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939章 咫尺天涯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

    谷令则觉得哪哪都难受,就是自己进阶,她也没让天劫伤到一根头发丝,可是妹妹……

    看着一向重视形象的徒弟,连睫毛上都闪着电弧,流烟仙子不知道是同情好,还是笑的好。

    “忍一忍,再忍一忍就好了。”洛夕儿同情的同时,更多的是为卢悦高兴,“她就那样的人,拼起来的时候,可能连光之环都扔一边,就只顾自己吃雷了。”

    当年打天蝠虫的时候,在紫电宗呆了那么长时间,她也算对那里有些了解。

    “……”谷令则抿着嘴,不是她不想说话,而是一说话,连舌头都要带着电丝。她现在严重怀疑以后妹妹每过一次天劫,都得跟着丢半条命。

    因为大进阶,灵气聚拢得非常快,只是流烟仙子和洛夕儿很快便发现了不对。

    天劫过后的灵气漩涡,不应该还带天劫之力,可是此时,谷令则身边不仅聚拢了灵气,发丝之间的电弧,却还是那么明显。

    不对……

    流烟仙子的眉头微不可查地拢了起来,卢悦能寻找的渡劫之地,只能遥远且荒无人烟的大荒,按理说,不可能有其他人,就算有妖,也会在感觉不对的时候,第一时间搬家的才对。

    “看着她。”

    她朝洛夕儿叮嘱一句,迅速赶往装着天音嘱的偏殿,只担心这里有什么异动。

    ……

    卢悦被动看了一场没有一点声音,场面极其宏大的哑剧,半晌无法动。

    三千界域的形成,她想过很多,独独没想到,居然还与百万年前,仙界的那一场诸仙大战有关。

    天劫不知何时停下,地底一股暴烈肃杀之气刚刚传出的时候,缚龙三人,也未再隐藏自己的气息,掠过卢悦,大罗金仙的威压,不要钱地倾泄下去。

    一道道遁光,在卢悦眼前,直扑洞口。

    看着越走越慢,站在数米外的飞渊,卢悦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是……他来救她的吗?

    时间点点过去,獴葦长老没想到,他们师兄妹见面的时候,会有陌生的打量。

    明明飞渊都为这丫头开出那么重要承诺了,怎么……?

    “卢悦,你没事吧?可吓死我了。”泡泡无奈了,真不知道那个诚恳道歉的人,怎么突然变哑巴了,冲过来的时候,把飞渊当落脚点,狠狠踩了一脚,才扑下来,“是飞渊感觉不对,与参加天裕盛会的缚龙前辈等一齐撕裂空间来了。

    ”

    “……”

    地底的血腥气正在往上飘,卢悦不用泡泡说,其实已经猜到了大概。

    原以为,她今日会有一番恶战,现在突然这么省事,若说没触动,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

    师弟原先浅浅,清澈又干净异常的眼睛,此时如渊如海深!

    卢悦摸摸小家伙的肉脸,站起的时候,朝掠阵的缚龙和獴葦深施一礼,

    (({});

    “卢悦多谢两位前辈万里驰援!这里的天蝠……”

    “我们会一打尽!”

    缚龙探究一番她的眼睛,虽然奇怪她现在能看到什么,看到多远,当着獴葦的面,却没问一点,“这里渡劫的几个人,全在天劫中丧命,我们没有见过你,你也不曾过此地,你……可明白?”

    “……”

    这是要保护她?

    卢悦再次深施一礼,“多谢!”

    她朝有些发愣的泡泡拍了一下,小家伙当着他们的面,变回透明小泡泡,飘到她球状的发饰里。

    獴葦和缚龙的嘴角齐抽,天地精灵火精,居然真的变成人家家养的,还钻到了头饰里,这若不是亲见,打死他们也不能信啊!

    “我送你!”

    飞渊终于从师姐若有若无的排斥中回过神来,“这里,你暂时离远一点,可能比较好。”

    “……”卢悦没回复他的话,手心一动,把分离在外的光之环全都收回后,不慢不快地向外走着,“三千城谁来了?”

    她的话里似乎带了一丝隐忍的战意,飞渊摸摸鼻子,“三千城只来了三个人,除了时雨师叔,苏师姐、慕师兄和二师兄楚家奇全来了。”他迟疑一下,又轻声道:“我……并未隐名!”

