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十九章不堪的幻境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雪左飘右荡的来到人间,它们有点钻进了纪荀的脖子里,有的则落在了地上,与尘埃融为了一体。

    纪荀抬起头看着天空,白茫茫的一片,她突然想起了奶奶离开的那天,也是这样下着雪,她一个人安葬了奶奶,然后就片刻不停留的继续游荡。

    “奶奶。”

    纪荀呆呆的说出这两个字,突然,她开始发疯似得的奔跑,她想找到奶奶,找到那个最初给过她温暖的存在。

    “荀啊~”

    苍老但很慈爱的声音回荡在这空旷的城市中,纪荀满脸惊喜,仰着头对天空大喊“奶奶!”

    “荀啊~来奶奶这儿,有糖吃的!”

    “奶奶!”纪荀发疯了似得到处找,她跑啊跑,跑了好久。

    最终,她在一间破旧的屋子前看到了奶奶,见到奶奶的一瞬间,纪荀仿佛忘记一切,只想着能跑过去抱住这个慈爱的老人,事实上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奶奶~”纪荀在老人身上蹭着,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死!”

    一声阴冷的嘶吼突然传入纪荀的耳中,她猛然惊醒,抬头去看奶奶,可映入眼帘根本已经不是奶奶那张慈爱的脸了,而是……

    而是…周珊珊那张鬼脸!

    摄青鬼!

    纪荀吓了一跳,赶紧撒开了手,连滚带爬的离开了那个摄青鬼。

    她的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丁已巨卿护体符,什么甲午玉卿破煞符,什么急急如律令,什么临兵斗者皆临阵前行,她通通都记不起来,现在她脑子里只有恐惧!深深的恐惧!

    “死!去死!”

    摄青鬼仰天长啸,然后向纪荀扑了过来,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摁在了雪地里。

    纪荀看着那个摄青鬼,它的脸一会儿是周珊珊的,一会儿是…奶奶的!

    “都怪你!”奶奶原本慈爱的声音变得凄厉,它双目赤红,蠕虫从它的眼睛,鼻子,嘴巴和耳朵里涌出来,纪荀瞪着双眼,整个人都呆住了。

    可尽管如此,她还是可以听到‘奶奶’的声音。

    它说

    “都怪你!要不是需要养活你,我还有钱买药!还有钱治病!我还能再活一年,甚至十年!都怪你!”

    听到这些,纪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是啊,如果不是因为她,奶奶或许还能再活一年,甚至十年。

    就在纪荀要彻底放弃的一瞬间,她脖子上的手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脸颊火辣辣的疼,这疼瞬间就让她清醒了不少。

    “醒醒!”

    于子言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纪荀睁开眼睛,真的是于子言!

    “你怎么会在这里?”纪荀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情况中逃离出来。

    但于子言并没有给她太多反应的时间,拽起她的手就开始狂奔,纪荀这才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没有雪,也不再是白天,但纪荀说不上眼前的天空是什么颜色,黄色?不,那颜色更像是被稀释过得血液的颜色。

    而这个世界也不再是空无一人,除了于子言和她外,他们身后还有很多人,那些人手中拿着各种奇形怪状的武器,一副要把他们杀了的样子。

    不,更准确的说不是他们,是…于子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纪荀急声问。

    “这是我的幻境”说着于子言看了看身后“先别问那么多,把这些人甩了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你我洛婉都会死在幻境里!”

    可最终,他们没有甩掉那些人。

    纪荀看着那些围着他们的人,静静听着他们愤怒的言语。

    “杂种,就你也配拥有这种血统?别给于家丢人!”

    “哼,我看收留他也可以,毕竟子彤的力量尚不成熟,而且大小姐也不想让子彤做阳间阴司。”

    “那就把他关起来好好看着,等他想开了,愿意替于彤做阳间阴司了再放出来!”

    随着这最后一声的结束,幻境也开始变化,天空仿佛被血染过一样,猩红一片,他们周围没有人,可纪荀却依旧能听到那些不堪入耳的辱骂,和各种东西落在人皮肉上的声音。

    纪荀侧头看着于子言,他垂着头,很是安静,纪荀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可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是于子言的幻境,也是他的记忆。

    纪荀的心里很难受,她觉得自己真是有些自怜自哀了,她从没有过亲人,却也曾体会过温暖,她没有经历过背叛,虽然经历了世态炎凉,但她遇到的都是好人。

    奶奶,馆长,周启生,于子言,洛婉……

    他们都是好人,所以比起于子言,她真的已经很幸运了。

    她看着如此安静,安静的有些可怕的于子言,一把抱住他,吻上了那冰冷的唇。

    而于子言也被纪荀这个吻吓到了,他的双眼瞪得极大,呼吸也不自觉的停止了。

    一吻结束后,于子言也彻底清醒了,他伸手揽住纪荀的腰,闭上双眼嘴开始一张一合的动了起来。

    不多时,那熟悉的金光就出现了,纪荀想起了馆长之前说的话,惊愕的抬起头看着于子言,他的嘴角已经渗出了血,纪荀让他停下来,再想想其他办法,可他却仿佛听不见似得,依旧双目禁闭的催动着力量。

    在那金光之下,整个幻境就像是被人用手撕扯着一般,开始渐渐消失。

    待一切都回归现实后,于子言身子一歪跪倒在地,抚着胸口咳出了好大一口血,脸色也是十分难看。

    “你强行使用力量了?”

    洛婉看起来也是伤的不轻,大概是因为强行被拉出幻境的原因,但比起于子言来说她好太多了。

    “人还没走……咳”于子言有些痛苦的抬起头,看着二楼出艰难的吐出两个字“二楼!”

    洛婉闻言看了纪荀一眼,示意她留下来照顾于子言,然后就往楼梯口跑去。

    刚上二楼,洛婉就看到一个少妇打扮的女人正打算跳窗,她怎么可能让对方得逞,疾步上前把人拽了下来。

    可那少妇也不是善茬,见被人发现了回首就要反击,两人就这么缠斗了起来。

    没多久,纪荀就扶着于子言上来了,她小心翼翼的让于子言坐下,这才去帮洛婉。

    有了纪荀的加入,那少妇很快就不敌了,洛婉和纪荀看准时机用散落在床上的男士领带把人反捆了起来,两人配合的很默契,少妇根本没办法挣脱。

    见逃走无望,那少妇躺在地上狠狠的瞪着于子言,冷笑道

    “于子言啊于子言,你可真是拼啊,我都快分不清这两个女人谁是你姘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