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十一章周启生的粉红女朋友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一进家门,纪荀就看到了让她哭笑不得的一幕,只见于子言大爷似得躺在沙发上,监督,外加指挥的让周启生忙上忙下的收拾着她的东西,而向来懒惰成性的周大少爷居然也任劳任怨,完全是一副小媳妇的样子。

    “辛苦了,周大少爷”纪荀接过周启生手里东西,嬉皮笑脸的说“剩下的我来吧,你今天不用陪你宝贝女朋友啊?”

    就在纪荀说话的功夫,一个粉红色的女孩子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她们俩几乎是同一时间看到了彼此,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只能大眼瞪大眼的傻站着。

    最后还是周启生打破了这种尴尬,替两人做起来介绍,纪荀这才知道眼前的粉红少女就是周启生的宝贝女朋友王佳。

    说真的,王佳这样的打扮很符合她矫情的性格,简直就是浑然天成!

    其实纪荀和王佳都不怎么待见对方,一个是性格使然,还有一个则是因为占有欲,但毕竟还有周启生这层关系,两人面子上也还过得去。

    待东西收拾完后,周启生就带着他粉红女朋友离开了,纪荀臊眉耷眼的坐在沙发上,自言自语的嘀咕“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装嫩,出门没把粉摸匀吧,脸上一团黑一团白的。”

    一直没怎么吱声的于子言听后一愣,诧异道“你也看出来不寻常?”

    “什么不寻常?”

    “那个王佳应堂发黑,眼下的阴影遮都遮不住,而且一直都是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明显是被邪祟缠身,看样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她身上的三把火已经很微弱,怕是命不久矣啊。”

    纪荀知道于子言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赶忙问还有没有救,毕竟周启生是她铁哥们,而且就算她再不喜欢王佳,也不希望对方出事。

    于子言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支起身子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三本书扔进了纪荀怀里,分别是《玄学入门一百问》、《画符大全速成版》和《中华上下五千年之灵异全集》。

    纪荀好奇的翻了翻《玄学入门一百问》,嘴角开始不自觉的抽搐,她怎么就感觉于子言是在玩她呢?这三本怎么看都像是从路边摊淘来的吧,名字取得跟闹着玩似得。

    “这些都是我当年看过的,你运气很好,这么快就有了实践的机会,加油!王佳算是你的处女作吧,我相信你!”

    说完,于子言就扶着墙回了卧室,纪荀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合着这位爷是要让她自己单独去救人啊。

    有没有搞错?她目测还是个等着人救的主呢!就凭这几本破书她就能对付妖魔鬼怪了?而且她也没上过学,认识的字也不多啊!最重要的是她根本没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这种技能啊!

    想到这,纪荀气呼呼的走进于子言的卧室,把那三本破书扔在他床上,扯着嗓子说“您还是留着自己温故而知新吧!”

    “啧啧啧,那个姓周的真是可怜,认识你这种见死不救的朋友?”

    纪荀怒了“见死不救的是你好吧!”

    “我有义务或许责任救谁吗?而且医生说了,伤筋动骨一百天,我现在不能做剧烈运动,救不救在你。”

    “你!”纪荀的脸都憋红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最后只好抱着书回到了客厅,认命的开始翻看。

    可是看了两页,她就看不下去了,因为她看完了第二页就把第一页写的什么忘得一干二净了,等再温习第一页时,第二页又忘得差不多了,这样一来二往,她就开始越来越浮躁,最后彻底抓狂了。

    就在这时,于子言的声音突然响起“你要不要请求我的帮助?”

    “不需要!身上有伤的人不易劳心劳神,您老就在床上瘫着吧,本小姐聪明伶俐资质过人,完全可以自学成才!”

    “那你成才的速度最好能敢在黑白无常出现之前,祝你早日成功!”说着于子言扶着墙转身,准备回卧室。

    “等等”纪荀深吸口气,然后讨好的走过去扶住于子言,带他坐到沙发上,捧着那三本书眨巴了下大眼睛“还望大神不吝赐教啊~”

    于子言笑了笑,沉声道“这次时间紧迫,你先学会画两种符就好,‘丁已巨卿护体符’和‘甲午玉卿破煞符’,一是保护好自己和王佳,二是驱邪。”

    “嗯”纪荀点点头,咬着指甲盖一边认真的听,一边在《画符大全速成版》里找他说的那两张符咒,结果过了好一会儿后也没听于子言再说话,她疑惑的抬起头“完了?”

    “完了。”

    纪荀默默的翻了个白眼“那你早说不就得了嘛!浪费时间!”