    他其实想说,不稳名出来,就是想给她撑腰,让她能安心进阶的。

    可是话到口间,却再也说不出来。

    在天裕关看到逍遥的三位师兄师姐,封印的记忆,尤其是有关残剑峰诸人的,一丝没漏,全回复了。

    面前的女孩,不管身处何等逆境之下,从未认输过。

    她一直是自己打天下,他……从来没有真正的护到过她,反而一直是她,把他护在羽翼之下。

    明白了这一点后,飞渊心中无比沮丧。

    鲲鹏神兽啊!

    真想叹一口气。

    叹之前的自己,也叹现在的自己。

    “可是你……也不是他。”

    卢悦的声音有些沙哑,很低很低,“他……走的时候,难受吗?”

    “……”

    飞渊死死抿着嘴,这让他怎么答?

    鲲鹏所有意识觉醒的时候,正是他在生死之间挣扎要陨落的时候,所以封印在当时看来,全是拖后腿的记忆,封得特别顺。

    但是……

    烧她头发的时候,他好不容易稳下的神魂,反抗得恨不得随那几根头发一齐死。

    “不用送了,”没等到他回答,卢悦心中很沉,站住脚步,“我的路……我自己走。”

    自己走?

    飞渊暂时理不情全部的情绪,心中有些慌乱,下意识地道:“如果我跟你说,我还是他,你相信吗?”

    相信?

    卢悦微微侧头,看向刻在神魂记忆中最难忘的面孔,眼中水气凝聚得特别快,为防自己失态,忙望向他身后的天空,那里正飞过两只隼鹰,“他……只是你的一部分吧?”

    “……”飞渊的脸上白了白,苏师姐、二师兄他们可以接受现在的他,可是面前的女孩……

    “我在天劫中救了你,你在天劫中救回我,我们……两不相欠!”

    卢悦再转身的时候,脚步一动,人已至数千米外,“鲲鹏是天上的神兽,飞渊,既然你已割断了曾经,就好好呆你的妖域,不要再来人族了。”

    有些东西,可以牵扯,有些东西……

    想到心魔劫时看到的画面,卢悦觉得,他们还是不牵扯的好。

    獴葦看着她缩地成寸,迅速消失在秘林中,砸吧砸吧嘴,“小丫头还挺有脾气,不过……我还挺喜欢的。”

    虽然有脾气,却是真正为飞渊着想的人。

    “缚龙啊,回头,我帮你和申屠一起改那些人的记忆。”

    “……”缚龙老头真是懒得看他一眼,那个小傻丫头,居然这么痛快地把真正的鲲鹏神兽放去妖域,真让他难受。

    还有三千城流烟那些家伙,一个屁都不跟他放。

    ……

    卢悦的速度极快,以木遁之法行走秘林,一点也不次于师尊的仙极傀儡车。

    泡泡慢慢地从球饰中爬出来,把自己裹在她颈间,“卢悦,我想苏师姐和二师兄、慕师兄了。”

    他有些明白卢悦对现在飞渊的排斥,甚至敌意,可心里又难受得紧。

    “我以前没肚子,是你带着我长了肚子。”

    他的童音软软,“你以前是修士,现在可以称为仙人了,我们……我们其实都跟昨天的不一样,虽然看不出什么,可那是因为我们天天在一起。

    苏师姐在云梦山看到长了肚子的我,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少次,在偷偷地观察我,看得我都难受了。”

    “……”这个问题,苏淡水没跟她说,泡泡以前也没跟她说过,卢悦不想说话,闷不作声地赶自己的路。

    “卢悦,你不知道,苏师姐有多遗憾我不是原来的泡泡,她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才接受我的人身。”

    泡泡扳着小手指头,“还有洛夕儿,还有画扇师父,还有慕天颜,你别看他,带了我长肚子的吃食,可事实上,那天,他看到我时,眼里有多惊诧啊?”

    “……”卢悦的眉头蹙了蹙。

    “这里是大荒深处,离天裕关远着呢,飞渊……”

    “不要再说了。”

    卢悦打断小家伙的话,“泡泡,你还太小不懂!他……是鲲鹏,不应该是飞渊。”

    “……”

    泡泡撅起小嘴巴,这话他才不懂呢。

    他其实也不小了,虽然身体的样子很小,声音也是童声,可该知道的,基本也全都知道了。

    “他可以是鲲鹏,也可以是飞渊,要不然也不会带这么多人来救你了。”

    “……”

    卢悦默然无语。

    “他跟我道歉了。”泡泡又道:“我们这样走,他肯定得伤心的。”

    “……泡泡,你知道仙界为什么一直没有鲲鹏吗?”

