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一一一九章 绝地六(无洃长老)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搜山!”

    赶来的殷智满面阴狠,他没想到,就差了那么点时间,自家这边,居然又陨了三个人,“趁着天黑,无洃、康海,你二人速速追上,借身体之利把他们的藏匿地点找出来。”

    天黑了,本来就是影子的域外馋风,不注意根本看不见。

    “那你呢?”

    “我?自然是紧随其后。”

    已经吃过一次亏,殷智当然吸取了教训,“无洃,这不是我们意气用事的时候,阴尊把我们一起弄进来,目的就是要杀卢悦,不把她宰了,我们永远也出不去。”

    出不去?

    这人现在还想出去?

    无洃环视现场,目光落在地面几个指甲大的神核上,苦苦一笑,“殷智,你比我天真啊!阴尊把我们弄进来,是因为他需要我们同仇敌忾,他算准了我们会与卢悦不死不休。

    可是,你没听墩九说吗?人家有武器,而我们……有什么?”

    “谁说我们没武器?”殷智最恨无洃这个样子,太动摇军心了,“墩九,去把十二的口器扳下来。”

    什么?

    不论是天蝠自已人,还是无洃几个,都是一惊。

    “我们现在只有十一人,十二的口器只有多的,没有少的。”殷智那么执着于族人尸体,就是想弄武器,“哪怕是他们的本命剑,十二的口器也能挡住。”

    身为天蝠王,他的手下,正常都是天仙级的十一、十二阶,所以,墩十二的口器绝对顶得上法宝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墩九被长老的暴喝吓了一跳,和几个族人互视一眼,老老实实过去扳十二的口器。

    “无洃、康海,让你们去找卢悦四人,不是让你们去打架,所以武器暂时不用带。”

    殷智觉得这些风怪蠢是死的,“你们只要找着他们,不要惊动他们,回来通知我们,然后我们一起杀过去就行了。

    这一次,绝不能再给他们机会。”

    否则,他严重怀疑自己还有没有机会。

    自家四个人,人家四个人,卢悦还可能不利于行,没有参战。

    可是……

    山槐和山柧,根本没发挥他们身体的优势,就那么被宰了。

    若是再有差迟,他们的人会越来越少,而对方……

    “我不同意。”

    无洃在康海回复前,先说的四个字,让殷智的眼睛都瞪大了,“那你想怎样?”

    “现在不是我想,而是……卢悦他们怎么想。”

    “……”康海也不解了,“长老,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简单,借他们的手——出去!”

    什么?

    殷智都要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听墩九说吗?我们身无长物,人家却有大包裹。”

    无洃脸上似悲似喜,“也就是说,人家到这里是有备的。他们可能知道,怎么走出这里。”

    “……无洃,你疯了吧?”

    殷智冷下来的语气,带了一丝杀气,“康海,你们家长老脑子不清楚,暂时不用管他了,你马上带人搜山去。”

    “撇下我?搜山?”

    无洃呵呵一笑,“殷智,你以为你是谁?你又以为卢悦是谁?渥河大战,你们为什么在那么有利的条件下,还那样大败,你从来就没想过吗?”

    “……”殷智的面容有片刻的扭曲,渥河大战,是天蝠族的耻辱,这混蛋是怕自己一会杀他的时候,太痛快了吧?

    “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就知道,你们从来没有沉下心来,勇于认识自己的不足。”

    无洃眼中情绪莫名,“墩九,你再说说,是谁把你们一口叫破的?”

    “是……是卢悦。”

    墩九额上有些冒汗,他倒是明白了无洃的意思。

    “听见了吗?”

    无洃冷笑,“人家六感超于常人,当初的渥河大战,纪长明为什么能那么快地赶过去,是因为,他提前收到卢悦的传讯。

    这里……同样。

    山槐和山柧是笨了点,他们如果不动,哪怕卢悦再怀疑,在看不到实体人的情况下,他们也能拖到我们赶来。

    但同样暴露行藏,人家为什么紧着他们杀?

