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十七章市长先生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终于于子言耐不住性子了,抬起眼皮疑惑的看着纪荀,问“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嘿嘿”纪荀笑了笑,挪到床边坐下“你说,王佳没事吧?”

    “这不一定,就看她是想做一个好姐姐,还是想大义灭亲了,其实之前说的那些都是我单方面的推测,几乎是没有根据的,如果王佳能把她知道的一切老实交代,就不会有什么大的事情,也保不准她什么都不知道,你瞎操什么心,人家可还有个做市长的爹呢。”

    听了最后一句话,纪荀有些哭笑不得“那你还叫人抓她?”

    于子言放下手里的资料,看白痴似得看着纪荀,问“你觉得王佳被抓,王毅能一点动作都没有?还有他们的父亲,现在并不能排除这其中有他的一份。”

    纪荀点点头,又问“那个《九州玄空录》到底是什么东西?王诩又是怎么回事?”

    听了她的问题后于子言没有说话,而是把一边的笔记本扔到她怀里,赶苍蝇似得挥挥手“去客厅自己查,没事别进来,有事自己解决!”

    纪荀撇撇嘴,抱着笔记本来到小艾身边坐下,打开度娘,输入了‘王诩’两个字。

    在看过这位传奇人物的大致资料后,她终于发现了重点!

    相传鬼谷即为太上老君的唯一弟子玄都仙人。

    ‘鬼谷诡秘,社会纵横、自然地理、宇宙天地玄妙;其才无所不窥,诸门无所不入,六道无所不破,众学无所不通。证得弟子门人无数,翻云覆雨,惊世骇俗,后皆大有作为。鬼谷堪称万圣先师,万圣之祖,绝不为过。’

    “这么牛掰啊!”纪荀咬着指甲盖,一脸便秘。

    接下来的几天里,她都没敢怎么招惹于子言,总感觉这位大爷心情欠佳,所以她没事的时候就练习练习画符,看看书,有时候也会找馆长交流探讨一下学术性的问题。

    时间说快也快,不知不觉就入了冬,纪荀也见过洛婉几次,问了问王毅那件事有没有什么进展。

    据洛婉所说,王毅一直都没有找到,市长本人也是一直没有出面,但王佳却是都交代了,周珊珊确实是被王毅杀死的,其他三个人也都如于子言所说。

    但至于剩下的五个人她却怎么也不肯交代,死咬着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洛婉说这次的事可能和西郊那次有关系,这五个人的死绝不简单,但她去了几趟西郊都没什么发现。

    在这期间,于子言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一些,一入冬他就开始了工作,而纪荀则真成了他的助手,有时候会帮他处理一些尸体,但大多数时间都在跟着调查王毅的事。

    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市长终于同意了他们邀请,约在市长办公室见面。

    前去赴约的只有三人,于子言、纪荀和洛婉,当他们进到办公室后,也看到了一个熟人,王佳。

    她的气色看起来并不是很好,纪荀听周启生说他们已经分手了,看王佳这样子,纪荀觉得她大概是真的对周启生有情。

    市长大人是一个不怒自威的人,他看起来很严肃,气场也很强,但于子言却是一个气场比他还强的人。

    只见于大少爷泰然自若的坐在沙发上,环视着办公室的每个角落,然后笑道

    “看来市长先生对这风水学研究的很透彻嘛,就连办公室里的摆设都这么讲究。”

    王国生眯起了眼睛看向于子言“阁下是…”

    “既然是同行,那也就用不着打什么马虎眼了,我是阳间阴司。”

    于子言话一出口,王国生就瞪大了双眼,看着于子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儿子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影响了阳间太平,本来我是可以直接来找你的,但又考虑到身为锦阳市长,你所管辖的地界频频出现命案,可能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所以就没有贸然叨扰,不知道你忙活了这么久,都找到了什么线索。”

    王国生若有所思的垂下了头,在知道于子言是阳间阴司后,他的气焰就瞬间消失了。

    “其实就算你什么都不说,我也能找到王毅,只不过是迟早的事罢了”于子言顿了顿,然后继续道

    “我见过他,就在周珊珊要被引魂者带走的时候,市长先生,你也是知道的,在引魂者面前抢走阴魂,是怎样的罪过!”

    于子言话音一落,整个空间就陷入了一般的寂静,王国生依旧低着头,他显然已经意识到自己儿子闯了大祸。

    而纪荀和洛婉则是有些诧异,于子言在那晚之后一直没有说什么,她们事情一多也就忘了问,现在经于子言一说两人才想起来这档子事。

    只是这王毅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敢跟阴间冥神抢阴魂,而他这么不顾一切的抢到阴魂究竟是想做什么?

    很快,她们就得到了答案。

    王国生沉思了一会儿后,就重重的叹了口气,这才缓缓道来。

    本来王毅是不适合学道术的,因为他心术不正,总是惹事,可却又偏偏对道术感兴趣,王国生被缠得没办法,只能随便教了他一些无伤大雅的东西。

    但有一次,王毅趁着家里没人,就偷看了《九州玄空录》,要说也是造孽,他虽然品行不端,但根骨奇佳,很快就掌握了书中要领,最后甚至比王国生还厉害了。

    在出事之前,其实王国生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儿子已经参透了《九州玄空录》,等他知道之后,一切都已经晚了,现在他就算用卜算之术都找不到王毅的下落了。

    “那书呢?”纪荀忙问。

    “不见了”王国生无奈的摇摇头“十有八九怕是被那兔崽子偷走了!”

