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六八四章 水往高处流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a>

    第六八四章 水往高处流

    滞雨通宵又彻明,百忧如草雨中生!

    纵是知道凭卢悦的性子,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但有一口气在,她都能活得好好的,吴露露也没办法安心。

    她深深觉得那丫头,就是个坐牢的命。

    她的头疼得很,早知道那丫头在外面闯着闯着,就会被人关起来,还不如她早早把她关住,反而不用这样日夜焦心了。

    一枚枚玉简,被她摆得周身都是,看完这个看那个,吴露露努力地想辙,希望能再弄点灵感,帮她把阵法禁制再完善一点,最起码在大人发现上当的时候,能多拦一会,让他们这边的人,从容做好截杀准备。

    吴露露沉浸在阵法的海洋里,很快就把自己的头疼给忘了。

    慕天颜摇摇头,帮她盯水晶球。

    他知道自家夫人憋着一口气,不帮着卢悦,把那个大人修理一顿,那口气绝对绝对出不了,以后一定会常跟她自己较劲。

    唉!

    他偷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他们一家三口,好像都欠了那丫头的。

    师尊进阶化神的光核,是她早早从堕魔海里送出。

    一线天的救命之恩,甚至连他的神树降龙,都可以算是人家让的。

    还有露露……

    人屠子的阵道玉简,臭丫头可全给她搬来了。

    还说什么,从人屠子纪长明师父那里算,露露现在也算她的二师姐,凡事一定要罩着她。

    慕天颜再叹一口气,他也想罩着她呢,可惜……有些事,他们真的有心无力。

    水晶球中,莫姬山的风景挺好,可大人的形态不正常,在不主动露出行藏,不碰触里面的禁制,他们根本找不着他。

    ……

    古巫猎场!

    卢悦对远古万族感起了兴趣,正好烈日炎炎,她也实在不乐意过那种,一睁眼,就感觉连空气都要燃烧起来的日子。

    她在一个个的山包中寻找地洞,寻找曾经的万族影子。

    一个、两个、三个……

    一连十几个山包,卢悦发现,几乎每个山包下面,都有大小不一的地洞,只是它们曾经的主人,早就尘归尘,土归土。

    除了偶尔能看灵气早失的法宝碎片,什么都不存在了。

    “轰隆!”

    “哗啦啦……”

    山包年久失修,外面的夏雷一打,居然塌了好大一块。

    卢悦忙忙出去,多日的燥热,难得今日下雨,只看着心情都会好些的。

    “轰隆隆!”

    又是一声巨雷打下,连下雨都跟其他地方不一样,天空好像漏了一般,噼里啪啦的大雨漂泊而下。

    地面很快就积起了水。

    卢悦把法椅变大,高兴地在里面听雨煮茶!

    “轰隆隆……!”

    天空也好像要塌了般,黑云压得极低极低!

    卢悦一壶茶还没饮尽,突然发现在一个不在认知里的奇怪现像。

    人都说水往低处流,可是这里的水却好像逆流而上,专往高的地方漫……

    为了证明她没看错,卢悦特地脱了靴子,从法椅上下来,赤着脚感受水往高流的奇特。

    很快她便发现,这些水,好像都在顺着一定线路,往远处最大的山包去。

    这可奇怪了。

    卢悦微微浮起身体,在半空之中,看到所有低洼处的雨水,俱是那般的时候,不由得对那个最大的山包,起了无限的好奇之心。

    坐回法椅,她很快就到了那座山包,只是神识一探再探,都没看到可能的进口,水流上来,好像全被土层吸了一般。

    这可真奇怪了,卢悦眼睛微亮,典籍上说,远古万族,越是不知名的小族,越有奇怪的天赋,这种情况,她不能不怀疑,这山包里埋着某个禁忌之族的先辈。

    找不着入口,可能是里面塌了,想要一探究竟,只怕要挖人家的坟。

    卢悦把人屠子师父留给有缘人的玉简拿出来再检查,发现她家师父,都是懒散性子,对这里的介绍笼统的很,只专注说因为两个太阳两个月亮,产生的极热和极塞天气,以及因为它们,一天当两天修炼的事。

    其他的……根本屁都没有。

    收回玉简后,卢悦对这个山包有些愁眉,她是挖坟还是不挖坟呢?

