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一一四三章 甩不掉的锅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

    虽是深秋,可是望天城最好的别院里,似乎焕发了第二春,花团锦簇间,几只不知名的小鸟,欢快的追逐。

    卢悦站在窗前有一会了,好像在看景,又好像在发呆。

    苏淡水进来的时候,忍不住摇了摇头,五水前辈走了,天地禁制似乎松了很多,虽然还不能完全感受到灵力,可是天地间的花木,显然比前两天更显生机。

    “看什么呢?”

    “啊?没,没什么。”

    “刚刚收到江边来信,青龙江对岸的妖兽,似乎有些异常,我们恐怕还要回去。”

    “那就回去吧!”

    “可是回去……”苏淡水顿了一下,“想要收复那些神兽,恐怕还要动用破规符。”

    “……”卢悦拢眉,不到性命关头,破规符她绝不会再用了,望望窗外,“草木知机,天地灵气已动,等我们用两天时间回到了江边,可能已经能回复一点呢。”

    “那要是没回复呢?”

    “师姐……”

    “好好好,当我没说。”苏淡水知道,她这三天,连睡梦里都不太安定,“如果这边灵气没回复,我们就过江。”

    青龙江的那一边,如果灵气回复了,不可能他们不能动用。

    “你都想好了,还来逗我。”

    卢悦不满,“望天城二十五岁以下,报名的人多吗?”

    “呵呵,报名的自然多。”

    被红鸾星劫闹得人心惶惶后,她们的救助也算及时,所以,对曾经的仙人传说,几乎人人都信了,苏淡水很满意,“各处还在源源不断地来人,现在差不多四千了呢,管妮和飞渊正在给他们分组,让识字的教不识字的,等到天地灵气回复,便根据灵根,传下功法。”

    “那我们走了,他们……”

    “我们又不是不回来了。”

    苏淡水认真看向她,“卢悦,我知道,当年你曾经进过黄泉客栈,但进去的人,不是你一个,古仙人的恩怨,不管怎么样,都离我们太远。

    破规符,我们可以永远不用,但我希望,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你再纠结……所有逝去的一切,都不可能回来。

    就算归藏界与古巫的后手有关,就算古巫族与神仙居有关,现在的我们——只是我们。

    助五水前辈,把忆埋绝域里的一切,顺顺当当地转移出去,是我们最大的任务。”

    “……”

    卢悦不好跟师姐说,黄泉客栈与谷令则的关系,不过苏淡水的话,让她的心很暖,笑道:“我知道,你没看,容赫我都没敢杀吗?”

    “那你这几天,在纠结什么?”

    “在想……天地因果!”

    苏淡水晕,“这个东西,现在考虑,是不是太早了?”

    虽然师妹是功德修士,对因果这东西,触到的可能比她多,可是她们现在的修为,真的很弱小啊,“有那闲心,你还是想想,怎么给那些神兽启智吧!”

    “还要启智?”

    卢悦瞠目,“他们不是神兽吗?用不着吧?”

    “……靠他们自己,你知道要等多少年?”苏淡水被她噎了一下,“帮忙早点启智,我们的任务也能更早地完成。”

    “可是……可是我不会啊!”

    卢悦结巴,她连自个的徒弟,都不会教,一堆的神兽给她启智,那画面不敢想,“师姐,你和管师姐都那么厉害,你们帮忙启智吧!

    只要你们开了个好头,等飞渊能撕裂空间了,我们就能把早早和林芳华拎来了。”

    这责任推的……

    臭师妹如果不是亲的,真想扔了不要。

    苏淡水异常无奈,“你怎么不会?撇去其他人不谈,泡泡和那个木道远,他们都在懵懂的时候,被你启智的吧?

    就按照那个过程,再弄一遍就是。”

    “……”

    卢悦挠头,泡泡和大徒弟木道远,她是怎么教的来着?

    “我我,我没怎么教,木道远你也见了,比我们老多了,该懂的道理,他属于那种一点就透的。至于泡泡……,我就是把它带到紫电宗教弟子的地方,挂着——当了两年的灯笼。”

    “……”

    苏淡水的手痒,真想把她打一顿,忍了忍道:“不对,如果你没教什么,以泡泡那性子,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当两年的灯笼?好好想一想,你一定教了什么,否则木道远也不可能就认定,你是他师父了。”

    也是噢,木道远为什么非要认她当师父?

    卢悦这两天的脑子有些糊,绕了一圈,站定的时候,面上即古怪,又怀念!

    “最开始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弄的?”苏淡水怕她再甩锅,严厉道:“老老实实当着那些神兽的面,重弄一遍。”

    再弄一遍啊!

