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三十八章再见‘老朋友’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周围很安静,除了踩在落叶上的声音外没有一点杂声,纪荀这一队已经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走了很久,至于有多久,没人去计算。

    当走到一处平地时,众人终于停下了脚步,因为这里就是出事的地点。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人,都是跟着馆长和皮衣女孩的人,他们的死相并不好看,身体残破不堪,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样,伤口细小,密密麻麻,有些地方甚至深可见骨,看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纪荀见后倒吸了一口冷气,对这样的伤口她并不陌生,因为不久前她还处理过这样的伤口。

    尸蝗!

    没错,是尸蝗,纪荀十分肯定,当时于子言让她处理伤口,她花了整整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面对这种伤口,以至于在往后的几天内都时不时的会梦到。

    她依稀还记得何子易当时为了对付这种尸蝗是在洞口生起了火,并且强调了要有烟,可这里是深山老林,举着火把到处走很容易引起火灾,到时候得不偿失,还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就在纪荀一筹莫展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惊呼,她走过去一看,只见一只肥大的尸蝗扑闪着翅膀从一具尸体上飞起。

    她心下一惊,但那尸蝗却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而像是观望似得停在半空中,与众人对峙。

    尚青双手平举,向下压了压,低声说“别惊动它,我们慢慢离开,大家注意脚下。”

    说罢,他向周围看了看,从尸体的姿势上大致判断出了他们逃走的方向,带头向那里走去。

    所有人的动作都很缓慢,纪荀也是,她路过那些尸体的时候扫了眼,发现每具尸体上都或多或少的趴着几只尸蝗,像是吃饱了在休息,翅膀无精打采的闪着。

    “轰!轰轰!”

    巨响突然传来,几乎是同时,纪荀、洛婉和尚青三人齐声高呼

    “快跑!”

    众人没等他们出声,迈开步子就是一顿狂奔,背后的‘嗡嗡’声不算大,但听在人们耳中却像是催命一般,没人敢回头去看,都是使着吃奶得劲在跑。

    纪荀的逃跑素质相当过硬,一马当先,是跑的最快的,她一边跑还一边暗骂是哪个狗东西得挑在这个时候弄出声音,他们明明都快脱离危险了!

    有跑得快的,自然就有腿脚慢的,纪荀可以很清晰的听到身后不停想起的惨叫,她想做些什么,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她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可以舍己为人的人。

    就在这时,她的身后传来一阵巨响,与原先的那几声一样,她停下脚步扭头去看,扑面而来的是一阵焦肉味,原来是尚青用燃灵符引起了小型的爆炸。

    可尽管这样,还是有很多的尸蝗幸存了下来,它们只要一有机会附着在人身上,就下嘴去咬,很快尚青和那些玄家人身上就满是血迹了,洛婉被他保护的很好,并没有受伤。

    纪荀看到这一幕,竟有些热泪盈眶,要说尚青跑不了吗?不是,可他停下来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能尽可能的保护自己人吗?

    想到这,纪荀脑子一热,也不管有没有生命危险了,她脱下衣服,掏出随身的打火机点着,然后大喝一声向尚青他们跑去。

    衣服被点燃后,很快就扩大了火势,那些尸蝗来不及躲开就被烧死了,纪荀被呛得连连咳嗽,却还是红着眼对已经被她这举动吓傻了的尚青等人喊。

    “燃灵符不行,快!把衣服点着!妈的,都快翘辫子了还管着不着火啊!”

    听了纪荀的话,众人顿时醒悟,跟着照做。

    很快,围绕着他们的尸蝗就都熟透了,一个个僵硬的躺在地上,危机算是暂时解除。

    人们松了口气,无力的坐到地上。

    洛婉靠在尚青身上,这么的问“对了,小荀,你们上次是怎么逃过尸蝗的,这里也不安全,我们必须马上离开才行。”

    “山…山洞,风口…点火,有烟!”纪荀累的够呛,也呛的不行,说话断断续续的,但还是能完整的表达清楚意思。

    众人按照纪荀所说的找了处山洞,点好火后,留下几个人在外面守着,其他人则在洞里休息,一会轮流着来。

    安全后,纪荀笑着打趣。

    “上次我们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现了西郊那块墓,要是这次也能阴错阳差的发现那个埋着旱魃的入口就好了。”

    “上次是子易算计好的,这次可不一样”洛婉强撑起笑,然后转身问尚青“你感觉怎么样?伤口疼吗?”

    没等尚青回答,纪荀就抽出自己随身的小刀递给洛婉,见她一脸疑惑,纪荀无奈的撇撇嘴,问

    “你以为于子言腿上那么大面积的伤口是怎么来的?这次你们可是很幸运的,又有麻药,又有消炎药,又有纱布的,啧啧啧,比我们那次可好多了。”

    说着纪荀站起身,向洞口走去,她可不愿意留下来见证那种血腥的场面。

    很快,天就黑了下来,一天就这样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但这只是一个开始,他们还没有找到旱魃,等找到它的时候,才是真正惊险的时刻。

    纪荀坐在洞口看着那纯天然无污染的夜空,想着于子言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如果他们遇到尸蝗,应该会比较容易对付,她见那些东西都挺怕他那把乌木短刀的,按理说乌木对它们应该是没用的也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门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