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一零四三章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有去无回海的浪涛正在往回缩,可惜无人知道。

    这几天,所有左近的妖兽,都搬家了,有去无回海天天发疯,说平静,人家平静得不像样子,可是一旦发疯,那毫无预兆的浪头,好像世界末日。

    不搬家,难道等死吗?

    哪怕没什么灵智的二阶小妖兽,都能感觉到有去无回海的愤怒,它想缴灭一切生灵的意志,太吓妖了。

    数天来,只有远远从旁掠过的飞行妖兽,在百忙中,偷看它一眼。

    可惜,漆黑的世界,能看到的实在有限。

    谁也不知道,大海深处的浪头正一浪高过一浪,莫名空间里,阴尊垂着的九颗脑袋,都在挣扎,虽然非常无力,虽然脖间的裂痕又多了一丝,可今天是胜负关键的最后一天,不能把卢悦带到深渊里,他就要沉睡在深渊中了。

    那小丫头现在还是小小的天仙,若不能趁着现在拿她,沉睡数千年后,再出来就真可能要见一次,被她杀一次了。

    阴尊如何能甘心?

    只是掀起的浪头再多再大,不仅不能扩散出去,反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无形中压制了他一般。

    ……

    “咚~咚~咚~~~”

    卢悦的脑海中闪过很多画面,有些模糊,有些清晰。

    一个个仙山道场,转眼间,倾塌在师徒同门的相残中,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敲着身前的木鱼。

    曾经的一切,像断线的纸鸢飞出了天际,可不甘不愿的人们,却还抓着手中的线,不愿相信这份结果……

    卢悦似乎理解他们在无望中的伤心痛苦,当幡鬼时,她把所有希望,全压在谷令则身上,在一天天的等待中疯魔!

    那时候,至少她还有份希望。

    而阴尊……

    当悲伤的海洋,汇成一片仇恨的大海,就已经不可能善了了。

    “咚~咚~咚~~~”

    在厚重悠远的木鱼声中,卢悦慢慢睁开不能视物的眼睛。

    “干什么?”

    看到卢悦要下玉塌,飞渊忙扶住。

    “今天可以抄写第一份往生经了。”

    卢悦由着他扶着到桌前,拔下自己的储物戒指,“飞渊,帮我找一下,这里面有个青玉玉盒,上面贴着三张禁制符,全是我亲手画的。”

    飞渊神识强大,再加上两人曾经的主仆协议,倒也没费什么工夫,便把她要找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里面是什么?”

    “彼岸花!”

    啊?

    正在念经的拂梧忍不住抬眼望了过来。

    玉盒很大,卢悦摸索着打开时,那洁白的花蕊闪着点点灵光,看上去圣洁无比,可拂梧知道,它的存在,汇聚了多少性命。

    彼岸花,又称地狱的使者!

    相传此花只开于黄泉之岸,是众多离开人界的怨灵终于解脱过去,在去归路时,留给世人的除恶之花,净化邪魔。

    “你要它干什么?能……能净化阴尊对你神魂的干扰吗?”

    飞渊一时之间,激动的声音都抖了起来,他愿意做她的眼睛,但到底不是真正的眼睛,世界太大太美,他不能把那五彩之光放进她的识海。

    “好像……不行!”卢悦没什么遗憾,从她得到第一株彼岸之花时,似乎就注定了,它们各有归处,她手中的灵力一动,彼岸花化成一滩泥水。

    “卢悦!”

    拂梧一下子抢了过来,这东西怎么能这么破坏?一时之间,她心痛不己。

    “这是在雷宗所得。”

    卢悦轻轻一叹,“执念为魔,灭世之战,不甘赴死的人太多太多,怨灵冲天,才慢慢有了阴尊。

    既然它能净化邪魔,那我用往生经抄给曾经的死难之人,也许可以有点用呢。

    当他们解脱了,我的眼睛,也许就可以回复了。”

    “……”

    “……”

    飞渊和拂梧对视无奈的一眼,已经被弄成了泥,他们就算想抢救也抢救不了。

    “行吧!”拂梧摸出一只玉净瓶,“这是佛前供奉的菩提净水,是佛诞那日菩提树的露水所炼,为师帮你稀释一下,以后……抄得可多了。”

    后一句话,她虽说的微不可闻,可飞渊耳朵尖,却听到了。

    他在旁默默摸出一个乾坤玉盒,小心地把彼岸花泥放进去。

    拂梧看了他一眼,小心倒出菩提净水,先把青玉玉盒涮了涮,“你先帮卢悦磨墨吧!”