    因为人家知道,我们对他们的威胁更大。

    你现在让我们去搜山,是想让人家把我们一锅端了吧?”

    “……”

    “……”

    康海和仅剩的三个手下对视一眼,都往无洃身后退了退。

    “你不服气?”

    无洃不管自家人的小动作,盯着殷智,“可是我告诉你啊,这世上的事,就他妈的这么不讲理。我们努力修行,想要化成最合天道的人形,享受万万寿,享受这花花世界。

    可是人族呢?

    没有修行的人族,弱成什么样,这几天,你我都亲身经历了。”

    他现在觉得当风挺好,回阴风峡谷更好,最起码,在那里,他只要吹吹风,就能长神核就舒服得很。

    “我们这山望着那山高,摈弃了自己,有意思吗?”

    “……只有你们摈弃了自己,我们没有。”殷智真觉得这人的脑子不正常,“卢悦是功德修士,不杀了她,天涯海角,你能安心,我们不能。”

    “杀她?杀了她,我们可能真要永永远远呆在这里,当个像弱鸡一样的凡人了。”

    无洃大声道:“你以为阴尊还能把我们放出去?我告诉你,那是做梦,他现在自身难保了。为什么他正好在卢悦烧经的时候出现,为什么他不能提前毁了那些经卷,我告诉你,是因为他强行醒来的代价,是他也承受不住的。”

    说到这里,他整个人也低沉下来,“别告诉我,还有大人还有你们的族人……”

    无洃脸上,露了个好像要哭的表情,“阴尊这般仓促地把我们弄进来,根本不可能有时间通知他们。

    好,你不相信,那我们就假设他通知了,可是通知了又能如何?

    天蝠一族自顾无暇,谁有时间,万万里远地找你?

    至于我们家大人……”

    无洃很想相信绝辅,可是自卢悦在仙界显名以来,英明神武的绝辅大人,慢慢地落下了神坛。

    “我是天蝠族长老,我族中典籍里,从来不曾记载过这样的地方。大人……大人一定也不知道,就算从阴尊那里知道,他也没时间来管我们。

    因为……

    这里有卢悦,他和阴尊一样,只要能杀了她,死几百个手下,又算得了什么?

    他不敢救我们,他怕引来人族修士的窥探,他怕卢悦也因此得了生机。”

    这般说自家的大人,无洃也很难过,可是真说了出来,他反而有种特别的轻松感觉。

    “呵呵,殷智,你和我一样,我们都是弃子。”

    哪怕原先不是弃子,被阴尊那样一弄,也是弃子了,“阴尊是霉鬼,他是卢悦必要毁的人,可我们不一样。”

    无洃在有去无回海混了那些年,其实想了很多很多,“当年的仙盟,为何容狮吽人渗入?是因为阴尊,他的每一次苏醒,带给天下生灵的,都是死亡死亡,再死亡。

    缚龙那些人,对狮吽人采取无视的态度,固然因此也死了不少人,可是相比于阴尊的危害,实是小巫见大巫。”

    越是了解人族,无洃有时候越是佩服,仙盟的那些长老固然各有各的不足,可是他们每一个,都无愧于仙盟的守护之名。

    至少,他们把所有的伤痛,全都担在了修仙界,为凡世争取了无数年的太平。

    “我们——可以是材料,与妖族其实也没多大分别。”

    若不是天蝠异军突起,一下子表露的实力太过恐怖,人家肯定还是把主要目光放在他们身上。

    “天道讲究一个平衡,我都懂的道理,人家不可能不懂。”

    无洃苦笑,“这么多年,人族为何一直没开发大荒之地?主在仙盟,仙盟那些大佬,知道古仙因何灭世,人家从来不为眼前之利所惑,再加上从外域战场上,打来的神核,这世界,就这般一直……”

    “闭嘴!”

    殷智不知道这家伙哪那么多屁话,只知道,再让他这么啰嗦下去,卢悦四个人,可能永远也抓不到了,“无洃,你记着,你是域外馋风的长老,不是这仙界的天道。

    而我们……只是芸芸众生里,挣扎求存的外来者。

    挣扎求存你明不明白?

