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四十章于子言失踪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如禽类般尖锐的叫声回荡在空旷的林间,纪荀动人都被这声音弄得头晕目眩,不过好在那些东西并没有发动攻击。

    就在他们庆幸的时候,那些东西的叫声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林子里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纪荀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问身后的人“刚才这些东西该不会是在召集同伴吧?”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因为眼前的事实已经证实了这一点,那些鸟头人身的东西不断的从树林里摇摇晃晃的走出,数量不少,有大有小。

    纪荀与身边的洛婉和尚青对视了一样,顿时心意相通,默契的拔出随身的小刀向那些东西扑去。

    相比与之前无孔不入的尸蝗,其实这些东西更好对付一点,因为它们目标大,只要能一招致命就没什么怕的。

    但很快纪荀就否定了这种看法,因为她原先忽略了这东西的战斗力!

    那些鸟头人身的怪物速度奇快,力气也十分大,纪荀在解决了三只后就再没办法刷新战绩了。

    手中的小刀飞速旋转,纪荀的脑子也没闲着,她知道这些东西不是用符咒可以解决的,只能用物理伤害,可它们很明显学精了,知道了他们手中的小刀十分危险,所以都是绕到背后才攻击,他们只要不暴露后背就行,可这太考验他们的反应和速度了。

    ‘要是于子言在就好了。’

    就在纪荀略微分神的一刹那,再加上周围昏暗,她一个没注意被那东西绕到了身后,右肩突然传来剧烈的刺痛,她手一软小刀就这么掉在了地上,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东西的牙齿已经深入了她的肌理之间。

    纪荀疼的额头顿时就生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好在尚青过来把那东西的头砍了下来,她才逃脱了膀子被卸的命运。

    但那鸟头人身的东西牙上似乎带有麻痹性的毒素,纪荀当即就感觉右手没了知觉,她心中凉了一大截,可还是能勉强保持镇定,左手抓出了包里的信号弹就对着天空发射了。

    原本大家一致决定是最好不用这玩意的,因为林子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们怕用了后动静太大反而把它们引来,使情况变得更糟糕。

    可现在是什么时候?是危机关头,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发射完信号弹后,纪荀就从地上捡起小刀,动作轻盈的穿梭在那些东西之间,她的右手算是废了,但左手还能用,虽然不比原先灵活,可坐以待毙可不是她的风格。

    在这种高度紧张的情况下,纪荀再次感到自己的眼睛发生了变化,不仅视线清晰了,而且亮如白昼,就像带了夜视仪。

    纪荀心中大喜,左手持着刀,准确无误的一刀插进了一个硕大的鸟头里,力气大的整个刀刃都没了进去,只是这么一来那刀刃就卡在了头骨之中,再难拔出来。

    她那个气呀,根本没想到一时的得意忘形尽然弄巧成拙。

    就在她用力的去拔刀时,又一张鸟嘴向她啃了过来,她没办法,只能松开刀柄退开,只是这么一来就再难靠近了。

    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纪荀只能一边躲闪,一边从已经死了的玄家弟子身上找武器。

    就在这时,树上突然传来了一道男声。

    “躲过来,快!”

    纪荀和尚青等人来不及去看是谁,就按着对方说的跑了过去,随即他们身后就传来“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一股强大的冲击波,他们被掀翻在地,纪荀则倒霉的一头撞在了树上,撞了个七荤八素。

    待缓了一会儿后,她才被洛婉扶起,回身去看,见是馆长他们,顿时就有些热泪盈眶,像是见到了亲人。

    她疾步走过去,这才看到先后从树上下来的周铭烨和皮衣女孩,但却没有她最想看见的人。

    “子言呢?”

    洛婉已经问出了纪荀心中所想。

    周铭烨叹了口气,说“我们白天也遇到了尸蝗,死了不少人,于先生他……”

    “他怎么了?你倒是说呀!”纪荀也急了。

    “他和我们走散了,我和霍老鬼都是看到信号弹才赶过来的。”

    听后,纪荀和洛婉沉默了。

    如果看到了信号弹,于子言一定会赶过来,而他并没有出现,可能是因为离得太远看不到,也可能是…

    纪荀下意识的否定了第二种可能,可是她心里很清楚,就算于子言再厉害,可这林子里到处都是危险,他又是一个人,会不会发生意外谁都不好说。

    在沉闷的气氛下,大家回到了之前纪荀等人休息的山洞,她一言不发的缩在角落,听着馆长他们说话。

    “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一队外国人,不像是跟王毅一起来的,没一个活口,都死了,看装备不是一般的老百姓,手雷也是从他们身上拔下来的,看来除了我们和王毅,还有人对旱魃感兴趣。”

    “是德国人吗?”洛婉问。

    周铭烨点点头“我看像,怎么?洛小姐知道些什么?”

    “我之前听爷爷说有德国人找过他,像是要谈什么合作,爷爷拒绝了,但那些德国人还是隔三差五的会去,后来我听说他们是想用旱魃身上的骨血治病,没想到对方消息这么灵通,也来凑热闹。”

    “于先生好像也认识他们。”周铭烨说。

    “这我就不知道了”洛婉叹了口气,想起于子言,她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几分。

    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静下来后就都疲惫的睡了过去,只有洛婉和纪荀,怎么都睡不着。

    洛婉凑到纪荀身边“别担心,子言会没事的,你肩上的伤口还疼吗?”

    “没什么知觉”纪荀撇撇嘴,想着右胳膊该不会就这么废了吧。

    “那眼睛呢?感觉怎么样?”

    “眼睛?”纪荀皱起了眉,不知道洛婉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刚才和那些鸟头人身的东西打斗时,我见你的眼睛突然…怎么说呢,就像是天上的银河,特别漂亮,你自己没什么感觉吗?”

    纪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她现在脑子里很乱,不自觉的就想起了于子言,哪还管得着什么光,而且这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八成是观苍眼的变化。

    在经过两次危机后,接下来倒也风平浪静,第二日天刚蒙蒙亮,众人就上路了,路线是重新拟定过得。

    大家一致决定应该先登上山顶,这样可以纵观这座山的全貌,说不定可以从植被与地理分布看出什么门道,确定旱魃的确切所在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