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十四章尸蝗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那声音越来越近,已经到了他们的近前,于子言把纪荀和洛婉护在身后,手中捏着几张明黄色的符纸,一双鹰眼四下寻找,却什么都没有看到,身边除了一些发光的枯草和树以外没有任何东西。

    突然,那声音发出的频率加快,就像是…沸腾了的水!

    “在那里!”

    随着纪荀的这一声惊呼,许多细小的黑影向三人的方向袭来,说时迟那时快,于子言一把推开了身后的两人,手中捏着一团火球似得东西向那些黑影甩去。

    那火球刚一接触那些东西,或是火势就突然暴涨,紧接着就是一股焦味,于子言紧走几步到了那些东西的尸体前,定睛一看,顿时心下一沉。

    “是尸蝗!先撤!”说着于子言不再停留,拽着两人就像山下跑。

    “是变异了的尸蝗吗?”洛婉一边跑一边问。

    “恐怕不止变异了那么简单!”于子言脸色阴沉,声音中充满了杀气。

    两人跑的极快,脚底生风,纪荀哪能跟两人比,而且这山路本就难走,上山就不容易,下山更是惊险,她没跑出几步就被石头绊倒了。

    这一倒于子言和洛婉也停了下来,回去要扶纪荀,却被突然跳出来的尸蝗阻止了。

    一开始是一只,紧接着就是第二只,第三只,最后就是成群结队的尸蝗,它们把纪荀团团围住,像是在保护她,可仔细一看便能发现,那些尸蝗是在阻止于子言他们的靠近,它们想留下纪荀!

    “看来这些东西被控制了,对方果然是想要观苍眼!”洛婉急的满头大汗,问于子言“现在怎么办?”

    于子言抿着薄唇想了想,当机立断道“你先走,通知锦阳市的所有的修道之人前来支援。”

    洛婉听后张了张嘴,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转身向山下跑去。

    那些虫子见状猛的前扑,似乎是想要追,就在这时,于子言撩起后腰处的衣服,抽出了一把只有小胳膊那么长的乌木短刀。

    那短刀刚被于子言握在手里,就周身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在光芒的照耀下,那些尸蝗向后退去,似乎是很怕那光。

    见洛婉已经跑远了,于子言看着纪荀笑了笑,问“怕蟑螂吗?”

    “蟑螂?”纪荀有些莫名其妙,然后暴怒的跺起了脚“这tm又不是蟑螂,你家蟑螂有思想啊!赶紧…”

    纪荀的话还没有说完,于子言就动了起来,在他动的同时,那些尸蝗也扑闪着翅膀飞了起来,它们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墙,看起来是想阻止于子言靠近纪荀。

    就在纪荀因为一时间看不到外面的情况而着急时,那虫墙突然被一道金色的光横穿而过,四散的落在了地上。

    下一刻,纪荀就看到于子言如天神一般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他的脸被金色的光所照耀,很柔和,很神圣,很…

    纪荀还没来得及想更多,就忽然感到整个人悬在了空,等她反应过来后,就发现自己居然tmd在于子言怀里!

    不过被于子言抱着,纪荀倒是剩了老心,不用拼了命的跑,也不用担心被什么东西追上,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感觉被于子言抱着很有安全感,而且…这货跑的确实…特别快!

    不知跑了多久,纪荀感觉于子言的速度慢了下来,她正打算伸出头看看是不是甩掉了那些虫子,却突觉视线一阵晃动,然后就见于子言竟抱着她跪在了地上。

    纪荀赶紧从他身上下来,只见他脸色苍白,额头全是冷汗。

    “于子言,你怎么了?”纪荀的声音有些不自觉的颤抖。

    于子言并没有说话,他只是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指了指不远处的山洞。

    纪荀会意,扶起他向山洞走去,在此过程中,她发现于子言的右腿有些不对劲,好像有点跛,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待进了山洞后,纪荀小心的扶于子言坐下,然后俯身打算去看看他的腿。

    “先别管这个”于子言有些微喘,他缓了缓,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和几张符纸递给纪荀“贴在洞口两侧,然后在正中处点着火,最好烟大一点。”

    纪荀并没有再问问题,而是安静的照做,她先是贴上了符,然后找了些树枝和干草堆在一起,准备点火。

    她现在脑子里很乱,也很慌,虽然她从小都过得不安稳,也经常面对危险,但从来没有过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

    而且于子言那个样子让她很害怕,她不知道对方伤到了哪里,看样子不仅是右腿,毕竟相识一场她不希望他有事。

    做完了于子言交代的事后,纪荀回到了他身边,问“我可以看看你的腿吗?”

    于子言无力的靠在洞壁上,他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把那把短刀向纪荀推了推。

    “刺啦”一声,纪荀划开了于子言的裤腿,她借着洞口处微弱的火光定睛去看,顿时就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只见于子言的小腿处伤口密布,密密麻麻的小伤口向膝盖处延伸,最恐怖的是那些伤口虽然小,却很深,就像是被生生咬掉了一块块肉!

    纪荀甚至可以看到那腿上的嫩粉色肌肉正因为剧痛而快速颤抖,不仅如此,那些伤口处皆呈黑紫色,像是中毒了一半!

    作为入殓师的她当然见过比这还恐怖的伤口,可…可这伤口要是出现在活生生的人身上就另当别论了。

    “还愣着干什么?”于子言忍不住吸了口冷气,隐忍着伤痛说“给你刀可不是让你用来割裤子的。”

    “什…你什么意思?”纪荀的声音有些打颤,她其实已经知道了于子言要自己做什么,可是…这也太疯狂了。

    于子言似乎知道了纪荀心中所想,也或许是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所以靠在一边不再消耗体力。

    这些伤口是怎么来的,纪荀都不用去猜就知道是那些恶心的尸蝗,她更知道于子言这是为了保护她才这样的。

    可即便她面对的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也不可能拿着刀去割对方的肉啊!就算那些已经是烂肉,可也不是死肉,会感觉到疼的,那疼可不是被蚊子叮了一下的疼。

    但是如果不那么做,纪荀也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后果,以后会不会被截肢,或者…死!

    ‘死?’

    纪荀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于是她不再犹豫,因为她知道不管怎样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是为了活着,那么再猛烈的疼痛都是值得的!

    她目光坚定的拿起短刀,侧头看了眼于子言,见对方双目紧闭的歪着头,看起来好像是晕了过去,但从他凌乱的气息看,纪荀知道他依旧清醒着。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纪荀笑了笑,柔声说了句“谢谢”,开始了手上的工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