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十八章将死还生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晃动还在继续,似乎并没有停下了的意思,于子言周身的金光还未退散,他在古墓里狂奔,速度奇快,即便偶尔被落石砸到也不敢有丝毫停留。

    突然,一道重物落水的声音响起,于子言和纪荀都是心中一喜。

    只听他们同时问对方“你会水吗?”

    两人听对方同时发问,默契的笑了笑,于子言快速的向发出水声的地方奔去。

    “噗通”一声,两人同时入水,可于子言并没有放开纪荀,而是把她护在身下,替她挡住了砸落入水的石头。

    不知游了多久,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也没再传来重物落水的声音,纪荀松了口气,想着应该已经远离了那个古墓。

    可就在她放下心来的一瞬间,一丝猩红从她眼前飘过,她回身去看,就见于子言的嘴角正不停的往外冒着血,瞳孔都已经开始涣散,赶忙拽着他向有亮光的地方快速游去。

    她很庆幸再一次看到天空,但她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感慨,因为于子言已经失去了意识,纪荀不停的叫着对方的名字,帮他做人工呼吸,可他却一直没有反应。

    “于子言!于子言!”纪荀的声音颤抖,四肢也跟着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冷多一点,还是恐惧多一点。

    她很害怕,脑子里却突然出现于子言那时的话。

    “听着,千万别害怕,一切有我!”

    想起这句话,纪荀的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她知道于子言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为了保护她,从他们见到的第一面起,这个臭男人就不知道救过她多少次。

    纪荀不傻,她知道自己卷入这件事并不能全怪于子言,她也知道于子言说的很对,自孟嘉欣那件事情开始,她就已经跳不出这个圈子了,可是她不敢承认这个事实,只能自欺欺人的埋怨于子言把她拉下水。

    其实她心里很明白,走进古墓,是因为于子言想早点找到那个幕后的布阵者,因为只有这样,她的眼睛,更或者她的人才能安全。

    于子言很毒舌,看起来总是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但他却会半夜三更跑到殡仪馆去救一个并不熟的人,他也会帮一个父亲费劲心思实现最后再见女儿一眼的愿望。

    更甚者,他可以几天不吃不睡,只为了能早日抓住凶手,避免更多人死去。

    于子言…是一个看似冰冷,其实内心温暖无比的人。

    “不要死”纪荀一边帮他做着心肺复苏,一边不停的跟他说话。

    “醒醒啊,你死了我一个人怎么下山?还有洛婉,我怎么跟她交代?人家姑娘家家的大老远跑来找你,总不能就让人家见你最后一面吧,那么如花似玉的女人你也别的抛下?不要死,不然你见到黑白无常时多尴尬,被人知道你是被淹死的,丢不丢人…”

    纪荀的泪一滴滴的落在于子言的脸上,她俯下身用自己温软的嘴唇附上冰冷的唇,向那里输送着生命根本的气体。

    在生命面前,没有男女之别。

    她记得于子言说,她能活这么大是生命的奇迹,如果可以,纪荀愿意把自己剩下的奇迹都给他,人心都是肉长得啊,她被人家救过那么多次,说不感动是假的。

    “咳咳…”

    伴随着咳嗽声,掺杂着猩红的水从于子言的口中喷出,纪荀大喜,一边帮他暖手,一边问“感觉怎么样?”

    “咳咳…咳,难受”

    “你刚才溺水了,真是逊死了,还以为你水性多好呢”说着,纪荀一边笑一边哭,她是真的吓坏了,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于子言叹了口气,抬起手把她搂紧怀里,声音不自觉的放柔,低声说“没事了,别害怕。”

    “呜呜呜,你差点就死了。”

    “别哭了”于子言很是无奈“你在哭就把鬼招来了。”

    纪荀听后顿感背脊一凉,忙直起身子四下看了看。

    鬼虽然没有出现,但秋天的夜里气温也比阴煞之气也好不到哪去,两人找了处背风的地方,可打火机也没有了,钻木取火也不现实,他们只能靠在一起互相取暖,幸好定位器没有坏,只要等洛婉来找他们就行。

    “不会再有尸蝗了吗?”纪荀没话找话,她怕于子言睡着。

    “不会了,古墓整个都塌了,那个人应该也离开了。”

    “古墓为什么会塌呢?而且你那时候身上的金光是怎么回事?”

    纪荀的问题并没能得到答案,她以为于子言睡着了,抬头去看,却见他目光深邃的看着远方,像是想起了很久远的事情。

    知道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纪荀识趣的换了个问题“你家的黑白双煞什么来头啊,怎么跟成了精似得,该不会是…咳,黑白无常吧。”

    “哈哈……咳,咳咳”于子言抚着胸口笑了好久,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有那么好笑吗?”纪荀不解,见他平时冰冷冷的,没想到笑点这么低。

    “不是”于子言停止了笑“我是想,要是那两位爷知道你竟然把他们想成是我家的小黑小白,该是怎样的表情。”

    “额…还是不要知道了,人终有一死,以后见了面多尴尬,嘿嘿,你说是不是?”

    “有道理!”于子言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转而道“那是我召唤阴司,也就是那二位爷的媒介。”

    “媒介?”纪荀嘴角抽了抽“什么意思?”

    于子言笑了笑,难得的耐心解释给纪荀听“阳间与阴间毕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但想要沟通也不是不行,而且方法有很多,最常见的就是井水涂镜,水本属阴,常年在地下的井水自然更甚,那么涂着井水的镜子就是媒介,通俗一点说就是介质,但这种方式有时间和时限的规定,不大方便。”

    “哦~”纪荀顿时恍然大悟“所以你选择用猫咪,因为猫咪本来就是通灵的动物?怪不得你连自己的食物都不重视,却怕饿死它们俩。”

    “嗯”于子言点点头,缓缓的闭上眼睛,他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觉,现在困得要死,脑子里一团乱。

    “不能睡!”纪荀赶忙摇晃于子言,在这里睡着了会更冷,而且就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能不能再醒来还不一定。

    “我…没睡。”

    “对,不能睡,我…我还有问题,是…是,你们玄家的人都能召唤引魂者吗?那我也要加入,很牛掰的样子!”

    于子言微微摇了摇头“不是。”

    “那为什么你能?”

    “因为…”于子言嘴角扯起了一个苦涩的弧度,他说

    “因为我是阳间阴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