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五六八章 大王,是谁?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轮回宗雷老头忍痛抱头带回的消息,很多人不信,更多人不敢相信。贰.五.八.中.文+◆,

    古城地宫里躺的是古修大能人屠子的一缕分神,魔域各宗代代相传,高层几乎都知道。

    没进过死沙漠的,不知其可怕之处,知道的……

    连几位魔主,都在想方设法地让他们培养弟子,吊那位的传承,更遑论他们了。

    魔域各宗这么些年,早把那位大能的所有,当成他们的私有品,甚至为防他在道门挑选到有缘人,经冥厄魔主的指点,还以锁定的方式,查到他每次在道门出现的大概地点,以祭封的手段,让道门那边无有所觉。

    现在,雷硕来告诉他们,那位早是案板上的鱼肉,要反过来吃了他们,谁能相信?

    可是不相信……

    带来的弟子魂火虽然少,可……它们前面还好好的,后面,在听雷硕之言后不仅,就一齐的湮灭了.

    他们怎能再否认?

    两百五十岁以下的结丹修士也就罢了,可……可还有那么多元婴修士呢?

    那些人的魂火,几乎在同时湮灭的事实,太清楚,太了然。

    地宫里……除了那位人屠子,不可能再有其他人,有这本事!

    “……怎么办?”崔家老家崔岭面上有些小惊恐,“人屠子发疯,不是我们能解决的事,禀……禀上面吧!”

    不禀上面又能怎么办?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人敢应承。

    无论哪位魔主,这段时间,都因为那个逃了的魔星,心情不好。

    现在再弄这么一个坏消息进去,哪怕是他们这些,没出道门任务的,也一样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可是不报?

    根本不可能?

    此次地宫开启,连带死在路上的,绝对不会低于七千之数。

    结丹、元婴……

    能进到地宫捡宝的,都是有本事之人,现在一下子陨落这么多,他们哪能不知道,未来的千年时间,于整个魔域都将是一个黑暗年代。

    “……一……一起联名吧!”

    雷硕揉着脑袋叹气,“这件事,在意料之外,就算各位魔主生气,我们大家一起挡着,也能好受些。”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那个黑压压,矗在沙地上,好像怪兽一般的古城地宫,一齐举了手。

    人屠子纪长明,这个名字,经过无数代老祖收集的信息,他们早就知道,哪怕当年的魔主们,也没几个能在他手里讨得了好。

    捡了这么多年的宝,成就了无数代弟子,相比于道门失却的大能仙人传承,其实……他们不亏。

    自我安慰间,他们终于在就要飞出的飞剑传书上,签了各自的大名。

    离古城地宫的真正开启时间,还有四十多天,如果魔主们能帮他们朝那位只剩一缕残魄的人,找回点公道,报一报子弟之仇,哪怕被骂得狗血淋头,他们认了!

    ……

    地宫里,人屠子纪长明早就猜到,他的雷霆手段,会让当年的某些家伙聚来死沙漠,却无有一点急色。

    观察徒弟那么长时间,卢悦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他早知道,可这丫头还是功德修士,实在太出他的意料之外,也更让他欣喜若狂。二·八·中·文·

    杀身成仁,舍身取义这种傻事,他不稀得干,当然更不想让唯一的弟子干。

    好在,自家徒儿跟他一样,是个心中有数的。

    “……既然是成套法宝,自然也可列阵。”

    纪长明研究完徒弟放出来的光之环,朝她笑得见牙不见眼,“此三环,具日月星辰之力,是为天地之光,实在是妙极了。就算你再不懂阵法,天地人三才之阵,你总懂吧?”

    “师父!弟子有那么傻吗?”卢悦都想翻白眼了,“光之环虽然在天地门只传承了四代,可它是乌衣老祖,费尽无数心力,亲手打造,怎么可能不会用它结阵?”

    “噢!那你说说,它都有哪些杀阵?”

    纪长明很感兴趣,在魔域被一群魔崽子看住,他一直对现在的道门好奇的很。

    “最能发挥它真正本事的,就是师父所说的三才之阵。”

    卢悦对帮她解决桃核小屋薄弱禁制的师父,还是很有耐心的,“日月星,本为天地三才,凡是有光的地方,它们都是无处不在。而光,又与道同,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有生命,都因光来。所以,它能演变的阵法,只在我对阵法的造诣上。”

    “你对阵法的造诣?”