    “画符也不像画画,没那么简单,一笔出错符便没有了灵气。”

    说着,于子言指着书上的字开始给纪荀仔细讲解了起来。

    不得不说,画符确实讲究许多,通常都是男左女右,而画符却得男右女左。

    符分三部分,符头、符胆、符脚,缺一不可,少一不成型。

    在道士和巫师看来,符是沟通人与神的秘密法宝,所以不是随便可以乱画的,故有所谓“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的说法。

    所以画符前要练心静气,聚精会神,诚心诚意,清除杂念,思想专注,以及要净身、净面、净手、漱口。

    如果是第一次画符的话,还要誓神,郑重地写誓神文,待请神完毕后,才有资格画出具有力量的符咒。

    等纪荀按照规律做完这些前奏时,天已经黑了,期间她给周启生打过电话,说小艾这几天就拜托了,要记得上下学接送。

    其实她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因为这样一来他就没时间再去找王佳,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事也波及不到他,而且最重要的是纪荀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她已经不是个正常人了。

    由于第一次画符,自身灵气不足,于子言让她选在灵气最重的子时下笔,这样才能弥补先天的不足。

    在此之前,于子言也没有浪费时间,给纪荀开了慧眼,让她能更快的记住符咒的口诀和那三本书里的东西。

    还真别说,自开了所谓的慧眼后她就仿佛开了窍一般,真看了进去。

    很快,子时就到了,纪荀深吸口气,开始念起净天地神咒。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最后一个‘令’字出口的同时,纪荀也提起了笔,她屏息凝神,双眼定定看着符纸,有了一种极其神奇的感觉,就好像周围的一切都虚化了,她的眼中只有那张明黄色的符纸。

    ‘刷刷刷‘几下,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就出来了,纪荀献宝似得捧到于子言面前,激动又期待的看着他。

    “嗯…不行”于子言摇了摇头“你太紧张了,记住要平心静气,但第一次画能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你慢慢练吧,我明早来收作业。”

    说着,于子言就回了卧室,纪荀心里那个气呀,但她能说什么?除了发愤图强外她还能说什么呢?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她一晚上终于成功的画出了‘甲午玉卿破煞符’和‘丁已巨卿护体符’,在看到于子言诧异的眼神时,她别提多嘚瑟了。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真要驱邪的时候手中的符必须要有存货,而且是越多越好,所以接下来的一整天纪荀都没闲着,除了画符就是画符,整个人也变得神神叨叨的,困得不行了只能喝咖啡,或是用凉水拍脸。

    其实纪荀也不想这样,但手中的符越多,她和王佳的命就会越硬,她可是个惜命的人啊。

    一进家门,纪荀就看到了让她哭笑不得的一幕,只见于子言大爷似得躺在沙发上,监督,外加指挥的让周启生忙上忙下的收拾着她的东西,而向来懒惰成性的周大少爷居然也任劳任怨,完全是一副小媳妇的样子。

    “辛苦了,周大少爷”纪荀接过周启生手里东西,嬉皮笑脸的说“剩下的我来吧,你今天不用陪你宝贝女朋友啊?”

    就在纪荀说话的功夫,一个粉红色的女孩子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她们俩几乎是同一时间看到了彼此,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只能大眼瞪大眼的傻站着。

    最后还是周启生打破了这种尴尬,替两人做起来介绍,纪荀这才知道眼前的粉红少女就是周启生的宝贝女朋友王佳。

    说真的,王佳这样的打扮很符合她矫情的性格,简直就是浑然天成!

    其实纪荀和王佳都不怎么待见对方,一个是性格使然,还有一个则是因为占有欲,但毕竟还有周启生这层关系,两人面子上也还过得去。

    待东西收拾完后,周启生就带着他粉红女朋友离开了,纪荀臊眉耷眼的坐在沙发上,自言自语的嘀咕“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装嫩,出门没把粉摸匀吧,脸上一团黑一团白的。”

    一直没怎么吱声的于子言听后一愣,诧异道“你也看出来不寻常?”

    “什么不寻常?”

    “那个王佳应堂发黑,眼下的阴影遮都遮不住,而且一直都是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明显是被邪祟缠身,看样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她身上的三把火已经很微弱,怕是命不久矣啊。”

    纪荀知道于子言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赶忙问还有没有救,毕竟周启生是她铁哥们,而且就算她再不喜欢王佳,也不希望对方出事。

    于子言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支起身子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三本书扔进了纪荀怀里,分别是《玄学入门一百问》、《画符大全速成版》和《中华上下五千年之灵异全集》。

    纪荀好奇的翻了翻《玄学入门一百问》,嘴角开始不自觉的抽搐,她怎么就感觉于子言是在玩她呢?这三本怎么看都像是从路边摊淘来的吧,名字取得跟闹着玩似得。

    “这些都是我当年看过的,你运气很好,这么快就有了实践的机会,加油!王佳算是你的处女作吧,我相信你!”

