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第七六零章砸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师父的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早早揉着小屁股,走在林芳华的身后,她今天可被打惨了,师父什么都问她,真话不能说,可是假话……

    “噗!”

    林芳华看小师妹一副苦脸的样子,避过屁股,一把把她横抱起来,“你敢在师父面前说假话,活该被打得更狠。”

    “呜!师姐也欺负我。”

    早早扁嘴,“师父都不问你问题,只问我……”

    她的语气万分委屈,虽然表面上她的年龄比林芳华大,可是她是妖族,真实年龄不是那么算的。

    “傻丫头!”

    林芳华把她抱回相邻的洞府,“爱之深,才会责之切!就像你说的,你能活好多好多年,所以承续残剑峰,守护残剑峰的任务,师父大部分都压到你身上了。”

    “……”

    是这样吗?

    早早歪着小脑袋,看向自己的师姐。

    “可是你呢?太过古灵精怪,师父……她不放心呢。”

    把小丫头放到软软的火灵被上,林芳华笑着点了点她的小鼻子,“你今天说的那些话,虽然都没错,可你唯独忘了,我们都是‘人’,‘人’与妖的最大不同,便是会被感情左右。”

    早早眨眨眼睛,不服道:“我们妖也有感情!”

    “我知道啊,要不然,师父也不会收你。不过,我们人的感情更为丰富!”

    林芳华边说边把小师妹的裤子退下,给她上药,“这百步膏是师父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塞给我的。早早,你说,她把这治外伤的药给我,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早早不太明白。

    既然打了,为什么还要给药治?

    不过,好东西就是好东西,她原本火辣辣的屁股,在抹过药后,一片清凉,火辣辣的疼正在远去。

    可是这样……,打也等于白打了吧?

    看到师妹懵懂的狐狸眼,林芳华心中一顿,真切知道师父为何要打她了,小丫头到底不是人族,不懂人族内敛的感情,什么事都直来直往。

    妖族好像都喜欢直来直往,这原本没什么,可谁让早早是师父的徒弟了呢?

    错就错在小丫头太过聪敏,又是幻狐出身,若是不能好好引导的话,不仅会害了残剑峰害了逍遥门,还会害了她自己。

    想到这里,林芳华的声音更加柔和,“早早,师父是责太切,可她打过之后,又心疼了,却又拉不下脸亲自给你治伤,所以就把伤药给了我,你……现在明白了吗?”

    “……”

    早早慢慢点了头。

    师父一开始打得其实不重,只是后来她自作聪明,说了假话,才让她下了狠手,可是哪怕这样,她打下的巴掌,也越来越轻。

    要不然,不说屁股肉了,只怕骨头都要被打断了。

    “我……我错了,我不应该用假话,糊弄师父。”

    “噗!”

    看到师妹抓到关键,林芳华感觉好笑,今天这顿打,完全是她自找的。

    枉费之前,她还以为小家伙有多聪明呢,“知道了就好,好好休息吧,一觉醒来,保证你又能活蹦乱跳。”

    ……

    还在苦命炼丹的泡泡,可不知道早早被卢悦打了,梅枝和苏淡水研究望仙丹,研究了几十年,现在所有一切准备都做足了,她们关闭丹狮峰的一切,一心一意炼制传说中的望仙丹。

    望仙丹,望仙果才是主力,一枚望仙果,若是不出意外,至少能出十二到十八枚望仙丹,这关系到太多人能否更进一步,梅枝和苏淡水不敢不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连着三个月,关闭的丹狮峰,没有一点动静,卢悦都有些急了。

    她真怕师伯和师姐炼丹失败,望仙果再不可得,如果炼丹失败,那损失就太大了。

    “师父,您是不是有心事啊?”

    早早爬到她腿上,仰起小脸,“跟徒儿说说,也许徒儿可以帮忙呢?”

    “你……”

    卢悦刮刮她的小鼻子,“今天外面又好吵,又有人来告状了吧?早早,你到处惹事,是不是还想被打屁股?”

    “是他们惹我的。”

    真是不能愉快说话。

    早早梗着小脖子,“今天来的是林师姐的家人,她家的那个老头子,太可恶了,端着脸骂林师姐大逆不道,要她干这个又要她干那个,我气不过,就把果盘里的五阶灵桃,用幻术全给换成了地衣果。”

    地衣果啊?