    挖……代表了不敬!

    人家能睡在这里,占最大的山包,其生前一定是个能耐的人物。

    不挖……

    她又实在好奇得要死。

    这个破地方,如果只修炼,不给自己找点乐子,她就是个木头人了,以后出去,想哄谷令则一起进来,她也一定会因为十年牢狱,而心中不安。

    卢悦围着山包转了一圈又圈,到底没顶住自己的心,让光之环在前开路,好一会后,才挖出一个能进去的洞,好像里面就是实心的一般。

    一枚月光石擎在手上,法椅撑着一层薄薄的护罩,顺着土地温润的方向,一点点地跟进。

    “嘀嗒!”

    滴水的声音在前面响起,卢悦心头微喜,终于到了吧?

    这一会,她已经斜着挖了数百米,再不到,都要打退堂鼓了。

    流水在前方汇聚,落到一个超级大的水池中。

    卢悦呆了呆,她在这破地方,虽然一直修炼没怎么逛,可为了找好的铁木林,也跑了几百里,没看到过地表的水呢。

    莫不是这里的山包,根本不是藏人的,而是古巫知道地表流不住水,特意箍下的阵法?

    月光石的亮光在这里被吃了一大半,模模糊糊地看不远,而神识在这里,又有些扭曲,卢悦没办法,只能在脚前扔出两块日光石。

    空间突然其来的大亮,让她的眼睛忍不住眯了眯,待到再睁开时,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水池对面的石壁中,嵌着一双凉凉的,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正在盯着她。

    卢悦呆立原地好一会,拱了拱手,让法椅缓缓后退!

    她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双眼睛的主人,好像没有死撬撬,真的在盯着她一般。

    “……既然来了,就过来,跟我说说话吧!”

    有些清灵的声音,从石壁中放出,因为这边的空间问题,被放大了好多。

    卢悦咽了一口吐沫,不知道自己是马上以最快的速度跑,还是上前跟这个远古或是上古的生灵说话。

    从声音里,她可以听出对方可能是个女的,只是她整个人,好像都长在石壁里,只有那双眼睛。

    “不敢?害怕?”

    石壁里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嘲讽,“小丫头,你胆子这样小,可怎么闯猎场啊?”

    闯猎场?

    卢悦的眼睛咕噜一圈,深觉哪里不对。

    “相见即是缘,我也算你的前辈,怎么?你家长辈没跟你说,见到我,该行什么礼,该怎么做吗?”

    石壁‘咔咔’几声,里面的人好像在挣扎着,想出来。

    卢悦忙要往后退,可是法椅突然不动了,不仅不动,她的椅子,居然还在一顿之后,缓缓朝对方驶去。

    这……

    “前辈恕罪!”卢悦忙道,“晚辈只是因为这里往高处流的水,好奇了那么一下下,进来看看的。”

    往高处流的水?

    是水往高处流吗?

    嵌在石壁上的眼睛,满是震惊地睁得大大的,“水往高处流,你没看错?”

    法椅前进的速度更快了些,卢悦想从里面跑出来都不行,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长在椅子上,只能动嘴巴和手指。

    “我发誓!真没看错!”

    石壁里的家伙,一定是非常恐怖的存在,这一会,卢悦后悔死了。

    这世上,死在好奇上的修士,不知凡已。

    她好容易运气地成了人屠子师尊的有缘人,有古巫出入令牌,若因为一时的好奇,把小命丢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得多亏啊?

    “水往高处流?高处流……高处流……”

    石壁中的眼睛,一下子带了无限伤感与疲惫,使劲地闭上。

    卢悦惊死了,她已经离石壁不足三米远了,在两颗月光石下,都可以看到对方颤抖的睫毛了。

    若是感慨什么,先把她放了呀!

    可是人家不放她,长长睫毛始终在那颤啊颤的,好像心情非常不平静般。

    卢悦忙屏住呼吸,不敢有一丝的打扰。

    人屠子师尊既然有这里的令牌,还着重点出这里修炼的好处,那他一定来过这里。

    可是他老人家没记过这里还有人,而能在这里的……也根本不可能是古巫。

    不知道,远古哪个种族,是石头!