    纪长明摸着胡子,有些哭笑不得,“你只懂三才之阵吧!”

    卢悦羞恼,她怎么就只懂三才之阵了?

    明德楼硬生生的逼她懂了十二种光之环能用的法阵,其演化起来,还有好些变幻呢。

    “……师父,我现在是您徒弟,您这样贬低我,算什么意思?”

    “哈哈哈……!”

    纪长明大笑,修补桃核小屋的时候,他有意查验徒弟的阵法水平时,就发现了,这丫头只是靠死记硬背,拿点阵法的清浅知识装点门面,“你自己什么样,你自己不知道啊?”

    卢悦抿嘴!

    “以前你要修炼,要应付追杀,我就不说了。”

    纪长明为了了解徒弟,特意弄了几个倒霉鬼搜魂。那些个家伙,虽然记忆里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可对魔星徒弟却印象深刻。

    了解完后,他只庆幸,庆幸老天虽然让徒弟来得迟,却最合他心意。

    如之前所想,有些东西——贵精不贵多!

    尤其是徒弟这种要接受他所有传承的孩子。

    自家弟子聪明绝顶,他相信,只要她肯努力,他的阵道,根本不用往下传,直接自己就能用上,“可是现在,已然了无牵挂。一剑虽利,可它一次能帮你杀百人吗?不能吧?”

    卢悦低头,说过来说过去,不就是让她研究阵法吗?

    好头疼啊!

    把玉桌上的百枚阵图玉简,全收起来,“师父,您这么贬低剑,您的七十二地煞剑知道吗?”

    纪长明鼓起眼,“什么叫某贬低剑?七十二地煞可是剑阵,剑阵你懂不懂?”

    “我当然懂了。可是我现在的两个丹田,都早认好了本命法宝,现在改……”

    她怎么舍得闪瞎眼剑?

    “我的闪瞎眼剑也很厉害的,我大师兄的得器宗传承,材料用得又好,虽然还算不到极品法宝,可它如果跟我日久,丹田滋养好的情况下,将来未必不能成的。”

    纪长明嘴角抽抽,看着她再放出来的闪瞎眼剑,只能无语。

    当初他炼本命剑时,也是下了很多力气。可是他想了那么多点子,就是没想到徒弟这种,一来就阴人的家伙。

    同样是杀人,他是人屠子,轮到徒弟就是功德修士,这真是……没地方讲理!

    “还有噢,”卢悦看师父半天不答,忙给自己找不动脑子的理由,“师父,您给的阵图,我大概齐看了下,大都讲得是剑阵,您总不能让我养了光之环后,再去拿丹田灵力,养一群剑吧!”

    那样……,卢悦咽咽口水,她绝对会累死掉的。

    本来双丹田,就够拖她进度了,明德楼能帮她一次,不可能再帮她第二次,她也再找不到那种能加强修炼进度的好地界,所以,闪瞎人眼剑,绝对绝对是她现在最好,最得用的。

    “师父!有些东西,不在多厉害,只在适用。您要是现在给我一把仙宝级的飞剑,我没本事用,也是白搭。”

    纪长明揪着自己的胡子,“我有叫你改本命法宝吗?我们现在说的是阵。动点脑子,习阵对你就这么难?就算你没有剑阵,可不是还有光之环吗?”

    这丫头在那个什么堕魔海,就是靠光之环建功。

    “啊?”卢悦惊讶死掉了,“师父,难不成您要我把光之环当剑阵用?”

    “不错!”纪长明点头,“剑能杀人,环亦能杀人,你能让光之环起诸多变化,适应环境,怎么就不能所它们当剑用?殊途同归……你不懂吗?”

    殊途同归?

    卢悦其实是懂的,在堕魔海那么多年,最后,其实哪怕一根草,一颗石头,她都知道,怎么样以最快的速度击出去,帮她最有效的灭杀魔兽。

    “……我会好好研究的。”

    得到徒弟郑重应承,纪长明满意了,“为师弄的七十二地煞阵,有七十二种变幻,基中六十六种杀阵,六种困阵,其实,如果你实在没时间,把此一阵啃透了,亦可叫你的光之环横行天下。”

    卢悦眨眨眼,她有些向往了怎么办?

    七十二种变化,就有六十六种杀阵,显然师父人屠子的名号,不是白来的。

    “弟子尊令!”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她的光之环,本来就能变幻无数,就算现在元初的灵力不继,可焉知等她再进两层,到得元后,不能让它们生出七十种实体环?