    想借卢悦的路逃出去?你问过她吗?人家愿意带你吗?

    就算愿意带你,你可想过,出去以后,绝辅大人能不能饶你?你的族人,又能不能饶你?阴尊能不能饶你?”

    这?

    无洃张了张口,答不出来。

    他通过卢悦四人带的包裹,猜测到她提前做了准备,猜测她可能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跟着一起逃出去。

    可是……

    “既然你们害怕被她一锅端了,那我们就一起。”

    殷智目光掠过他们每一个人,“我们十一人,而她那边只有四人,二打一,我们还带转弯的,怎么着也能把他们宰了吧?”

    “……”康海发现,他又被这位长老说服了。

    无洃长老虽然也还好,可是他真如大人说的那样,又胆小又惜命,成不了大事。

    “康海,带着你的人跟我走。”

    殷智看到康海眼中的意动,干脆撇下无洃,“其他人,一人拿一根口器,从现在开始,它就是我们的武器,即可成枪,亦可成棍。

    总之……我们不能让大仇人,再次平安无事地出去,祸害我们的族人。

    想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出去……

    就更要拿下她。”

    他舍不得再耗下去,该说的话说完,转身就走。

    墩三几个互看一眼,留下五根才剥下来的口器,其他背着,迅速跟上。

    “长老!”康海忙拿了一根,塞给他,“仇人在前面,我们……避不开,一起吧!”

    “……”

    无洃深深一叹,拎着这根淡银色的口器,把它当成拐杖,晃晃悠悠地跟上。

    ……

    此时此刻,飞渊背着卢悦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

    夜间怎么样都不能停,那些域外馋风太像影子,不注意可能就让他们靠近了。

    “让苏师姐拉我一会吧!”

    卢悦深恨自己看不见,成了他们的拖累。

    “不用,你都不比包袱重。”飞渊不敢再瞒着她了,“这背椅是浮空木所炼,不要说只是你,就是再加上苏师姐,我也一样大步如飞。”

    “……”

    “……”

    翻白眼的不只是管妮,苏淡水看到他额间的汗了,“卢悦你放心,如果他真累,我们也会帮忙的。”

    咚!

    话音落刚,从山脚下,传来一声闷响。

    “咦?他们才追到第一个陷阱处吗?”管妮疑惑,“别是什么野兽,误踩了陷阱吧?”

    “不管是野兽还是他们布的疑阵,总之,我们不停下,他们一时就追不上。”苏淡水回看一眼后,又在找布陷阱的地方,“那里,再弄一个。”

    两人都是雷厉风行的人,提高速度冲进密林,很快用武器之便,砍了几根尖木,捆扎到一起。

    此时,飞渊已经就地取材,顺好了路边的藤蔓,只要用几个巧妙的结,陷阱便布置好了。

    所有时间,加一起都没过一百息。

    卢悦坐在一边的背椅上,侧耳听有无其他异动。

    “好了,我们走。”

    飞渊重新背起背椅,“别担心,只要过了今夜,明天我做个手弩,先射他们一半人就没事了。”

    要不是域外馋风在夜间太容易隐藏,他担心他们摸来,伤了师姐,现在就可以回去杀人。

    “我相信你!”卢悦在心里叹口气,“明天上午如果不行,就放到午时以后吧!”

    上午她复明的时间太短,赌命的事,在这绝灵绝识的地方,不到万不得已,坚决不能干。

    但下午,她有两个多时辰的时间,怎么样,也能把尾巴弄干净一半。

    “好!”

    紧跟其后的苏淡水也正有此意,“明天飞渊给我们每个人都做一个手弩,就用那根蛟筋作弦。”

    身为剑师,虽然不怕那些连武器都不全的家伙,可绝灵绝识之地,生命更加脆弱,能不涉险,还是不涉险的好。

    “行!”飞渊借着月光,看看陡峭的山坡,在背椅的机括上动了两下,卢悦的身体,随椅而动,反移了过来,几乎就要贴到他身上,“接下来我们会一直赶路,时间不早了,你趴我身上睡一会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