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三十四章难言之隐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来到舒和斋后,纪荀就由侍者带着找到于子言和馆长,小艾还没有见过馆长,但也不认生,礼貌的打招呼。

    馆长一见小艾就喜欢的不得了,嚷嚷着要收她为徒,纪荀当场就不高兴了,指着馆长的鼻子大骂。

    “我说您能不能专情一点,没管过我就算了,现在又想再找一个,而且小艾还小,您就这么黑心?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我听你这话,怎么就那么容易想歪呢?”馆长吸了吸鼻子,正儿八经的说

    “不是我不教你,真的是不方便,你说你整天跟着小言跑,我也忙,你也不可能抛弃他来跟着我吧?依我看,你不如拜小言为师好了,他本事可比我大。”

    “才不要!”纪荀果断拒绝,就说现在没有利益关系,于子言都能使唤她使唤的心安理得,那要是真成了师徒还了得!不得把她当陀螺玩?

    于子言不知道纪荀心里的小九九,喝了口茶,自顾自的说“我觉得小艾做霍老板的徒弟挺好。”

    纪荀瞪了他一眼“好什么好,你别瞎说!”

    “小艾天生聪慧,耳目清明,虽是女子却阳气旺盛,三魂七魄生来就带了灵气,是修习玄术道法的最好苗子,普天之下再难找第二个”说着馆长吸溜了口茶水,吧咂了下嘴,惋惜道

    “小荀啊,不是我说,如果你这眼睛要是长在小艾身上,啧啧啧,那可就不得了喽!”

    馆长话音一落,就传来一阵瓷器破碎的声音,几人寻着声源看去,就见于子言眼睛瞪得老大,手还保持着端杯的东西,而茶杯则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茶水撒了一地。

    “我说你不至于虚成这样吧?”

    纪荀一边打趣,一边叫服务员过来收拾一下,她并没有过于在意于子言的表情,但馆长却没有忽略,他和于子言对视了一眼,微微皱起了眉。

    待服务员把地上收拾好后,菜也陆续的上来了,纪荀和小艾吃的很开心,而另外两人则一直保持着沉默,吃的心不在焉的。

    突然,于子言问小艾“你喜欢玄术吗?”

    小艾闻言,放下筷子低头想了想,然后会问“就是像于叔叔这样的吗?”

    纪荀一听就不开心了,既然小艾已经猜到了他们是做什么的,那为什么只提于子言呢?她也很厉害的好不!

    “对,就是可以做一些寻常人做不到的事,但这一行很危险,因为你面对的敌人都是超自然的,而且即便你做了好事,也不一定能得到任何回报甚至感谢,还可能遭到白眼。”

    于子言很中肯的描述了这另类的职业,但纪荀还是忍不住补充了一句

    “最重要的是不让挣钱!不好混啊!”

    小艾笑了笑,重重的点点头“我喜欢这个职业。”

    “那你以后就跟了我吧”馆长灭掉烟,喝了口酒,喃喃自语似得说“这一行虽然苦,但要是道行到了那份上,死后也能在下面谋个一官半职,免去轮回之苦,只是小艾资质虽好,却不能通灵请神,怕是得拜师,这就逃不了五弊三缺了,这我可得事先说清楚。”

    “我不怕!”小艾神色坚定。

    就这一瞬间,纪荀觉得自己有时候似乎还不如小艾,一点觉悟都没有。

    自嘲之余,她又想,小艾为什么这么坚定呢?她这么小,难道真就懂什么拯救天下苍生的大义吗?那不就成精了嘛。

    她想,小艾八成是真明白了她父亲的离开是怎么一回事,心里估计是想着学了就能见到父亲了。

    谋算好拜师的事后,馆长舒心的笑了笑,随后又皱起了眉,对众人说。

    “其实今天请你们过来吃饭,还有一件事。”

    听听,‘请’。

    要说‘请’这个字啊,纪荀就从来没有在这老财迷嘴里听到过,这还是第一次,所以说,他嘴里的那件事,绝对不简单。

    于子言没有吱声,等着他往下说。

    只见馆长点上了一支烟,猛吸一口后,这才开口。

    “你们去过的那个墓不是塌了嘛,我和周老鬼就想着里面可能还有什么冥器,就像去鼓捣点,结果…”

    “您老能别再关键时刻不说了嘛!”纪荀翻了个白眼。

    “结果…唉”馆长脸色极其阴沉,又吸了口烟“结果周老鬼在去的时候…失踪了!”

    “多久的事了。”于子言问。

    “没多久,就三天前,我找遍了那片都没找到他人”馆长揉了揉脸,话锋一转道

    “其实你们跟我去也不亏,我在找他的时候发现那墓并没有完全塌陷,保不齐还能找到那个跟你们作对的人的线索。”

    于子言若有所思的低下头,抬起眼皮目光锐利的看着馆长“你们真的是为了冥器去的?”

    “嗯。”

    “我看不是吧”于子言笑了笑“据我所知,你和周老板都不是鲁莽的人,你们虽然是阴阳先生,但并不精通盗墓,而且这是损阴德的事。”

    “我…”

    “霍老板,我本不应该管这么多,但既然你是来寻求帮助的,就不该有所隐瞒,我知道,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你不会编这么拙劣的谎,我不是不能帮,只是不想糊里糊涂的做事,我们交情归交情,该说明白的还是要说明白。”

    于子言的话,让场面一时陷入沉默,纪荀看着这两人,郁闷咬起指甲盖来,要说这两人和她的关系,那自然是都不用说的,可毕竟馆长和她认识的早,又对她没话说,所以她只能帮着一边说话。

    “我说于子言,什么交情归交情,话要说明白的,馆长还能害了你不成?”

    “你可以选择帮他,但没资格让我也无条件出手。”说着于子言站起身,离开了。

    纪荀没想到这家伙脾气突然这么冲,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就在这时,馆长又说话了。

    “唉,也不能怨他。”

    纪荀撇撇嘴“合着是我多管闲事了啊?不过话说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纯属好奇。”

    “我…唉”馆长灌了一大口酒,这才缓缓道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