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十六章王佳与王毅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第二天一早,纪荀就恢复了之前的元气满满,早早爬起来供五脏庙,然后伺候着那对黑白双煞吃了小鱼干。

    中午的时候,于子言就醒了,纪荀打电话通知了洛婉和馆长,二人没一会儿就来了,与他们前后脚的还有周启生和王佳,当然,今天是星期六,小艾不用上学,两人就把她也带了过来。

    大概是感觉最近对小艾的关心比较少,怕孩子心里不舒服,纪荀一见小艾就好一阵嘘寒问暖。

    不过小艾是个懂事的孩子,她虽然什么都不问,但隐约也感觉到大家最近都很忙,就乖乖的趴在一边写作业去了。

    因为于子言的身体还很虚弱,不能下床,大家就觉得在卧室商量事。

    洛婉把水递给于子言,问“子言,你昨天到底遇到了什么人?”

    “先不说这个”说着于子言看向王佳“你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叫王毅是吧。”

    “王毅?!”洛婉和纪荀同时一惊,然后两人若有所思的对视了一眼,不再说话。

    “是的”王佳垂下了头,用力的握紧了男友的手,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于子言笑了笑“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来替你说好了,自从你父亲再婚后,你就很少回家了,也没有再花过他的钱,所以在大多数人,包括你男朋友的眼中,你就是一个普通人,你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你的父亲…其实是锦阳市的市长。”

    这些东西乍一听原本是和这次事情八竿子打不着的,但既然于子言刻意的单拎出来说,那就一定是另有隐情,所以所有人都没有插嘴,安静的等待着王佳开口。

    “是的,我的父亲确实是锦阳的市长”王佳顿了顿,松开了男友的手,抬起头看着于子言,缓缓道

    “你说的没错,我弟弟就是a大的学生,也就是前几天失踪的那个王毅。”

    于子言点了点头“你继续说。”

    “在王毅失踪后没多久,他就找到了我,他说…”

    王佳告诉众人,她从小就与常人不同,可以看见鬼,有时候也能在梦里梦到不久之后要发生的事,爸爸告诉她,她是先生命,但她并不喜欢插手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甚至是排斥厌恶,所以才离开了家。

    那天王毅来找她时,身边就带着那个女鬼,她和这个弟弟本来就不怎么亲,一年也就过中秋和春节的时候才见,但毕竟也有着血缘关系,她就把王毅让进了屋。

    对于女鬼的来历,王毅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拜托她看着这个女鬼,别让它到处跑,然后就走了。

    结果没多久,父亲就找到了她,问王毅有没有找过她,因为之前和弟弟有过约定,王佳就什么都没说。

    然后第二天,父亲就告诉她王毅杀人了,还杀了九个,然后就失踪了,之后她也听好多同事还有媒体说起过这件事,不过大多都是捕风捉影,不完整。

    其实王佳自己并不觉得那个女鬼给自己带来了什么困扰,因为它总是站在角落,也不动,更没有害她的意思。

    至于昨晚突然变成摄青鬼的事,她也不是很清楚怎么搞的。

    听王佳说完这些,于子言点点头,沉思了一会儿后继续问“你家和王诩是什么关系?”

    听到‘王诩’两字,纪荀是浑身一震,她诧异的看着王佳,似乎想到了什么。

    而王佳听到‘王诩’的名字后也是一愣,看着于子言不敢置信道“你…你怎么可能知道?”

    “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

    “我父亲曾告诉我说,在明国时期,我们家的祖辈还只是个土夫子,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本书,就是那个叫王诩的人写的,之后我们家祖辈就改姓了王,至于其他的就不清楚了,我对那些事不感兴趣,也就没有仔细的问。”

    于子言点点头“你见过那本书吗?”

    王佳仔细的回想,喃喃自语似得说“好像…好像是叫什么空…”

    “是《九州玄空录》吗?”

    听于子言这么说王佳彻底呆住了,她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于子言,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子言,你的意思是…”洛婉若有所思的看着王佳,眼中同样是震惊。

    “我想王小姐离家的原因不单单是父亲再婚,更不是因为你不想沾染玄学,而是因为你已经知道了你们家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但你的弟弟就不同了,他对玄学很感兴趣,也悉心修习,甚至还看过鬼谷子所著的《九州玄空录》,他拜托你照看的女鬼应该就是被他亲手闷死的周珊珊吧。”

    这下不止王佳了,所有人都看怪物似得看着于子言,而他并不打算就此打住。

    “因为杀了人,王毅很慌张,可慌张过后他就冷静了下来,没有人愿意坐牢,他也是,所以他运用了自己所学到的东西,控制了周珊珊的鬼魂,让它害死了其他三个目击者,王小姐,你真的是个好姐姐,其实原本你可以把这一切瞒得很好,只是很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啊。”

    王佳听后笑了笑,冷冷的看着于子言“既然你都知道了,还装模作样的问我做什么?”

    “因为我还有些事不清楚”说着于子言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一叠照片,摊在王佳面前,问“这五个人算是局外人,他们没有去青幕山,王毅为什么要让周珊珊杀了他们,还有,为什么要把那九具尸体埋在小区里,他还计划着什么,更或者说,他和某些人在计划着什么?”

    “我不知道”王佳说完就闭上了嘴,再不言语。

    “很好”于子言笑了笑,拿出手机给市局打电话,没一会儿就来了几个警员,把王佳带走了。

    周启生虽然一直在旁边听着,但一直都云里雾里不明白怎么回事,他担心自己的女友,索性也跟着去了市局。

    他们走后,洛婉摸着下巴看了于子言好一会儿,问“你从哪听到的风声?合着我这些天辛辛苦苦调查到的东西都给你做了嫁衣。”

    于子言一边看手里的资料,一边一本正经道“机缘巧合而已,谁让我人品太好,几天没去局里就有同事致电慰问。”

    “我听你们这意思,那本《九州玄空录》该不会和我们前几天进的王诩墓有关吧”纪荀瞬间有了种开窍的感觉。

    “现在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锦阳发生的这些怪事都是王毅做的,但显然动机不足,所以很有可能是那个一直跟我们做对的人找上了王毅,但不管哪一种,我们都得尽快和市长碰面。”

    说着,洛婉看向于子言,郑重其事道“神魂受损不是闹着玩的,你这几天就好好休息,其他的事交给我们,别瞎凑热闹。”

    “嗯”于子言闷声答应,可眼睛却没从那堆资料里抽离。

    没一会儿,洛婉和馆长就走了,纪荀一脸狗腿的前后忙活,又是给于子言端饭倒水,又是按摩的。

    终于于子言耐不住性子了,抬起眼皮疑惑的看着纪荀,问“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