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十章九具尸体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长久的沉默后,纪荀抽了抽鼻子,呆呆的问馆长。

    “您这是打算把我培养成道姑?”

    “不不不!”馆长赶忙解释“是这样的,你只是我的学生,不是徒弟,也不用拜师什么的,我只是把我毕生所学交给你,以后你可以进入玄家继续修习,不用承受五弊三缺之苦。”

    “这也行?”纪荀嘴角抽了抽,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馆长,如果我拒绝…会有怎样的后果?”

    馆长笑了笑“也没什么后果,就是拿不到工资而已,你想啊小荀,现在社会你学个什么不得交钱啊,我这不仅不用你交钱,还给你钱,你哪找这种好事啊?再说了,有一技压身日后定不吃亏?”

    “馆长,我想知道您这块天上掉下的馅饼是什么陷的?”

    “小荀啊小荀,你心里真是越来越阴暗了,我一个老头能骗你什么”说着馆长作势欲泣“我…我,我就是想能有个人传承我的衣钵,也不忘我来这世间走一遭,丫头,你说我这一大把年纪了孤苦无依的,又无儿无女,就是想能有个人…”

    纪荀赶忙打住“啊,行了行了,馆长,咱意思到了就行了,您还真打算挤出点泪啊!”

    “那你是答应了?”

    “为了人民币吧”纪荀叹了口气“工资什么时候打过来?”

    “嘿,你这丫头就不能别一天到晚嘴上不离钱吗?我好歹也是你老师了,提钱多伤感情,你之前哪个月的工资我拖欠了,不是都…”

    “啧啧啧,老师,我要有您一半口才就去做主持人了,您这开殡仪馆真是屈才”纪荀一脸惋惜,挥了挥手,准备扬长而去。

    就在纪荀临出门的时候,她可爱可敬的老师丢出了一记重磅炸弹。

    “哦对了,你家那片拆迁,我已经做主同意了,你就先住在小言家吧,他也同意了,你上个月的工资我已经当房租给你交了,还有,我已经叫周启生把你旧房子里的东西送过去了,这会儿…应该也到了吧。”

    闻言,纪荀收回迈出办公室的脚,她看着面前一本正经的小老头,想说点什么,但最终也能说出口,谁让自己当初买房的时候证件没下来,是用这老头的名义买的房子呢?她能怎样?还能怎样!

    离开了殡仪馆后,纪荀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蓝天,感慨良多。

    原本她并不打算踏进玄术的这道门,只想平平淡淡的过完这辈子,但经历过这些天的生生死死后,她的初衷也渐渐改变了。

    她想,如果没办法脱离这个怪圈子,那就得学会在这个圈子里生存,因为她不想总躲在别人身后,谁的命不是命呢?谁受伤了不会痛呢?她不能自私的每次都去依靠别人去救。

    车子缓缓的开离了殡仪馆,纪荀想了想还是该回家去看看,她是个念旧的人,那里毕竟也是住了三年的地方,多少都有点舍不得,更何况那里还是她靠自己能力得到的第一个栖身之所。

    当她回到那个房子时,里面已经空无一物,纪荀站在门口愣愣的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想起了她刚搬来那时候,此去经年,她依旧是那个给一颗糖就能开心半年的小孩子,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变,却就是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

    就像纪荀难得感伤的时候,对门的秋子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问“怎么了小荀?”

    “哦,没什么”纪荀笑了笑“对了,为什么突然拆迁啊?之前没听到什么风声啊。”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说…”秋子贼眉鼠眼的左右看了看,关上了纪荀家的房门,神秘兮兮的说

    “小荀,你这几天没回家不知道吧,我听说咱们小区挖出好几具尸体!”

    “尸体?”纪荀一听就想起了西郊的事。

    “你自己知道就行了,这事政府不让宣扬,一家给了五十万的封口费,对了,你收到了没?”

    秋子话一出口纪荀脸色当场就变了,原来还有这事呢!她就说馆长那老头怎么可能吃亏,还做他学生一个月工资三千,包吃包住包终生,合着这里面还有五十万的事啊!还有,那政府拆迁不也得补偿嘛,八成也是进了那个老财迷的口袋!

    又跟秋子闲聊了一会儿后,周启生的电话就打来了,说是已经到了于子言的家,纪荀想那个臭男人不可能在这种小事上乐于助人,而且他身上还有伤,根本不可能帮周启生搬东西,所以草草跟秋子交换了新的联系方式后就下了楼。

    就在她打算去取车的时候,却碰到了一个不算熟的熟人,法医秦天,纪荀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起了秋子跟她说的尸体,想着这次的事说不定也跟想要她眼睛的人有关系,就紧走几步就追上了秦天,好在人家记性好,还记得她。

    “你是之前跟于前辈和洛小姐一起去西郊的女孩吧”秦天温和的笑了笑,伸出右手做着自我介绍“你好,我叫秦天,是于前辈的同事兼学弟。”

    纪荀赶忙握上对方的手,脸不红心不跳的一本正经道“你好,秦法医,我叫纪荀,是于子言的助手,他这几天重病窝床让我过来看看,你有什么发现吗?”

    一听‘于子言’这三个字,秦天原本有些疲倦的双眼顿时精神了起来,邀请纪荀去小区外的咖啡厅坐一坐,然后慢慢讲给她听。

    据秦天所说,纪荀住的这个小区直至刚刚一共挖出了九具尸体,他们的身份都是a大的大学生,就是前几天失踪的那十名绘画社的社员,现在是就差社长王毅的尸体没找到了。

    原本市局以为只是遗漏了,但找遍了整个小区都没找到,所以他们开始怀疑王毅是不是还活着,只不过因为某种原因躲起来了,当然,也不能排除尸体被埋在别处的可能。

    “那死因是什么呢?”纪荀问。

    “先前去写生的那四具尸体中有一具女尸是窒息而亡,初步判断是有人想对她意图不轨,在此过程中发生了意外,还有一个女生是被淹死的,剩下的两个男生一个是被美工刀捅死,还有一个是自杀,最奇怪的是后来死的那五个人,他们…他们…”

    纪荀见秦天支支吾吾的半天不说话,急的出声问“他们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呀!”

    “他们…他们好像都是被吓死的!”

    “好像是什么意思?”纪荀不解。

    “那五个人的死因是心肌纤维撕裂,心脏出血导致心跳骤停,这看起来明明就是因为过度惊吓所致的,可…可这五个人的表情却很安详,脸上甚至…甚至还带着笑!看起来十分诡异!”

    被吓死的,却还带着笑!还有什么是比这更诡异的事情?纪荀听秦天说完汗毛都竖起来了,她可以想象到那五个人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之前经历过一些事的关系,她几乎下意识就想到了这是鬼怪所为,但她并没有和秦天说什么,而是开车回了家,她的新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