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十五章古墓(一)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下了山后,洛婉开车直奔市区,她一路上不停的打着电话。

    虽然于子言只说了通知在锦阳市内的玄家修行者,但洛婉并不放心,都这个节骨眼了她也顾不上于子言和玄家那些老家伙的过节,直接把电话打给了她的爷爷,也就是玄家家主,因为她很清楚这次的事不简单,多一些人来帮忙总没有坏处。

    进了市区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她心中更是焦急,但为了大局为重她还是先去了趟市局,加固了镇尸用的符纸。

    做好了这一切,已经是晚上十点,她在于子言同事的帮助下找到了他的家,是黑白双煞开的门,一进屋她就直奔客房,因为时间紧迫她并没有找钥匙,而是一脚踹开了门。

    就在洛婉做这些的时候,纪荀已经帮于子言处理好了伤口,她用了将近四个小时,这并不是因为她手慢,而是工具和药物不全,伤口处理起来极有难度。

    为了防止伤口感染,她还冒着被尸蝗发现的危险出去找了棵松树,弄了点松脂,虽然不确定这么做对大面积的伤口有没有用,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待做完一切后,两个人身上已经被汗完全浸湿,像是刚从水里爬上来似得。

    “帮我点支烟”于子言的声音虽然还是很虚弱,但却平稳了不少,纪荀的安了安心,熟练的帮他点了根烟,塞进他嘴里。

    于子言猛吸了一口,说“姿势很标准”

    “怎么?没见过女的抽烟?”纪荀翻了个白眼,不过想起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声音不自觉的柔了起来“流浪那会儿有一顿没一顿的,见别人往嘴里塞我就学着样子试了试,然后就发现这玩意抽多了会想吐,就不饿了,所以没东西吃的的时候就会在地上捡着抽。”

    纪荀说这些的时候看起来很轻松,并没有提起悲催往事时的忧伤或是一些不好的情绪,看起来就像是在讲书上的故事。

    而于子言也并没有因为提起了别人的黑暗过往感到抱歉,反倒讽刺似得笑了笑,说“你能活这么大真是生命的奇迹。”

    “所以你说我该不该申请个吉尼斯记录什么的?听说那个还给钱!”

    “……”于子言终于无语了,他吸了完最后一口烟,开始仰着头打量山洞内部结构,过了好一会儿后,他问纪荀。

    “如果我说这个山洞深处有一个古墓,你信吗?”

    “啊?”纪荀嘴角抽了抽“哥们,我信不信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千万别告诉我你打算往里走。”

    于子言点点头“怕了?”

    “不瞒你说,是的!”

    “古墓我也是第一次接触,不过听说里面一般都有很多值钱的东西,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在这里等我,但我要提醒你一下,这深山老林的一个女孩子确实很危险,而且外面还有尸…”

    “我听你的!”纪荀打断了于子言装模作样的提醒,终于还是妥协了。

    为此,她感到无比耻辱与后悔,暗自决定下山后一定要想办法和于子言断绝来往,虽然这货救了她不止一次,但再这么玩下去她迟早有一天得把命还回去!

    心下做好打算,纪荀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扶起于子言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山洞深处走去,渐渐的,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冷,她不自觉的把身体靠近了于子言一些。

    似乎是对方的体温给了自己一些安全感,纪荀开始放松了一些,开始找话题,问于子言。

    “我上山后就见你和洛婉找着什么,你们是不是早就看出这里有古墓了?”

    于子言笑了笑“你也不笨嘛。”

    “岂止不笨,我很聪明的好吧”说着纪荀翻了个白眼。

    “所以你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毕竟观苍眼也…”

    “打住打住,你都快成传销组织的了,我真怀疑孟嘉欣那件事是你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拉我入坑!”

    “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简单就好了。”

    纪荀撇撇嘴“对了,那天你去我们殡仪馆做什么?”

    “跟霍老板去拿点东西。”

    “东西?”纪荀的小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问“我们馆长该不会也是身怀绝技吧?”

    “不然呢?说起来…你真该庆幸遇到了霍老板这种识货又好心的人。”

    纪荀笑了笑,她其实都知道,别看馆长总是老没正经,她也总坑那个小老头。

    可不得不说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上司和下属,不然孟嘉欣那件事后馆长辞去她就好,到时候不管她说什么同事都会感觉她是在打击报复,根本就不会信。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没多久就看到了一扇敞开的石门,看来是古墓到了。

    “已经有人来过了?于子言,这是谁的墓,你能看出来吗?”纪荀好奇的问,不知怎么的也不感觉到害怕了。

    于子言打开了在角落里找到军用手电筒,四下看着,过了一会后答道“是王诩。”

    “王诩?那是什么人?”

    “春秋时是个人物,现在是个死人。”

    纪荀翻了个白眼,她倒是没想到于子言在这个时候竟然还在开玩笑,索性不再理他,自己念起了石门一侧的字。

    “粤若稽古,圣人之在天地间也,为众生之先。观阴阳之开阖以名命物,知存亡之门户,筹策万类之终始,达人心之理,见变化之朕焉,而守司其门户。故圣人之在天下也,自古及今,其道一也…”

    “是《鬼谷子》”于子言走到纪荀身边,看着那墙上的文字说

    “这是王诩的代表作之一,其中讲的是纵横家游说经验的总结,融合了…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那你换成我能听得懂的话呗”纪荀不得不承认她还是很好奇的。

    于子言叹了口气,一边往石门里走,一边说“你只要记住他是个很厉害的传奇人物就行了,要是真想知道,你就回去自己百度一下吧,跟你这样的白丁我真是找不到什么共同话题。”

    “且,我不是没上过学嘛,能认识字已经很不错了”纪荀一边嘀嘀咕咕的念叨着,一边紧走几步追上于子言。

    她就纳闷了,这货伤的那么重,怎么还能走这么快,刚才不是还一副快咽气的样子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