    卢悦垂头,“弄不好,当时泡泡只是泡泡,没有眼睛鼻子,更没有嘴巴,它是……,那年我进魔域的死沙漠,养了一只灵驼,它叫长寿,虽然等级不够,可是长寿很聪明,陪我一起,进到地下溶浆世界……”

    在师妹的叙述中,苏淡水好像看到,懵懵懂懂的小泡泡,在长寿的带领下,先有长蹄子的渴望,再有长肚子的宏大愿望。

    可惜,那个叫长寿的,她都没见过就陨在木府了。

    “我真的教不好,说了三天的‘道’,是因为泡泡是天生地养的精灵,天生的灵性。木道远是满星的望仙藤,他活了好多好多年。”

    卢悦按下对长寿的想念,“青龙江以北的那些神兽,跟当初长寿差不多,可能都不如长寿,你让我怎么教?”

    那三天的道,把她自己说吐了,所以后来收徒弟,才打定主意学须磨师父,拿灵石砸的。

    长寿她想教,也愿意教,是因为他们曾同生共死过,是因为那个时间断的孤独无依。

    但现在……

    一想到,那几只只会‘昂昂’叫的幼稚傻龙,卢悦就头疼,“要不然,让飞渊教吧,他跟他们有共同语言。”

    “……”

    苏淡水额上的青筋突突跳了两下。

    飞渊教?

    师弟除了对师妹耐心细心,其他地方,都是手粗心也粗的。

    给他教,万一一个不耐烦,打死了怎么办?

    “师姐,要不然,我去跟管师姐说吧,她有凤凰火,正好那边还有冰凤和火凤,他们也有共同语言。”

    卢悦可怜巴巴,“说三天的道,对管师姐来说,肯定也不算什么。她欠我的东西多着了,我一说,她再不想同意也会同意的,肯定不会麻烦你。”

    “……”苏淡水真是无力吐糟,“我要是怕麻烦,一定一早就把你扔了,你才是天下最大的麻烦。”

    她狠狠吐口气,“启智如果这么简单,天下谁都能做。但是卢悦,你有没有想过,你和我们有什么不同?”

    有什么不同?

    卢悦的眼神带了丝哀怨,“不就是多了一根手指头嘛,不用你提醒。”

    咚!

    苏淡水迅速敲了她一脑袋,“你那是多一个手指吗?分明比我们多了一个丹田。”

    这么好的事,她还敢在她这里卖惨?

    “功德!你懂不懂?”苏淡水被她气得大喘气,“我们最大的不同是,看到好东西,我们想据为己有,而你……”

    “我也想据为己有。”卢悦据理力争,“我走到哪里,都会雁过拔毛一番。”

    “……”

    苏淡水头疼,她算是被臭师妹弄得没脾气了,“是,你会雁过拔毛,可是你的毛能拔干净吗?换成我和管妮任何一个,肯定不会再让满星的望仙藤,还长在那里。

    肯定会在泡泡懵懵懂懂,要跟上的时候,一把制住它,把它弄成器。

    卢悦,你不能否认你是功德修士。”

    苏淡水好想叹气,“幼崽,不论是人还是妖,对这个世界,越是懵懂的时候,越是能感觉一个人的好坏。

    就好像早早一样,那个买了她的修士,最开始时,是想好好养着她,成一大助力的,可是就因为,他的想法,是我们所有人最正常的想法,早早才不要他。

    只有你……

    你对他们来说,在某种程度上,是值得信赖的。”

    苏淡水紧盯师妹,“三天的道,我又没让你一刻不停地说,你可以在那边的山头,开个道场,先试试,每天一个时辰,然后再根据情况,酌减或增加。

    这事,你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更适合。

    所以,你就别想偷懒了,只要做的差不多,我们就可以接手。否则,那些神兽,就只能砸在这里,五水前辈的任务,我们完成不了。”

    “……”

    卢悦想了半天,反驳不了,叹口气道:“那你们陪我一起,若是能帮上忙,不能在旁边干看着。”

    “这话真没良心,什么时候,你要我们帮忙的时候,我们不帮忙了?”

    苏淡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养师妹,还是在养徒弟,鲁晓晓多好教啊。

    “师姐,我这不是怕嘛?你别生气。”

    苏淡水被她摇得胳膊疼,“跟你生气,我早气死了。”她说了半天的话,嘴巴都干了,跑到桌前,把泡好的茶,咕嘟咕嘟灌了半壶,“飞渊和管妮,你可以多用用,只要教上路,以后,飞渊撕裂空间,把林芳华他们那一辈,全拎来就可以了。”

    什么?

