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一指成仙 582第582章堵截

时间:2018-04-26作者:潭子

    卢悦和飞渊到底慢了一拍,从济世堂冲出时,对面酒楼,已然被十三个元婴修士,齐齐包围了。??

    这……

    “闲事莫管。”

    飞渊拉住卢悦时,其实有些幸灾乐祸,那位师大爷有人抓就好,要不然,他真要天天担心,他们凡尘历练的结局!

    还天道的人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他和师姐放弃修炼时间,把泡泡一个人,丢在无渊海的海底火山里,又顶着被魔门随时找到的莫大危险,绝对绝对付出了十二万分的真心。

    这份真心,不容破坏,更不容践踏。

    若是因为这位师大爷,凭添意外,有个什么,自家的傻师姐,也许会吐血的。

    卢悦不知飞渊所想,她站在师弟的背后,望着那位蜕变成飞天金尸的所谓师大爷,他只一身青色茧绸衣服,连法衣都没穿,打扮得好像真是世俗界富足大叔样。

    这可……真有意思了。

    一个飞天金尸,向往的居然是凡世的生活吗?

    师战站在窗前,对一下子围过来这么多人,没有意外,也没有惊慌,淡淡扫了眼可能通风报信,却在凡世做好事的两个人,讥讽一笑。

    “既然已经做了,何必再藏头露尾?把你的真面目露出来,让老子看看,哪位故人?”

    哪位故人?

    卢悦现,因为他的话,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zhong到她这里了。

    是说……她的吗?

    卢悦后知后觉,师大爷的悲愤是冲着自己来的。

    可是自己,天天忙得跟狗似的,至于要去举报他吗?

    她的面容严肃起来,在飞渊腰间轻轻一拧,“是你干的吗?”

    “我有那么没品?”飞渊也怒了,他只是怕这个尸王坏了师姐的凡尘历练,虽然一直防着,可从来没想过,要借别人的手,把他怎么的。

    他堂堂鲲鹏妖王,再加魔星师姐,混得再差,杀个人,也借不到别人的手吧!

    “嗨!说你们呢?谁让你们到这凡世捸人的?”

    这里本就是闹世,再加上济世堂的活动,大街上睡了那么多无辜凡人,这群混蛋没看到啊?居然要在这里捸一只尸王,他们不怕波及无辜吗?

    飞渊咬牙,可恨他们不怕,他和师姐却一定怕啊!

    “姓师的,你天天呆对面酒楼,什么时候现,我们夫妻有出去过?敢冤枉我们,你是怕围堵你的人少了吧?”

    咦?

    不是他们吗?

    师战脸上绽起一丝真真切切的笑,不是他们就好!

    数月不堪数,故人俱都不知处了,难得有两个对了胃口的人,他可真不想在临了临了,刀剑相向。

    “如此,是师战孟浪了。”

    说话间,他果断拱手做为赔礼。

    在不停地追杀,与反杀zhong,虽然记起了某些事,可姓氏这个东西,当初大概深恶痛绝,反而给忘在时光的洪流里了。

    既然是尸王,又已经在挣扎生存之zhong,杀了那么多人,他反而就认了尸王的命,以师为姓。

    卢悦和飞渊一起拱手还礼。

    “叽叽歪歪个什么?”追杀师战的人没想到,居然有人修当着他们的面,与这飞天金尸互套交情,“师战,束手就擒吧!”

    “哈哈……!”

    师战长笑一声,“要战便战,想让师某束手,嘿嘿,也不看看,你们的脸够不够大。”

    嘴挺毒的。

    “哼!那就让你看看我们的脸够不够大。”为修士两手微抬,另十二人一齐祭出十二面相同的六角型法镜,其光芒透过凡物,直接把师战团团困住。

    一股无形之火,突然在光罩内烧了起来。

    “哼!”师战冷哼一声,“我数三声,你们趁早收了此火,要不然,老子真动手,波及到这里的凡人百姓,可就是你们的事了。”

    说话间,他真的只是轻踢一下脚,一点小火星好像就溅了出来,那黑红大桌瞬间燃起,“一、二……”

    “慢着!”

    “慢着!”

    卢悦和飞渊异口同声。

    他们的凡尘历练果然要出事了吗?

    卢悦要被这两方的人气死。飞天金尸为了他自己的性命,可以不在乎人命,这些道门修士,为了所谓的大义,也可以不在乎人命?

