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十九章失踪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大学生活十分丰富,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社团活动,因为大一的学习任务不是很重,同学们也都是新面孔互相不熟悉,所以在课余时间,各个社团的社长们通常都会组织一些外出活动,用以增近大家的友谊。

    这一周,锦阳a校的绘画社就准备组织一场野外写生,报名参加的人不多也不少,有十人,社长王毅原本打算带大家去西郊,可新闻上却报道出那里山体滑坡,导致一百余人遇难,所以只好作罢,改成了南郊外的青幕山。

    这么一闹,大家也都没有了多少兴致,最后参加的人数降到了五名,加上社长是三男两女,典型的狼多肉少。

    写生计划是两天一夜,原本所有人都以为这次写生后会有两对小情侣新鲜出炉,可结果一对都没有,而且…这五人直到周二都没有返校。

    也就是说…他们失踪了!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恐慌,校方把这事压了下去,对外宣称是让他们外出参加活动了,只有原本要去野外写生的那另外五个人知道内情。

    可一周后,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这五个人竟然也失踪了!

    短短不到十天就有十名大学生失踪,且没有半点线索,这件事很快就连市局局长都惊动了。

    挂断了电话,洛婉满脸忧心的看向于子言的卧室,她知道于子言这次伤的不轻,不想再贸然打扰他,思虑再三后,她终究还是走了进去。

    一走进去,洛婉就看到纪荀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往外冲,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显然是又被于子言惹到了。

    洛婉叹了口气,向床上的人埋怨“你又怎么她了?人家小荀脾气可是没话说,你能别总欺负她嘛!”

    于子言没有接洛婉的话,自顾自的问“西郊那边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我爷爷派来的人已经处理过了,近期不会再出什么事,至于王诩的墓…应该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现,局长刚才给我来过电话,说那些尸体也没人去市局认领,西郊的案子暂且定为悬案。”

    “如果不是我太心急,或许还会有更多的线索。”于子言难得的表现出自责。

    洛婉见他这样心里也不好受,赶忙转移话题“对了,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我有仔细的看过锦阳的地脉,发现阴阳互换了,原本的阴脉变成了阳脉,阳脉却变成了阴脉,看起来像是龙翻身,这锦阳要变天了啊,要想扭转局势,必须知道龙翻身的关键点在哪,这很难。”

    于子言听后并不惊讶“对方是厉害角色,能做到这一点也不用惊讶,既然玄家的人来,我也就放心了。”

    “你…”洛婉抿了抿唇,最终还是把心中所想问了出口“你不打算见见他们吗?”

    “不必了,自我被赶出玄家起,就不再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了。”

    见于子言态度坚定,洛婉也不再多说,最后叮嘱了他要好好休息,就离开了卧室。

    当她来到客厅的时候,纪荀已经不在了,看了看表,洛婉想她应该是送小艾上学去了,于是就开着于子言的车去了市局,她不想打扰于子言静养,所以只好自己解决了。

    送了小艾后,纪荀并没有回于子言的家,她想最近都已经很久没有回自己那个小窝了,自从去了于子言家,就一件事接着一件事,也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不过在回家之前,她想还是去看看馆长比较好,毕竟相处那么久,就算要辞职也该当面说清楚才好。

    可当她来到馆长的办公室却并没有见到那个小老头,而是看到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出现在那里的人——周铭烨!

    说起这周铭烨啊,纪荀就忍不住想笑,据说他是馆长的表弟,可这俩人的关系却不怎么样,确切的说是水火不容,就像二人的身材,怎么看都是两个极端。

    这周铭烨看起来很是富态,红光满面,衣着像是一夜成名的暴发户,而馆长则是干干瘦瘦,就像是辛苦耕种的小农民。

    之前就提到过,在纪荀所在的安乡殡仪馆对面,有一家叫宁乡的殡仪馆,那就是周铭烨开的。

    这饭馆鞋店抢生意纪荀可以理解,可真没见过殡仪馆还抢生意的,就不怕冲着什么?

    想到这,纪荀就不自觉打了个哆嗦,她之前不信那些牛鬼蛇神,可现在她知道这个世界上真有这些东西的存在,就不自觉的会想多。

    不过纪荀听于子言的意思是他们馆长是个道士,八成也懂这些,她就慢慢的放下了心,开始喜眉笑眼的跟周铭烨打招呼。

    “哎呦,这不是周叔嘛,什么风把您这尊大佛吹来了!”

    “你这丫头是不是还想说我的到来让你这安乡殡仪馆蓬荜生辉啊!”

    周铭烨这话可是带了刺的,纪荀当然听的出来,但也没有在意,环视着四周问“我们馆长呢?”

    “你都不在这干了还叫什么馆长”说到这,周铭烨换了一副嘴脸,凑到纪荀身边贼兮兮的说“要不要去我那里啊?待遇绝对比霍老匹夫些好!”

    “我这才刚出去一会儿,你这老不死的就开始挖墙脚了?”说着霍馆长从外面走了进来,把一个黄色的布袋丢给周铭烨,赶苍蝇似得摆摆手“赶紧滚,别在我这儿呆着,晦气!”

    “都开殡仪馆了,还嫌别人晦气!”说着周铭烨气呼呼的走了,也没意识到这话的不对劲。

    待办公室里安静下来后,馆长指了指沙发“坐!”

    纪荀乖乖的坐下,她向来没大没小,可今天却不知怎么的就是闹腾不起来,她本来是要辞职的,可真看到馆长了又不知道怎么就是有些说不出口。

    见纪荀一个劲的搓手不说话,馆长先开了口“我听说小言伤着了,怎么回事?”

    既然馆长问话了,纪荀当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西郊的事详细的说给老头听。

    待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馆长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看着纪荀说了句让她半天没反应过来的话。

    馆长说“丫头啊,不如你做我的学生吧,月薪五千,全包!包吃包住包终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