    两人都希望有了这些东西后,某人的精血,能少用一些。

    “十篇经文一滴血。”卢悦伸手。

    “不行!”

    “不行!”

    拂梧和飞渊难得的同声反对,“加了彼岸花和菩提净水磨出的墨,用不着你那么多血。”拂梧无视了飞渊的打拱又作揖,“卢悦,我是佛门大能,在这方面,肯定比你有经验。”

    比她有经验?

    在佛门大能面前,卢悦确实无法说什么。

    “一滴精血,百篇经文。”

    拂梧觉得这样既不会浪费,也能让徒弟坚持下去。

    阴尊是杀不死的,超度……,曾经的曾经的,似乎有不少先贤都想过,可惜无一成功。

    因为超度对阴尊来说,就等于杀戮,他的反抗,从来都是以别人的命为终结。

    难得卢悦是功德修士,现在又克住了他,拂梧不能让徒弟,最后死在抄经的路上。

    “……行!”卢悦想了想,现在的她,已不是小小的筑基修士,精血中的愿力,自然也早就不同。

    加上彼岸花和菩提净水,先试一下吧!

    飞渊小心翼翼地磨墨,可舍不得溅出一丁半点。

    卢悦提笔,虽然看不见,但抄了那么多后,一张纸的大小,只是一摸,便在心中做好了计较。

    一篇工整又虔诚的经文,很快从她手中写出来。

    飞渊迅速把它拿给拂梧诵读,在他的心中,有这位佛门大能的加入,卢悦做的事,可能事半功倍。

    至少,他劝不了她,一滴血写百篇经。

    “咚~咚~咚~~”

    厚重悠远的木鱼声,似乎敲进了有去无回海,敲进了阴尊所在的空间。

    “咔!”

    轻轻一声响,让还想挣扎的九颗头一齐滞了滞。

    多少万年来,那些自以为有大慈悲的修仙者,都想超度他们,可似乎没有哪一次,能让木鱼声,响进有去海无回。

    幽冷漆黑的空间,闪过一丝亮光,让沉睡中的九颗头,一齐缩了缩。

    就是此时……

    卢悦在众多画面中捕捉到一双独立外,孤寂幽寒的眼睛,锁死他后,心念一动,刚刚抄下的经文‘嗤’的一声燃起。

    那双眼睛似乎隔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淹没在突然翻涌的黑色海水中。

    卢悦手下的笔一顿。

    “怎么啦?”

    “我试试!”卢悦一笑,“能用……!”

    她好像听到了阴尊的咆哮,他在反对她这样做。海浪翻腾不休,似乎在叫嚣,他一定能归来,归来的时候,要她好看。

    卢悦手下的笔再次动起来时,轻盈了很多,念完经的拂梧看着面前的一点纸灰,若有所思。

    ……

    仙盟坊市,八莱长老拿咄咄逼人的流烟仙子没有一点办法,不是他不想反驳,而是她身边的谷令则,每每在他要说话的时候,都会望过来。

    望过来呀!

    那双沉静又似看穿一切的眼睛,给八莱一种莫名的压力。

    九幽冥眼他惹不起。

    更不想提前度那好不容易压下的仙人二劫。

    自上官素回三千城,他就已经是个笑话了,被无数同道逼迫,再抗着,不仅他撑不住,严家和孙儿家爵以后都不要出门了。

    “就照仙子说的办。”一旁的明博长老,看出老友的退缩,干脆帮他答应下来,“没有仙子和卢悦,我家谢天谢地,肯定也早就不在了。”

    老头微有唏嘘,“自送过他们的爹后,老夫怕了白发送黑发,对他们太过娇惯,以至于二人成了纨绔。”

    娇惯,也是因为两个孙子的资质太差,原以为当纨绔,有他照着,在这仙盟坊市,不会有任何风险,谁知道,也不保险啊!

    “我明博欠三千城一个大人情啊!”