    “……”泡泡瞪了瞪眼睛。

    “我今天的心魔劫,不是飞渊。”卢悦在心里叹口气,她其实知道,曾经的飞渊,跟曾经十三岁的自己……,一样都是心魔了,只是他们……把她看得比较重,只是默默陪着,不愿伤她一星半点,“天地缘起,天地缘灭,在有些人的眼中,生即是死,死即是生。”

    她长吁一口气,“可能我的境界还未达到,只想活着,而飞渊……更应该活着,他……当妖,比做人好。”

    “……”

    泡泡觉得今天的卢悦古古怪怪,说的话,他用心了都听不懂,“你的心魔劫是什么?”

    好像她只有结丹时,是正正常常的心魔劫,其他……都不对。想到这里,泡泡无由地紧张,“卢悦,你的心魔劫到底是什么呀?”

    “古修大能们,为何要建百灵战场?”卢悦避开他的问题,反问他。

    “是……是想仙界生生不息吧?”

    “你有想过,曾经辉煌的九天阙,为何一夕之间,败落成那样吗?”卢悦低声。

    “……”泡泡的心小肝颤了颤,当初他们在那个古战场碎片里,都没敢探查,怎么现在……

    卢悦伸手摸了摸他伏在脖间的小脑袋,“大道五十,天衍四十有九,只有一个遁去的一,我们……到底是在四十九里,还是那个遁去的一,具体,谁也说不清楚。

    更或许,我们有时在遁去的一里,有时,又会落到早就注定的四十九里。”

    “……”泡泡抿着嘴巴,他觉得回头要好好跟着逍遥子,学学高深道法。

    “我们能有今天,都是流过无数血汗,经过无数拼搏,谁也没有平白飞升。”

    卢悦在一颗一颗巨树中穿梭不停,“我讨厌所谓注定的四十九,只想要那个遁去的‘一’。”

    “……”泡泡在她的话里,听出了愤怒和……和一种说不得的怀疑、恐惧,不能不猜想到她的心魔劫。“你到底在心魔劫里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

    卢悦的眉头拢了拢,原先看到的清晰画面,现在正以极快的速度模糊下去,正好,她也不想记住它们,“不记得了。”

    刚刚说出不记得三个字,所有画面,瞬间在脑中清除,她的识海微微扭曲,脑中传来一阵抽抽的痛感。

    这……

    卢悦揉了揉脑袋,“泡泡,我头疼,你什么都别问了,真忘了。”

    “那……那好吧!”泡泡看她神色,好像不似假的,“不过卢悦,我们可以回天裕关,看二师兄他们打擂吗?”

    “……”

    “我真想二师兄了。”泡泡跟她摆哭脸,“我们不能因为讨厌一个人,就不见所有人吧?”

    谁说她讨厌了?

    卢悦很无语,“你都没看我赶路的方向吗?回头换个装,我们去看他们打擂。”

    流烟仙子没来,看书.ns. 人妖两族的高层各有算盘,天蝠大能的谋算,可能更为深远,这个时候,天裕关那里,定然暗流涌动。

    三千城离这边还远得很,无论如何,也要先把师兄师姐摘出来,免得他们糊里糊涂,把自己陷在这里。

    “咦?卢悦,你最好了。”泡泡抱住她,在脸上吧唧亲一口,“这一次,我要一直是这个样子,让二师兄慢慢适应我。”

    ……

    飞渊不知,把他甩了的人,目标还是天裕关。

    半夜回城的时候,师兄师姐居然还在,那阴着脸的样子,似乎想把他拆成十块八块。

    “飞……”

    “三位小友还在啊?”申屠尉有些粗犷的声音,打断楚家奇就要说出的话,“此次能绞灭天蝠插在大荒的基地,多亏了三位小友,也多亏了飞渊道友的配合,此事我会马上上报仙盟,为你们请功。”

    “……”

    “……”

    怎么会是天蝠?

    苏淡水三个不是傻子,闻言心中巨跳,“不敢当前辈如此厚爱,我们也只是恰逢其会,能得飞渊道友配合,只是打赌赢了而已。

    不过……,既然真是天蝠之事,那就是人妖两族的事。”) !!<!--flgbq-->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