    可是,别人不在乎,她……她一定会在乎的呀!

    “此为梁国上京,不是你们打架的地方。”卢悦忍下一口气,“要打,你们找个好地界,修仙界的事,修仙界了,到凡人界来耍威风,算得什么本事?”

    “呵呵!”师战在那些无形之火zhong,还犹有余力地笑,“这话你不应该跟我说,应该……跟他们说。怎么样,收火吧,老子陪你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玩。”

    “……”

    十三个人互视一眼,一齐觉得画风不对。

    这个叫师战的尸王,从出道以来,都不知杀了多少同道之人,是那种能主动顾忌区区凡人性命的人吗?

    更何况,他们才是代表正义的一方,怎么在这里,变成了不顾人命的邪魔?

    脑子转得快的人,望卢悦和飞渊的时候,已经带了好些怒气,这两个人隐居凡间,刚还当着他们的面,跟这个尸王攀交情,现在居然敢把大义扣他们头上,真是好胆。

    “废话少说,你们若真有心救助凡人,就马上把下面的人带走。与一个尸王说什么修仙界事,修仙界了,当我们是傻子吗?”

    如果真能在修仙界了,他们至于出现在这里?

    “哈哈!那就要对不起了。”

    师战的忍耐力,也是有限的。

    能顾着人命到现在,已经是看在这些天的触动上了。

    但别人的命再好,也没他的命重要。

    “轰……!”

    在他就要放火时,飞渊一闪之间近身,右拳狠狠挥出,在无形之火不稳时急道:“还不快走?”

    师战没想到还有人更怕他伤及无辜,一个旋身,就站在了屋顶之上,他朝着也拎了一把剑的卢悦咧嘴一笑,“道友,我们也是故人吧?”

    卢悦面色冷峻。

    这只飞天金尸的脑子转得好快,居然想在临逃前的一句话,让她和这些追杀他的人,对立起来。

    到时他逃了,她把站着大义一方的人全得罪了,还凡世历练个屁。

    她以别人想象不到的度,一脚踏出,即站到师战十步远的地方,“祸从口出阁下不知道吗?你们的事,想拉我下水,也要看你们有没有本事,兜不兜得住。”

    师战和围过来的一群人,面色齐齐一变。

    这个在凡世当了神医悦娘子的家伙,显然非常不对。

    说话间,那种有如实质的杀气,只怕比尸王杀的人还要多。

    熟悉的忌惮感,再次升在师战的心头。

    他这一生,只有刚获自由之身时,被一个看上去很有些柔弱的女修吓住。

    “……是你!”

    “你才知道?”卢悦怒目,“那一次我让你滚,这一次,我再说一次,滚!滚得远远的,别让我再看见你。”

    师战:“……”

    他娘的,当初叫他滚时,他才杀了宿主获到自由,连个人话,都因为当炼尸太久而不会说。

    可恨那时被她吓住,情由可原,现在……

    他非常想在她面前,样样已经长出长长铁甲的爪子,可是不要刚刚救他脱困一直冷直着脸的男子,只这女修……

    十七年没见,她好像变得更厉害了。

    他的脊背有些寒,心底有道声音在告诉他,敢在她面前样爪子,他的小命,未必能保住。

    “哈哈,我滚,反正已经滚过一次,再滚一次也未偿不可。”师战用大笑,强撑颜面,“只是,还未请教道友姓名。”

    两次都让他滚成功了,总要问一下人家的名字,大不了,以后再遇到,退避三舍就是。

    卢悦冷眼看看已经变色的十三个道门元婴,心情级不好,“我的姓名?知道的,可都恨不得从来没听过。”

    果然是魔门修士吧?

    好几个人的脸色已经变成了灰白,这样的人,让他们不能不多想想,五百年前,魔域出了一对叫黑白双煞的夫妻,这两人喜欢打赌,丈夫为黑,妻子为白,丈夫赢了,他们就屠一城,妻子赢了,就救一城。

    这两人……这两人……

    他们为追飞天金尸,对他周围的异常,当然也了解了些。

    神医悦娘子,显然是赢了她丈夫,要救一城。

    现在,他们该怎么办?

    为的修士,悄悄捏碎袖zhong的一枚子母玉简。

    只希望余老兄请的人,能带足东西,快一些再快一些,要不然,一个飞天金尸,他们已经艰难无比了,再加上这对黑白双煞……

    根本不敢想啊!