    阴尊说了,所有那天他见过的人,等他再醒来,都会一个一个地找。

    所以,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两个孙子连夜娶孙媳,让他们好好过日子,传下血脉,“谷小友以后有什么事,只要用得着我明博的,也只管开口。”

    他查了那天的所有事,卢悦若不是想帮大家把阴尊的愤怒吸引到她那里,或许,也不会被吞了神魂。

    那孩子可能真要废了,情——他暂时只能还给谷令则。

    “是吗?”谷令则看出这位长老的真诚,当场施礼,“晚辈现在就有一件事,想求前辈!”

    “噢?你说。”明博看了一眼流烟仙子,问她。

    “我要去看看那些噬鬼是什么东西。”

    师父不让她去,可是现在她必须去,“三千城事务烦忙,家师不能陪我一起,前辈可否跟缚龙长老说一声,让我过去跟着他。”

    妹妹已经出事,她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

    啊?

    流烟仙子抚了抚额,异常无奈。

    都说了,要抓一个噬鬼回去,这孩子怎么就突然要留下来了呢。

    “不行!”

    “师父!”

    “卢悦那里,暂时还不能完全稳定下来,你呆在三千城,万一能助到她呢。”

    “……”谷令则抿住嘴巴。

    “别呀!”明博看她们师父的互动,抚须一笑,“流烟,噬鬼还在外面,你看,你是不是回去跟上官素和云容说一下……”

    “这事你别找我。”

    流烟仙子来仙盟只为要好处,可不是让自家人掉坑里的,“昌意已经发话回来,上官素的事,他接了,你们有什么,找他去。

    至于云容和小宝,他们的情况更特殊,应卢悦所求,去陪泡泡了,有什么事,你们要找他。”

    话已说尽,她站起来,拿起下面的执事,才捧来的两个储物戒指,“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令则,走!”

    这一次,能在八莱这里,这么顺,多亏带了谷令则,流烟仙子已经想到,省下的时间,带她到哪去了。

    二人拱手做别,离开的飞快。

    “师父……!”

    连着转了三处传送阵,改变法衣颜色款式,最后一个还是特别定向的小传送阵,谷令则不由微有期待。

    “跟我来吧!”

    流烟仙子笑了笑,传音给徒弟,“这里是下淠山,是逍遥子联系上官素得来的地址,你想看噬鬼,为师可以抽出一天的时间陪你。”

    若徒弟拿不住噬鬼,她还得把她拎回去。等纪长明回三千城,她再带小宝过来抓两个,专门给她制植傀的眼睛。

    “谢师父!”

    “我们是师徒,有什么好谢的。”

    流烟仙子拉着她的手,“令则,看到了吗?八莱怕你,你有九幽冥眼,在你实力未到时,它带给你的只有坏,不会有好。就像他怕卢悦,所以想封印她一样。”

    “……”

    谷令则的眉头拧了拧。

    “这世上,人心是最难测的,师父不敢拿你冒险。”

    卢悦弄成那个样子,她都后悔死了,谷令则,无论如何流烟仙子也不敢放手了,“等卢悦的情况稳定,你就老实进天幸图闭关,直到进阶再出来吧!”

    三个徒弟,都得进阶,大不了,她再累个几百年。

    三千城现在不缺仙石,天幸图的运转,不会有问题,流烟仙子的心很大很大,想把她要护的人,全弄里面去。

    “……好!”

    从小到大都被实力限制,谷令则其实比旁人更渴望早一日进阶。

    流烟仙子很快便带她进了下淠山,这里没什么灵气,之所有还有一个定向传送阵,只是因为数百年前,这里还有一个仙石矿。

    但现在,仙石矿早被挖空了,只有零星散修,还在矿中撞运气。

    若不是上官素算到这里,谁能想到,噬鬼居然跑到了这里?

    谷令则不太敢用九幽冥眼,但是一入树林,还是感觉到了不对。

    流烟仙子迅速把自己隐藏了起来,阴尊带的噬鬼中,没有大噬鬼,她想看看徒弟,怎么应对那些东西。

    植傀的眼睛,当初卢悦带给她很多,一入树林,虽然谷令则还没看到长在树上的活眼睛,却已经感觉到自己被盯上了。

    只是,这里的噬鬼,似乎变精了,再不如当初妹妹说的那样,在一人高的地方,长眼睛了。

    谷令则站在一颗树下,朝两米多高,树杈上的一只幽绿眼睛,露出微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