    卢悦努力地想,身为逍遥门和天地门的弟子,两家的典籍什么的,可以说,全对她开放了,她好像没在哪里,看到哪个种族是石头。

    一双桃花眼再睁开时,满乘了悲哀,“……说!你是不是巫?”

    卢悦忙摇头,“不是,我是正正宗宗的人族。”

    “人族?”

    桃花眼好似不经意地打量了她一下,“人族啊?那你知道人族的由来吗?”

    “……”

    卢悦一时有些小懵,人族有什么由来?

    上古道魔大战后,所有典籍都记载说,人族是天道最厚爱的族群。可没说,是怎么来的。

    远古典籍也只是说,相比于其他万族,人族在当年,是最为弱小的种族。

    “巫、蛮、人……”

    桃花眼有些嫌弃她的傻样子,“如果不使出天赋,在外形上是一样的,你知道吗?”

    卢悦愣愣点头,她悄悄咽了一口吐沫,没错过对方说巫和蛮时,没加古字。

    “真正说起来,人族其实就是没有觉醒血脉天赋的巫和蛮。”

    桃花眼用了一种肯定的语气,“因为太弱小,因为处处被其他族群欺负,所以,他们渴望救世之主,在没有救世之主的时候,在代代的传承中,又希望,他们自己就是自己的救世之主。”

    卢悦:“……”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该有什么感觉,只是下意识地觉得,对方说的,可能是真的。

    古巫和古蛮,在远古的时候,亦是被天道厚爱的,而人族……是个非常奇怪的种族,七情六欲相结,心在佛魔之间。

    “所以,别跟我说,你是人。”

    桃花眼看她挣扎之后,慢慢认同下来的表情,心情好了一些,“你可以是巫,也可以是蛮……”

    卢悦嘴有抽了一下。

    “人族的修真功法,最开始是由巫和蛮演变去的,这个你总知道吧?”

    卢悦:“……”

    她真不知道。

    “算了……,跟你说,也说不清楚!”

    虽嫌弃,却无恶意的叹气声,从石壁中传出,卢悦微松一口气,只要不是硬把她安到巫、蛮上,把古巫做下的罪恶,转嫁到她身上就行。

    “有酒吗?倒一口给我喝喝。”

    卢悦有些呆,她有嘴巴吗?

    ‘咔咔!’

    石壁裂开的声音,更响了些,桃花眼下面一点突然掉下一块石皮,露出一张饱满的红艳艳的唇。

    卢悦突然觉得,她的灵力,又有点能动了,默默摸出一瓶下灵酒,刚刚拔开瓶塞,就见里面的酒,在人家的微微吸动中,滑出一条水线,直接进她嘴巴。

    这……

    “味道勉强还行!”

    连咽了两大口后,酒葫芦干脆脱手而去,飞到她唇边,好像有个无形之手在拿着,自然无比地,她想喝就喝,“灵果的质,好像低了些,下次记得,再酿酒时,弄点高级的。”

    卢悦无语。

    地下空间,把她咽酒水的声音,也放大了好多,“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巫……还有人吗?”

    桃花眼佯装着喝酒,可她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期待,更带了一丝紧张。

    卢悦心中有些古怪,即摇了头,又点了头。

    “什么意思?”桃花眼一下子睁大了些。

    “我也不知道,只听说,灭世之战后,古巫为保血脉传承,不止在他们本族内通婚,与化形的妖修、人族、魔族、古蛮……,都有连过姻。”

    桃花眼的眼角,好像抽了一下。

    “……你刚刚说古巫、古蛮,我问你,现在距灭世之战,又过了多少年?”

    卢悦牙疼,又问她不知具体的问题。

    “十几到二十几万年吧?具体的,好像没什么人统计。”

    桃花眼:“……”

    这么长时间了吗?

    虽然已有准备,可真正听到的时候,她眼里的黯然,还是掩也掩不住。

    “……这些年,你听说哪有古巫吗?”

    卢悦迟疑了一下,觉得事情可能不是她想的那样,“……在下的师弟,据我师尊说,就有一丝稀薄的古巫血脉。”

    “噢?”桃花眼果然有些惊喜了,“你师弟进来了吗?带来我看看。”

    本来自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