    “把下面凡人的禁制取消,”排队侯医的人里,有好些身体孱弱的老者,这大夏天的,虽然不怕冻着,可地面湿气大,万一有个什么,倒霉的还是她,卢悦忍下各人的异样眼光,“我送你们出梁国,进修仙界解恩怨。”

    虽然不知道飞天金尸,为何到凡人界当起了善人,还给人施馒头。但他在修仙界杀人的样子,还深植卢悦的心里。

    道门要抓他,干替天行道之事,无可厚非。

    下禁制的人,收到其他人的示意,哪里敢不同意?

    一个飞天金尸,他们已经要担下莫大因果,若再加上黑白双煞,那这梁国上京也许在他们打过一架后,就要全成白地了。

    卢悦看着这人双手法决不断,所有倒伏在地上的人,一下子回到站起来的样子。

    一阵大风过,那些人在迷迷糊糊zhong惊叫起来。

    师战迅跑路。

    他不知道黑白双煞的名声,只知道要趁着那对夫妻关心下面凡人的时候,找着机会,有多远,逃多远才行。

    被人追杀惯了,他其实一直知道,追杀他的人,不止这十四个。

    一定还有人,在外围弄什么堵截。

    “如何?”

    “无事,就算有人怀疑,也出不了大乱子。”飞渊知道师姐是问下面的凡人,安慰道:“大不了多留些银子,让济世堂把此处的事务做完,我们再换个地方就是。”

    卢悦叹口气,尘世历练,虽然没规定非要在一个地方,可换地点,等于所有一切又要重新再来,好烦啊!

    “……走吧,我们也看看,那个师战多大的本事。”

    要不是他,她定能安安生生把心愿偿了。

    飞渊拉着她的手,慢慢悠悠地跟上一逃一追的人群。

    师战已经连续突破两道防线,百忙zhong,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轰隆!”

    一道雷符封了他前进的路。

    山谷zhong迎出来的一男一女,让卢悦微张了嘴巴。

    余常登样样手zhong数十张雷符,“师战,给你个机会,交出尸珠,自缚尸身,我们留你一丝灵昧转世如何?”

    如何?

    师战按按手臂上的一道焦臭,双目开始泛起红来,“哼哼,留我一丝灵昧转世?那请问,老子是如何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没人答他。

    “我告诉你是如何?是你们这些修仙者,把老子的尸身,活活制成炼尸,是你们一次又一次,拿各种非人东西,让老子进阶,让老子一步步的变成你们的高阶打手,娘的,是你们……全是你们。”

    师战怒吼,“这世上的事,都是你们说了算吗?交出尸珠?呵呵,说来说去,你们也不过是看上老子身上的东西了。

    想要?

    好呀,只要你们能剖开老子的身体,我的尸珠,就是你们的。”

    飞天金尸的身体,堪称法宝一样的存在了。

    叫他们如何剖?

    余常登甩甩手zhong的雷符,“天下的修者多了,炼制炼尸的确有,但那些是魔门zhong人,你在我道门四处作浪,杀人无数,交出尸……”

    啵!

    空气zhong的响动,才刚传来,余常登就被安巧儿生生往左拉了差不多五米。

    “既然你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那就伏法吧!”

    虽然朋友说后面的那两人是黑白双煞,余常登还是不能放弃让飞天金尸尘归尘,土归土的任务。

    十二面法镜,已经重新照到师战身上,只是这一次,他好像应付得非常吃力。

    “你……你们刚刚给我使炸?”

    师战后悔,他早该想到的,这些道门修士,标榜为正义之人,对那些凡人的性命,其实是投鼠忌器的。

    只可恨,他居然因为狗屁悦娘子这些天的行事,把自己最好的优势,给生生地让出去了。

    “看在你的一念之善,我就再给你一个机会,交出尸珠,自禁尸身,我们……放你一丝灵昧入轮回。”

    打听到这个家伙,化身为师善人时,余常登他们可是经过好几次的演练。

    上京城不是动wu之地,除了突然冒出来的所谓黑白双煞,所有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之zhong,“我数三声,一、二……”

    “放什么臭屁,动手吧!”师战可难受这样的好意,“我师战若是皱一丝眉头,就不是男人。”

    十数张雷符真的飘了起来,它们围着被十二法镜照住不能动的人,团团转着。

    还在找”一指成仙”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小说” 29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用小说,看小说很容易!

    ( = )
小说推荐