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十六章古墓(二)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进了古墓后,纪荀才知道墓里竟出奇的简单,简单到…只tm有一间墓室!而墓室里只有一张石床,除此之外空无一物,甚至连尸体都没有一具。

    “尸体呢?起尸跑了?”

    这是纪荀的第一反应。

    于子言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见过哪具尸体是直挺挺躺在外面的?再说了,王诩是春秋时期的人,如果真躺在这还起什么尸?早化成灰了。”

    “那这个石床是用来干嘛的?”

    于子言并没有回答纪荀的问题,而是蹲下身在石床的其中一个拐角处使劲一推。

    随着他这一推,石床微微晃动了一下,纪荀见状以为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拔腿就要往外跑,却被于子言一把拽了回来,扔在了石床上,然后他自己也跳了上去。

    石床缓缓下降,慢慢的低于了地面,直至带两人来到了近十米之深的地下。

    “嘿,还有这种操作?跟电梯似得”说着纪荀从石床上跳下来,仔细的打量着四周。

    相比于上面的简单,下面才更像一个古墓,只是四周横七竖八的半腐烂尸体让纪荀不禁有些想吐。

    她抚着胸口给自己顺了顺气,问“于子言,没想到你还懂机关呢,行啊你!”

    语毕,过了好久她都没听到对方回话,她下意识的回头去看于子言,却见对方禁闭着双眼躺在原先的石床上,顿时想起对方身上还有伤,忙过去查看。

    “于子言,于子言”纪荀推了推他,见他微微睁开了眼睛,忙把他的头扶到自己腿上,问“感觉怎么样?”

    “头有点疼,大概是刚才跳上来时撞到了”说着于子言撑起身子,用力的甩了甩头,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闪着红光的小东西,塞进了纪荀手里“装好,别丢了。”

    纪荀拿起那东西仔细打量“这是什么?”

    “定位器,不然你以为洛婉怎么找到我们?”于子言一边拆开纪荀给自己包扎的伤口查看,一边说“去看看那几具尸体身上有没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哦”纪荀撇撇嘴,捏着鼻子认命的照办。

    没一会儿,她就背着一个大号的旅行包回来了,手里还拿着绷带和药,看来确实收获不小。

    “我说,咱们还要走吗?就不能等洛婉叫人过来一起?”纪荀依旧不放弃最后的挣扎。

    于子言抬起眼皮看了看她“我可以给你解释原因,你要听吗?”

    “额,不用了,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您老就心里憋着吧,我不想听。”

    纪荀没好气的坐在一边开始喝水,虽然味儿已经不怎么样了,但总比没有好。

    待于子言重新包扎好伤口后,两人继续前行。

    因为已经有人来过的缘故,所以古墓里的机关基本都已经暴露,这从沿途的尸体数量就可以看出。

    原本古墓里最难搞的就是粽子一类的东西,但有纪荀的观苍眼在,倒也少了这么个大麻烦,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两人就能平安无事的到达目的地。

    那是一个看似平淡无奇的走廊,纪荀因为一路上都没出什么事而放下了心来,她以为自己原先看到那些盗墓的书都写的太夸张了,其实古墓并没有那么可怕,毕竟那里面的东西都经过了千年,啥玩意还没个保质期是不。

    可她终究还是把心放的太早了,这一点,是当她发现他们俩一直在同一个地方大转时才惊觉的。

    “是鬼打墙吗?”纪荀问。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也不能确定”于子言看起来似乎并不紧张,他靠着墙边坐了下来,眯着眼似乎是在想什么。

    纪荀也被他那种淡定自若的神态影响,挨着他坐下,然后递给他一瓶水,随口问“如果不是鬼打墙还能是什么?”

    于子言摇摇头,然后接过水,但他并没有喝,而是用手指沾着水在地上画了个甲午破阵符,沉声念道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杀鬼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再走一次”说着,于子言站起身向前方走去。

    一开始,纪荀以为他们会走出这个单调的走廊,可当他们再次回到原地时,她就有些懵了。

    “会不会是用水画符没有用啊。”

    于子言听纪荀这么说,也没搭话,直接咬破手指在地上又画了一个符,又重复念了遍刚才的口诀。

    待做完这一切,于子言又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这次,纪荀没有了百分之百的信心,她开始感觉到害怕,手也不自觉的抓住了于子言的衣角。

    当他们再次回到原地时,纪荀彻底绝望了,她看着于子言用血画的符,都快哭了。

    “于子言,我听说童子尿也可以破鬼打墙,要不你再试试?”

    闻言,于子言狠狠的瞪了纪荀一眼。

    他这一眼的意思,显然被纪荀曲解了,只见她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嘴里叨叨着“你说你一个修道之人,留着第一次关键时刻用多好,这下可怎么办?我们俩都得死在这,我可是被你连累的,就算做鬼我也不会…”

    纪荀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于子言一把捂住了嘴。

    走廊里安静了下来,在没有其他声音干扰的情况下,纪荀听到了一个让她从头顶凉到脚底的声音。

    其实无论是什么声音,对他们来说都意味着危险的靠近,因为这古墓里除了他们两个外没有人,就算有,那也是死人,怎么会发出声音呢?

    就算是之前进来古墓的人,对他们也不是好消息,因为纪荀知道那八成就是于子言要找的人。

    更何况,人也绝不可能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

    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