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十五章阳间阴司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待众人赶到那片小树林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女鬼和于子言的身影,有的只是地上的一大片血迹。

    “出事了”纪荀的声音颤抖“先分头找找,找到电话联系。”

    话音刚落,纪荀就率先跑了出去,她很害怕,也很慌,就像上次逃出古墓时一样。

    “于子言!臭男人听到回话!于子言”纪荀扯着嗓子喊,却听不到半点回应。

    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走到哪里,纪荀突然听到一阵手机铃声,是于子言的!

    纪荀大喜,忙向着那声音的方向跑去,很快她就在一盏路灯下看到了一个人影,不是于子言是谁。

    她疾步跑过去,先粗略的看了看于子言的伤势,见他只是手掌被划破后松了口气,抓起手机看了看,是馆长,她接通了,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找到了于子言。

    挂断电话后,纪荀拍了拍于子言的脸,想把他叫醒,可他只是眉毛皱了皱,哼了一声后就再没有了动静。

    很快,馆长就开着纪荀的车过来了,看样子是先让周启生和王佳回去了,两人一起把于子言弄上车。

    馆长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把自己的手机丢给后座纪荀,说“给洛婉打电话,就说出事了,让她赶紧去小言家!”

    纪荀点头照做,挂断电话后她问馆长“于子言怎么了?旧伤复发?很严重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还得等洛婉看过才知道”说完馆长就不再说话了,开始专心开车。

    等他们到家的时候,洛婉已经到了,三人七手八脚的把人抬回卧室,馆长见傻站着也没事,就把纪荀拉到了客厅。

    纪荀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馆长阴沉的脸,问“于子言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馆长吸了一大口烟,叹气道

    “你应该也知道小言是阳间阴司了吧?正所谓阳间阴司,就是行走在阴阳之间的人,他们是人,也是冥神。”

    “冥神?”纪荀嘴角抽了抽“像黑白无常那样的?”

    “算是吧”馆长又猛吸了一口烟“阳间阴司的力量很强大,但身为凡胎肉体又不好控制,所以在他们之间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在压制着他们的力量,一旦力量失控,就会反噬,神魂受损,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使用任何力量,如果强行使用,是很危险的。”

    “那今天是怎么回事?”

    “看到小言手上的伤口了吧,他大概是用了自己的血驱邪,具体的还得等他醒过来才知道。”

    纪荀点了点头,又问“您刚才说他们,阳间阴司很多吗?”

    馆长笑了笑“多了还不得乱套?小言这一辈只有两个,还有一个叫于子彤,是他妹妹,不过他们兄妹俩关系不是太好,你别在小言面前提起这事。”

    “哦,知道了”纪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可我没在书上看到光靠血就能破煞的啊。”

    “毕竟算是冥神,他们的血和我们常人的血不一样,又称阴阳血,所以他们不光力量强大,脑子和身体也都异于常人,阴阳血不仅可以破煞驱邪,还能帮人去除尸毒,反正用处很多!”

    就在这时,洛婉走了出来,她把一些带血的衣物和绷带扔进垃圾桶,擦了擦额头的汗说

    “还好,他没有强行使用力量,不过又填了不少外伤,看来是和人动过手。”

    “人?”馆长皱起了眉“动了手,但没有要小言的命,不,不一定是人,不然小言用不着放血。”

    “猜来猜去也没用,不如等他醒了再说”说着纪荀一边打哈欠,一边向沙发走去“我是困得不行了,你们自便。”

    其实纪荀确实是很困,毕竟她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可洛婉和馆长一走,她原本混沌的脑子突然就清明了很多,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在夜深人静之中,她难得的流露出了极其感性的一面。

    此时,纪荀脑子里满满都是这些天来发生的一切,还有于子言倒在路灯之下的样子,这画面真的很熟悉,在逃出古墓时也是这个样子,她怎么都叫不醒那个人。

    纪荀觉得于子言真的是一个怪人,他总是看起来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可心里却是暖乎乎的,纪荀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这样,表里如一有那么难吗?

    “唉”纪荀不自觉的叹了口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想想还是不怎么放心,想去看看那个人怎么样了。

    卧室的床上,于子言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他的黑白双煞成了左右护法,安静的趴在枕头的两侧,见有人进来了慵懒的抬起头看了看,然后继续呼呼大睡。

    纪荀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于子言苍白消瘦的脸,第一次,她有些想了解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造就了他如此冷淡的外表呢?

    其实有时候纪荀真的觉得自己该好好跟于子言说声‘谢谢’,自两人相识以来,对方救了她很多次,他们从一开始的素未谋面,到后来的生死与共,再到现在的‘同居’,短短的几天却让她感觉过了好几年。

    纪荀一开始还纳闷于子言为什么会同意她搬进来,毕竟房子没有了还可以找别的地方,不一定非要住这里,现在想想馆长在周启生家说的那些话,她也就明白了十之八九。

    但既然他答应了,纪荀也就不再矫情。

    坦白的说,她有些害怕一个人住,尤其是还要重新换一个陌生的环境,那让她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没有安全感。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于子言那次收留她后,纪荀就总感觉在这个人身边会有…家的感觉,所以她今天才回这么生气,怕自己的所有感觉都是一厢情愿。

    在过去的近二十年里,她一直都居无定所,四处流浪,就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没办法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总是被那种深深疲惫感无情的吞噬。

    她可以说已经尝够了人间疾苦和世态炎凉,所以才会懂得珍惜,也更怕得来不易的东西会突然失去,以至于她不自觉的把一些在别人看来很渺小的感情无限放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