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三十九章不得安宁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夜深了,人们就算睡不着也得强迫着自己休息,可纪荀就是无论如何都静不下来,感觉胸口有点闷,莫名的心慌。

    她让守夜的人去睡,自己坐在洞口看着火。

    “怎么了?担心子言?”洛婉坐在她身边,伸出手烤着火。

    纪荀失笑“担心他?啊呀,洛婉你别逗了,他有什么好担心的,人家那么厉害。”

    “有时候担心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就算知道他不会有事,但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担心,不是吗?。”

    纪荀愣了一下,嘴巴开开合合,最后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萎顿了下去,臊眉耷眼的说

    “好吧,是有那么一点担心,于子言那家伙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很难相处,可真要遇到什么事永远都是把自己摆在最危险的位置上,我不是担心他的能力,是担心他的脑子。”

    “玄家的人都是这样,大家都抱着一颗仁爱的心活着,这也是我们的祖训,虽然子言他一直不肯承认自己是玄家的人,但却也从来没有真正否定过。”

    纪荀耸耸肩,不置可否,安静的看着洞外的漆黑一片,她曾经从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人真能豁出性命去保护别人,更何况是陌生人,可自从遇到于子言,她就不得不信了。

    不说别的,单说她自己就被于子言救过很多次,可她却想不出该怎么回报人家,要说以身相许…额,她怎么感觉是自己占了人家便宜啊。

    不知过了多久,洛婉再次发问,这次的问题相对来说比较锐利。

    她问

    “小荀,你是喜欢子易的…对吧?”

    纪荀嘴角抽了抽,失笑“我怎么可能喜…”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洛婉打断了纪荀的话,她苦笑了一下,叹气道

    “其实当局者只有你一个人不明白,我认识的于子言是外冷内热,但他很在意自己的私人空间,绝不可能跟人同住,而且他从来不跟人开玩笑,更不会闲聊。”

    纪荀愣住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就什么都没说,安静听洛婉说话。

    “我觉得可能是你给他的感觉跟其他人不一样,就连我都觉得他和你在一起时有所不同,他整个人的状态很轻松,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从来没有见过那种卸去一身疲惫与重担的他,小荀,你知道吗?我很羡慕你,即便你们俩之间的感情不是爱情,我也很羡慕你,同样的,我也很感谢你。”

    “额…不用客气”纪荀终于找到了自己能插得上嘴的话,但她并没有把洛婉的话放在心上,反正她是想象不到自己和于子言在一起的样子,感觉要么是鸡犬不宁,要么就是她忍气吞声被压迫。

    从她个人的角度来说,她完全没有看出来于子言哪一点表现是喜欢她,就算是多次的舍命相救,她也很自觉的知道无论换成谁,于子言都会那么做。

    最重要的是,她根本想不出于子言会喜欢她哪点,她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就是…

    好吧,貌似是没有……

    两人一时陷入沉寂,纪荀没事做,就看着漆黑一片的山洞外开始发愁。

    现在对讲机已经有些不灵,他们虽然还能勉强找到路,可随时都可能遇到危险,根本没有太多心思寻找关于旱魃的线索,明天又不知道是怎样的一天,这毕竟还只是个开始。

    想着想着,纪荀渐渐就有了困意,迷迷糊糊的在半梦半醒之间,她听到了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好像是洛婉和尚青,她没多在意,打算继续睡。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到脖子有些发凉,就抬手盖住,万一被夜风吹着就不好了。

    可没多久,她就感觉手背也凉丝丝的,但奈何实在太困了,她懒得睁眼,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突然,纪荀感觉有人捂住了她的嘴,这下她可彻底醒了过来,抬手就要反击,却被另一双手擒住了,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和手背上猩红一片。

    那是…是血!

    纪荀心中大惊,当她看清眼前的人时,才松了口气,原来是洛婉和尚青。

    可很快她就又提起了气,只见洛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向他们头顶的洞口处,她顺着对方所指的方向看去,差点没一个哆嗦咬到捂着她嘴的那只手。

    要说在经历了那些鬼呀怪呀的事情后,纪荀的胆子也大了不少,可眼前这景象也太渗人了点吧!

    洛婉所指的地方乍一看没什么,黑漆漆的一片,可如果仔细看,就能看到两个小腿般长短的东西从洞口处耷拉下来。

    那…那分明就是人的小腿!

    而且还滴着水滴?不,借着微弱的火光,她可以看到那水滴是红色的。

    是血!

    难道是尸体?

    纪荀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那两条腿在微微的晃动,幅度很小,但确实在动。

    他们不知道洞口上面是什么东西,也不敢轻举妄动,就在这僵持的情况下,又有一双小腿耷拉了下来,而且还从上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走动。

    原本他们以为还会有一双腿垂下来,可这次…却是一颗头!一颗尖尖的头!

    纪荀想也没想就顺手甩出一张破煞符,紧接着尚青抓起一根带着火焰的树枝就像那张脸丢去,顿时传来凄厉又尖锐至极的惨叫,把洞里的人都吵醒了。

    与此同时那洞口上的东西也跳了下来,众人这才得以看到那玩意的尊容。

    那东西长着人的四肢,可脖子到肚子的部分却是像猴子,长满了毛发,头则是鸟类的形状,只是五官都挤在一起,当真丑出了新的境界。

    除此之外,它们的嘴里和身上都是腥臭的血,很显然是刚饱餐过一顿。

    纪荀没有见过这玩意,其他人自然也是,就连阅览过群书的洛婉都不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