有什么发现?”

    “整个锦阳市怪事凭出,是龙翻身后的阴阳颠倒所致,所以说原本被当做绝佳镇尸的风水宝地也不再能起到镇尸的作用,反而成了绝佳的养尸地,这湖原本是明镜,却被煞气所扰,如果这里真有旱魃的话,湖水所吸收的日月精华很有可能被下面的旱魃所用,我想,现在下面怕是会十分凶险。”

    “如果这么说,那王毅是根本不可能一个人进去的吧!”纪荀的这一句,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大家一直都把心思放在旱魃与德国佬身上,倒是忽略了那个兔崽子。

    “那么他消失在康山村后去了哪里?难不成只是为了引我们过来?”

    听馆长这么说,纪荀脑中顿时闪过一丝灵光,她下意识的决定王毅的失踪和两个周铭烨有关系,可如果是这样,那王毅就只能易容,要是这么说,那他易容的手段可真不是盖的,而且他怎么可能把周铭烨的性格摸得透透的?

    就算这些都可能,那哪个周铭烨才是真的呢?于子言那么聪明,应该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身边跟着个假货,可他身边那个周铭烨的的确确是不见了!

    纪荀来来回回的想了好久,一点头绪都没有,最后想的脑仁都疼了,她觉得自己一点都适合做脑力担当,所以就没再给自己找罪受,想着走一步看一步,说不定船到桥头自然直!

    这样想着,她就开始穿水具了。

    他们所用的水具并不是普通的潜水工具,而是经过玄家特殊处理过得。

    像这种煞气冲天的湖水之前也有人遇到过,有的是因为水中怨灵密布,会把入水的活人缠住,留下来作伴,日积月累下来的煞气,有的则是水自身就带有煞气,水本属阴,活人如果入水就会煞气入体,不仅自己活不成,还有可能危机他人性命。

    待所有人把水具穿戴好后,馆长把剩下的两套藏在了百米开外的树上,这是为于子言和尚青准备的。

    一切准备就绪后,众人就下了水。

    就算隔着水具,人们还是可以感觉到刺骨的寒冷,比冬泳还折腾人,但他们可不是来锻炼身体的,只能硬着头皮顺着水流游动。

    湖并不算很深,大概只有八米左右的高度,可见度也极高,所以人们很快就看到了湖底的景象。

    湖面煞气冲天,这湖底也是结了冰,那冰亮的很,像是一面镜子,如果是寻常人下来,怕是会被这‘镜子’所倒影出的自己吓个半死。

    只是这冰未免也太亮了吧,而且…好像在动!

    纪荀心中疑惑,潜下去伸出手去触碰那东西,为了保险起见,她是用那只已经没有了知觉的手去碰的,以防发生意外可以用另一只手做出反击。

    可当她的手向那东西探去时,却发现了不对劲,她仔细一看,顿时吓得后背一阵冷汗,因为她的手…居然陷进去了!

    ‘这不是冰!’纪荀对着凑过来的人打手势,其实也不能说手势,只是瞎比划,你要给她自己看了都不一定能懂。

    当然,她自己都不懂,别人就更不懂了,不过那人见她一个劲的指着自己的手,就俯下身去看,这才发现端倪。

    那人伸手抓住纪荀的胳膊,就要往出拔,却怎么也拔不出来,就像是被冻住一般。

    纪荀急了,用另一只手跟那人一起往出拔,可不仅纹丝未动,反倒陷得更深了。

    那人摊摊手,示意没办法,然后从后腰处拔出一把小刀就要往纪荀的手上划,纪荀顿时被吓得魂不附体,一把推开了那个凑热闹不嫌事大的主。

    先不说没了手不好看,这水里煞气十足,这一刀要是下去,那煞气入体还有她的好?

    很快,这边的动静就吸引了其他人,因为带着护具,纪荀也认不出来谁是谁,只知道大家七手八脚的把她往出拽,然后她的手越陷越深,最后已经蔓延到了手腕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时,有三个人影向他们而来,纪荀打眼一看就看到了那个骚包于子言,因为这货居然没穿水具,就这么下来了,不过他体质特殊,保不齐对煞气有什么抗体,纪荀倒并没有怎么担心。

    那其余的两个人除了尚青外的另一个是谁!该不会是那个跑了的周铭烨吧!

    纪荀胡思乱想的功夫,于子言已经到了她的身边,她发现短短几天不见,这臭男人又帅了不少!

    当然,她这么想并不是肤浅的因为外貌,而是因为于子言拯救了她的左手!

    只见于子言微微一愣,然后示意其他人赶紧离开,见人都退开了,他才接过原先那人手中的刀,在自己手心刮了一刀,血顿时溢了出来,几乎是同时,大家都看到那个‘镜子’动了一下,那血顿时就被镜面稀释了。

    几乎是同时,于子言把那只带血的手探向纪荀被束缚的手腕处,轻轻一把,她的手腕就出来了。

    原本所有人都觉得事情解决,终于可以前行了,却见那镜面动的更加剧烈。

    率先反应过来的有三四个人,其中一人便是于子言,他把身边的人推开,与此同时,一颗亮晶晶的东西穿过,带起了一连串水泡。

    紧接着,那‘镜子’化成了无数个晶莹的小点向人们席卷而来,人们也得以看到那‘镜子’下的场景。

    白森森的骷髅横七竖八的一片,大多都是动物的,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用脚趾头想都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