    “那王毅之前有没有和什么人走的很近?”

    “我…唉,我一直忙,根本…根本就没注意这些!”王国生脸上满是悔恨。

    纪荀皱起了眉,转而问王佳“那你呢?你知道吗?”

    王佳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于子言突然开了口,他问“市长先生,我可以见见你太太吗?”

    王国生点点头,让王佳亲自送几人去他们的住处。

    离开了办公室,趁着王佳取车的功夫,纪荀无精打采的叹了口气“本来以为见了市长就会有进展,结果还是只有一些无关痛痒的线索。”

    “不,你错了”于子言顿了顿,看向洛婉“我记得你审讯过与王毅有过接触的所有人,那市长夫人呢?”

    “本来是应该审的,但不知道市长用了什么手段,就连局长都说免了,我看这个市长也不是什么好鸟。”

    于子言笑了笑“他是不是好鸟我不知道,但这位市长夫人绝不是普通人。”

    “为什么这么说?”洛婉和纪荀异口同声的问。0

    “你们想,对于道术而言,根骨和天赋是很重要,也很难得的,而王毅就是这么巧,又有根骨和天赋,又生在王家,而且还知道了《九州玄空录》,你们不觉得太巧了吗?”

    听于子言这么说,两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纪荀掩嘴惊讶道“于子言,你是说我们真正的对手,已经从很久之前就开始窥探《九州玄空录》了?天啊!”

    “可以这么说,所以只要我们能成功见到市长夫人,就有机会获得更多更重要的线索”说着,于子言向王佳开来的车走去。

    其实他很清楚,离真相越近,谜团就会越多,他是真的想不明白,既然对方已经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九州玄空录》的下落,那为什么不早点拿走书自己参悟呢?而是等到现在,借他人之手得到?

    还有就是于子言一直有一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自始至终,他都觉得对方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引起他,或者是他们几个人的注意,也就是说,在对方真正想要做的事之中,他们几个的参与也是必不可少的。

    关于观苍眼,他可以理解,但其他的就没办法解释了,包括小艾,他都觉得是对方有意安排的。

    这一切的线索和谜团让于子言很烦躁,他很讨厌这种无法占据主导权的感觉,很讨厌!

    终于于子言耐不住性子了,抬起眼皮疑惑的看着纪荀,问“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嘿嘿”纪荀笑了笑,挪到床边坐下“你说,王佳没事吧?”

    “这不一定,就看她是想做一个好姐姐,还是想大义灭亲了,其实之前说的那些都是我单方面的推测,几乎是没有根据的,如果王佳能把她知道的一切老实交代,就不会有什么大的事情,也保不准她什么都不知道,你瞎操什么心,人家可还有个做市长的爹呢。”

    听了最后一句话,纪荀有些哭笑不得“那你还叫人抓她?”

    于子言放下手里的资料,看白痴似得看着纪荀,问“你觉得王佳被抓,王毅能一点动作都没有?还有他们的父亲,现在并不能排除这其中有他的一份。”

    纪荀点点头,又问“那个《九州玄空录》到底是什么东西?王诩又是怎么回事?”

    听了她的问题后于子言没有说话,而是把一边的笔记本扔到她怀里,赶苍蝇似得挥挥手“去客厅自己查,没事别进来,有事自己解决!”

    纪荀撇撇嘴,抱着笔记本来到小艾身边坐下,打开度娘,输入了‘王诩’两个字。

    在看过这位传奇人物的大致资料后,她终于发现了重点!

    相传鬼谷即为太上老君的唯一弟子玄都仙人。

    ‘鬼谷诡秘,社会纵横、自然地理、宇宙天地玄妙;其才无所不窥,诸门无所不入,六道无所不破,众学无所不通。证得弟子门人无数,翻云覆雨,惊世骇俗,后皆大有作为。鬼谷堪称万圣先师,万圣之祖,绝不为过。’

    “这么牛掰啊!”纪荀咬着指甲盖,一脸便秘。

    接下来的几天里,她都没敢怎么招惹于子言,总感觉这位大爷心情欠佳,所以她没事的时候就练习练习画符,看看书,有时候也会找馆长交流探讨一下学术性的问题。

    时间说快也快,不知不觉就入了冬,纪荀也见过洛婉几次,问了问王毅那件事有没有什么进展。

    据洛婉所说,王毅一直都没有找到,市长本人也是一直没有出面,但王佳却是都交代了,周珊珊确实是被王毅杀死的,其他三个人也都如于子言所说。

    但至于剩下的五个人她却怎么也不肯交代,死咬着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洛婉说这次的事可能和西郊那次有关系,这五个人的死绝不简单,但她去了几趟西郊都没什么发现。

