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三十二章尚家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也不知道为什么,纪荀就是感觉自从洛婉走后她的心情就舒畅了很多,连画符的成功率都‘噌噌’的往上涨。

    这天,纪荀提着早餐来到于子言的办公室,对于这个地方她是走城门走惯了,也就没敲门,哼哼着小曲就推门而入了。

    如果说她哼的是某明星唱的流行歌,那或许没有现在这么尴尬,可她哼的是…喜羊羊与灰太狼的主题曲!

    纪荀一边懊悔不该拉着小艾看动画片,一边和客人打招呼,还真是尴尬妈妈给尴尬开门——尴尬到家了!

    “这位是…”

    那中年人看了看于子言,希望能得到他的介绍,但于子言是什么人啊,他能这么轻易就张开尊口吗?

    当然不能!

    于是,纪荀自觉的开始自我介绍,她这几天脾气好了很多,最起码面对于子言时,基本都能平心静气的。

    “原来你就是子言的助手啊!小姑娘真是年轻有为!”那中年人笑了笑,伸出手一边和纪荀握手,一边说“都是自己人,我叫尚盟。”

    “尚盟?”纪荀拧着眉头想了会儿,然后把手抽了出来,斜着眼问于子言“玄家的?”

    于子言低头玩着手机,轻轻“嗯”了一声。

    得到了准确的回答,纪荀笑了笑,回身拿起准备给客人的水,自己喝了起来,然后坐在沙发上,问“来找我们家于法医什么事啊?他挺忙的,分分钟十几个案子,没空跟闲杂人等瞎胡闹。”

    尚盟的脸上没有丝毫难看,他从随行的包里拿出一叠文件放在纪荀面前,说

    “是这样的,玄家最近也调查到一些东西,是关于王毅的,想着子言也跟了这件事很久,看他能不能看出点什么端倪。”

    纪荀撇着嘴扫了眼文件,随手翻了翻,冷哼了声“与时俱进嘛,都知道整理文件了。”

    “是,是是”尚盟赶忙附和。

    “这是谁的意思啊?”纪荀捏着嗓子问,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于子言的经纪人。

    要说王毅的事,其实于子言也有心管,但这既然是玄家找上来的,事出总得有因,别到时候哼哧哼哧的忙活半天又费力不讨好。

    纪荀看着尚盟一脸谦卑,八成也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这玄家找人帮忙就派这么个小喽喽来,也太不重视她家于法医了吧。

    而那尚盟似乎也不太好回答这个问题,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一会儿看看于子言,一会儿看看纪荀。

    见状,纪荀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她把水杯重重的放在茶几上,冷声道

    “既然有些人还是看不上我们于法医,那压根就别来,怎么着?以为法医这职业很闲是吧,闲到什么货色也能见?尚先生,别怪我话说的难听,谁都不是傻子,既然有心求教就拿出点诚意,别tm想求人帮忙还摆谱!”

    纪荀的话确实是说的难听,尚盟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说了句“我会把姑娘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达”后,就走了。

    目送人离开后,纪荀苦着脸看向于子言“我会不会做的太过了,这人谁啊,他不能报复我吧?”

    “怕什么。”

    于子言的声音很淡,但让纪荀有了一种有靠山的感觉。

    她笑了笑,把买来的早餐放在于子言手边,问“不是说尚家是除洛家和于家外最大的家族嘛,怎么会有这种软蛋?”

    “帝王之家还有废物呢,很正常。”

    说着于子言喝了口豆浆,似乎是看在豆浆的面子上,他开始好心的给纪荀解释了起来。

    原来这尚家说白了就是个打杂的头头,出了什么大事都是他们先做调查然后分析,有了结果后家主看情况派人来支援,这次他们怕是解决不了事情,想着就这么回去太丢人,才死马当活马医来找于子言的。

    但于子言和整个玄家都有过节这是众所周知的,于是尚家只能派出一个既有点身份,又能让于子言捏的人出来打头阵。

    “你的意思是还会有人来?”纪荀一脸坏笑。

    “嗯”于子言点点头“不过还是正事重要,你看过文件后告诉我,别再闹了。”

    纪荀强压着心底要爆发的欲望,用鼻孔看着于子言问“你为什么不自己看?不识字?老花眼?”

    “我很忙,分分钟十几个案子。”

    说罢,于子言抓起一堆文件就出去了,就纪荀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痛心疾首的跺脚。

    下午的时候,局长来了,纪荀和于子言被叫了过去。

    “小言啊,西郊那块墓你可得抓紧了,不是我催你,实在是这事一直瞒着不上报不行,市长那边我已经兜不住了,这事藏不了多久的。”说着局长猛吸了口烟,他这几天为这事头发白了不少,搞不好就得晚节不保。

    这于子言自然也知道,但也没办法,事情总得一步一步来,急也没用,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局长叹了口气,继续道“直到现在那一百多具尸体都没人认领,八成都是流浪者,局里连资料也没有,小言啊,你看这…还要继续留着吗?”

    于子言点点头“留着。”

    见局长一脸疑惑,纪荀担任起了讲解的工作“是这样的,那一百多个人的阴魂没有被收入阴间,如果尸体不在了,那地府工作人员也没办法提取样本追踪了,这么一来那一百多个阴魂就找不到了。”

    经纪荀这么解释,局长更懵了,其实她也可以理解,毕竟她第一次听到‘地府工作人员也没办法提取样本追踪’时,也是一脸蒙蔽。

    不过想想现在给死人烧东西都是电视、别墅和电冰箱了,那地府与时俱进向科学看齐也不算很过分。

    离开了局长办公室后,于子言问纪荀“我前几天不是让你找王国生了嘛,他还是没有想起《九州玄空录》里有那个阵法是需要怨气和怨灵的?”

    纪荀撇撇嘴“没有,他好像都没有看完那本书,王家到了他这一辈基本是废了。”

    “那就只能看尚家那边有什么线索了”于子言换好便服,一边捏着眉心,一边说“希望最近别再出什么事了,不然玄家来这么多人可真就成摆设了。”

    “想那么多干嘛,馆长中午给我打电话说要聚聚,顺便给你补补,这会儿小艾也该放学了,你先去,我接上她去找你们”说着纪荀提着包就离开了。

    其实于子言的身体确实是很让人担心,自古墓事件之后,他就一直没怎么恢复,然后就是接二连三的麻烦,虽说上次强行使用力量没出什么大事,但他的脸色的总是很难看。

    馆长说这样下去迟早得出事,就寻思着找了一家叫舒和斋的地方,主做药膳,想着要是有用以后就御用了。

    纪荀是真没见过馆长这么疼人儿,严重怀疑这俩人有私情,而且绝不简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