    卢悦汗一个,那东西也是灵果的一种,只是功能有些特殊。

    它具有排毒养颜之效,味道酸酸甜甜,灵力活跃,可……可无论是谁,如果不处理就吃的话,除了老放屁外,还会跑肚子,稍为控制不住,还有可能把那什么,拉到裤子上。

    一想到林家那个所谓的老祖,端着一张老脸,然后在林芳华面前,噗噗放屁,恶臭盈天,卢悦就有一种想笑,又想抚额的冲动。

    “师父,您想笑就笑吧!”

    “我……我不想笑。”卢悦努力板着脸,“你是不是想把残剑峰都弄得臭气熏天啊?那是你师姐的爷爷,虽然不太好,可她爹娘陨落之后,他也确实给了她一些照顾,你这样捉弄她爷爷,也把她的脸丢尽了呢。”

    “可是……可是……那老头子欺负林师姐呢。”

    早早有些迟疑了,难不成她又做错了?

    “你个小傻瓜!”

    卢悦很无奈,教小孩子这种事,真心的很难搞啊。

    说深了,她听不懂,说浅了,她更听不懂。

    “就比如……比如你昨天捉弄了方师伯的弟子,然后,他把你抓住,却不打你一样。”卢悦叹气,她也不知道这样教到底对不对,“你是我的弟子,他要敢打你,就等于打了我,不给我面子。你……明白了吗?”

    “噢……!”

    早早歪着小脑袋,眼中带了丝慧黠笑意,“不过方师伯和师姐可不一样,她是不会生我气的,她当时在背后,朝我翘了一个大拇指呢。

    师父,方师伯可是咬牙又切齿,不过他肯定不是对着他弟子的,好像也不是对着我的。”早早望向师父的狐狸眼里,满是小星星,“师父,您……您可真厉害,方师伯后来好像想到什么恐怖事,咬牙忍了,反而问我,有没有被那群蠢小子们吓到,还拿了好些点心给我。”

    “……”

    卢悦可以想象方成绪当时的样子,心下有些揣揣,“他的点心,你也敢吃,不怕毒死啊!”

    所有师兄中,就方成绪没师兄样,万一……

    “哈哈!”早早可骄傲了,“当时我看到李师兄他们委屈得想哭,就把他的点心,全给他家的蠢小子们了。师父,您猜最后怎么样了?”

    卢悦:“……”

    她为那群蠢小子掬一把同情泪。

    “呵呵,原来方师伯在点心上抹了痒痒粉。”早早在那呵呵不绝,“您都不知道,最后方师伯脸上的颜色,那个精彩噢!”

    “……”

    卢悦算是彻底败给她家的早早了。

    揉揉眉心,她把她拎着,直冲连天峰。

    宗内只有谨山师兄是诚信君子,也许把早早给他教养,才是最好的。

    “早早,师父要闭一段时间的关,你……你跟着谨山师伯可好?”

    大师兄秦天绝对不能托付,要不然,他们两个能把逍遥门从上到下,都祸害一遍。

    二师兄,她舍不得托付,早早还小,他能带着她练剑,练得爬都爬不起来。

    挺好的小徒弟,她可不想她那么可怜。

    “师父,我可以跟大师伯,我不喜欢谨山师伯。”早早忙反对,“哪怕跟二师伯都行。”

    卢悦在云中站住,“你二师伯的剑,能把你练死。谨山师兄虽然有些死板,可是他人很好。早早!世上的人千千万,你既然拜我为师,这些人的品性你总要熟悉。就这么说定了,从连天峰开始,每七天,你换一个峰头,我把你林师姐也叫上,你们一起。

    别撅嘴,这样也有利于,你们跟各峰师兄师姐们处好关系。”

    “可是……可是他们背后都说我是小狐狸是小妖怪,还说林师姐是走了狗屎运,我们去讲经堂听课,都几个人理我们。”

    “……”

    这么惨吗?

    卢悦眉头忍不住蹙了蹙,她当年是这样,现在徒弟还是这样,残剑峰弟子,哪得罪人了?

    “师父,我都是人的样子了,为什么他们还老喊我是小妖怪,小妖孽,小狐狸?”