    在这期间,于子言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一些,一入冬他就开始了工作,而纪荀则真成了他的助手,有时候会帮他处理一些尸体,但大多数时间都在跟着调查王毅的事。

    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市长终于同意了他们邀请,约在市长办公室见面。

    前去赴约的只有三人,于子言、纪荀和洛婉,当他们进到办公室后,也看到了一个熟人,王佳。

    她的气色看起来并不是很好,纪荀听周启生说他们已经分手了,看王佳这样子,纪荀觉得她大概是真的对周启生有情。

    市长大人是一个不怒自威的人,他看起来很严肃,气场也很强,但于子言却是一个气场比他还强的人。

    只见于大少爷泰然自若的坐在沙发上,环视着办公室的每个角落,然后笑道

    “看来市长先生对这风水学研究的很透彻嘛,就连办公室里的摆设都这么讲究。”

    王国生眯起了眼睛看向于子言“阁下是…”

    “既然是同行,那也就用不着打什么马虎眼了,我是阳间阴司。”

    于子言话一出口,王国生就瞪大了双眼,看着于子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儿子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影响了阳间太平,本来我是可以直接来找你的,但又考虑到身为锦阳市长,你所管辖的地界频频出现命案,可能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所以就没有贸然叨扰,不知道你忙活了这么久,都找到了什么线索。”

    王国生若有所思的垂下了头,在知道于子言是阳间阴司后,他的气焰就瞬间消失了。

    “其实就算你什么都不说,我也能找到王毅,只不过是迟早的事罢了”于子言顿了顿,然后继续道

    “我见过他,就在周珊珊要被引魂者带走的时候,市长先生,你也是知道的,在引魂者面前抢走阴魂,是怎样的罪过!”

    于子言话音一落,整个空间就陷入了一般的寂静,王国生依旧低着头,他显然已经意识到自己儿子闯了大祸。

    而纪荀和洛婉则是有些诧异,于子言在那晚之后一直没有说什么,她们事情一多也就忘了问,现在经于子言一说两人才想起来这档子事。

    只是这王毅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敢跟阴间冥神抢阴魂,而他这么不顾一切的抢到阴魂究竟是想做什么?

    很快,她们就得到了答案。

    王国生沉思了一会儿后,就重重的叹了口气,这才缓缓道来。

    本来王毅是不适合学道术的,因为他心术不正,总是惹事,可却又偏偏对道术感兴趣,王国生被缠得没办法,只能随便教了他一些无伤大雅的东西。

    但有一次,王毅趁着家里没人,就偷看了《九州玄空录》,要说也是造孽,他虽然品行不端,但根骨奇佳,很快就掌握了书中要领,最后甚至比王国生还厉害了。

    在出事之前,其实王国生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儿子已经参透了《九州玄空录》,等他知道之后,一切都已经晚了,现在他就算用卜算之术都找不到王毅的下落了。

    “那书呢?”纪荀忙问。

    “不见了”王国生无奈的摇摇头“十有八九怕是被那兔崽子偷走了!”

    “那王毅之前有没有和什么人走的很近?”

    “我…唉,我一直忙,根本…根本就没注意这些!”王国生脸上满是悔恨。

    纪荀皱起了眉,转而问王佳“那你呢?你知道吗?”

    王佳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于子言突然开了口,他问“市长先生,我可以见见你太太吗?”

    王国生点点头,让王佳亲自送几人去他们的住处。

    离开了办公室,趁着王佳取车的功夫,纪荀无精打采的叹了口气“本来以为见了市长就会有进展,结果还是只有一些无关痛痒的线索。”

    “不,你错了”于子言顿了顿,看向洛婉“我记得你审讯过与王毅有过接触的所有人,那市长夫人呢?”

    “本来是应该审的,但不知道市长用了什么手段,就连局长都说免了,我看这个市长也不是什么好鸟。”

    于子言笑了笑“他是不是好鸟我不知道,但这位市长夫人绝不是普通人。”

    “为什么这么说?”洛婉和纪荀异口同声的问。0

    “你们想,对于道术而言,根骨和天赋是很重要,也很难得的,而王毅就是这么巧,又有根骨和天赋,又生在王家,而且还知道了《九州玄空录》,你们不觉得太巧了吗?”

    听于子言这么说,两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纪荀掩嘴惊讶道“于子言,你是说我们真正的对手,已经从很久之前就开始窥探《九州玄空录》了?天啊!”

    “可以这么说,所以只要我们能成功见到市长夫人,就有机会获得更多更重要的线索”说着,于子言向王佳开来的车走去。

    其实他很清楚,离真相越近,谜团就会越多,他是真的想不明白,既然对方已经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九州玄空录》的下落,那为什么不早点拿走书自己参悟呢?而是等到现在,借他人之手得到?

    还有就是于子言一直有一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自始至终,他都觉得对方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引起他,或者是他们几个人的注意,也就是说,在对方真正想要做的事之中,他们几个的参与也是必不可少的。

    关于观苍眼,他可以理解,但其他的就没办法解释了,包括小艾,他都觉得是对方有意安排的。

    这一切的线索和谜团让于子言很烦躁,他很讨厌这种无法占据主导权的感觉,很讨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