    卢悦眨了眨眼,师姐这锅甩的,比她溜多了。

    “他们那一辈,都被早早训练过来了。”

    苏淡水一看,就知道她想歪了,没好气道,“早早可不像飞渊那么好,残剑峰只是她睡觉的地方,其他时间,她基本都在外面惹事。”

    “……”

    卢悦板住脸,也抿住嘴巴,免得什么表情不对,再被气头上来的师姐骂。

    “因为你不在,所以呢,我们对她都比较宽容,以至鲁晓晓、王斩、叶向高等,比我们当初面对秦天和你们时,更郁闷十倍不止。”

    卢悦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秦天能把谨山师兄气得吐血,这……十倍,能是什么样?

    “好在小祸害,现在去祸害隐仙宗了。”

    说到这里,苏淡水忍不住好笑,“她现在是隐仙宗的小祖宗,要是严星舞也能被她操练出来,以后我们就省事了。”

    江山代有人才出,她真想清清静静地炼丹,当一个美丹师,而不是暴力女。

    飞渊和管妮回来的时候,看到苏淡水朝他们悄悄样起的大拇指,一齐松了一口气。

    教那些看样子很傻很傻的神兽,他们怕十遍二十遍后,小家伙们还是一幅傻样子,到时控制不住脾气,失手打死了。

    现在苏师姐能说动卢悦,他们可以安心了。

    虽然大家公认,卢悦的脾气更不好,可是先有泡泡和木道远,再有早早,都说明,她在某些方面,对小妖们,就是有一种特别的耐心。

    甚至逍遥门里,与早早一辈的弟子们,都因为,她指出了当年宗门的过失,而对她敬怀不已。

    这一点,管妮最为有数,各峰头一样有些无法无天的家伙,能对天天找事的早早有那么丝耐心,没合伙打死她,除了他们老一辈的强压外,就是因为卢悦。

    ……

    正在隐仙宗当小祖宗的早早,可不知道,未来,她会有多少隐性的师弟师妹,更不知道,那些家伙的来头有多大。

    此时的她,正躺在摇椅上,晃晃悠悠地听严星舞弹琴。

    叮叮咚咚的琴声,十分清越悦耳。

    “师姐,感觉如何?”一曲终,生得亭亭玉立,早已筑基的严星舞,对还是小孩样的师姐,满含期待。

    “嗯!还行吧!”早早咔嚓一声,咬了一口仙桃,“不过,我说‘行’不行,得蓝师伯说行了,才可以。”

    严星舞苦脸。

    师父失踪了,本来都打算送她回三千城慢慢打基础的蓝师伯,这段时间,又把她看紧了。

    不仅看紧了,要求还高了。

    “师姐,你帮我跟蓝师伯讲讲情吧!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三千城呢。”

    虽然她算雷宗弟子,可逍遥门一下子失了四位师长,做为师父的亲徒弟,严星舞觉得,自己有必要回三千城。

    “你长这么大?你才多大?”早早翻了个小白眼,“好好听蓝师伯的话吧,三千城都好着呢。”

    早早心知肚明,虽然她的脸在隐仙宗挺管用的,可是蓝灵师伯那里,恐怕是不行的。

    “我去看看,再回来都不行吗?”

    严星舞撅起了嘴巴,“不是说,申生老祖也飞升了吗?我听师父说起过他老人家,身为弟子,我总要去拜见一下吧?”

    师父教她的时间很短,可是提起申生老祖的话,就有二十几句。现在师父不在,身为弟子,代师回去看看,不是理所应当吗?

    “拜见?”早早撇了她一眼,“申生老祖没钱。”

    “我有钱。”蓝灵进来的时候,听到她拍胸的动静了,“我代师父孝敬他老人家。”

    现在的严星舞真的很有钱,再不是以前那个小可怜,师父不在,她觉得,她代师孝敬最好。

    蓝灵头疼的抚额,卢悦把徒弟教给她,心性方面是没问题了,但她教出来的,应该是淑女,是淑女……

    “早早,严星舞!”

    某人一字一顿的喊名字,可把早早和严星舞吓了一跳,忙一齐恭恭敬敬地站起来。

    “师伯!”

    “师伯!您不是要到坊市会友了吗?”

    两人说话的样子,都不知有多乖巧。

    “我的事,轮不到你们管,但……,早早,谁让你躺着还大腿翘二腿?严星舞,谁让你说话还拍胸的?”蓝灵异常严厉,“现在,马上,给我面壁去。”

    啊?

    又面壁?

    早早哀怨,气得想把师妹打一顿。

    如果不是她没个淑女样,正常蓝师伯是不会管她什么形象的。

    可恨,果然师妹什么的,就是讨债的。以前,都是师兄师姐们受她连累,现在倒好,动不动,严星舞就把她给连累了。

    就这样还想去三千城?

    这里只有蓝师伯严厉管她们,到了三千城,都不知道有多少长辈能管她们了。

    早早正视自己的前路,严重怀疑,她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倒霉日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