    软软的童音满是不解,卢悦心中有些难受,抚了抚早早软软的头发,小家伙还没到真正能幻形的时候,可是这段时间,一直以妖丹保持着人形,想来也很辛苦吧!

    “早早,你在师父心中,是独一无二的。别人说什么,不必在意,打得过,你就打,打不过……怎么捉弄那些混蛋,师父都不说你了。”

    “嗯!”早早重重点了头,“师父,我听你的。”

    “乖!不过既然听我的,你和芳华还是要到各峰师伯那里,我们去把他们的本事都学来,气死他们的徒弟。”

    啊?

    早早瞪眼。

    “你不是会用幻术吗?正好,谁的徒弟明里暗里的排挤你们,你就把他们的嘴脸暴于师长面前,正大光明地要求惩戒。”

    卢悦眼中泛出一股子戾气,只要揪出来,谁敢打哈哈~和稀泥~包庇门下,她就去砸谁的洞府。

    ……

    ……

    “阿嚏!”

    方成绪不知为何,身上突然泛起一股子寒意来,揉揉鼻子,正要叫人端杯热茶的时候,忽然听到呼啸而至的遁光声。

    “方师兄,你的日子过得挺舒服啊!”卢悦大步进来,“昨天的事,到底怎么回事?”

    把两个徒弟都送到连天峰,她就直杀这里了。

    小辈们闹,怎么样都无所谓,可这混蛋师兄,为老不尊,居然拿痒痒粉对付早早,实在太过份了。

    “昨……昨天的事啊?”

    方成绪拉长了音调,他的四个徒弟,身上痒得根本离不开水,到现在还在水池里,按理来说,应该他是苦主,可是师妹的样子……,怎么感觉是来者不善呢。

    “不都过去了吗?是我家的小子们不争气,乱说了一通,气着了早早,她才捉弄他们的。”

    “噢?”

    卢悦面无表情地坐下来,“那我怎么听说,你的四个徒弟,被我家早早下了痒痒粉?”

    方成绪的心中一跳,果然是来找他的吧?

    “咳咳!那啥……”

    他忙急咳两声,组织措词,“早早实在是太聪明了,我家的四个蠢小子也是不服输的,明的暗的,他们都朝早早使了一遍,结果……结果是早早把他们玩了一遍,我……我一时好奇,就……就也想玩玩。”

    方成绪感觉脸都丢尽了。

    “谁知道,早早……”

    想到小狐狸把加了料的点心,看着让他的四个徒弟吃下,他就有种要吐血的冲动,“早早可狠了,她明明知道那点心不对,还笑咪咪地让我家的傻小子们吃下。”

    “嘭!”

    卢悦抓起旁边的聚灵珊瑚盆景,一把扔过去,“到底是她狠,还是你狠?那痒痒粉是你下的,你的目标是她,你哪来的脸说好奇?”

    看看和玉案一起碎了的聚灵珊瑚,方成绪心里直抽抽,要不是他早有防备,今天就要脑袋开花了,“师妹……”

    “哐当!”

    装饰用的聚财鼎,把他内室都砸穿了。

    眼看师妹又瞄向他花大价钱拍回来的聚灵葫芦,方成绪忙用灵力按住,“我的小祖宗,别砸了,我错了行不行?早早不是没吃亏吗?”

    “等到吃亏不是迟了?”卢悦竖眉,“有你这样当师伯的吗?还下痒痒粉,真亏你想得出来,你怎么不下肉里亲啊?”

    肉里亲?

    方成绪打了个抖,痒痒粉只痒在皮肤外,肉里亲,可是痒在骨头里,血肉里,对自家的小辈,他有那么狠吗?

    “从见到我的第一天起,你就想着欺负我,现在还欺负到我徒弟身上。”卢悦越说越气,“我们到鸿唱师伯那评个理吧!”

    “……”

    方成绪好想哭,他从来没真的欺负到她,回回都是她欺负他的,“好师妹,我师父他闭关冲击元后大圆满呢。”

    师父向来疼爱师妹,闭关前最挂心的就是残剑峰没小辈,若是知道,他朝早早那个小丫头玩痒痒粉,肯定得罚他在痒痒粉上滚一圈,“我已经知道错了,你想怎么罚都行,可千万别再惊动师父他老人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