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十四章游荡者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于子言堪堪躲过纪荀挥来的一拳,却险些站不稳,最后只能无力的靠在了树干上。

    纪荀正在气头上,哪管这么多,跨前一步就又想上手,随后赶来的馆长见状急忙拦了下来,她一看到馆长就更来气,脸色阴沉的冷笑。

    “合着刚才我快没命的时候,你们都躲在一边看戏来着?怎么,好看吗?于子言,我本来以为你人还不错,把你当朋友,谁tm知道你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馆长挡在于子言身前,柔声安抚纪荀“小荀,你别冲动,先解决了这鬼东西,有话我们回去好好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老娘不干了!”说着纪荀绕开馆长和于子言气呼呼的走了。

    看着纪荀远去的背影,馆长叹了口气,对于子言说“我就知道这个办法不行,你偏要…唉!”

    “锦阳现在危机四伏,她力量不够迟早是死,这是最快的办法”于子言顿了顿,一边向那女鬼走,一边说“霍老板,这里交给我,你去看看她。”

    “你一个人行吗?要不…算了,还是就我去看那丫头吧,你伤还没好,注意安全!”说着馆长就像纪荀离开的方向走去。

    他是不太放心于子言跟这女鬼在一起,毕竟这家伙现在和普通人没两样,但相比这个已经没有了多少力量的女鬼,他还是觉得盛怒中的纪荀更有杀伤力。

    不得不说纪荀现在的身体素质极好,跑了近半个小时都不带喘的,可当一辆出租车出现时,她也就懒得跑了,打开车门上了出租车。

    “姑娘,这么晚了去哪啊?”司机师傅笑着问,因为纪荀穿着黑衣服,他也看不清血迹。

    “去…”纪荀这才发现自己没地方去,她不想回于子言家,而之前的那个房子又什么都没有,本来想说去安乡殡仪馆,但也不想见馆长。

    这么久了,纪荀再次有了那种无家可归的感觉,就像是她流浪时一样,那时候就是没有人会管她的死活,即便第二天就饿死街头,也没有人会为她掉眼泪,还真是悲哀呢。

    这世上,怕是只有奶奶是全心全意对她好的,那时候她们两人相依为命,虽然有时候也吃不饱穿不暖,但心里总归是暖暖的。

    想起了奶奶,纪荀的眼泪就不自觉的滴了下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这大概…是她有生以来第二次流泪吧,第一次是出声时候的啼哭,呵,她本不是多愁善感的人。

    司机见纪荀哭了起来,点了根烟叹气道“姑娘,和家里人吵架了?还是和男朋友闹别扭了?”

    “不是”纪荀抽了抽鼻子“去医院吧。”

    “医院?”司机沉思了一会儿,心想又一名失足少女啊,然后发动了车子。

    没一会儿,她就到了市医院,在医生惊讶的目光下,她处理了胸口的抓痕和胳膊上的咬伤,然后还不是很放心,又拍了个片子,确定没事后,她才很不舍的离开了医院。

    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纪荀觉得十分凄凉,她不喜欢一个人呆着,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去了周启生家。

    等她推开周启生家的门时,顿时就觉得自己不那么凄凉了,因为周启生在见到她的瞬间就起身走过来抱住了她。

    周启生的声音带着哭腔“佳佳都和我说了,我知道都是因为我你才会…”

    “谢谢你…纪荀”王佳手里死死攥着纪荀给她的符,眼睛红红的。

    “干嘛,喂!”纪荀推开周启生,故作嫌弃的搓了搓胳膊“都是哥们,能别整得娘们唧唧的嘛!”

    “嗯”周启生摸了摸眼泪,拉着纪荀进了屋,往她手里塞了杯热水。

    纪荀感觉到手心传来的温度,心里更暖了。

    没多久,馆长就来了,他看到纪荀后松了口气,赶忙走过去,可纪荀看他来了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小荀,你听我说!其实…”

    “有什么好说的”纪荀的声音不自觉拔高“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死了!你们居然就在旁边看着!”

    “那你不是没死嘛,小荀,你就没想过一个摄青鬼,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你控制住!”

    纪荀一愣“什…什么意思?”

    “那个摄青鬼一开始是我在跟着的,小言他前些日子受了伤不知道,那天见到王佳也是意外,我没想到她会跟着去,小言他是想让你赶快变强才这么做的,你出门不久他就跟了过来,一旦你有危险,他怕是拼了命也会出手,小荀,你真的误会他了,现在锦阳很危险,你又深陷这个圈子里,不快点变强迟早出事,他也是为你好啊!”

    “抓一次鬼就能变强?呵”纪荀冷笑。

    “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吧,眼睛所带来的变化。”

    见纪荀闻言愣了一下,馆长松了口气,缓缓道

    “你虽然有观苍眼,但它的力量还处于被封印的状态,如果再这么下去那些妖魔邪祟只会因为感觉到这力量来靠近你,而你却没有力量对付它们,我们都不知道是谁给你下的封印,所以也解不开,只能出此下策,只有解开封印,你的慧根才能真正的被激发。”

    听了这些,纪荀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其实稍微想一想就很清楚了,于子言根本没理由害她,如果想害她,也不用拖着那副身子跑来受罪。

    纪荀叹了口气“那…于子言他现在…在哪里?”

    “应该还在那里,我问问。”说着馆长拿出了手机,可于子言的电话却一直没人接,馆长脸色一沉“坏了!”

    众人听了都是脸色阴沉,然后不约而同的向外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