    说完,于子言就扶着墙回了卧室,纪荀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合着这位爷是要让她自己单独去救人啊。

    有没有搞错?她目测还是个等着人救的主呢!就凭这几本破书她就能对付妖魔鬼怪了?而且她也没上过学,认识的字也不多啊!最重要的是她根本没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这种技能啊!

    想到这,纪荀气呼呼的走进于子言的卧室,把那三本破书扔在他床上,扯着嗓子说“您还是留着自己温故而知新吧!”

    “啧啧啧,那个姓周的真是可怜,认识你这种见死不救的朋友?”

    纪荀怒了“见死不救的是你好吧!”

    “我有义务或许责任救谁吗?而且医生说了,伤筋动骨一百天,我现在不能做剧烈运动,救不救在你。”

    “你!”纪荀的脸都憋红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最后只好抱着书回到了客厅,认命的开始翻看。

    可是看了两页,她就看不下去了,因为她看完了第二页就把第一页写的什么忘得一干二净了,等再温习第一页时,第二页又忘得差不多了,这样一来二往,她就开始越来越浮躁,最后彻底抓狂了。

    就在这时,于子言的声音突然响起“你要不要请求我的帮助?”

    “不需要!身上有伤的人不易劳心劳神,您老就在床上瘫着吧,本小姐聪明伶俐资质过人,完全可以自学成才!”

    “那你成才的速度最好能敢在黑白无常出现之前,祝你早日成功!”说着于子言扶着墙转身,准备回卧室。

    “等等”纪荀深吸口气,然后讨好的走过去扶住于子言,带他坐到沙发上,捧着那三本书眨巴了下大眼睛“还望大神不吝赐教啊~”

    于子言笑了笑,沉声道“这次时间紧迫,你先学会画两种符就好,‘丁已巨卿护体符’和‘甲午玉卿破煞符’,一是保护好自己和王佳,二是驱邪。”

    “嗯”纪荀点点头,咬着指甲盖一边认真的听,一边在《画符大全速成版》里找他说的那两张符咒,结果过了好一会儿后也没听于子言再说话,她疑惑的抬起头“完了?”

    “完了。”

    纪荀默默的翻了个白眼“那你早说不就得了嘛!浪费时间!”

    “画符也不像画画,没那么简单,一笔出错符便没有了灵气。”

    说着,于子言指着书上的字开始给纪荀仔细讲解了起来。

    不得不说,画符确实讲究许多,通常都是男左女右,而画符却得男右女左。

    符分三部分,符头、符胆、符脚,缺一不可,少一不成型。

    在道士和巫师看来,符是沟通人与神的秘密法宝,所以不是随便可以乱画的,故有所谓“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的说法。

    所以画符前要练心静气,聚精会神,诚心诚意,清除杂念,思想专注,以及要净身、净面、净手、漱口。

    如果是第一次画符的话,还要誓神,郑重地写誓神文,待请神完毕后,才有资格画出具有力量的符咒。

    等纪荀按照规律做完这些前奏时,天已经黑了,期间她给周启生打过电话,说小艾这几天就拜托了,要记得上下学接送。

    其实她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因为这样一来他就没时间再去找王佳,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事也波及不到他,而且最重要的是纪荀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她已经不是个正常人了。

    由于第一次画符,自身灵气不足,于子言让她选在灵气最重的子时下笔,这样才能弥补先天的不足。

    在此之前,于子言也没有浪费时间,给纪荀开了慧眼,让她能更快的记住符咒的口诀和那三本书里的东西。

    还真别说,自开了所谓的慧眼后她就仿佛开了窍一般,真看了进去。

    很快,子时就到了,纪荀深吸口气,开始念起净天地神咒。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最后一个‘令’字出口的同时,纪荀也提起了笔,她屏息凝神,双眼定定看着符纸,有了一种极其神奇的感觉,就好像周围的一切都虚化了,她的眼中只有那张明黄色的符纸。

    ‘刷刷刷‘几下,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就出来了,纪荀献宝似得捧到于子言面前,激动又期待的看着他。

    “嗯…不行”于子言摇了摇头“你太紧张了,记住要平心静气,但第一次画能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你慢慢练吧,我明早来收作业。”

    说着,于子言就回了卧室,纪荀心里那个气呀,但她能说什么?除了发愤图强外她还能说什么呢?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她一晚上终于成功的画出了‘甲午玉卿破煞符’和‘丁已巨卿护体符’,在看到于子言诧异的眼神时,她别提多嘚瑟了。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真要驱邪的时候手中的符必须要有存货,而且是越多越好,所以接下来的一整天纪荀都没闲着,除了画符就是画符,整个人也变得神神叨叨的,困得不行了只能喝咖啡,或是用凉水拍脸。

    其实纪荀也不想这样,但手中的符越多,她和王佳的命就会越硬,她可是个惜命的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