    “好好好!”

    纪长明不停点头,三路传承,最难传的阵道,徒弟都亲自接了,下面的,他相信都不用费口舌了,“除阵以外,为师最厉害的还是剑!你之剑道,得自那什么天地门的大剑师,可今天师父要告诉你,为师亦是剑师,是……圣剑师!”

    卢悦的嘴角抽了一下。

    圣剑师?

    连大剑师的剑招传承,都让她和二师兄,横行同辈修士了,圣剑师什么样?

    上古修士都这么厉害吗?

    师父昨天逃命时的演戏本领不错,性子好像也很惫懒,说是圣剑师,她怎么听,怎么……怎么那么不相信呢?

    “为师的七十二地煞剑,亦可合而为一。”纪长明不知徒弟所想,此时抚着胡子,只在徒弟面前,沾沾自喜,“当年曾在一小界,与人斗法,一剑下去,生生把那地方,变成了一个大峡谷。”

    一剑?

    大峡谷?

    卢悦心间一跳,“师父,您知道我从哪个小界来的吗?”

    “不是归藏界吗?”纪长明奇怪徒弟乱问问题,不过反应过来后,突然站了起来,“归藏归藏?咦,这名字……”

    “逍遥门地处归藏界西南,想要进北一点,那里有个超大峡谷。”

    说到这里时,卢悦感觉她在连吸冷气,“据说,那个峡谷,就是上古大能,一剑斩之。”

    “哈哈哈……!”

    纪长明长笑出声,“那峡谷是不是不能用灵气?”

    卢悦要给他跪了,当初她过那峡谷的时候,可费劲了,“师父,那里为什么不能用灵气啊?”

    “自然不能用灵气。”

    纪长明收到徒弟的敬畏,高人形象逼得他收敛骄傲,矜持着朝徒弟微笑,“你猜猜,我在那剑上抹了什么,用了什么,杀的又是谁?”

    卢悦:“……”

    这个她哪猜得到?

    上古那么遥远,“师父,我不想猜,也不想知道你杀的是谁。我只知道,西南大峡谷里,住着旦夷族,他们是被神明抛弃的种族,每十年,都有一种叫大王蛇的东西跑出来霍霍人。”

    纪长明拧眉,“旦夷族?怎么叫被神明抛弃的种族?那分明是……”

    面对徒弟睁大的眼睛,他突然咽住了话头,“总之你记住,旦夷族不是被神明抛弃,他们是帮着镇压大王蛇的人。”

    卢悦眨了几下眼睛,把就要问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大王蛇是妖族的某个大能吗?”

    蛇吃人,与人吃蛇,在食物链上,都是没错的。

    不过,她是人,自然要站在人族的立场上,以后若是有机会再回去,一定多帮旦夷族弄些培元丹。

    “不是妖族。”

    纪长明叹口气,“是魔,他号大王,其性阴狠邪毒。卢悦,你记住,一定要看好那里,能助旦夷族时,倾心相助。”

    卢悦呆住。

    归藏界封印了很多魔,一个干魔出来,就把那里闹得人仰马翻,若是再出什么大王魔……

    “弟子听令!”

    居然不问他,封的是什么魔?

    纪长明突然之间,有些羡慕她的敏锐,可此时,他却只能对不起她。

    旦夷族也许在一代代的传承中,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连他们的使命都忘了。

    “……你知道独枯那几个魔主,为何对你契而不舍吗?”

    卢悦一呆。

    “若我没猜错的话,光之环的前一任主人,应该就是被那个魔灵祭献给那位大王了。”

    卢悦脑袋轰的一下,晕沉间,又泛起无数怒气。

    “我唐心,愧对天地,愧对天地门的列祖列宗,背师叛师!……可我无悔,我只后悔,为什么是现在的天地门人,我后悔,后悔曾与你们为伍……!”

    她被炼血老妖挟持,眼睁睁地看着丁岐山逃了,连气带恨,差点自尽而亡。

    回到宗门后,画扇师尊把唐心师叔临死留下的话,以传音玉简的方式,给她说了。师尊沉痛的语调,还言犹在耳,她跟她分析唐心,跟她分析她自己,只怕她最后,走了唐心师叔那一条路。

    那位师叔,她虽然无缘得见,可她今日所得,很多都得惠于她。

    “……那……那位大王……是谁?”(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